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死魂傀儡

      梼杌的领地在最西边,跟穷奇管辖的北方也算相邻。
      
      当初苍穹之极出现了裂隙,穷奇在他的领地里发现了苏瑶这个被外界投放进来的小家伙。没过多久,梼杌就在他领地的极地之渊发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深渊物种。
      
      由于极地之渊的裂隙又深又长,气温还异常的低,他们四凶前去都要特别注意。
      
      梼杌性格跳脱,冒冒失失又耐不住寂寞,所以他总想找个伴一同前去查看。
      
      被穷奇拒绝后,梼杌最终还是厚着脸皮找到了老大饕鬄。这会看到他们传回来的简讯,穷奇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极地之渊竟然出现了魔物,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们放逐大陆这些年灵力本就越来越少,魔物会不停吞噬其他妖兽,还会污染灵气。
      
      偶尔出现一两个还没什么,一但魔物增多,对于这方天地的生灵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王!小姐出事了。” 
      
      赢茶抱着苏瑶,急匆匆地闯到了书房门口。
      
      穷奇面色一沉,指尖的简讯化成了灰烬,他大步走到了老媪身边,就听到小丫头哭唧唧的声音。
      
      “疼!”
      
      苏瑶一见到这张熟悉而好看的脸,指了指露出来的红肿疼痛的伤口,满心委屈。
      
      是不是有人故意要害她,泡药浴不是应该越泡越好吗?怎么到了她这,反而越来越严重?
      
      穷奇见小家伙又开始冒出丝丝缕缕鲜血的小腿,指尖沾了一点血放在鼻息间一闻,脸色顿时一变。
      
      掌心覆上一层妖力,把伤口全都包裹了起来,他这才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要不然怎么会有人用这种极端残忍的血脉追踪方法,只要她受伤,对方就会让她一直流血,寻着血味快速地追踪。
      
      乱说,她还是个小婴儿,怎么可能得罪人,有仇也是别人的错。
      
      苏瑶不知道原主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一个不会走不会说话的婴儿害人,别说笑了。
      
      不知道这男人做了什么,但是他摸过她的伤口后,她就不痛了。
      
      苏瑶满脸惊讶,这男人真是生了一双神仙手,又仙又欲还实用。
      
      她动了动被裹得有些紧的胳膊,没挣扎出来,她只好眨了眨眼,露出了讨好的笑。
      
      “师父,抱抱!”
      
      “都说了,我不是你师父。”
      
      穷奇有些无奈,这孩子为什么会执着地误认为他是她师父?
      
      伸出手,原本他想把她抱过来,却闻到她身上一股子药味,一点也不香了,顿时有点不想抱她。
      
      赢茶看得满脸惊讶,王平时性子冷清,拒妖于千里之外,面对这小丫头时却一脸宠溺又无奈。
      
      有内味了,一下子就有那老父亲的慈祥味道了。
      
      赢茶不等穷奇反悔,就把手里的奶娃娃,塞进了他来不及缩回的手中。
      
      “王,你看着小姐,她还没有吃饭,老奴去拿些吃的过来。”
      
      话落,赢茶就一阵烟地跑了,苏瑶甚至看到她隐隐扑腾的翅膀。
      
      也不知道这老人,她是哪族的?
      
      垂眉看着被塞过来,眼角还有泪,小脸红通通的小家伙,穷奇浑身僵硬。
      
      偏苏瑶觉得这样很不舒服,抗议道:“手硬,把我,立起来,好好抱!”
      
      穷奇:“……”
      
      能抱她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真是得寸进尺。
      
      这就是养崽的感受吗?一点也不快乐好吗?
      
      害怕怀里的小崽子哭,穷奇顺手把她立了起来,左手托着她的后背,让她靠在他胸膛上。
      
      “我没,衣服。”
      
      瞥了一眼紧紧束缚住她身体的整块又细又滑的布,苏瑶这才想起她没衣服穿的事,眼巴巴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虽然提要求有点过分,但作为有羞耻心的小仙女,一定要穿衣服的呀。
      
      穷奇发现,救下这小家伙真是个错误的决定,早知道她这么麻烦,让蛇妖把她吃了多省事。
      
      要给她做衣服,他还得去找个擅织衣的小妖回来才行。
      
      见男人脸臭,显然是不愿意送她衣服,苏瑶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算了算了,身为一穷二白的小婴儿,没节操就没节操吧。
      
      要什么自行车呀,有块布能兜住小屁屁不走光就行了。
      
      不过说到衣服,苏瑶立刻联想到了她的养父母。她被带走了,狼爸狼妈回家发现她丢了,肯定会非常着急。
      
      想到这里,她急得直磕巴:“我想……回家。”
      
      没答应给她做衣服,就要回家吗?
      
      果然是小孩子,真是一点也不讲道理。
      
      “明天就给你做。”穷奇扯起布料的一角,嫌弃地给她擦了擦脸,“你的药浴还要泡五天,才能彻底清除蛇毒,五天后我就送你回去。”
      
      这么麻烦,要不是需要监视她,他其实一点也不想让她呆在这好不好。
      
      还要五天!五天后再回去,傻爹傻妈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蠢事。
      
      “那,可不可以,给娘传信?”
      
      穷奇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小家伙是在担心那对狼妖夫妇。
      
      他觉得很惊奇,上回这小家伙从他这拿到灵果,都要带回家去,嘴里一直叫着‘要娘’。这回她都要没命了,还想着那对跟她丝毫没有血缘关系的狼妖夫妇。
      
      妖兽是认血脉亲情的,人类似乎只要相处,便会生出感情,真是好奇怪。
      
      点了点头,穷奇轻声道:“可以,明天我会让讯鸟,给他们传条讯息过去。”
      
      “我要给,他们,写信。”苏瑶一听,顿时高兴起来,“叔叔,你真好。”
      
      既然不让叫师父,那就随大流,叫叔吧。
      
      穷奇闻言一个趔趄,他连当她爹她师父都不愿意,竟然叫他大叔,好想把她扔出去。
      
      他有那么老吗?
      
      感觉头发都要炸立起来的穷奇,沉着脸道:“叫哥哥。”
      
      “哦。”苏瑶翻了一个白眼,嘴里甜甜附和,“哥哥。”
      
      没想到他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装小年轻。别以为她不知道,修为高便可以青春永驻,她面前这人修为这么高,还不知道是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呢。
      
      不知道为什么,穷奇就是从那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里,看出了鄙夷。
      
      就在他手蠢蠢欲动着想把她扔出去的时候,他突然在空气里闻到了一股不祥的味道。
      
      **
      
      黑影人来到苍穹之极,黑烟凝聚的身体很快从两界的结界处穿了过去,落到地面时,向左还是向右,它在原地迟疑起来。
      
      有两个地方都有主人打入它身体里,熟悉的血液味道。
      
      最后它有了决定,飘向了森林,再次现出身形时,它已来到了一间粗犷的木屋里。
      
      地上有一股熟悉的血味,黑影人却没有找到目标所在,听着外面的狼嚎,它的身影再次消失。
      
      换了一个方向,这一次黑影人来到了一座威严堂皇的宫殿前,空气里那股熟悉的味道越来越浓,它闷头便扎了进去。
      
      飘到一半,血液味道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黑影人眼中闪过一抹迷茫,无头苍蝇一样,在宫殿里四处穿墙,飘散着寻找。
      
      最终,它在一间屋子里,看到了被一名高大男人抱在怀里,与它脑中画面重合的小孩的脸。
      
      “这是啥?”
      
      看着萦绕在一层黑雾里,刚才穿墙而来的人影,苏瑶往男人怀里钻了钻,有些怕怕地露出半张脸。
      
      “死魂傀儡。”穷奇好心地解释,“传说有一些人死得太惨又不甘心,魂魄无法离体,尸体便会积攒许多怨气。有人抽离了这些魂魄以及怨气,炼制成傀儡,便可以无视结界与墙壁,四处替主人杀人。”
      
      听完更害怕了怎么办?
      
      被布裹着的苏瑶不停地绞手手,忐忑地问:“它是来杀你的吗?”
      
      穷奇摇了摇头,笑得一脸的意味深长:“不是哦,它是来杀你的。有人在你身上下了血脉追踪的巫术,所以刚才你才会伤口痛,它是闻到你血液味道追来的。”
      
      什么?卧槽,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事。
      
      苏瑶快吓傻了,声音都开始发颤:“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你笑得再好看也没用。”穷奇不为所动。
      
      卖个萌就想他为她战斗,他的法力那么廉价吗?堂堂妖王不要面子的吗?
      
      两人在这打嘴炮,一旁的黑影人见到目标,就像是被按下了启动键,五指成爪,就向苏瑶抓来。
      
      苏瑶吓得小脑袋在男人的胸膛上蹭来蹭去,把男人身上的衣袍蹭开了,她毛茸茸的脑袋瞬间扎了进去。
      
      不看不看,不看就不会害怕。
      
      苏瑶鸵鸟一样紧闭着眼睛,穷奇感受到胸膛上呼出来的热意,脸瞬间黑如锅底。
      
      她不知道她头发湿的还一股药味吗?把他衣服都染上药臭了。
      
      都怪面前这黑不拉叽的丑东西,穷奇看向黑影人时,目光顿时带上了一抹不善。
      
      大手一挥,妖力把黑影人挥的后退了好几步,地面很快燃烧起熊熊大火,把黑影人圈在了中间。
      
      怨气煞气皆怕火,黑影人在火光中不停地扭曲,空气里还有它凄厉地惨叫。
      
      它几次想冲破火圈,又都退了回去,直到那黑烟被熊熊烈火烧得越来越淡,最后彻底消散。
      
      与此同时,外界大荒的皇宫里,穿着锦衣的男男女女坐在案几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有说有笑,显然正在举办宴会。
      
      上首的男人三十来岁,一身金色的祥龙服,束着玉冠,容色俊美,一脸的威严。
      
      而他的身边,坐着一位三十来岁,身着红色凤纹服的美艳女人。原本笑盈盈的她不知为何突然脸色一变,招呼未打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宴席。
      
      “巫曦娘娘这是怎么了?”
      
      人群里传来了疑惑的喧哗。
      
      上首的男人淡淡地瞥了一眼女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冲众人举起了手中的夜光杯:“孤敬各位一杯。”
      
      众人识趣的不再议论,心中也明白,人皇姬昊跟巫后巫曦的夫妻关系,果然不太好。
      
      巫曦刚走到院子里的树边,顿时喷出一口血来,脸色也快速灰败。
      
      慌忙从腰间翻出一个纸人,那纸人凭空燃烧起来,化成了黑灰,她顿时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去看了《八佰》,以前其实并不喜欢抗战片,但是这几年的爱国题材,像《战狼》,《红海行动》,还有《八佰》,突然就爱上了,发现现在能平平谈谈地活着,真好!
    感谢在2020-09-05 23:51:48~2020-09-07 11:22: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