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6蜂蜜烤肉

      被蛰了一身红包的狼爹,只在重点部位胡乱地绑了一件衣服,抱着那个尤带着水珠的硕大蜂巢,兴匆匆地跑了回来。
      
      “崽儿~,爹给你搞到糖糖了……”
      
      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先一步洪亮地传了过来。
      
      苏瑶鼓着脸瞪他,把个连路都不会走的婴儿丢在山林中,妖干的事?
      
      要不是仙人拾金不昧(明明是嫌弃),她都被别人抱跑了,看他的蜂蜜给谁吃去?
      
      林风见女儿眼睛圆溜溜,一直紧紧地盯着他看,还以为她是馋蜂蜜了,心情更好,笑眯眯地把她抱进怀里。
      
      “走了,回家切开,你就能吃到糖糖了。”
      
      知道女儿害怕,这一回林风没有飞到半空中,只是在脚下覆上一层风力,步子走得飞快。
      
      苏瑶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狼爹怀抱就那么大,她跟蜂巢几乎贴在了一起。
      
      一只拇指头那么大的黑漆漆异蜂,正艰难地从孔洞里爬出来,它的翅膀沾上了水飞不起来,这会正高频率地震动翅膀。
      
      苏瑶看了看自己白白嫩嫩,软乎乎的小手小脚,这要怼上去,受伤的十有八九是她。
      
      怎么办呢?视线扫过二货爹,本想求助的她突然眼前一亮,有了!
      
      抓起狼爸腰间的衣服,用力一扯,‘咚’的一声拍了下去。
      
      “哎哟!”
      
      林风突然尖叫一声,腿还软了软,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她,那表情说不出的扭曲复杂。
      
      扯到……蛋了?
      
      苏瑶浑身一僵,绝不可能,她明明拿的是垂在他大腿边的衣袖。纯洁如她,才不会碰不该碰的地方。
      
      她低着脑袋左右看了看,才发现他们所在的位置,周围有一丛长着尖刺的荆棘。
      
      狼爹围在腰间的衣服被她扯偏了,她的视线被巨大的蜂巢遮挡,虽看不见,但她可以想象。狼爹最脆弱的地方暴露在外,他又行走如风,定然是被那些尖刺给扎了……
      
      果然,林风把蜂巢往旁边的树杈上一放,表情难看的在下面摸了摸,动作说不出的猥琐,最后他龇牙咧嘴地扯出了两个带血的尖刺。
      
      苏瑶:“……”
      
      她有罪!
      
      这个时候充分体现了,人类发明内、、裤的重要性。
      
      林风活得粗糙,揉了揉觉得没啥大事。衣服胡乱一裹,拿回蜂巢继续往家赶。
      
      苏瑶突然对甜甜的蜂蜜一点期待感也没有了。
      
      下了山,便可以看见周围打猎的妖兽们扛着猎物,陆续开始归家。林风想起妻子的嘱咐,小心翼翼避开别人的视线,纵身一跃窜进了自家的篱笆墙。
      
      “媳妇儿,我回来了。”
      
      把苏瑶和蜂巢往桌子上一放,林风翘起二郎腿,等着妻子夸他。
      
      已经做好了饭的石英,一边擦手一边黑着脸走了进来,伸手把女儿抱进怀里,摸了摸,见她没有缺胳膊少腿,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看到那个大蜂巢,知道丈夫是去给女儿搞甜嘴的东西,顿时更加满意,所有的怒气都消了。
      
      苏瑶一看这不行呀,狼爹不受到教育的话,他下回肯定还会这么干。
      
      她可不想再被扔在森林里了,那对灯笼一样大的红眼睛,虽然不知道那是啥东西,但她现在还心有余悸。
      
      “咬……痛……”
      
      苏瑶撩起了袖子,指着胳膊上的红疙瘩,开始告状。
      
      林中多蚊虫,即便没有被异蜂蛰,她身上也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大包。
      
      原本表情已经阴转晴的狼妈,闻言脸一黑,一副风雨压城的恐怖模样。
      
      林风有些傻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儿会告他的状,拔腿想跑时已经来不及了,狼妈凶猛地巴掌,啪啪啪打在了他的背上。
      
      “都说了现在不许把崽崽带出去,你偏不听。带出去还不看好,咬那么多包,崽崽不痛吗?”
      
      林风一边躲,一边抗议:“媳妇儿你看看我呀,我身上全是异蜂蛰的包,明明我更痛,你怎么能有了崽崽就不要我了?”
      
      “那是你活该,谁让你去招惹异蜂?”
      
      “我还不是想给崽崽弄点糖吃。”
      
      “你一个人去不就好了吗?干嘛把崽崽抱去?她又不能帮忙,你是不是把崽崽当诱饵了?”
      
      林风:“……”
      
      他就那么不靠谱吗?
      
      “别……别打……你们别打……”
      
      苏瑶急了,眼泪在眼框里打转,小小的身体因为害怕不停地颤抖。
      
      她只是想狼妈说说狼爸,让他不要把这么小的她抱到山林中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妖族居然这么彪悍,说动手就动手。
      
      看到这动手打闹的场景,她就会想到上辈子她十八岁那一年,父母撕开所有伪装,暴露出的狰狞模样。
      
      十九岁生日那一天,他们摔酒瓶砸凳子,最后掐住了她的脖子。那场景,宛如噩梦一样。
      
      “崽崽,你怎么了?”
      
      狼妈听到女儿哽咽的声音,赶忙缩回了呼向丈夫的巴掌,她走到苏瑶面前,放柔声音哄,“别怕,刚才我是跟你爹开玩笑呢。”
      
      “对对对,爹爹结实着呢。”林风拍着胸膛表示,“你娘刚才在给爹爹拍灰。”
      
      苏瑶吸了吸鼻子,坚持道:“别打架……”
      
      看到女儿眼中晶莹的泪花,石英与林风忙不迭点头保证:“好!好!爹跟娘以后都不打了……”
      
      苏瑶这才抹了抹眼泪,破涕为笑。
      
      **
      
      巨大的蜂巢被切开,蜂蜜的甜香味扑面而来,狼妈挑出里面已经闷死的成年异蜂,拿了一个巨大的瓷罐,割开表面一层蜂蜡,淡黄色的蜂蜜缓缓流了出来。
      
      香味更浓,苏瑶情不自禁舔了舔小嘴巴,狼爸拿着勺子,沾了一些蜂蜜,塞进了她的嘴巴里。
      
      好甜,好好吃。
      
      在现代的科学育儿知识中,据说一岁以下的小宝宝是不能吃蜂蜜的。
      
      想到自己今天被神仙哥哥逼出来的奇怪花纹,苏瑶觉得,她八成也不是普通小孩,所以吃一点估计也没关系。
      
      所有的蜂蜜取完,装了满满一大罐子,还有一碗蜂王浆。
      
      狼爸想给苏瑶喂点蜂王浆,她嫌弃地别开了脸,虽然知道这是好东西,但是蜂王浆里面有白白的王浆虫,她实在没勇气下口。
      
      晚上狼妈特意挑了一块比较嫩的肉,切成薄片,用细竹棍穿上,架到火上。
      
      不一会儿便烤的两面金黄,洒了些粗盐,又刷上了一层蜂蜜,肉片顿是变的喷香扑鼻。
      
      隔壁家小孩子都馋的过来拍门:“林叔叔,你们家在做什么好吃的?”
      
      林风起身,把妻子早就分装到小罐子里的蜂蜜放进竹篮子里,打开了大门。
      
      苏瑶扶着墙,两条小短腿颤巍巍地站起来,一步一步慢慢挪到了门边,扒着厨房门悄悄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只见院门口出现了一个毛绒绒的棕色身影,看那模样,好像是只小狮子。
      
      “肯焰来了。”林风笑眯眯地摸了摸狮子脑袋,把篮子递了过去,“我今天运气不错,在林中弄到点蜂蜜。你来的正好,帮叔叔给周围的邻居送去。”
      
      “好香。”肯焰馋的流口水,“谢谢林叔叔,您放心,我保证送到。”
      
      小狮子叼起竹篮子,四条腿迈开,屁颠颠地走了。
      
      苏瑶顿时慕了,狼爸刚才居然撸了狮子,她也好想撸。
      
      “崽崽,吃饭了。”
      
      石英把女儿抱了回来,烤肉被她切成小指头那么大块装进了碗里,可以用勺子舀着喂苏瑶。
      
      咬了一口,苏瑶的双眼顿时亮了,甜香软嫩,哪怕没有加孜然与胡椒,也好吃的让人想哭。
      
      林风回来后,把他们的晚饭也端了出来,一大盆的烤肉,还有一大盆炖肉。
      
      两个大人一人拿了一个大骨头开啃,中间还能时不时塞块肉进苏瑶的嘴巴里。
      
      肉肉是好吃,但是苏瑶的牙还没有完全长齐,她吃的慢,嚼着嚼着她突然就停了下来。
      
      “娘……菜……”
      
      营养要均衡,人类这么脆弱的肠胃,光吃肉不吃菜,很容易嘴巴享受屁股遭罪。
      
      石英一愣:“菜?”
      
      菜是个什么东西?
      
      苏瑶也有些为难,在狼妖的认知里,难不成没有蔬菜这个概念?
      
      她想了想,换了一个方法问:“吃……绿草?”
      
      “吃草!”石英一呆。
      
      崽崽她居然要吃草?
      
      一旁的林风也忧伤地叹了一口气:“媳妇儿,我也想跟你说,崽崽胆子可小了,再加上她喜欢兔耳,我怀疑她是兔族的幼崽。”
      
      兔族虽然偶尔吃肉,但是他们更爱吃一些奇奇怪怪的‘草’。
      
      苏瑶瞪圆了眼,她才不是兔族呢,她是人类,花了几十万年靠着高超的智慧,打破了脆皮身体的限制,爬到食物链顶端的人类。
      
      虽然在妖界全凭实力说话,人类没有强悍的身体,没有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完全处于劣势,但她还不想放弃做人啊喂。
      
      “那我明天去跟兔族换些他们吃的食物来。”林风很快做了决定。
      
      兔族身体弱,他们不擅长打猎,但是他们很擅长种植。他记得兔族开垦出来的田地里,种了各式各样绿油油的东西。
      
      原本还想抗议她是人类的苏瑶,闻言眼睛转了转。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兔子爱吃萝卜和青菜,这东西人类也可以吃。
      
      算了算了,只要能吃上菜,兔族就兔族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狼爸:我脆弱的地方,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苏瑶:爸爸,森林行走,你需要一条贞操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