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隔壁老王

      “崽儿,爹回来了,你有没有乖……”
      
      林风抗着一袋子灵谷,推门进了小院。
      
      他一边大步往前走,一边喊了一嗓子,话还没有说完,发现空气里的气味有些不对劲。
      
      鼻间耸动,他仔细辨别了一下,有蛇族阴冷的腥臭味,有他喜欢喝的酒酿纯香,还有……血腥味!
      
      林风面色一变,扔掉肩上的灵谷,几个大步纵身冲进了卧室。
      
      房间里一片狼藉,血液从床上一直蔓延到了地面,与黄色的酒液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奇怪的颜色。
      
      这怪异的液体里躺着一条巨大的蛇尸,背部青色中夹杂着黑色的斑点,熟悉的花纹让林风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们村的蛇姬。
      
      她为何会在这里?
      
      林风想不明白,也没有心思想这个。他扑过去看,便见崽崽平时睡觉的玉篮子空空荡荡,除了那枚弯月形玉佩,再无其他。
      
      “崽儿!崽儿!”
      
      林风快速变成兽形,一边在房间里嗅来嗅去,一边焦急地呼喊。
      
      平时总是笑眯眯,一喊就应的小宝贝,今日不论他怎么叫她,她都没给他半分回应。
      
      空气里除了蛇姬的味道,崽崽本就极淡的味道也在慢慢消散,她就像平空消失了一般,他根本就追踪不到她。
      
      女儿那么小,她不可能杀死蛇姬,明明有第三个人来过,可是他就是感知不到对方的气息。
      
      一股深深的无力笼罩着林风,他冲到院子里,愤怒地发出了几声狼啸,很快又转变成了哀伤的低吟。
      
      怎么办怎么办?他的崽崽不见了。
      
      在地里收灵谷的石英,突然听到了丈夫的叫声,她面色一变,化身成狼,快速地冲回了家。
      
      “阿风,你怎么了?发生了何事?”
      
      林风漆黑的狼眼里,满是泪光,好半天他才哽咽地吐出一句:“崽崽不见了。”
      
      “不可能!”
      
      石英大受打击,她猛然冲进了屋内,看到里面的场景,更是几近崩溃。
      
      她的目光落到了蛇姬的尸体上,像是想到了什么,爪尖伸出锋利的指甲,快速地划开了蛇尸的肚子。
      
      林风见妻子好半天没出来,强忍回眼泪,走进卧室便看到妻子把爪子伸进蛇尸的肚子里,似乎在翻找着什么。
      
      “媳妇儿……”
      
      林风还以为妻子被刺激病了,上前紧紧地拥抱着她,声音里满是惊恐,“你别吓我。”
      
      崽崽已经不见了,如果妻子再出事,他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石英一遍一遍地在蛇尸里掏来掏去,掏的满手脏污,空气里弥漫起一股令妖作呕的味道。但她像是确认了什么,脸上有了一点点鲜活气。
      
      “阿风,蛇姬的肚子里没有崽崽,我们崽崽极有可能还活着。”
      
      林风一愣,原来妻子是担心女儿被蛇姬吃了。
      
      可是,就算是崽崽还活着,他们又去哪找她呢?
      
      石英的狼眼里,透出一抹坚定:“我告诉过崽崽,我们的家在北方,崽崽那么聪明,如果她还活着,总有一天她会回到我们身边。”
      
      **
      
      这天下午,林风夫妇把蛇姬的尸体扔到了屋外的大路上,而后趴在蛇尸边,一声一声,不停地悲鸣,呼唤着幼崽回来。
      
      整个小山村的妖都听到了,他们以为是蛇姬吃了狼妖夫妇刚出生的幼崽,一时间唏嘘不已。
      
      就连爱慕蛇姬的熊大叔,徘徊了几圈,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凑过去,替蛇姬收尸。
      
      隔壁狮子家三姐妹,听到那一声声狼啸,也叹息起来。
      
      “哎,林大哥家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幼崽,就这么没了,肯定伤心死了。”
      
      萱枝一边把灵谷晾晒起来,一边惋惜地叹气。
      
      大姐萱花想了想,说道:“眼见着天就要下雨了,我们明天帮他们家把灵谷收回来吧。”
      
      二姐萱草也点头道:“估计他们家两口子现在也没心思忙秋收,到时候灵谷先放在我们这,等他们缓过来了,冬季的时候我们再给他们送过去。”
      
      三姐妹很快达成了共识,有了狼妖家的教训,她们开始对家里两个懒洋洋的男人耳提面命。
      
      白天的时候他们要么去地里帮忙,要么就在家好好看崽,总之,绝对不能让幼崽脱离父母的看护。
      
      **
      
      从医官那离开后,穷奇抱着昏睡不醒的小丫头,几个闪身回到了他的宫殿。
      
      小家伙睡的小脸红通通,粉粉的嘴巴像是吃到了什么甜美的东西,微吮着。靠在他怀里小小的一团,又软又嫩,仿佛一捏就会碎。
      
      没有照顾小孩经验的穷奇,自知搞不定。偏他不喜人打扰,住的正殿连个伺候的小女妖都没有。
      
      他只好让护卫去后厨找了一位老媪过来,给小家伙泡药浴。
      
      发间已经染上白霜的老媪,先把药粉倒进了大盆里,用热水冲开。
      
      过了一刻钟加入冷水,用手试了试温度,差不多可以了,便手脚麻利地脱了苏瑶身上做工粗糙而丑陋的花布衣服,把她放进了温水里。
      
      小家伙还睡着,老媪扶着她坐在盆里,后背贴着盆壁。
      
      那漂亮微卷的发,被热水熏的愈发粉嫩的小脸,仔细一闻还有一股奶香味,老媪的心都快要化了,忍不住好奇地问:“王,这是小王女吗?”
      
      正在一旁看四弟给他传来的简讯的穷奇,闻言满脸错愕。
      
      小丫头碰瓷叫他师父倒也罢了,毕竟她年纪还小,怎么他的下人还误以为她是他的女儿?他已经到了当爹的年纪了吗?
      
      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脸,一脸嫩滑,满满都是年轻人才有的弹性。穷奇得出了一个结论,这老媪年纪大了,所以眼神不好。
      
      “不是。”一挥衣袖,穷奇大步往殿外走,一边冷声丢出一句,“好好给她泡药浴,不该问的别问。”
      
      老媪轻拨着水,划过小丫头的胳膊,这眉眼,这小嘴巴,真是怎么看怎么漂亮。
      
      王生气了,定然是被她说中了才会恼羞成怒。除了王,谁能生出这么漂亮,天赋又这样好,早早就化人形的幼崽?
      
      **
      
      叮铃铃!叮铃铃!
      
      手铃摇动,发出了清脆响声。
      
      一间昏暗的石屋里有一个祭台,台上交织着许多黑色的细线,配上线下古怪的凹槽纹路,形成了一副格外诡异的画面。
      
      黑线上放着金色的灯盏,一名穿着黑色斗篷衣的老妇人,闭着双眼,脚步按一种常人看不懂的规律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
      
      随着她的走动,她右手腕上戴着的银制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走到了中心点时,她脚步突然一停,双眼蓦然睁开。
      
      女人手一挥,黑色细线上放着的灯盏,噗的一声全都亮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女人的一张脸,那沟壑遍布的皱纹间,一双眼睛却清澈而抖擞。
      
      左手在空中结了一个繁复的决,女人咬破右手,鲜血滴落进阵法时,阵法白光大盛,原本黑色的细线像是被吞噬掉了一样,慢慢变成了诡异的红色。
      
      那红线蔓延到女人的脚边,与她的身体相连,更神奇的是,女人的脸就像是喝了人类血的白骨精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年轻起来。
      
      皱纹消失,皮肤变白,血肉也开始饱满,最后她的脸定格在了三十岁左右的模样。
      
      光亮黯淡了许多,那些血红的线也缓慢消失。
      
      女人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面镜子,她看了看,似乎对现如今年轻美艳的模样也很满意,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看着几乎失去了光彩的阵法,女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从腰间的袋子里拿出了几根柔软而微卷的短发,扔进了阵法里。
      
      阵法再一次白光大盛,光亮耀眼的女人都后退了好几步。看到半空中浮现的一个穿着丑陋花布衣的奶娃娃虚影,她顿时冷笑一声:“巫月,为了保住你那野种,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可惜,还是被我找到了!” 
      
      女人再次咬破了指尖,滴了几滴血,嘴里念念有词,手铃快速摇动,地面很快腾升起黑烟。
      
      这黑烟越来越浓,慢慢凝聚成了一个人形,女人原本红润白皙的脸,一下子憔悴了许多。
      
      “去给我杀了她。”
      
      女人抬手,把阵法中小小孩童的虚影打进了黑雾凝结的人体内,那黑影人像是接收到了什么指令一样,瞬移着离开。
      
      摸了摸有些粗糙的脸,女人突然笑了起来:“巫月,我用你的力量杀你的女儿,你可满意?”
      
      **
      
      药浴泡到一半,苏瑶突然觉得被蛇咬过的伤口痛了起来,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到面前陌生而苍老的脸,她心中闪过一抹害怕,被热水熏的红通通的小脸一皱,小嘴巴瘪起就要哭。
      
      “小姐别怕,等你泡好了,赢茶带你去隔壁找王。”
      
      不让叫王女,就叫小姐吧,这应该不会错。
      
      老人的声音柔和,但是苏瑶却震惊地瞪大了眼。
      
      王,什么王?去隔壁找老王在现代人语录里,就不是个好东西好吗?
      
      见老人表情慈祥,苏瑶微微放松了些,想哭的表情也收了起来。
      
      或许是变成了小孩子,她许多行为也幼稚了许多,遇到害怕的事情,下意识就想哭。但是冷静想想,很多时候,哭是最没用的东西。
      
      动了动身体,苏瑶这才发现她是泡在水里的。这水黄棕色,一股子药味,上面还漂浮着一些不知名的粉末。
      
      赢茶见小家伙的手小心翼翼地去拨那些药粉,表情谨慎而好奇,不由得好笑地解释:“小姐中了蛇毒,你太小了,不能吃药,所以改成泡药浴。”
      
      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她是被那好看的男人带回家了,那声‘师父’叫得真值。
      
      想到这老人刚才的话,那么好看的男人,不会就是什么隔壁老王吧。
      
      真是引人犯罪!
      
      很快苏瑶便没有心思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脚上的伤越来越痛,刚开始她还以为是药浴起作用了,一直极力忍耐。
      
      可她一个小孩,哪有什么忍耐力?没一会就眼泪汪汪地挣扎起来,这么疼的药浴,她宁愿毒发也不愿意再泡了。
      
      “这是……”
      
      赢茶看着小家伙突然冒出红光的伤口,也吓了一跳。赶忙把她从水中抱了起来,裹了一块宽大的布,就抱着她去找穷奇。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知道你们想看他们坦诚相见,彼此脱光光一起泡澡澡,好刺激。
    但是,我肯定不会让我家瑶瑶,未成年就被别的男人看光光,未来丈夫也不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