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陆小凤4

      陆小凤他们三人来到了山西,陆小凤凳子都没坐热已有人送来了两份帖子:“敬备菲酌,为君洗尘,务请光临。”
      
      下面的具名是“霍天青”。
      
      那三份请帖字写得很端正,墨很浓,所以每个字都是微微凸起来的,眼睛看不见的人,用指尖也可以摸得出。
      
      花满楼微笑道:“看来这位霍总管倒真是个很周到的人。”
      
      “可不是嘛。”克莱丝赞同。
      
      送帖子来的,是个口齿伶俐的小伙子,在门外躬身道:“霍总管已吩咐过,三位若是肯赏光,就要小人准备车在这里等着,送两位到珠光宝气阎府去,霍总管已经在恭候三位的大驾。”
      
      酒筵摆在水阁中,四面荷塘,一碧如洗,九曲桥栏却是鲜红的。
      
      请他们来的霍天青是个很有自信、很有判断力的人,克莱丝挺喜欢这个人的,她不喜欢和愚者相处。
      
       另外的两位陪客,一位是阎家的西席和清客苏少卿,一位是关中联营镖局的总镖头“云里神龙”马行空。
      
      【这马行空真油腻,一直巴结着霍天青。】
      
      突见阎铁珊大笑着走进来,笑声又尖又细,白白胖胖的一张脸,长着一个鹰钩鼻。
      
      【太监啊。】
      
      阎铁珊和陆小凤可是老朋友了,只是这次陆小凤是替人来讨公道的,这餐饭定是吃不了的。
      
      这不,阎铁珊已经在赶他们三人了,他自己生气地准备离开,只可惜他走不了了。
      
      “他们还不想走,你也最好还是留在这里!”西门吹雪来了。
      
      阎铁珊瞪起眼,厉声喝问:“什么人敢如此无礼?”
      
      “西门吹雪!”
      
       阎铁珊竟也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突然大喝:“来人呀!”
      
      窗外立刻有五个人翻进来,西门吹雪根本不惧这五人,更何况这五人中有三人已心生怯意。
      
      这边马行空突然大喝一声,亮出了一条鱼鳞紫金滚龙棒,迎风一抖,伸得笔直,笔直的刺向克莱丝的咽喉。
      
      他是看准了这少女是不会武功的,总觉得她是个软柿子。
      
      陆小凤大惊刚准备救克莱丝,就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然后马行空震惊地捂着自己的喉咙。
      
      克莱尔冷漠地看着死不瞑目的马行空,说:“蠢货。”
      
      陆小凤忘了,克莱丝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人。
      
      众人都看向这个悄无声息出现的黑衣人,他有张非常好看的脸,只是那双琥珀色眼睛一滩死水,让他看起来不像个活人。
      
      “阿一,退下。”
      
      西门吹雪突然开口说:“他剑法很古怪。”
      
      克莱丝笑道:“阿一的剑法是融合了很多知名剑术,然后自己创出属于自己的剑法的。”
      
      能不古怪嘛,他剑法里有克莱丝的力量。
      
      ————
      
      有了克莱丝护卫这个小插曲,他们都没有再动手了,阎铁珊知道那些个高手都不是西门吹雪和这奇怪少女护卫的对手,他无力的靠在高台上,不停的喘息,就在这片刻间,他仿佛又已衰老了许多。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付一个老人?”
      
      陆小凤道:“因为这老人以前欠了别人的债,无论他多老,都要自己去还的。”
      
      阎铁珊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一把剑从背后刺穿了他的胸膛。
      
      霍天青的脸色也已铁青,厉声喝问:“是谁下的毒手?”
      
      “是我!”上官丹凤突然从莲花池里翻了出来,她这是在水里待了挺久的啊。
      
      阎铁珊勉强张开眼,吃惊的看着她,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三个字:“你是谁?”
      
      她狠狠的瞪着阎铁珊,厉声道:“我就是大金鹏王陛下的丹凤公主。”
      
      “噗——”
      
      上官丹凤生气地看着克莱丝:“你笑什么?”
      
      “你是丹凤公主?那埋在花园里那位是谁?”克莱丝想看看她怎么解释。
      
      只见这丹凤公主立刻脸色骤变,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陆小凤叹了口气,当初他还是有些怀疑克莱丝的话,现在他信了,这丹凤公主是上官飞燕假扮的。
      
      上官飞燕立刻往荷花池跳去逃走了。
      
      克莱丝笑着说:“跑的倒是挺快的。”
      
      霍天青因为阎铁珊的死向陆小凤约战。霍天青抱起了阎铁珊的尸体,大声道:“陆小凤,日出时我在青风观等你。”一句话还未说完,他的人已在水阁外。
      
      【虽说人是陆小凤带来的,但是吧,人却不是陆小凤杀的?你这逻辑有些奇怪啊?等等,我似乎记得霍天青和上官飞燕有一腿,哦~这就说得通了。】
      
      “看,陆小凤你又惹上麻烦了。”克莱丝嫌弃死陆小凤了,她都想带着花满楼回百花楼,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陆小凤忧愁道:“唉,麻烦喽~”
      
      克莱丝冷笑道:“等你死了我会给你买副好棺材的!”
      
      “哈哈哈,你还不如给我准备最好的酒最贵的菜。”
      
      克莱丝无所谓:“可以啊。”
      
      克莱丝果真给陆小凤准备了最好的酒和最贵的菜,她靠在窗户边逗弄着一只很漂亮的乌鸦,问道:“满意吗?陆小凤。”
      
      陆小凤自然是满意的,只是这酒他没有喝多少,因为他没有把握打赢霍天青。
      
      “有人来了。”克莱丝看着院子里出现的那几个人。
      
      这些人是「天禽门」的人,众人知道霍天青不是对手,担心「天禽门」后继无人,找到陆小凤,以死劝其离开。
      
      陆小凤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在自己面前自杀,他担心了他们不去应战。
      
      他随手抓起了挂在床头的大红披风,又顺便喝了杯酒,道:“谁跟我到城外的又一村去吃碗赵大麻子炖的狗肉去?”
      
      花满楼微笑着说:“我。”
      
      大家都去了,只是赵大麻子家没有狗肉卖了,克莱丝无奈只能买一桌好菜给他们。
      
      “真是欠你的。”
      
      陆小凤喝了太多的酒,像是醉了一样,笑道:“不知道乌鸦肉好不好吃?”
      
      克莱丝手下那只乌鸦不屑地看了陆小凤一眼,克莱丝道:“不好吃。”
      
      “哈哈哈,那可不一定!”
      
      突然间,密如万马奔腾的雨声中,传来了一阵密如雨点般的马蹄声,十余骑快马,冒着暴雨急驰而来,冲过了这荒村小店。
      
      马上那些人朝着窗口正准备丢东西,陆小凤就见那雨突然变成了红色,接着听到肉*体碰撞地面的声音。
      
      那些人都死了,克莱丝招了招手,就见三个黑衣人出现,他们恭敬地看着克莱丝。
      
      “他们谁派来的。”
      
      阿一说:“青衣楼。”
      
      克莱丝冷冷地说:“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真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杀了他。”
      
      “是。”
      
      陆小凤本想阻止克莱丝这么干,却感受到克莱丝话语中的杀意,叹息道:“你这会害了他们。”
      
      “这是他们的职责。”克莱丝已经够好脾气了,他们差点间接伤害了林粟,她没有暴走已经够好的了!
      
      由于惹怒了克莱丝,青衣楼的楼主霍休直接领盒饭了,大金鹏王的剧情算是崩了,不过他们还是得去青衣楼一趟,因为上官飞燕这人抓走了朱停和他老婆。
      
      “那小楼有108道机关,你们小心点。”克莱丝带着他们前往霍休的小楼了,那里现在归上官飞燕了。
      
      陆小凤他们看到了上官飞燕,她身边还跟着柳余恨。每当柳余恨看着她的时候,那只独眼中就会露出种非常温柔的表情。
      
      她带上柳余恨只是想借他的手杀了陆小凤他们,上官飞燕这种女人无情的很,她谁都不爱,只爱那些金钱财宝。
      
      柳余恨是杀不死他们三任何一个人的,柳余恨被上官飞燕的话伤透了心,他轻叹一口气,自己用剑反手杀了自己。
      
      “多情自古空余恨,他实在是个多情的人,只可惜用错了情而已。”陆小凤凝视着上官飞燕,忽然对这个无情的女人生出种说不出的厌恶。
      
      克莱丝嗤笑着这上官飞燕:“你可真是个没有脑子的花瓶,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喜欢你,若不是霍休惹怒了我,你这蠢货还能活多久?”
      
      上官飞燕愤恨地瞪着克莱丝,恨不得立刻杀了她,只是她不敢,她见识过那些护卫的可怕。
      
      上官飞燕突然冷静了下来,笑道:“你也就现在能嘴硬了。”
      
      她的手轻轻在石台上一按,突然间“轰”的一响,上面竟落下个巨大的铁笼来,罩住了这石台。
      
      陆小凤皱了皱眉,道:“你几时变成鸟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笼子里?”
      
      “这里唯一的出口就在这石台下,本来这是霍休为自己准备的,现在他死了正好让我用掉。”上官飞燕高傲地看着克莱丝说:“等十天后我来瞧你狼狈的模样,希望到时候你还活着。”
      
      上官飞燕的手按了下去,她的人并没有不见,脸上的笑容却不见了。
      
       四四方方的一个石台,还是四四方方的一个石台。
      
      她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突然被人在鼻子上打了一拳。
      
      “噗——哈哈哈哈”
      
      克莱丝捧腹大笑着,上官飞燕看上去随时要晕倒一样。
      
      “蠢货,你不会真以为我会留下这个机关吧,现在你自己慢慢待在里面吧。”
      
      陆小凤轻轻叹一口气,这笼子谁都打不开了,上官飞燕自己害死了自己。
      
      石阶上的门已开了,是朱停开的。有人能做得出这种开不得的门,就有人能将它打开。
      
      陆小凤他又瞧见了克莱丝的护卫,他们静静地站在一处等待着克莱丝。
      
      克莱丝无奈地说:“花满楼我得回去一趟了,再见。”
      
      “再见,克莱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