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神鸟后裔

      在穷奇的王宫里呆了五天,蛇毒清除干净,恢复活蹦乱跳的苏瑶,穿着一身粉嫩可爱的长衣长裤,被高大俊美的男人抱在怀里,踏出了大殿。
      
      他们身后跟着提着一个大包裹的赢茶,包裹里装的全是这回妖王送她的衣服和灵果。
      
      “哥哥,不是你,送我回去吗?”
      
      被突然往地上放的苏瑶,双手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脖子,急声问。
      
      “我有事要忙。”穷奇瞥了一眼黏他的小丫头,抬了抬下巴,“赢茶会送你回去。”
      
      极地之渊发现了越来越多的魔物,其他三兄弟都已经赶过去了,他也得前去剿灭。
      
      苏瑶叹气,吃人家喝人家,还拿人家的,这人又不欠她,她实在没脸要求他亲自送她回去。
      
      小脸贴过去,男人皮肤细腻的几乎看不见毛孔。
      
      苏瑶原本想像个普通孩子一样,表达喜爱不舍就亲亲他。可她到底没有敌过母胎solo的胆怯,改用额头轻蹭了一下男人的脸颊,奶声奶气道:“哥哥,谢谢你。有时间,我会来,看你的。”
      
      软乎乎的小身体,带着一股奶果的香甜,触碰到脸颊上的温度让穷奇愣了一下。
      
      他像是触电般惊醒,用妖力轻轻弹开苏瑶的双手,快速把她放到地上,冷声丢出一句:“别再来了。”
      
      话落,他一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这个小巫女,又麻烦又能蛊惑妖心,在没有搞清楚外界的目的之前,他并不想再跟她接触。
      
      被放在地上的苏瑶一脸懵逼,她就蹭了一下他的脸,他怎么反应那么大?
      
      不会是害羞了吧?按理说不应该呀,他一个私底下偷看小黄书的骚年,她蹭一下他脸这才哪到哪呀?
      
      哼,好闷骚一男银。
      
      **
      
      “小姐,我们走吧。”
      
      赢茶拎着包袱,牵起苏瑶的手,带着她坐上了那日她见过的那只巨鸟的背。
      
      “这是加罟鸟,最擅飞行。它们甚至能一只眼俯瞰,一只眼闭目休息,几天几夜在空中疾飞。”
      
      见小家伙好奇地摸着鸟羽,赢茶淡笑着解释了一句。
      
      苏瑶却皱了皱眉,她总觉得,今天这鸟的羽毛跟她那天摸的,触感有点不一样。
      
      难道是她记错了?
      
      苏瑶正狐疑间,加罟鸟已经展开了宽大的翅膀,两只像鸭子一样有着蹼的宽大脚掌,在地面不停的踩踏,借着翅膀煽动的气流,慢慢飞了起来。
      
      赢茶法力低下,勉强给苏瑶布了一个极薄的隔离罩,加罟鸟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妖皇宫很快被他们抛在了脑后。
      
      今日的天气晴朗,山林间还有稀薄未散的白茫茫雾霭,缥缈的烟纱下,是水墨般的丰收金黄。
      
      不知狼爸狼妈,这几天过得好不好?
      
      苏瑶正惦记着那对二货爹娘,发现有些不对劲,身下鸟儿的羽毛,简单的黑白色正在快速退去,慢慢变成了七彩炫目的亮丽。
      
      咦,这货怎么突然染了个彩虹色?
      
      她还没有搞明白,身边已经传来了赢茶气急败坏的声音:“晴炽,你竟然偷偷变成加罟鸟,你是想挨揍吗?”
      
      “嘎嘎,你们都是笨蛋,又被我骗了。”
      
      彩虹鸟儿的尖嘴里,传来了一个稚嫩孩子得意的嘲笑声。
      
      苏瑶满头黑线,她就说刚才摸到的鸟羽触感不对。
      
      加罟鸟的羽毛更加柔软轻薄,这货的明显要粗硬一些,而且他长得,真的好像金刚鹦鹉。
      
      赢茶气得拍了一下鸟翅膀:“余鸟家族,怎么出了你这么个闯祸精。”
      
      “什么余鸟,我明明是重明神鸟的后裔。”
      
      “就你还自诩重明鸟?前几天你哥还在训你,去无望山采个果子都会迷路。”
      
      赢茶的话,无疑让自尊心极强的晴炽发了脾气,他怒鸣一声,身体在空中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原本被他驮在背上的苏瑶、赢茶、以及他们带着的包裹,全都从空中快速坠落。
      
      “啊啊啊……”
      
      苏瑶吓得大叫,她就回个家而已,为什么要受这种无妄之灾?
      
      赢茶脸色一变,她化身成了一只灰色的斑鸠一样的鸟儿,快速地向苏瑶飞去,准备接住她。
      
      有着七彩羽毛的晴炽,随着翅膀的煽动,羽毛在阳光下折射出炫目的光。他的速度比赢茶更快,先一步接住了那个小团子。
      
      身体压得往下一坠,熊孩子毒舌道:“这么重,你是shǐ族的幼崽吗?”
      
      屎?他特么才是屎呢,他全家都是屎。
      
      苏瑶气得小脸通红,抱住鸟脖子,就想薅他头发。
      
      而他们身后,赢茶用爪子勾住了行李,一边向他们追来,一边气急败坏地吼:“晴炽,快点把小姐还回来,她出了事,王会扒了你的皮。”
      
      “我们先摆脱这只聒噪的老鸟。”熊孩子丢出一句,陡然加速。
      
      突来的惯性,差点把苏瑶甩飞出去,毛是薅不了了,她死死地抱住鸟脖子,就怕这货再翻车。
      
      “哎,你松一点,我快不能……呼吸了?”
      
      熊孩子说话艰难,苏瑶的手微微张开了一点缝隙,声音里满是哆嗦:“我怕……”
      
      “怕什么呀,我可是重明神鸟的后裔,肯定不会摔了你。”
      
      苏瑶:“……”
      
      老子信你个鬼哦!
      
      刚才从空中跌落时,赢茶布的那个薄薄的防御罩便破了。凛冽的秋风快要吹僵苏瑶的脸,她直接把脑袋扎进了鸟脖子处蓬松的羽毛里。
      
      “哈哈哈……”
      
      呼出的热气,痒的晴炽不停地发笑,他颠簸着落到了一块地势相对平坦的地面上,化成了人形。
      
      这是一名六七岁的小男孩,眼睛又黑又圆,下巴却尖尖的,身材也偏瘦小,身上有一层七彩的羽毛衣。
      
      他冲着苏瑶扬了扬下巴:“这山林里有许多猛兽,会吃了你哦,怕不怕?”
      
      苏瑶没理他,蹲下身,右手食指在地面上不停地画一个接一个的圆圈。
      
      晴炽见她没反应,有些不甘心地走来走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丢出一句:“我走了。”
      
      下一秒他化成七彩的鸟儿,真的就飞走了。
      
      熊孩子!熊孩子!熊孩子!气死她了。
      
      苏瑶手指上的圈圈越画越快,几近暴走。
      
      等她抓住他,一定用开水烫了,扒了他的毛,架在火上烤成一盘肉菜。
      
      但她知道,她不能上那熊孩子的当,这种人便是,你越搭理他,他越来劲。
      
      过了两三分钟,耳边传来扑棱翅膀的声音,她身边凑过来一个鸟头,歪头打量了她一眼,下一秒她就听到了熊孩子失望的声音:“你怎么不哭?”
      
      苏瑶默不作声,手慢慢缩了起来,瞅住机会,猛然扑了过去,一把摁住了鸟脖子,手脚并用死死地压住。
      
      “嘎,你好重……”
      
      熊孩子剧烈挣扎起来,苏瑶被他带得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滚得身上都是青绿色的草汁。
      
      但她一直没有松手,晴炽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用一双死鸟眼瞪她:“快放开我?要不然我生气了……”
      
      呵,只有他会生气吗?她现在气得想扒了他的鸟毛,洒上盐和孜然,放火上烤得金黄喷香。
      
      “哼哼!”森林里传出了几声怪异的吼声。
      
      苏瑶皱了皱眉,白天的森林相对要安全许多,尤其是他们还在森林边缘,这也是为什么她能跟这熊孩子磨叽这么久的原因。
      
      听这声音,却像是某种野兽要冲下山。
      
      被摁住已经没了力气的晴炽,闻声一个激灵,焦急道:“这是shǐ的声音,快坐好,我带你飞……”
      
      “不用了。”苏瑶声音幽幽,“我觉得,我们一起死,挺好的。”
      
      晴炽瞪圆了眼,他虽然平时总喜欢捣蛋,但还是很惜命的。听到越来越近的兽吼声,他吓得哭了起来,眼泪大滴大滴的从他的鸟眼里滚落。
      
      “我错了,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呜呜,我还不想死,你放开我,让我带你逃吧……”
      
      苏瑶还是第一次看到鸟流眼泪,晶莹的泪珠掉落到他光滑的七彩羽毛上,又很快滴落到了地面,消失在了泥土里。
      
      “快飞!”
      
      兽吼近在咫尺,苏瑶放开腿,手虚虚地环在鸟脖子上,冷声催促。
      
      哼,她也是为了活命,才不是心软。
      
      晴炽的眼泪,瞬间憋了回去,脚像踩在了炭火里一样,快速蹦跶。翅膀奋力煽动,总算在猛兽冲到之前,飞上了天空。
      
      苏瑶回头一看,那是一只长着象牙一样,浑身有着浓密黑毛的野猪。它快速冲到了山坡下的田地里,啃起了一种枯黄的作物。
      
      她这才反应过来,鸟嘴里说的shǐ,其实是‘豕’,猪的意思。
      
      说她是猪的幼崽,还是有被冒犯到好吗?
      
      **
      
      重新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降落,苏瑶怕这小子扔下她跑路,手脚又盘了上去,摁住了。
      
      晴炽累得大喘气,这一压,差点窒息。
      
      他快速变成了人形,这才逃过了一劫,但这回他没有离开,而是别扭道:“刚才是我不对,咱们这也叫不打不相识。正式认识一下,我叫晴炽,我们做朋友吧。”
      
      苏瑶瞪圆了眼,谁要跟他做朋友?
      
      想到她还要靠这熊孩子带她回去,她不情不愿地吐出两个字:“苏瑶。”
      
      “苏瑶妹妹。”晴炽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他又变成了鸟,梳理了一下他漂亮的羽毛,最后挑中了翅膀上的一根正羽,忍痛啄了下来,“这个送给你。”
      
      送她根羽毛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看出了苏瑶的纳闷,下一秒,她就听到了熊孩子显摆的声音:“这根是我身上最漂亮的羽毛,我们余鸟的羽毛,佩戴不会做噩梦,还可以破除邪祟幻境。”
      
      他不是说他是重明鸟吗,怎么又变成了余鸟?
      
      苏瑶撇了撇嘴,不过说到辟邪?那这玩意儿能不能对付死魂傀儡?
      
      想到这里,苏瑶倒是伸手,把那片羽毛接了过来,小心地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晴炽见了,更加高兴,开始吹牛逼:“总有一天,我会变成重明神鸟,到时候我再把羽毛送给你,肯定更厉害。”
      
      苏瑶:“……”
      
      孩子,物种的基因是很难改变的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瑶:今天,又是奇怪小伙伴增加的一天。
    鵸鵌(qí tú)又名余鸟。出自《山海经》中《西次三经》
    【原文】 翼望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鵌,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御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