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3打断好事

      狼妖夫妇的家,是三间连通的古朴大木屋,古朴到,建屋的树连树皮都没有剥。
      
      屋前有个大院子,院子里种了两棵不知名的树,一米多高的篱笆墙把整个院子圈了起来。
      
      一回到家,公狼便打了一桶水,锋利的指甲划开蛇皮,开始处理冰蛇的尸体。
      
      母狼则叼着苏瑶进了客厅,把玉篮子放到桌上,点亮了一盏灯。
      
      那灯是莲花造型的,通体黑色。花盘里没有油,也不是蜡烛,它之所以会亮,是因为它底座的地方镶嵌了一颗玻璃珠那么大红色的圆珠子。
      
      身形一晃,母狼化成了人形。
      
      她看起来大概三十来岁,头发又黑又密,皮肤小麦色。面若圆盘,眉毛浓黑,眼睛又圆又大,嘴唇有些厚,身高有一米七,身材很丰腴。
      
      化成人形后,她身上只有重点部位包裹了一层黑灰色皮毛,感觉像穿了一件皮草比基尼一样,时尚又野性。
      
      苏瑶看到那对大波涛就有些挪不开眼,明明兽形时它是瘪的,为什么变成人立刻就鼓那么大,太违反科学了。 
      
      母狼一扭屁股,回了左边的卧室,再出来时已经穿了一件淡绿色的衣服,头发被她胡乱地绑在了脑后。
      
      “崽,你等着,娘去给你弄蛋羹。”
      
      母狼去了右边的房间,很快拿着一个木碗外加一个鸵鸟蛋那么大,上面有着西瓜一样花纹的圆东西回来了。
      
      这到底是啥品种的彩蛋?
      
      苏瑶小手抓着玉篮子的边沿,吃力地抬着小脑袋,漂亮的像黑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母狼只以为她是饿了,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她拿了一块石头,对着蛋壳的顶端砸了两下,然后顺着裂纹揭开蛋壳,把里面的蛋黄与蛋清一股脑倒进了洗干净的木碗里。
      
      拿起一双竹筷,她娴熟而快速地搅拌起来,不一会儿蛋清蛋黄便搅拌均匀,呈现一种淡黄色。
      
      母狼洗了个木勺过来,舀了一勺蛋液递到了她嘴边:“崽崽,啊,张嘴。”
      
      苏瑶一懵,都不蒸熟的吗?
      
      人类这么脆弱的小身板,很容易被养死阿喂。
      
      “媳妇儿,崽崽是不是不喜欢吃蛋羹?”
      
      公狼也变成了人形,他生得高高壮壮,目测身高有一米九。皮肤黝黑,浓眉大眼的,一看就是那种阳光正直好青年。
      
      胳膊上胸膛处有鼓鼓的肌肉,只在腰间幻化出了一条黑色的皮毛裙子,堪堪遮挡住了重点部位。
      
      他手中端了一个大碗,献宝似地跑了过来。苏瑶默默地挪开了眼,生怕他动作太豪迈,皮裙上移,露出辣眼睛的玩意儿。
      
      “我给崽崽弄了肉糜。”
      
      苏瑶伸长脖子望了一眼,果然又是生的,而且这肉是白色的,显然是今天那条冰蛇的肉。
      
      为了小命着想,她指着两个碗,清脆地吐出了一个字:“煮。”
      
      公狼挠了挠头:“吃生肉更有力气。”
      
      “煮!”
      
      “煮要费不少时间,你不饿吗?”
      
      苏瑶小巴掌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再次斩钉截铁:“煮!”
      
      为了熟食,她可以等。
      
      最终,狼妖夫妇面面相觑,去厨房升了火,把肉糜与蛋液,都给她蒸熟了。
      
      这一次,苏瑶吐着泡泡欢快地接受了狼妖夫妇地投喂。不过她只吃了香喷喷的蛋羹,蛇肉却没有碰。
      
      喂饱了她,狼妖夫妇化成兽形,锋利的獠牙撕扯着已经分好的蛇肉,动作凶猛,几下便填饱了肚子。
      
      他们吃饱了,懒洋洋地躺在客厅里互相舔毛,还试图给苏瑶也舔一舔。
      
      她顿时记起中午被糊了一脸口水的事,拍着玉篮子嘟着小嘴巴强烈抗议:“洗澡。”
      
      “明天再洗,崽崽乖,你该睡觉了。”吃饱不想动的公狼,轻哄一句。
      
      “不洗……不睡。”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小了的原因,苏瑶发现她的嘴巴变笨了,一两个字往外蹦还行,字一多嘴皮子就开始不利索。
      
      公狼拗不过,结束了跟妻子地舔毛活动,化成人形去给她烧了热水,兑进了一个大木盆里。
      
      “来吧崽儿~爹爹给你洗澡澡。”
      
      公狼一脸兴奋凑过来,苏瑶却双手死死压着小毯子,快要被吓哭:“娘,要娘……”
      
      这具身体虽然还属于婴儿范畴,但她有颗少女心阿喂,光溜溜的模样才不要被个男人看见。
      
      “崽崽叫我娘了。”母狼高兴坏了,快速冲过来把公狼撞到了一边,“去去去,接下来是我们母女的二人时光,你不许来打扰。”
      
      公狼幽怨地看了苏瑶一眼,崽崽都没有叫他爹,是不是还在生气他中午不小心撞肿她脑袋的事?
      
      **
      
      “嘶~”
      
      “好痛!”
      
      “我轻点,这样可以吗?”
      
      以上对话想歪的,肯定不是纯洁的妹子。
      
      苏瑶快要哭了,母狼虽然性格比公狼要沉稳一些,但她手上力气大,也不像人类母亲那样精细。
      
      她被她搓得浑身泛红,有两次还不小心闷进了水里。
      
      顶着一脑袋的水,看到狼妈比她还紧张的眼睛,她咬了咬牙忍住没哭。
      
      等她终于洗好了,苏瑶觉得她半条命都快没了。
      
      狼妈拿玉篮子里的小毯子把她一裹,抱到了卧室里,鼻尖凑到她身上嗅了嗅,顿时皱起了眉:“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哪族的?怎么身上一点妖味也没有。”
      
      “崽崽这样也挺好,香香的。”公狼是个乐天派。
      
      母狼在他的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好什么好?没有妖味,今后还不得被欺负。”
      
      妖族,是根据气味来辨别种族的。
      
      越是凶猛的妖,身上的气息越是霸道,像崽崽这样什么也没有,代表着弱小,那么就有无数的妖觊觎她的血肉。
      
      公狼揉了揉被敲痛的额头:“或许她长大了就有妖味了呢?我们平时可以多舔舔她,这样她就会沾上我们的气息。”
      
      苏瑶抿了抿唇,似乎那什么妖味很重要,可天天顶一脑门口水,想想都好窒息。
      
      “暂时只能这样。”母狼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满是兴奋,“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不跟你去打猎了,别人问你也不要说,等一个月后我们就可以宣布崽崽是我生的。”
      
      苏瑶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狼族怀孕只有短短的两个月时间。
      
      前一个月肚子根本就不显怀,母狼如果在家窝一个月再宣布生崽,还真说的过去。
      
      公狼也很满意:“这个办法好。”
      
      “阿风对不起,我身体的原因,害你不能拥有亲生的崽崽。”
      
      “媳妇儿你说这个干嘛?我早就说过我不在乎了呀,更何况我们现在已经有崽崽了。”
      
      苏瑶一愣,怪不得这对狼妖夫妇要收养她,原来他们不能生育。
      
      身边有个东西硌肉,苏瑶摸了摸,便摸到那枚弯月形的玉佩。
      
      这玉佩通体翠绿,里面就像是有流光在涌动一样,摸着浑身暖融融,极舒服。
      
      玉佩上还有一个她看不懂的图腾标记,苏瑶随意地扫了一眼便抛在了脑后。她穿来时原主就死了,小婴儿也没啥记忆。
      
      这身体的亲生父母既然抛弃了她,想来是不喜她的,她也不会自讨没趣地去寻找原主的父母。
      
      “媳妇儿~”
      
      卧槽,这公狼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骚?
      
      苏瑶抬眼,便看到公狼扑到了母狼的身上,两个人都化成了人形,这会儿正亲成了一团。
      
      不会吧?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作为连初吻都还在的妹子,苏瑶就算私底下被小姐妹安利过某些带颜色的片子,可也没有见过现场版呀。
      
      眼见这两人越来越没下限,苏瑶虽然觉得在这兴头上打断有点不道德,但她实在没那勇气欣赏养父母的□□爱情,开始哭哭唧唧。
      
      “崽崽好像在哭?”母狼突然推开了身上的男人。
      
      公狼明显贼心不死:“哪有哪有,崽崽最乖了,她肯定都睡了,你听错了。”
      
      苏瑶忍了又忍,忍不下去了,手掌拍了拍玉篮子边缘,探出脑袋:“……爹,你,干嘛?”
      
      光溜溜的屁、、股都露出来了,这可不好。
      
      这个时候一点也不想听到女儿叫爹的公狼:“……”
      
      **
      
      与此同时,放逐大陆的圣域里,四名俊美的男人正在这里碰头。
      
      居于北方的男人看起来大约二十岁,长发披肩,容貌白皙俊美,他眉心有一颗细小的胭脂痣,一身黑色的长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露出了胸前漂亮诱惑的肌肉线条。
      
      他的手中转着一团风刃,懒洋洋地开口:“今日中午,我的领地突然出现了一股异常的能量波动,我飞到苍穹之极查看的时候,那里果然出现了一道裂隙。”
      
      其他三人,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居于西方的男人,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袍,他大概十八九岁,精致的少年脸上却带着一抹别样的固执,暴躁地吼道:“外面那帮垃圾到底想干嘛?五千年前他们把女魃放进来,害死了多少妖兽?三哥,这次他们又放了什么进来?”
      
      “不知,那东西身上肯定有屏蔽气息的法器,我并没有查到他的踪迹。”
      
      三哥,也就是眉心有胭脂痣的穷奇,漫不经心地问:“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几年放逐大陆的灵气越来越稀薄,很多幼崽都无法完全化形,沦为半妖。”
      
      “有吗?”
      
      坐在东方一直走神的青年抬起了头,他生了一张娃娃脸,一双眼睛虚无而缥缈,看起来给人一种呆萌迷糊的感觉。
      
      虽然他的年纪在他们四个人中排第二,但脸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像是他们中最小的。
      
      “二哥,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暴躁老四梼杌,很是心塞啥事都慢半拍的混沌。要不是打不过,他真想揍他。
      
      “不光妖族受到了影响,这些年灵植灵果出产的等级也越来越低。我去查看过,五条灵脉都缩小不少,再不想办法弄些灵力进来,不出千年,灵脉将会枯竭。”坐在南方一直没有开口的男子,冷不丁来了一句。
      
      他看起来大概二十四五岁,头发用一根白玉簪一丝不苟地束起,穿着一身青色衣衫,五官深邃而俊美,宛如置身雪山之颠,清冷的难以靠近。
      
      穷奇眯了眯眼,老大饕鬄一向喜欢吃,所以对于灵植灵果的变化最为敏锐。他低声问:“大哥,你想怎么做?”
      
      “想办法向外界借点灵力。”饕鬄修长的指尖在空中轻轻地画了几下,众人面前立刻浮现出一幅繁复的星云图,“放逐大陆春分这一天,外界也正值春始播种之时。他们会释放灵力滋养万物,到时候我们全都抢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穷奇:我是男主,来露个脸,有肌肉那种,你们馋吗?
    修改了一个BUG,原本两片大陆季节不相同,后面我想如果是同一片大陆开辟出来的,季节应该相同才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