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2师父救命

      苏瑶在染着蛇毒的木棍戳过来之前,操起篮子里她吃完灵果剩下的玉碗,砸向了女人的面门。
      
      蛇姬吓了一跳,快速后退避开。砰得一声,玉碗砸在了木墙上,碎的四分五裂。
      
      苏瑶已经趁着这功夫,手脚熟练的从玉篮子里爬了出来,吃力地从柜子里抱出一个小瓷坛,像企鹅一样摇摇晃晃走到床沿边,小胖手一松。
      
      小瓷坛砰得一声砸在了地上,黄色的液体飞溅的到处都是,一股浓郁的酒气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那是狼爸储存的冬天抗寒喝的烈酒,蛇类的生物对气味敏感,据说也怕酒一类的东西。
      
      蛇姬被刺激的,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眸中闪过一抹阴鸷。
      
      小幼崽在面对危险时,会下意识地化成兽态,这样不论是他们的攻击力还是逃跑速度都比人形时更厉害。
      
      这个小崽子却没有变身,一系列的表现更是‘聪明’的过分。
      
      如果是普通的蛇,估计真被她吓跑了,但她可是能化形的蛇妖。
      
      强忍着酒液对皮肤的刺痛,蛇姬猛然变成了蛇形,张开了血盆大口咬了过来。
      
      好怕好怕,苏瑶扒着玉篮子,快速地往里钻。
      
      但她的动作还是慢了,张大的蛇嘴含住了她的左腿。来不及庆幸蛇吃东西是整个往下吞,不会咬断她的腿,尖尖的毒牙便刺进了她的肉里,快速地注入了毒液。
      
      完了,她要死了!
      
      苏瑶低低地哭了起来,果然好人不长命么?两辈子她都没有干过什么坏事,为什么却要死得这么惨?
      
      蛇姬畏惧玉篮子上的白光,把已经爬进一半的小崽子拖了出来,张大嘴巴正准备毁尸灭迹的时候,平地掀起一股风团。
      
      风团消失,一身黑衣的俊美男人披散着长发,身形一晃已来到了她的面前。
      
      蛇姬完全呆住了,作为一个海王,她这辈子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男人。
      
      她一直以为,像林风那样的男人是这世间最俊美养眼的,但跟面前这个男人比起来,林风简直丑的不忍直视。
      
      穷奇一眼便看到了那被蛇妖咬住,倒吊在半空中的小家伙。她的腿不停的往下滴血,却不是那种鲜红色,而是一种泛着腥臭的诡异绿色。
      
      显然,她中毒了。
      
      穷奇神色有些复杂,他知道这小丫头是外界放进来的,目的未知,但绝对跟他们四兄弟有关。
      
      虽说长久观察,搞清对方的目的是个好方法,但直接弄死以绝后患,也未偿不可。 
      
      苏瑶知道自己中毒了,头晕难受,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
      
      看到不远处突然出现的熟悉身影,她动了动唇,一边张开双手求抱抱,一边艰难地开口:“师……师父,救命!”
      
      仗着是小孩,苏瑶把上回见面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厚着脸皮开始碰瓷。
      
      不管了,反正已经叫了师父,他应该也不好意思见死不救吧……
      
      看到那惨兮兮的小家伙,奶乎乎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全身都透着一抹可怜巴巴,穷奇真想叹气。他们四凶跟巫族本就势不两立,但是这个孩子似乎压根没有这觉悟。
      
      苏瑶虚弱的声音说了什么,心不在焉的蛇姬并没有听清,但她总算从花痴状态回过神来。
      
      她原本想化成人形跟这俊美的男人搭讪,想到她被削掉了两块肉的嘴唇,又硬生生按捺下来。
      
      她正纠结着,是把这孩子吞进肚子,还是吐掉的时候,男人已经快速地冲她挥了一下衣袖。
      
      蛇姬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不断地撑开她的嘴巴,被她咬住的小孩顿时掉了出去。
      
      身体猛然下坠,就在苏瑶以为脑袋要跟地面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团风轻柔地托起她的身体,很快她被一只大手抱住。
      
      掐了一个除尘决,小家伙身上顿时变得干干净净,穷奇用风刃割开了她左小腿的裤子,露出了她的伤口,两个黑漆漆的大洞在白嫩的肌肤上格外的显眼。
      
      “我好……难受……”哭得眼泪汪汪的苏瑶,双手紧紧地抱着男人的脖子,脑袋不停地蹭他,“师父,我不想……死!”
      
      凝视着伤口,正思索着能不能用妖力把蛇毒逼出来的穷奇,猝不及防被蹭了一脸的湿意。他侧脸扫了一眼小家伙哭得又红又皱巴巴的小脸,突然有些后悔救她了。
      
      这么自来熟,今后还指不定如何顺竿子往上爬。
      
      再说了,他们是仇人仇人仇人!重要的事默念三遍,他可不是她什么师父。
      
      苏瑶却管不了那么多,她现在脑中唯一的念头便是活下去,动了动已经发麻快要没知觉的左腿,看着那不断往外冒出黑血的伤口,忍不住祈求道:“师父……帮我……吸一吸!”
      
      被蛇咬了,最科学的治疗方法当然是注射血清,就现在这条件,血清自然是没有。
      
      电视剧里不是经常演,蛇毒吸出来就没事了吗?
      
      “别吵,再吵就不救了。”穷奇板着脸,故意凶了她一句。
      
      脑子已经迷迷糊糊的苏瑶丝毫没有被吓到,乖乖的‘哦’了一声。她好困,既然不能说话,那她就睡一会儿吧。
      
      抱着男人脖子,头一点一点的,很快她便歪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昏睡了过去。
      
      小小的身体,又软又暖,再加上她如此乖,穷奇被她弄的没脾气,指尖带上了一抹妖力,试探性地进入她的身体。
      
      不论是人体还是巫体,对妖力都是排斥的,上回他探查小家伙的血脉时,一点点妖力她就疼哭了。
      
      可妖力不进入,他又无法帮她把蛇毒逼出来,眼见着她呼吸越来越弱,穷奇也不敢再耽搁。
      
      妖力游走间,他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惊愕。
      
      小家伙的经脉被拓宽了不少,里面充满了磅礴的灵力,什么时候她已学会了引气入体?
      
      心间一沉,穷奇指尖却快速催动着那些被灵力包裹住的蛇毒,从伤口处逼了出来。
      
      或许是感受到了疼,已经昏迷的小家伙,还可怜巴巴地哼唧了几声。
      
      她趴在他的脖子边,那细细小小的奶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脸颊上还残留着晶莹的泪痕,没来由的让人心软。
      
      穷奇犹豫了一下,还是笨拙地轻拍了拍她的背。
      
      两族有仇归两族有仇,他堂堂妖王,跟个小婴孩计较,传出去未免让人笑话。
      
      黑绿色的血不停地从伤口处流出来,直到血液变成了红色,蛇毒能逼的大多都逼了出来,但是有些已进入脏器,他却难以再动手。
      
      好在小家伙体内除了大量的无属性灵力外,还有一部分木灵力。这些充满勃勃生机的木灵力紧紧地护在她的心脉附近,她这才在霸道的蛇毒下撑到他来。
      
      在储物戒指里找了找,拿了一瓶解毒液出来,穷奇捏开那小小的泛着青的嘴巴,手一扬几滴解毒液便自动飞进了她嘴里,直到她吞了,呼吸平稳了一些,他才把她重新抱好。
      
      蛇姬在一旁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一幕,这个容貌俊美,气势非凡的男人,到底跟那小崽子是什么关系?
      
      她好像听到她叫他师父,如果他们是师徒关系,只怕今日她会有麻烦。
      
      想到这里,蛇姬总算不再沉迷男人的美色,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令她极不舒服的酒液,就想逃。
      
      但是很快她便发现,她的身体动不了了,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她禁锢在了原地。 
      
      “我……”
      
      蛇姬刚开口说了一个字,男人的目光便缓缓看了过来,眸中闪过淡淡的金色。
      
      一股无形的威压,让她再说不出后面的话,被那双眼睛盯着,她从灵魂深处涌起一股巨大的恐惧。
      
      “妖族律,不可残害他族能化形幼崽,违背者死。”
      
      男人毫无感情的声音,在蛇姬的脑海里炸开,她瞳孔一缩,瞬间被一股危险的气息吞噬。
      
      下一秒她的身体从七寸的位置一分为二,速度快得她还没感受到痛,脑袋便已掉在了地上。
      
      生命最后的光影,是那个俊美的男人,抱着她讨厌的那个幼崽,慢慢消失在了从窗户透过来的秋日暖光里。
      
      **
      
      穷奇把苏瑶带回了他的住处,小家伙身体内的毒还没有完全清除,他喂她的解毒液只能解普通的毒,并不是专门针对蛇毒,所以得让府中的医官看过才行。
      
      满身药味的白胡子医官,一边查看蛇牙咬出来的伤口,一边轻声问:“王,这个小幼崽是哪族的?”
      
      穷奇眼眸一沉,根据气息小家伙是人族,但她身上有血脉封印,再加上那玉佩上的花纹,他又怀疑她是巫族。搞得他现在,也分不清她到底是哪族人。
      
      最终,他吐出了两个字:“人族。”
      
      巫、妖、人三族中,人族□□最弱,按照人族治疗,即便小家伙是其他两族,一般都不会出问题。
      
      医官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倒也没再问什么,只是把原本准备口服的药丸搁置一旁,低声道:“王,人族幼崽脆弱,恐不能承受口服的药力,还是给她泡药浴更稳妥一些。”
      
      穷奇点了点头,医官便快速地配了几个药包出来,一股脑放到了他面前。
      
      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眉眼清俊的男人一愣。等等,医官把这些药包给他是什么意思?想让他伺候这人族泡澡?
      
      穷奇不悦的一挥衣袖:“你给她泡!”
      
      医官无奈地伸出了双手:“王,我的手太粗糙了,无法给如此娇嫩的人族婴孩泡澡。”
      
      穷奇扫了一眼,不知是医官老了,还是因为常年研磨药植的原因,他的手干枯起皮,还有龟裂的伤痕,的确是无法给人泡澡。
      
      垂眸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手,他抿了抿唇,他每日精心保养的光滑细嫩的手,就为了给那小家伙洗澡不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4 11:29:22~2020-09-05 16:08: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7788 5瓶;凉井 2瓶;柠檬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