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5宛如谪仙

      穿来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一星期了,苏瑶对这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她知道狼爸叫林风,狼妈叫石英,他们家现在的居住地位于放逐大陆的北方。一到冬天,这里便霜雪落满地,万里冰封,好几个月出不了门。
      
      从入秋开始,不单动物们忙碌起来,就连妖兽们也都需要积极地准备入冬的食物。
      
      好在这个时代的妖兽们开了灵,学会了像人一样思考,虽然生活条件落后,像是处于某个鸿蒙时期。但他们不光会打猎,还点亮了种植技能。
      
      地势平坦的山脚下,开垦出许多田地,里面种了一种灵谷。
      
      春天种下,夏天开花,秋天挂穗,在第一片雪花落下之前收回家里储存起来,冬天即便吃完了猎物,也可以靠着易储存的灵谷撑过漫长而寒冷的冬季。
      
      这些天狼爸一大早就出了门,狼妈则留在家里照顾她。
      
      吃完早饭后,苏瑶便乖巧地躺在玉篮子里晒太阳,两只小手捧着成年男子拳头那么大一枚奶果,吸得小嘴巴像小鱼觅食一样,发出轻微的‘叭叭’声。
      
      狼妈则坐在她的身边,左手拿了一块大花布,右手拿了一枚打磨的细而光滑的骨针,正在给她做衣服。
      
      或许是因为太无聊了,又或许是因为想让她多了解一点这个世界,狼妈一边做衣服,一边给她科普这个时代的一些信息。
      
      苏瑶很早便发现,狼妈没有做衣服的天赋。因为她被骨针戳了好几回指腹,好不容易缝了几针,那针脚粗的她的手指头都能穿过去。
      
      这衣服要是做好了,肯定像鱼网一样,轻轻一动,就会露出她身上可爱的小肉肉。
      
      算了算了,这对狼妖夫妇也是第一次养崽,她不能要求太高,活着就好。
      
      “崽崽呀,咱们这是放逐大陆,大陆的中间是神殿,以前是有妖皇的,不过一万多年前妖皇就神秘消失了,现在由四个妖王镇守四方。”
      
      “混沌居于东方,饕鬄掌管南方,西方归梼杌管辖,而我们所在的北方,由妖王穷奇大人统领。”
      
      卧槽,她都听到了什么?
      
      饕鬄、混沌、穷奇和梼杌,这特么不是上古四大凶兽吗?还有这什么放逐大陆,明显带着流放的意味儿,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苏瑶吓斯巴达了,奶果破了口,倾斜着没了她的嘴巴堵着,像酸奶一样浓稠的奶液顿时掉了下来,糊到了她的脸上。
      
      “饱饱了吗?”
      
      狼妈见她这样,只以为她是不想吃了,把奶果拿了过来。知道小家伙爱干净,扯过一旁绳子上的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苏瑶还想听一些关于这个凶残世界的事情,比如这里只有妖吗?有没有人类?放逐大陆外面又是哪里?他们能出去吗?
      
      但是狼妈的话题,已经拐到别的路上去了。
      
      “所以崽崽你要记住,我们的家在北方,哪怕你走丢了,向着北方前行就一定能回家。”
      
      苏瑶:“……”
      
      不同世界,同一个爸妈。原来放逐大陆的妖兽父母们,也会担忧幼崽走丢的问题。
      
      关于这一点狼妈其实可以放心,她现在这具身体站起来都费劲,只要没有其他人把她抱走,她是不可能走丢的。
      
      **
      
      下午一大早,狼爸就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抱起苏瑶,亲了她好几口。
      
      汗味夹杂着血腥,味道真上头,苏瑶手脚并用,都没能让自己幸免于难。
      
      “媳妇儿,我带崽崽去周围逛逛。”
      
      狼爸把一脸口水的苏瑶往怀里一揣,脚底腾升起一股风,身体快如残影般消失在了院子里。
      
      苏瑶压根来不及抗议,她寄希望来解救她的狼妈,拿了一个锅铲出现在院子里,似乎气急败坏地吼了什么,但是太远了,他们已经听不见了。
      
      狼爸车速太快,完全没有考虑她婴儿的小心脏能不能承受,苏瑶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生怕他一个不注意,把她掉了下去。
      
      “崽崽,是不是很刺激?”林风大笑起来。
      
      他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被爸爸抱着在山间飞来飞去,他们风狼一族虽然不像鸟族那样可以高高地飞上天空。但是在风力的加持下,也能低空飞一飞。
      
      苏瑶:“……”
      
      刺激个鬼,她嘴都快要吹歪了,话都说不出来。
      
      兴奋了一会儿,见怀里的崽崽不回应自己,林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慢慢落到了半山腰处。
      
      “哇……坏……”
      
      一落地,苏瑶伸出白嫩的小手,指着狼爸放声大哭起来。
      
      她一定要让这个二货爹知道,人族小孩是很脆皮的,平时一定要轻拿轻放,像这种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飞上天的行为,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这一哭,林风果然被吓到,一边掀苏瑶的衣服,一边急切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哪不舒服?”
      
      苏瑶一边抽噎,一边艰难地吐字:“高……怕……”
      
      林风:“……”
      
      这个崽崽,难不成是兔族的,怎么胆子这样小?
      
      “爹错了,下次不飞了,你乖乖的别哭,爹给你弄糖吃。”
      
      大手一伸,林风这回小心翼翼地把女儿抱进了怀里,向着密林走去。
      
      林子里的天色早就暗了下来,鸟巢里传来幼鸟呼唤父母的声音,没有能够全方位防护的玉篮子,再加上二货爹不靠谱,苏瑶压根不想在林子里呆,扯了扯他的袖子催促:“回家!”
      
      “崽崽别急,诺,已经到了。”
      
      顺着狼爹手指的方向,苏瑶在一颗二十多米的大树上,看到了足有两个篮球那么大的蜂窝。
      
      这会儿蜂窝外面萦绕着不少拇指头那么大的异蜂,‘嗡嗡’声不绝于耳。
      
      苏瑶都快要吓傻了,二货爹说的给她找的糖,不会就是这蜂窝吧?
      
      都是成年妖了,能不能靠谱一点儿?这么大个头的蜂,一看就不好惹。
      
      “回家!”为了不被蛰,苏瑶又开始哭了起来,“要娘!”
      
      “崽崽我跟你说,那东西叫蜂窝,别看长得丑,但是里面有一种黄黄的液体,可甜了。”林风还在试图说服女儿。
      
      她特么不知道蜂蜜甜吗?她更知道守蜜的蜂凶呀!
      
      苏瑶深深为现在这奶乎乎的身体感到忧伤,但凡她能跑,她早撒丫子跑了,哪用陪二货狼爹在这墨迹。
      
      “崽崽,你在这等着,爹马上回来。”
      
      林风快速清理出一块大石头,变成兽形抬起后腿撒了泡尿在石头周围做了气味标记,然后把女儿放到石头上。
      
      苏瑶看到不远处的湿痕,外加那股刺鼻的味道,她抱着奶乎乎的身体,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森森恶意。
      
      林风一道风刃打过去,切掉了蜂巢与树的连接,然后用风团把它包裹起来扔进了溪水里。
      
      这下子顿时激怒了这群异蜂,它们身上的尾刺能够自主脱落,像暴雨梨花针一样向着罪魁祸首扎去。
      
      林风左躲右避,时不时地用风把它们吹开,拉的一手好仇恨,一时间一只狼跟一群异蜂打的难分难解。
      
      苏瑶双眼警惕地看着四周,在旁边的枝桠上摘了一片叶子,不停地扇呀扇,就怕万一有漏网之鱼攻击她。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冷风。
      
      苏瑶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回头一看,只见到一双像灯笼那么大的红眼睛。
      
      “爹……救命……”
      
      苏瑶吓的快要魂飞魄散,手脚并用往前爬去,却忘了狼爹是把她放在石头上的,她咕噜一下就往下栽去。
      
      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
      
      就在苏瑶害怕的双眼紧闭的时候,她的胳膊很快被个什么东西提住了。
      
      她诧异地睁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男人极年轻的脸。
      
      他大约二十来岁的模样,一头又黑又顺滑的长发披散着,随着过林的风飘逸地摇摆。
      
      皮肤是那种冷白色,眉毛浓黑,眼睛很大,瞳仁微微泛金,有点像老虎的眼睛。
      
      眉心有一颗细小而魅惑的胭脂痣,鼻子高挺,嘴唇微薄,身上穿了一件黑色隐带暗纹的袍子,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又诱惑。
      
      卧槽,好好看的男银!
      
      苏瑶眼睛快要成蚊香状,做了两辈子单身汪,临死前国家终于想起来给她发小哥哥福利了吗?
      
      想到自己还不到一米的身体,她瞬间清醒了。小哥哥再好,她现在这模样也无福消受。
      
      男人指尖掐了一个决,有一股风柔柔的在苏瑶身上拂过,她垂眸看了看,原本在林中蹭脏的衣服,顷刻间变得干干净净。
      
      这就是传说中的除尘决吗?这人是个仙人?
      
      苏瑶的眼睛更是亮的发光,怪不得长这么好看,宛如谪仙是这么来的吧。
      
      男人,也就是穷奇,目光缓缓划过面前的小团子。
      
      她皮肤雪白,脑袋上的头发有些稀疏带卷,弯弯的眉毛是浅浅的茶色,眼睛圆圆的,黑亮的宛如夜空里的星辰。小脸奶鼓鼓,嘴巴又粉又小,看起来格外的玉雪可爱。
      
      这是个讨人喜的幼崽!
      
      穷奇得出结论,见她干净了,勉为其难的单手把她抱进怀里。
      
      这一抱,才发现她身体软的不可思议,仿佛稍一用力就会把她捏碎。
      
      哪族的幼崽会这么柔软?穷奇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突然,他鼻息动了动,诧异地吐出两个字:“人族!”
      
      苏瑶惊讶地握紧了小手手,朝夕相处的狼爸狼妈都不知道她是人类,这个人一下子就知道了,不愧是仙人,果然好厉害。 
      
      穷奇却总觉得这个人族幼崽身上的气息有些奇怪,他指尖涌起一股妖力,沿着小家伙的身体缓缓游走。
      
      “疼!”
      
      苏瑶只觉得胸口处好痛,她下意识地扯开了宽大的圆领口,便见心脏的位置处,皮肤上浮现出了一层金色的花纹。
      
      她身上怎么会有这个?
      
      苏瑶一头雾水的同时,疼的眼泪汪汪,耳边却响起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血脉封印。”
      
      血脉封印是个什么鬼苏瑶不知道,但她知道,她这么痛是面前男人搞的鬼。
      
      “你……欺负……小孩……嘤……”
      
      好讨厌这不利索的嘴,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还口齿不清。
      
      穷奇被说的有些尴尬,快速撤回妖力,人族幼崽好像比他认知中的更加脆弱,他刚才只是用了一点点妖力而已。
      
      说起来他已很久没有见到,这种古老的封印血脉气息的符纹了。
      
      难不成这小家伙就是这次两界之门打开时,被投放过来的东西?可放个奶孩子过来干嘛?外面那帮人到底有什么打算?
      
      穷奇一时想不明白对方的目的,也不敢贸然改变现状打草惊蛇。指尖逼出一滴血,手一挥便融进了苏瑶的额头里,这样不管她在哪里,他都能感知到她。
      
      正在抹眼泪的苏瑶却吓了一跳,她摸了摸额头,好好的,身体也不痛了。她就更疑惑了,这人为何要把血融进她的身体里?
      
      难不成,这是仙人赠她的机缘?
      
      想的有些美的苏瑶被放回了石头上,她知道仙人要走了,赶忙伸手去抓他。但是她的手却碰到了一层透明的结界,仙人身形一晃已凭空消失。
      
      怎么走这么快?她还想问问,仙人收不收徒呢?
      
      如果能修仙,那就太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正式见面:
    苏瑶:神仙小哥哥,你缺徒弟吗?
    穷奇:这个小孩是外界放进来的,一定有见不得人的目的,GPS安排上。
    作者:国家发小哥哥这个事情,可以给单身的妹子们安排上。要求不高,有钱有颜,身心干净,随叫随到,体贴会说甜言蜜语。
    做到以上条件,结婚率应该会上去。
    我jio的,苏瑶应该庆幸,第一次见面狼妖夫妻是用舔一舔唾液标记的,而不是撒泡尿(狗头保我命)。哈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