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胜人间

作者:曲小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第4章

      F大新生报到那天,校园每一个角落都被人影塞得满满当当。上床下桌配置的四人女生寝室里,原本的空荡也逐渐被填上。

      谈梨作为全寝最早到的——提前了一整个月,所有东西早就收拾归位。
      为了不耽误寝室里另外三个女生和家长们的“基建”大业,她自觉去阳台上待着了。

      九月日光正盛,晒得太阳底下的人懒洋洋。
      谈梨穿着白T热裤,靠阳台的侧墙站着。留下一条淡淡血痂的白净胳膊被抱在身前,她咬着压片糖,轻仰着头,眯着眼看窗外杨树叶子间的反光。

      玻璃推拉门被拉开,带出一声摩擦后的细微声响。
      谈梨回过头。

      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家长,第一脚跨进阳台就停住了。
      她尴尬地和谈梨对视两秒,不自在地示意了下手里的脸盆:“同学,我进来放,放一下盆。”

      谈梨接收到一种“敬而远之”的目光。
      她舌尖顶了顶脸腮,然后一展笑:“您自便。”
      “……”
      话虽这么说,但这位家长还是很拘谨,她进了阳台恨不得贴着墙角走,放下脸盆后更是第一时间出去了。

      推拉门合上的最后一秒,已经转开脸的谈梨听见门缝间被挤成丝的声音。
      “F大也会有这样的学生啊。”
      “真是……”

      舌尖抵着压片糖转过半圈,谈梨不在意地翘起唇角。
      窗外阳光晃眼。

      手机震动。
      谈梨从牛仔热裤口袋里拿出,屏幕上跳跃着“盛喃”的字样。
      谈梨指尖一划,圆圈被抛向绿色。
      手机放到耳边,她低下头去。盯着脚上那双象牙色帆布运动鞋上的三角橡胶徽标,谈梨露出散漫的笑:“喂?”

      “你在哪儿呢。”不等她说第二个字,盛喃的雀跃声音已经传过来,“我到你们学校了,速来接驾!”
      糖片在舌尖一停:“怎么突然来我们学校了?”
      “干嘛,就算我考不进来,还不准人参观啦?”
      谈梨笑着从墙面前支起身:“报个坐标,我去接你。”
      “……”

      交叠的白皙光滑的长腿站直了,谈梨收起手机,走出阳台。
      她这边一拉开门,寝室里静下来。

      站在另外三个床桌旁边的未来室友和家长们不约而同地望过来。
      气氛一秒微妙。

      大家有点尴尬,唯独谈梨全然不在意的模样。她走到自己桌旁,脚尖一踮,取下挂在床头的粉色棒球帽。
      左手拆了发绳,右手反手将棒球帽往头顶一扣——
      谈梨转身,脚步轻快地往外走。

      柔软的长卷发垂在女孩身后,随着她身影一荡一荡的,像起伏的波浪。
      风里散开淡淡的花香。

      ·

      盛喃很会挑时间来,正赶上新生正式报到日,满校园人头攒动,脚都难落地。尽管这样,人群里谈梨还是最亮的那颗星——
      一路从校门口进来,回头率始终100%。

      “梨哥,你这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啊?”盛喃问。
      谈梨不以为意,歪过头笑得明艳:“不好看么。”
      “怎么会?”盛喃在脸旁比拇指,“梨哥头发染成彩虹色都好看。”
      谈梨配合地手指弯起个ok:“听你的。下回就染彩虹色。”
      盛喃乐了:“真染啊?”
      “当然。”

      临近中午,暑热稍重,两人叭叭几句就飞快地钻到教学楼旁的林荫道上。
      这边不通任何一栋寝室楼或者校门,明显清静许多。
      “说吧,”谈梨一步一跳地踩路边被夜雨打下的叶子,专注得头都不抬,“你今天到底为什么来的?”
      盛喃顿了顿:“还能为什么,想你了啊,顺便来看看这辈子都不配拥有我了的第一学府长什么样。”
      “是吗?”
      谈梨在前面停下来,转过身,背着手笑眯眯地看她。

      盛喃被盯得心虚。
      没坚持几秒她就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我坦白从宽,就是我哥跟我说你失恋了呗。Liar这坑是我当初带你跳进去的,怎么我也得负点责任,这不就来找你慰问了吗?”

      谈梨笑得仰起脸,头顶树叶子间漏下的阳光刺得眼睛睁不开:“你才失恋,我这明明是神庙塌了。”
      盛喃不信地看她。
      谈梨:“真的。”
      “鬼才信。”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那我问你,哭了吗?”
      “……”谈梨笑容一顿。
      “没有彻夜难眠、想起来就撕心裂肺无法忘怀吗?”
      “……”
      “没有偶尔发呆就无意识地想起过去吗?没有潜意识里想尽一切可能只要挽回吗?”
      “……”
      盛喃撇了撇嘴:“你这不就是失恋了吗?”
      “…………”

      片刻后,谈梨回过神,伸手摸向裤袋,她面上不在乎地笑:“你这是诡辩,按你这个逻辑,所有不如意都能归为失恋。”
      “哦,”盛喃瞥她伸进裤兜的手,“那有本事你现在别吃糖。”
      谈梨动作一僵。

      盛喃上前,嫌弃地挽住她:“要是让我给自己评一个人生最后悔榜单,那榜首一定是三年前逃课带你去网吧,看见Liar那场排位赛直播的那天。”
      谈梨拿出金属糖盒,打开:“不是你的关系。”
      盛喃盯着她手里:“你怎么还没戒掉。”
      “看来没有。”
      “之前不是好多了?”
      “嗯,那可能就是我最近两个周泡图书馆,用脑过度?”谈梨随口答道。

      最近两周。
      盛喃自然听懂了真正的原因,她慢慢叹出口气:“你小心老了以后得糖尿病吧。”
      谈梨含了一颗,晃着糖盒,笑:“假如我能活到老。”

      盛喃沉默数秒,抬头:“不行,今天我既然来了,就必须带你走出这个状态。”
      “?”
      “你知道失恋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吗?”
      “我没失恋。”谈梨提醒。
      盛喃置若罔闻:“那就是展开一段新的恋情!”
      “可是旧的不存在。”
      “你才18呢,少女!恋爱啊,造作啊,不养十个八个备胎,对得起你这张一进直播间就被骂狐狸精的脸吗?”
      “……”
      谈梨抿着糖,放弃鸡同鸭讲。

      盛喃当即拖着谈梨满校园开始搜寻目标。
      谈梨就随她闹。

      最后她们停在人流量最大的校内广场前。
      盛喃叹气:“你们学校里别的很好,但大一新生里男生的整体外观真的太朴素太内敛了,不如我还是带你去……哇靠!”

      舔着糖走神的谈梨被这一声叫回神,抬头:“怎么了?”
      盛喃没回答她,视线呆盯着某个方向。
      谈梨回眸。

      她很轻易就确定下盛喃的目标。毕竟但凡是注意到那人存在的,没一个不往那儿汇聚目光。
      黑色条纹薄外套和黑色条纹长裤,白T白鞋,碎发上扣一顶弯檐帽,再拖一杆黑白撞色行李箱……靠那双长腿和模特似的身材比例撑着,只看侧影背影也是全校园最酷的guy。
      更别说那张脸的加成了。

      世界真小啊。
      怔过两秒的谈梨回神,望着那张写满性冷淡的侧颜,她忍不住一笑。

      “绝了绝了。”盛喃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走过去的身影,“我到底是在F大广场,还是在什么国际电影节红毯上?这种神仙长相竟然是你们F大能拥有的学生?”
      她扭回头,把谈梨的手腕攥得紧紧的:“就他了!四学年内把他拿下吧少女,睡一晚回本、两晚翻倍、一个月——”

      谈梨视线里,那人突然停住。他微皱起眉,抬眼看过来。
      目光隔空交错。

      第一秒,谈梨就品出点冷冰冰的情绪。
      谈梨笑:“他听见了。”

      盛喃噎了下:“怎么可能?隔那么远,这得多变态才能听得见。”
      “我就能啊。”谈梨慵懒一笑,撩回视线。
      盛喃:“你以为人人都有你这种国服路人王级别的听力和动态视力呢。”
      “说不定啊。”

      盛喃刚想说什么,突然狐疑地把视线落到谈梨脸上。
      谈梨:“看我干什么。”
      “你怎么突然兴奋起来了?”
      “我没有,别胡说。”
      “你还笑。”
      “我见你后不是一直在笑?”
      “不对,不一样。”

      盛喃迅速回忆一遍自己刚刚看见的那张侧颜,思索之后她明白了什么,顿时警觉:“算了。这种level不适合我们凡人——还是换个目标。”
      盛喃试图把人拉走,然而失败。
      她回头。

      视线里谈梨笑得潋滟,摩拳擦掌:“我喜欢挑战性大的事情。”
      盛喃严肃:“我不能再让你进第二个坑了。”
      “不会的。”
      “放你在第一个坑里越陷越深,更不行。”
      “也不会的。”
      “……”

      盛喃换了个角度,试图做最后挣扎:“虽然我对梨哥你的长相非常有信心,但你得知道这种男人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环伺。碰一鼻子灰多没意思?所以我们还是换个轻松点的目标吧。”
      谈梨笑:“怕我碰壁?”
      盛喃见有希望,连忙点头:“信我,这种撩不动的。”
      “嗯,确实撩不动。”
      “那我们——”
      “好在我没打算撩。”
      “?”

      盛喃一愣。
      谈梨已经笑着从她面前走过去。乳白色的长卷发垂在身后,熠熠张扬。

      广场上人声熙攘。
      秦隐单手抬停了拉杆,黑白撞色的真皮箱被他立在原地。
      视野里那个女孩穿过人群,越走越近。

      秦隐眼底冷淡褪去。
      尽管那一头被日光釉成灿金的长发叫人难忘,但自己能第一眼认出这个没抹夸张油彩的女孩,他还是有些意外。
      显然半个月前的那个晚上,某人给他留下的印象或者说“阴影”……不浅。

      所以,她也是F大的学生?

      秦隐没有做过多判断。谈梨已经背着手停在他面前。
      女孩微探身,笑容张扬灿烂。
      “又见面了?”

      冷白的指节搭着拉杆,秦隐审视她两秒:“嗯。”
      质地低沉的声线即便是在燥热的暑夏中午,听来也有轻叩冰面的寒凉感。

      人形自走制冷机啊,节能环保。
      谈梨笑容不减,背在身后的手抬起来,蓝莓压片糖被她晃了晃:“那是不是该我答谢你那天晚上的救命之恩了?”

      女孩肤色稚嫩,在阳光下白得晃眼。
      秦隐的目光落向她把糖盒摇得当啷响的胳膊,然后看见那条结痂的血痕。
      他眼神停住。

      就在这一秒,谈梨突然往前迈出一步,几乎撞到秦隐眼皮子底下。
      一瞬间呼吸都可闻。

      咫尺前的眸子黝黑深沉,谈梨半仰着脸,看见自己灿烂笑颜清晰地映在那人的瞳孔里。
      而他依旧低头望着她。
      眼神一动未动。

      谈梨停了两秒,没得预期反应也不遗憾。她眼神灵动,保持着那个距离,一笑潋滟:“小哥哥,大学都开学了,不谈一场甜甜的恋爱吗?”

      “……”
      秦隐闻得到女孩轻浅的呼吸,沁着淡淡的蓝莓甜香。
      是他买给她的那盒压片糖。

      某一秒里,秦隐眼神里似乎起了点波澜,只是很快便消失。
      他声线冷淡如旧:“那天晚上,我记得我选的是游戏。”

      “…啧。”谈梨跳回半步,退到安全距离。
      舌尖的压片糖抿成薄薄的一片。
      她轻轻舔化了它。

      然后女孩扬起恣意的笑,转身:“行啊,那走吧。”
      “去哪。”
      “网、吧。”
      “……”

      看着那道在无数目光里也张扬自若的背影,秦隐垂眸。
      他视线落在自己扶着拉杆箱的手上。

      停顿两秒。
      修长有力的指节在意识控制下,才慢慢松开了拉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