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9养崽知识

      得知狼妈没有出门,第二天隔壁的狮子妈妈提着一块肉,带着她的小狮子们来串门了。
      
      躺在玉篮子里的苏瑶被石英用叠起来的被子遮挡在四周,提手处还盖了一块大花布,这样一来,谁也看不到她的存在。
      
      两位妈妈在大厅里聊天,三只小狮子们则在院子里玩耍打闹。
      
      “英姐,你家林大哥真体贴,不但打猎厉害,还给你弄蜂蜜来甜嘴……”
      
      越说,狮子妈妈萱枝越羡慕。她们家男人们每天在外面晃一圈便回家挺尸,不打猎不带崽,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狼妈谦虚道,“这不我怀孕了嘛,他那是给未出世的幼崽弄的,才不是给我。”
      
      “呀!英姐你怀孕了?”萱枝满脸惊讶,“都没听你们说起,你这几个月了?肚子好像不怎么显。”
      
      林风与石英,是十年前从外面搬到他们这小村子来的。
      
      这十年间,周围的邻居繁衍了一窝又一窝的幼崽,唯有他们这对夫妇,从来没有生养过孩子。
      
      其实大家私下里也揣测过,他们夫妻俩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但这种问题不好问出口,再加上狼妖夫妇实力强,又没有幼崽拖累,日子过的相对富裕,周围人家大多得过他们家好处,也不会去戳人家的痛处。
      
      “已经一个多月了。”石英煞有介事地摸了摸宽松衣服下,硬邦邦的腹肌,一本正经道,“我们狼族孕期只有两个月,我这个月就要临产,肚子的确不显,我估计里面只有一个幼崽。”
      
      被子后面的苏瑶:“……”
      
      如果她不是当事人,她就真的信了。
      
      萱枝果然丝毫没有怀疑,毕竟这事撒谎毫无意义。想到英姐这是第一次怀孕,她迫不及待地跟她分享起了育儿经验。
      
      “怀孕后平时要注意一点,尤其是打猎的时候,不能伤到肚子。”
      
      “要生了前几天肚子会不舒服,时不时阵痛,这时候就不要出门了。”
      
      “最好是兽形的时候生崽,这样容易一些,崽崽生下来后,要咬断脐带,顺便把他们舔干净……”
      
      狮子妈妈在一旁叭叭地讲,狼妈听的分外认真,被子后面的苏瑶却满头黑线。
      
      这么野蛮生长,听着都好怕,还好她用不上这些。
      
      石英也觉得她用不上这些,想着面前的妹子虽然比她小,已经生育了五窝幼崽,堪称经验丰富,不由得虚心求教。
      
      “那崽崽出生后,要如何养?”
      
      “崽崽出生时是兽形,这期间父母也最好维持兽态,才能给他们安全感。而且兽形时也好舔毛喂奶。”
      
      这也用不上呀,她家崽崽是人形。
      
      石英挠了挠头:“化形后的幼崽,要如何照顾?”
      
      “崽崽能化形时,往往已经兽形生活了许多年,他们已经懂事了,并不需要如何操心。”
      
      不,他们家这一个就特别需要操心。
      
      石英陡然意识到,她家的崽崽跟别人家是不一样的,别人的经验对于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帮助。
      
      “英姐你是打算从此呆在家里了吗?那就只有林大哥一个人外出打猎,没有同伴的话很危险。”
      
      “我也在发愁这个。”石英叹气,还好她给丈夫买了个防御法器。
      
      萱枝提议道:“要不下次让林哥跟我们姐妹一起进山吧。”
      
      “这恐怕不妥,你们狮族跟我们风狼捕猎的方式不一样,很难配合。”
      
      狮族体型大,力量强,善于短距离奔跑,长距离就不行了。他们喜欢躲藏起来,出其不意捕捉猎物。
      
      而风狼力量小却善于奔跑,他们喜欢把猎物追赶的精疲力尽,然后冲上去咬断猎物的喉咙。
      
      更何况他们夫妻能够使用风系术法,周围邻居并不知道,他们单独行动更加方便。
      
      萱枝想了想也是,便不再提,转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对了英姐,现已入秋,你家崽崽出生在寒冷的季节,小幼崽毛毛稀疏,你要早点把他们御寒的衣物准备好。”
      
      这倒是提醒了石英,她家幼崽何止是毛毛稀少,她完全是无毛呀。想想下雪天那个冷,崽崽可怎么活?
      
      **
      
      盖在一块花布下有些闷的慌的苏瑶,把向着窗户那边的花布掀开了一角,从绿色玉碗里揪了一颗碧绿色,像葡萄一样的果子在掌心里,慢吞吞地咬了一口。
      
      狼爸狼妈说这些灵果是好东西,拿到市面上能卖到很高的价格,像他们这种小地方,很难有妖买得起。
      
      在得知她的玉篮子能屏蔽灵果的气味,狼爸狼妈就不打算卖掉这些果子,留着让她每天吃一些。
      
      苏瑶试吃过,果子一进肚,全身都暖融融,有一股不知名的东西在她的经脉里游走,她的力气也变大了一些。
      
      最起码手扶着墙走路时,她的小短腿不会再发颤。
      
      尤其是含有木系灵力的绿色果子,她吃了感觉格外的明显。这让她怀疑,她是不是具有木灵根?
      
      好东西自然要学会分享,苏瑶让狼爸狼妈也吃,但是他们假装尝了一口就死活不愿意张嘴。
      
      在狼爸狼妈眼中,好东西应该留给孩子。
      
      而且他们会用,爹娘不爱吃或者吃过了这样的借口来搪塞她。
      
      如果她是真正的小孩,定然就信了,可她不是,只有趁他们不备时塞两颗小果果进他们的嘴巴里。
      
      苏瑶现在才长了八颗牙齿,就是正前面上下各四颗,第一乳磨牙似乎要长了,最近牙床发痒,嘴里总想咬东西。
      
      一边听狼妈她们聊天,一边用果子磨牙的她,突然听到了小声讨论的声音。
      
      “大哥,我闻到了一股味道,好香。”
      
      “我也闻到了,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林叔家是不是又弄到了好吃哒?”
      
      奶萌萌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到了窗边,苏瑶看着篮子里被她团在怀里的灵果,眼底一慌。
      
      看来灵果没有破皮时,玉篮子的确能完全屏蔽它们的气味,但她咬破了,浓郁的味道还是会溢出一些。
      
      她赶忙把剩下的半个小灵果塞进嘴巴里,顺便把掀开一角的花布放了下来。
      
      啪!
      
      透过花布的缝隙,苏瑶朦胧地看见窗台上搭了一只黄色的小爪子,很快挤进来一个毛乎乎的脑袋。
      
      万万没想到,狮子的嗅觉竟然也这样好。
      
      眼见着那只毛爪子伸过来拨她篮子上的花布,想要偷她的果果,苏瑶隔着花布,在那小爪子上拍了一下。
      
      那爪子一惊,快速地缩了回去,随后响起了一道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哥,有鬼……”
      
      “哪来的鬼,老三你也特胆小了。”
      
      “真的,他刚才打我了。”
      
      “连个红印子都没有,老三你害怕就直说。”
      
      “才没有!不信二哥你去。”
      
      “我去就我去。”
      
      另外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说完,窗户处又搭上来一只小爪子,快如闪电般从花布的缝隙伸进篮子里,拽了一把就缩了回去。
      
      紧拽住花布左右两个角害怕被扯掉的苏瑶,只觉得头顶一痛,随后她便发现,她的垂耳兔发箍不见了。
      
      “这是啥?”
      
      “好像是兔妖的耳朵。”
      
      “难道林叔家藏了一只小兔妖?
      
      “我再去看看。”
      
      这一次,窗户处伸进来的小爪子,动作谨慎地伸向花布。
      
      苏瑶却快速出手,在小狮子脑袋边扯了一把。
      
      小样,竟然抢她的兔耳朵,还扯断了她好几根头发,看她不薅他的狮子毛。
      
      “哇……有鬼!”
      
      被揪了脸上毛毛的小公狮,吓得哇哇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顿时惊动了在大厅里聊天的两位母亲。
      
      石英面色一变,急急地跑到窗边,见篮子上的花布还盖的好好的,顿时松了一口气。
      
      萱枝则满脸不解地问:“哪有鬼?”
      
      被子后面的苏瑶,心虚地捏手手,刚刚她动作那么快,应该没有被发现吧。
      
      老二用小爪子捂着扯痛的脸,仔细回想了一下,最后憋出一句:“一只白白的爪子。”
      
      萱枝的目光望向窗户里叠了好高一层的被子:“英姐,要不要进层去看看?”
      
      石英表情微妙,看看不就露馅了吗?
      
      她含糊道:“我家这么多年才盼来这一胎,我家那位最近有点疯魔。孩子还没有出生,吃的用的玩的都准备齐了。前几天他抓到一只雪兔特意养在了家里,准备今后给崽崽练习捕猎用。”
      
      萱枝一听,顿时慕了。
      
      看看人家当爹的,再看看他们家。她儿子已经两岁了,家里的男人们每天宁愿呼呼睡,也不教捕猎。
      
      老二则满脸迷茫,是雪兔吗?雪兔的确是白色的,可是他刚才看到的爪子,好像没有毛,难道是他看错了?
      
      **
      
      狮子妈妈带着小狮子们辞别回家,苏瑶掀开花布,从窗户处可以看到他们远去的背影。
      
      她发现,狮子妈妈脑袋上有一对毛茸茸的圆耳朵。
      
      可见,她是半妖。
      
      苏瑶已经听狼妈科普过,化形不完全的半妖,很有可能保留了一些野兽的习性。
      
      所以公狮子不事生产,母狮子捕猎养崽,而且他们还是像动物界的狮子家族一样,以族群生活在一起,一个族群里有一到两只公狮子,好几只母狮子。
      
      可狼爸狼妈能够完全化形,却跟这些半妖混在一起生活,可见也是有故事的妖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