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秋收VS遇险

      妖兽种族不同,孕期也各不相同。
      
      比起有些小脾气的人类孕妇来说,怀孕的母妖兽那叫一个凶残,有些护崽的连丈夫都不让靠近,送个食物都会听到她们威胁的咆哮。
      
      当然,这大多存在于那些经常换伴侣,婚姻关系极不稳定的半妖种族。
      
      她们无法确定身边的雄性是不是肚中幼崽的父亲,如果不是,雄性极有可能吃掉刚出生的孩子,从而刺激母兽更快的发、、情,以备孕育下一胎。
      
      能够完全化形的妖,摆脱了一些生理习性,大多一夫一妻,共同抚育后代。稳定的家庭环境,使得母妖兽的脾气也会相对温和一些。
      
      即便是这样,妖族中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在母妖兽快要临产前后,不得靠近她。
      
      正是因为无妖来打扰,狼妈完全没个孕妇样。
      
      狼爸每天忙着把猎物带回家,她就在院子里处理好。放血剥皮,肉切成长条,抹上粗盐,挂在宽大的敞房里风干。
      
      苏瑶还见识到了一种神奇的东西,冰晶石,这东西就像制造冰的硝石一样,端一盆水,从白色的冰晶石上刮下一些粉沫融进水里,水立刻就能结成冰晶。
      
      石英挑了一些肉质鲜嫩柔软的猎物,割下它们肚子上的肉,冻进了满是冰晶的大木盆。一个下腰,双手抱起大木盆,脚步生风般放进了地窖里。
      
      那是给苏瑶储存的,过冬的鲜肉。
      
      木墙边,试探性地放开扶墙的双手,小小的身体晃了晃,很快又保持了平衡。
      
      苏瑶迈开两条小胖腿,摇摇晃晃往前挪,深感人类从地上爬进化到直立行走真是不容易。
      
      不经意看到狼妈彪悍的动作,苏瑶不由得抚额。这哪有半点‘孕妇’的样子,还好她没在她肚子里,要不然指不定是早产还是流产呢。
      
      林家的田地跟狮子家的田地离的很近,林风请隔壁的小狮子白天帮他在田地里巡逻,晚上小狮子要睡觉。已经‘早产’完的石英便跟丈夫轮流在田地里守夜。
      
      为了准备过冬的食物,狼爸跟狼妈都累瘦了一圈。苏瑶心疼他们,要么练习走路,要么躺在玉篮子里睡觉,不吵不闹,尽量自己照顾自己,不给他们添麻烦。
      
      天气越来越冷,太阳光已经变成了懒洋洋的暖色虚影,篱笆墙边两颗不知名的树被柚子那么大的金黄色果实压得枝桠低垂,田地里的灵谷也终于变成了金色,成熟了!
      
      “崽儿,今天爹跟娘要去地里收灵谷,你是在家还是跟我们去地里?”
      
      问这话的时候,石英一脸为难。
      
      她是想把小家伙带去田边,但秋收一忙起来她就顾不上她,现在田地里人多,万一有谁凑过来看到她这么大个,她怀孕的事就露馅了。
      
      可她这么小,把她单独放在家里,她也不放心。
      
      苏瑶犹豫了一下,最终吐出两个字:“在家。”
      
      她可是知道,隔壁小狮子也在地里,她去的话他们肯定会凑过来。
      
      狼妈说过,妖族幼崽长得快,明年她就能跟他们玩。她在家锻炼走路,来年开春,一定要撸到狮子。
      
      石英点了点头,把水和小零食放在她的玉篮子边,但眉头一直没有舒展。
      
      林风蹭了蹭她,安慰道:“媳妇儿别担心,我每隔两刻钟就会搬灵谷回家,应该不会出事。”
      
      夫妻俩走了,苏瑶拿出那枚弯月形玉佩,轻轻转动,发现里面的流光似乎少了一些,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她有感觉,玉佩里存的是被浓缩成液体的灵力,还是木灵力。
      
      她拿着玉佩时,轻抚过上面的古老花纹,不经意间,里面的木灵力就会进入她的身体。
      
      再加上那些灵果几乎都进了她的肚子,她身体里的灵力已经充盈,这很像修仙的第一步,引灵气入体。
      
      可惜的是,她没有师父,上辈子坚定唯物主义的她,压根不知道该怎样运用这些灵力修炼。
      
      什么放空心思感知,把小胖腿盘起来打座她都试过了,一点用也没有。
      
      至于狼爹狼妈,他们是妖兽,妖兽跟人虽然都依赖灵力修炼,但修炼的方法却截然不同。
      
      他们体内有内丹,灵力直接被转化成了妖力,储存在内丹里。她身体里连颗结石都木有,这怎么玩?
      
      **
      
      一个上午都风平浪静,狼爸狼妈见她乖乖的,放心多了,下午回家一趟的时间延长到一个小时一次。
      
      沙沙!
      
      房间里突然多了一道异常的摩擦响动,迷迷糊糊正要午睡的苏瑶抬头,便见一条五米来长,水桶那么粗的蛇飞快地来到了她的床边,高高地直起上半身,冲着她吐蛇信子。
      
      苏瑶一愣,这到底是普通的野蛇,还是蛇妖?
      
      蛇姬看到苏瑶的时候,顿时冷笑一声:“石英那贱妖,果然在撒谎。”
      
      谁家刚出生的幼崽是人形?还这么大个?她肯定是偷的别人家的幼崽。
      
      原来是蛇妖,还是位女性。苏瑶不高兴地撇了撇嘴,骂她狼妈,还私闯民宅,这肯定不是啥好妖。
      
      蛇姬的脑袋左右晃了晃,突然有了主意,她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把这孩子吃掉,这样一来,石英便无法拿孩子来显摆。
      
      苏瑶瞪圆了眼,哦豁,她想吃她。这位蛇阿姨知道她的同类,上回特别大的那条冰蛇是什么下场吗?
      
      扒皮吃肉,连内丹都被卖掉,她今日也是上门来送肉的吗?
      
      见篮子里的孩子一脸淡定,嘴角还带有笑意,蛇姬伸到半空中的脑袋蓦然顿住,她迟疑地问:“你不怕我?”
      
      怕肯定是怕的,苏瑶摸了摸玉篮子,但有这个宝贝在,她可伤不到她。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无比的忧伤,打造这法器那人为什么不多加一道程序,让玉篮子可大可小,如果让她睡一辈子,她也是愿意的呀。
      
      见小孩不答,蛇姬只以为是她太小了,不懂害怕也不会说话,脑袋再次伸了过去。
      
      张开的蛇嘴,却撞上了一层白光,那光亮像锋利的剑一样划过蛇姬的嘴巴。
      
      她吓了一跳,快速后退,依然没能幸免。嘴巴处传来尖锐的痛,血红的液体洒得到处都是。
      
      “啊啊!我的脸……”
      
      蛇姬发出一声痛苦惊恐的咆哮,她快速地化成了人形,并且抢过一旁狼妈放在柜子上的小镜子。
      
      苏瑶透过玉篮子的白光瞄了一眼,女人大约三十来岁,有一张好看的瓜子脸,皮肤是那种冷白色。
      
      但这会她的上下嘴唇都被削掉了一块肉,鲜血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往下滚落,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和粉色的牙床,模样说不出的血腥恐怖。
      
      蛇姬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火爆的身材以及勾人的脸,这会嘴巴成了这样,好好的一张脸被毁了,对她来说堪比灭顶之灾。
      
      她赶忙扯了绳子上的一条毛巾按压在唇上,尖尖的舌伸了伸,最后把狼妈他们放在柜子里的治愈药粉翻了出来,倒了一些抹在了唇上。
      
      血渐渐止住了,蛇姬愤怒地瞪着苏瑶,冷血动物特有的眼睛里,泛着骇人的阴鸷之光。
      
      看什么看?比谁眼睛大吗?
      
      苏瑶翻了一个白眼,是她想吃她,受伤了还不是她活该。再说了,她刚拿的是她擦脚毛巾捂嘴好不好?
      
      无比遗憾她为啥没有脚气。
      
      “你死定了。”蛇姬扔掉镜子,顶着一张血污的脸,再次靠近。
      
      如果说刚才她想吃掉这个幼崽,只是不想让石英好过的话,那么现在,她是真的厌恶这个害她毁容的崽子。
      
      不过畏惧玉篮子上冒出来的诡异白光,蛇姬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谨慎的在思考。
      
      苏瑶摸着玉篮子,心里突然有些忐忑不安。妖兽跟其他野兽最大的不同,便是他们拥有了智慧,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
      
      果然,蛇姬在拿着一根小指粗的木棍,慢慢凑近白光,见白光并没有把木棍弄断后,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阴测测的笑来。
      
      苏瑶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下一秒那木棍便狠狠地扎到了她的胳膊上。
      
      虽然穿着花布衣,但还是好痛,她挥起小手掌拍向了木棍。
      
      那么多灵果灵力,不是白吸收的,苏瑶的力气比普通一岁多的小孩大多了,咔擦一声,木棍被她拍断。
      
      撩起袖子,看到已经被扎的快要流血的胳膊,又惊又怒的她放声哭了起来:“哇……”
      
      狼爹你快回来,你的小宝贝被坏妖欺负了……
      
      蛇姬听到她哭,也害怕惊动其他人。眼眸转了转,她突然张开了嘴巴,把毒囊里的毒液吐到了木棍的断口处。
      
      看到那诡异的绿色,以及被腐蚀的‘呲呲’响的木棍,苏瑶脸色变得惨白。
      
      这么厉害的毒,只要戳破她的皮,进入她的血液循环,她肯定很快就会中毒而死。
      
      怎么办怎么办?苏瑶害怕的整个人都要炸了。
      
      **
      
      与此同时,北方妖王的宫殿里。
      
      修长冷白的指尖,握着一个血玉盏,正要饮下里面美酒的俊美男人,狭长的凤眼看着手腕上的一根血线,眸色突然一凝。
      
      旁边一身白衣的梼杌凑了过来,急吼吼道:“三哥,说好了,你陪我走一趟极地之渊,我们明天就出发……”
      
      “不行,我有事,你让大哥二哥陪你。”扔掉手中的酒盏,穷奇的身影风一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梼杌:“……”
      
      我是谁,我在哪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明明三哥已经答应陪他走一趟,为何又变卦了?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兄弟?
      
      大哥二哥?呵,一个只知道吃,一个宅男鼻祖永远呆在他的混沌之地。
      
      现在连唯一能玩到一块的三哥都撇下了他,梼杌瞬间觉得,他们四凶迟早要散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穷奇:兄弟哪有媳妇儿重要。
    梼杌:有异性没妖性。
    饕鬄:老四听说你要散伙?还说我只知道吃?
    梼杌:……
    混沌:我宅怎么了?我都没有说你浪!
    梼杌:……
    饕鬄&混沌&穷奇:有本事遇事自己解决,不要找我们帮忙。
    梼杌:三位哥哥,我错了。
    感谢在2020-09-03 10:51:16~2020-09-04 11:29: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凉井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