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在立海大被阿飘念经的日子

作者:菜菜籽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智子

      当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只剩下最后一两天,你会选择去哪里度过你最后的时光。
      纱希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寻找智子,警察局她进不去,智子现在去学校里又不太可能,而且幸村那里就更不会去了,她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去山口家附近去看看。
      
      纱希只能去尝试一下碰碰运气,因为她不知道,智子究竟做了一个怎么样的选择。
      亚美也跟在她旁边,亚美愿意出来一个是为了保护纱希的安全,一个也是为了万一碰上和鬼交流这种事情被别人看到了,她还能帮忙打个掩护,省的竹原同学被直接抓去精神病院检查。
      她们溜达到山口家附近,顺便去吃了之前出租车的司机大叔推荐的拉面店,然后就坐在路边的公共座椅上,安静的等着。
      
      那边的大婶已经第二次跑过她们,这边的遛狗的大爷已经看了她们三四次,匆匆走过的警官也偶尔会疑惑的转头看看她们两个。
      纱希刚还有些奇怪,结果她自己一转头看到旁边亚美同学的坐姿,自己也被她吓了一跳。亚美同学的坐姿比她在上课的时候还要正经危坐,双手压在自己短裙上,背部笔挺,表情严肃的看着面前。
      
      “………”纱希沉默的看着已经有点被冻僵硬的亚美问:“你这是,觉得我们还不够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么吗?”
      “是的。”亚美咬着牙义正严辞的说:“只有人都注意到你了,鬼才会注意到你吧?我这叫舍生为友,等下还不赶快买奶茶报答我!”
      
      纱希把手暗中伸进亚美上半身的羽绒服里,找准腰部的的位置,开心的下手,只听得亚美一声闷哼,咬着牙说:“要不是你说可能要去见智子的父母,不然我哪用得着穿这么少。”
      
      屁,分明是自己爱美要风度不要温度,非要把这个事情往纱希头上推,纱希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还是自己认命地起来,去便利店给她买热饮。
      万一把亚美同志惹火了,自己可就没人陪了
      
      纱希哼哼几声,挑了两罐热饮,递给亚美一瓶,自己也拿了一瓶抱在手里取暖。
      亚美快乐的接过饮料,自己开心的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然后和大姐大一样让纱希再买一瓶给自己。
      
      纱希正准备起身,一回头正好看见智子从亚美身边飘过,现在的智子和之前相比,整只鬼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质都和之前不一样,而且她的身上浑身都被黑气萦绕着。给她身上多了几分阴暗感,她的腿部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黑气去填补着她身上的空白。
      “智子。”纱希把亚美拉起来,假装对着亚美说话,实际上却也是冲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喊道:“智子学姐!”
      
      智子的背影僵硬了一下,她转头看着纱希,若无其事的人笑着说:“纱希,好久不见。”
      如果不算上梦里见到的两次,她们确实已经好久不见。
      
      纱希的视线上下转移了一下,最后留在智子的“腿”上,智子看着纱希看着她消失的下半身,笑着叹了口气,说:“去旁边的角落里吧。”
      
      她们一起到了旁边的一家甜品店的小隔间里,亚美和纱希把门口的帘子拉起来,转身坐在榻榻米上。因为看不见智子,亚美只能坐在旁边一边看着纱希自言自语的表演,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塞一口千层蛋糕。
      是的,在路人的视觉里,纱希就是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听说你和幸村已经在一起了。”智子先开口说,她笑的有些开心:“其实我们早就有点感觉,没想到你们还拖到了现在。”
      提起幸村,纱希也有些不好意思,她捂着嘴笑了笑,原本还想说什么,但看着智子腿上的黑气又好像浓郁了一些,她看着那团黑气问:“你真的,是达成了那个协议吗?”
      
      这是纱希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往只在书里看到的事情就这么摆到了她面前,令她有些一时间手足无措。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看到书里的那些东西。
      
      智子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无奈的耸了耸肩:“是啊,按照这个速度,大概也就剩下今天了。”
      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彻底的遁入黑暗之中。
      
      “那你,还想做什么吗?”纱希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措辞,询问道:“我可以帮忙的,比如去告诉你父母之类的。”
      
      “那样会在我父母面前暴露你阴阳眼的事情吧?”智子想了想,问:“我是很希望你可以去和他说一下,但如果你不方便的话还是算了吧。毕竟,你也一时半会很难解释这些事情。”
      
      智子看到纱希跪坐起来,认真的说:“我想去帮你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
      智子笑了,在她笑起来的时候,她眉眼间的阴郁好像也消失不见,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上的黑气依然环绕在她身上,纱希恍然间觉得,好像回到了当时初见的时候。
      
      那时候,智子飘在幸村旁边,跟着幸村旁边来到纱希旁边的位置上,看到纱希冲幸村笑得开心,艺妓忍不住推了推自己旁边的智子:“不是吧,不是吧,这是又被帅傻了一个?你看她笑得多憨厚啊!”
      
      智子:………
      她也探头出去看了看纱希,忍不住也转头对艺妓笑了:“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啊,以后可能会很好玩了。”
      
      好玩是很好玩,毕竟纱希的本质是一只沙雕咸鱼,看着她时不时沙雕,也让智子她们看个乐呵。
      智子从回忆里出来,看着面前认真的纱希,忍不住想摸摸她的头,她的手穿过了纱希的头,连一瞬间都无法停留。
      
      智子有些落寂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笑着说:“那么就下午三点钟,我们在见吧,在此之前,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她要在自己消失之前,去把那个男人的罪行全部纰漏出来,而且要让他自己,亲口说出来。
      
      智子看着纱希和亚美晃晃荡荡走了,她转身喊后面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的艺妓和小学生出来,她们两个担忧的看着她,智子和她们交流了几句,让她们下午晚一个小时到和纱希约定的同一地方去等他。
      和她们都交代完之后,智子回到了警察局,山口现在正在接受审讯,智子冷笑一声,看着他报出了自己所有的罪行。
      
      山口毫无保留的说着,而警察局里的警官也没想到他会和倒豆子一样全部倒出来,他们面色凝重的开始录音,担心自己会漏过每一个细节。
      
      十五年前,从她开始的杀人犯罪
      十五年后,也应该由她来结束这场罪恶
      
      因为自己死后的逃避,她在立海大附中的走廊漫无目的地飘了十五年,而直到跟着幸村去医院的时候再一次在医院看到他,她才知道,自己这么长时间,其实也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看着山口说完,智子满意的松了口气,而随着他的交代,警察局的人开始去查一个个对应名字的失踪女性,准备去联系家属。
      而此时,智子的胸以下,已经都消失了。她最后看了眼山口,然后转身离去。
      
      智子的母亲本就身体不好,在她当年出事之后不久就得了抑郁症,趁她父亲不注意的时候自杀了,而她的父亲在妻女都出事情之后就染上了酗酒的毛病,靠着酒精度日,但因为是老员工的原因,公司也没有辞退他。
      哪怕是智子的父亲帮纱希她们开门的时候,他的手上仍然没有放下自己的酒瓶。明明是五十多岁的人,看着却是六十多岁的模样。
      
      纱希转头看了看智子,她的眼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被泪水所填满,泪水从她的脸上落下,然后消失在空气之中。
      “牧野先生好,我是竹原纱希。”纱希说:“我来,是因为智子的事情。”
      
      智子父亲愣住了,他问:“智子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有什么事情吗?”
      “唔,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长。”纱希问他:“我可以进去详细和您说么?”
      牧野点了点头,转身让纱希她们进来。
      
      房间里到处都是酒瓶子,而且弥漫着一股酒味,早已经不见当年的整洁,牧野有些不好意思的迅速把酒瓶子收起来,让纱希她们坐在沙发上。
      “可能我接下来说的事情会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因为是智子的心愿,所以我还是决定来一趟。”
      
      为了证明是真的,智子告诉了纱希几件只有她们家里内部知道的玩笑作为证实,牧野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别人说起这件事情,他恍惚了一下。
      当纱希解释好来龙去脉,再把智子要对自己父亲说的话说完,牧野的手中的酒瓶子也再也拿不住,酒瓶哗地一声掉落在地上,玻璃碎到处飞扬,可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件事,他抬头看着纱希,颤抖的问:“智子她,现在在哪里?”
      
      纱希抬头看了眼面前,智子就飘在她父亲的面前,可是牧野再也见不到她
      “她就在你面前。”纱希闭了闭眼睛:“她想让我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牧野先生脸上的肌肉颤了颤,他闭上眼,有些颤抖地说:“我怎么可能会还在生她的气。”
      在智子去学校的那天早上,因为关于想要报考大学的志愿问题,他们父女之间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凭智子的成绩,她完全可以去她想去的任何专业读书,但是因为牧野太太身体的原因,智子想放弃自己一直想读的师范,去改成医学专业。而牧野先生不愿意看着她为了家里的事情放弃自己的理想,和她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智子觉得父亲不懂自己的良苦用心,而父亲觉得女儿不必为了家里而牺牲自己的理想。
      那天早上,智子摔门而去,抛下了一句不想回家的狠话。
      
      那是他们父女的最后一面,是被争吵所掩盖的亲情,在智子出事后,牧野也一度把错误怪在了自己身上,而在太太自杀后,更是直接把所有的罪孽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智子让我和您说,您当时没有错做任何事情,应该道歉的人其实是她。”纱希转头看了看旁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智子,叹了口气:“而且她让我告诉您,她当年的事情,马上就会有结果了。叫您不要再自己活在罪恶之中了。”
      牧野身体晃了晃,他扶住椅子的把手,问:“她有告诉你,当年是谁干的吗?”
      
      纱希看着智子摇了摇头,示意纱希先不要告诉自己的父亲。智子转头看了看房间各处散落的酒瓶,对纱希说:“和他说,让他少喝点酒,妈妈最讨厌他喝酒了。”
      纱希如实的转达了
      
      听了她的话,牧野挤出一个肌肉颤抖的微笑说:“她还是那么爱管人。”
      智子听到这话,颇为傲娇的哼哼了几声
      
      事情很快就转述完毕,纱希和亚美也选择了告辞。看着她们离去,牧野恍惚的关上门,无力的靠在门后。
      纱希已经很明确的表示自己只是代替智子来传话,也希望这件事情牧野就当作没有发生,不要告诉其他人,牧野虽然还想在多听一些纱希帮智子转达的话,但是听到纱希说智子要走了,他还是忍不住问:“她要去哪里?”
      
      纱希沉默了一会,没有告诉他真实的情况,只是笑了笑说:“去她应该去的地方。”
      
      牧野恍惚间仿佛看到,智子笑着向他道别,她身上的衣服还是立海大附中当年的校服,她的长发被她甩在身后,她笑着说:“爸爸,再见了。”
      牧野先生捂着眼睛坐在地上,他的眼泪顺着他的指缝流下,他无力的笑了笑。
      
      而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他起身开门,门口是两个警察制服的人,他们看了看牧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忍心的开口道:“牧野先生,我们这里有一桩案子,可能与你的女儿有关系。能和我们走一趟吗?”
      
      牧野点点头,转身关上门
      
      而在另一边的角落里,智子也即将快要消失,艺妓和小学生围在她旁边哭,而纱希也是眼睛红红的看着面前的场景。
      
      智子看着她们,笑了笑说:“不用为我伤心,我只是做了我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你们也帮我做了我想要去做的事情。”
      “和你们在一起起身真的很开心。但是还是,再见了”
      
      黑气瞬间全部包裹了她,在那一瞬间之后,一切都消失了,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纱希看着面前干净湛蓝的天空,忍不住流下了一直在一直在眼中的泪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