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戒里的契爱

作者:椰啵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相逢

      01
      
      The love of little finger ring,
      
      Symbolizing that I have only you.
      
      夜晚,霓虹灯闪耀。音乐鼎沸,人头攒动。
      
      酒吧,是这个城市最能包含孤独的地方。
      
      也是最易掩饰的地方。
      
      “魏哥,江哥,你们可回来了!我们这票兄弟你还记得吗?”
      
      酒吧的包厢里,聂怀桑端着酒笑着跟卡座对面两个金贵年轻男人说道。周围了坐了很多同龄人,大都是一些世家子弟,金贵富二代。
      
      魏无羡慵懒的拿着酒杯,随意跟聂怀桑碰了碰,嘴角勾着笑意说道:“这不是来了嘛!”
      
      江澄也跟着碰杯,笑着说:“这几年都在国外,刚回来就来赴你聂少爷的局了,还不够兄弟吗?”
      
      坐在聂怀桑身边的金家小公子金子轩也拿着酒杯向魏无羡和江澄说道:“我也敬你们两个一杯,好久不见了!对了,厌离她——她还好吗?”
      
      魏无羡只是笑,没搭话。拿着一只空酒杯把玩着,而手上的戒指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眼前。很简单的银戒圈,单调到极致,却让魏无羡整个人更加贵气逼人。
      
      只是戒指戴在小指,是象征单身到底的尾戒。
      
      江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但是面带微笑地对金子轩说道:“金少爷,这么多年你对我姐还是贼心不改啊!”
      
      金子轩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拿着酒杯又敬了江澄一杯。
      
      聂怀桑哈哈笑了几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想起年少的事,唏嘘道:“若是我们还是大学时的样子该有多好!魏哥,当年你和蓝——”
      
      “砰!”是酒杯被人重重放在大理石桌上发出的声音。
      
      众人随着声响看过去,聂怀桑的酒也醒了几分,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看向魏无羡,想说些什么。
      
      魏无羡却在他之前开口,虽然面带笑意,声音却有些冷肃:“怀桑,喝多了吧!”
      
      他说完这句话,众人都屏气不敢说话,场面一时有些尴尬。见此情况,金子轩连忙随着打圆场道:“喝多了,大家今天高兴,可不就喝多了嘛!”
      
      聂怀桑借坡下驴,笑着掩饰尴尬,端着酒招呼了几个人继续喝酒,只是眼睛一直瞟着魏无羡。
      
      魏无羡在听到聂怀桑没说完的那句话以后,就开始心里烦闷,胸口像堵了棉花一样让他透不过气来。端起酒一饮而尽就起身往包间门口走去。
      
      坐在他身边的江澄拉住他,却被魏无羡下意识地挣开,他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凌厉。
      
      在意识到是江澄拉住自己的时候,魏无羡又变回原来的吊儿郎当,笑着说:“去个卫生间而已。”
      
      江澄也不在意魏无羡那一瞬间的脸色变化,毕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怎么都不会像三年前那样惊讶害怕。
      
      毕竟三年前的噩梦,他也忘不了!
      
      看着魏无羡出去,聂怀桑微微松了一口气,向江澄问道:“江哥,魏哥他没生气吧?”
      
      江澄笑了笑,安慰他说:“没事,他去卫生间而已。只是,不要再在他面前提起那个人。否则,魏无羡会做出什么,我也不知道。”
      
      江澄想,那个人大概会成为魏无羡一辈子的逆鳞。
      
      走出包间的魏无羡真的去了卫生间,他拧开水龙头不停的往自己脸上掬凉水,一下又一下,好像是在给自己的心上浇凉水,想让自己的心越冷越好!
      
      魏无羡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自嘲地喃喃道:“魏无羡,活该你被人家甩!他算什么,三年的时间让你忘记他,有什么屁用!”
      
      别人一句话,你就这么狼狈!
      
      低头看着小指的尾戒,把玩了几下。魏无羡又想到自己脖子上的东西,想伸手去碰一下。抬起手,又无力的放下来。
      
      这样,不看到它,会不会就会忘掉三年前和那个人的所有痕迹?
      
      可魏无羡明白,他没扔掉它,这痕迹,大概一辈子都会存在吧!
      
      魏无羡略显惆怅地笑了笑,转身往门口走去。走出卫生间,魏无羡并不想回到包间,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拐角打算抽支烟。
      
      他不喜欢尼古丁的味道,可这三年,尼古丁的味道是他最好的依赖。
      
      低着头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魏无羡低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什么。忽然一阵很好闻的檀香钻入魏无羡的鼻腔,熟悉的味道让他心里一阵激荡。
      
      他猛然抬起头,看向味道袭来的方向,眼睛忽然睁大——
      
      是他!蓝忘机!
      
      一身黑色西装剪裁修身,金色边框眼镜,更让他贵气逼人,熟悉的檀香味让魏无羡鼻子有些一酸
      
      魏无羡忽然想起三年前他跟蓝忘机说过,让他穿黑色西装,戴金边眼镜,这样会显得他很禁欲,自己站在他身边也会很骄傲。
      
      可是,直到事发前,魏无羡都没见过蓝忘机这么打扮过。
      
      魏无羡一时间怔愣在当地,看着那个男人带着一脸欣喜,撇下身后一干人等朝自己走来。
      
      魏无羡又想到,蓝忘机不是一直不苟言笑的嘛。好像从来没见过他的情绪如此外露,也许是以前的自己还不够资格吧!
      
      蓝忘机没想过会在这里见到魏无羡,整整三年,他都杳无音讯。寻寻觅觅三年,他已经做好等他一辈子的准备了!
      
      可是魏婴回来了,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可以让他弥补一下三年前的遗憾。
      
      蓝忘机走近魏无羡,轻声唤道:“魏婴。”
      
      几不可闻,蓝忘机的声音里带着丝丝颤抖。
      
      “蓝二少爷,别来无恙!”魏无羡冰冷的声线,带着微微呛人的烟草味,直直落在蓝忘机的心里。
      
      “魏婴,我……”蓝忘机还想说什么,却被魏无羡打断:
      
      “借过,我还有事。蓝二少爷,恕不奉陪!”说完便想从蓝忘机身边过去。
      
      却在擦身而过的时候,被蓝忘机拉住。魏无羡闭了闭眼,又睁开,眼神变得凌厉,手臂也开始大力挣扎。魏无羡还冷声说道:“你放开我!不要碰我!”
      
      魏无羡的冷漠让蓝忘机心中微微刺痛,但他还是紧紧拉住魏无羡的手不松开,强迫他看着自己。
      
      魏无羡挣扎的时候,看到了蓝忘机无名指上的戒指。戒指上的小钻石不大,很是符合蓝忘机的低调,戒指上还有他的名字。
      
      戒指是魏无羡亲自设计的,是他成为设计师后唯一珍视的作品,也是他从不设计戒指的唯一原因。
      
      魏无羡没想到蓝忘机还戴着那个戒指,他抬手摸了摸胸口,好像记忆又回到了三年前戴上戒指的时候。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