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这时,窗子遽然被合上,殿内的烛火也一刻泯灭,四周的一切陷入黑暗,这回是真真的伸手不见五指。
      
      孟舒眉迅速地用手抓着盒子,取出药丸。
      
      黑暗里,她看不见,但其他的,如听觉、触觉、嗅觉异常灵敏,她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脏在咚咚咚地狂跳,嗅到萧时梁手上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他冰丝般的肌肤,贴在她的脖颈上。
      
      经历过这一系列惊慌意乱的事情,孟舒眉逐渐淡定下来。
      
      萧时梁仍然维持着怀抱孟舒眉的状态,脸和脸就一根手指的距离,挨得很近,呼吸相互混杂。
      
      “你是要杀了我吗?”
      
      萧时梁睨她,不耐烦地回道:“你废话太多,别想拖延时间。”
      
      孟舒眉:被看破了orz
      
      “能死在你的刀刃下,我当然......死得其所!”孟舒眉眼神汇聚在那双血瞳,“但、能不能让我再看一眼你的脸。”
      
      “这是什么奇怪的请求?”萧时梁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在那些猎物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习惯性地保持黑暗的猎杀状态,让猎物在绝望中死亡,是他的人生追求。
      
      黑暗代表绝望,代表没有任何光亮,香味也会纯澈宁静,更加纯粹,回归平和,温度不至于灼烧他的咽喉,这样的品味一直保持了十多年。
      
      好久都没有猎物自己主动提出要求。
      
      萧时梁觉得好玩,欣然应允。
      
      两指擦过,一声清脆的响指,原先琉璃灯罩内的烛火又跳动起来。
      
      萧时梁笑着看了眼她,又眼神飘忽了起来,似乎在寻找绝佳的进食餐桌,“可惜了......”
      
      孟舒眉的视线从昏暗到明亮,一错不错地定位住了他的那张脸,在萧时梁看不见的地方把药丸咬在嘴里,在萧时梁转过头来时,在他惊愕的目光下,快速倾身前去,堵住了他微开的嘴唇,将药丸送了进去。
      
      牙齿碰撞,柔软相缠,孟舒眉的眼睛半睁,转被动为主动,纤长浓密的眼睫一扑一闪地扑扇到萧时梁的鼻梁上,她看到面前人的血色瞳孔藏着震惊与不甘。
      
      她直逼到咽喉深处。
      
      随着咕噜一声,萧时梁被迫喉头滚动,药丸下肚,几秒后,睁大的血瞳逐渐褪去,水色润黑的眸子带着最后一丝邪气,死死地勾住孟舒眉那张脸,原来她没有他想的那么单纯。
      
      孟舒眉心悸地看着萧时梁剧烈喘息,眼角眉梢不复冷然,搭染上一层浅薄的樱粉,难耐地疯狂输出灵力,金光混杂着朱红的光辉在他周身一圈一圈荡开,萧时梁倒在地板上抽搐,手捂住自己的脸,声嘶力竭地吼叫。灵力在殿内充盈溢满,嘭得几声窗门被冲破。
      
      灵力四溢,她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挡住汹涌如翻滚浪潮的气息,陡然发现束缚着自己的铁锁链不见了,她安全了吧。
      
      月光又照进来,倾泻如洗,她听到萧时梁咬牙切齿地声音,“算老子看走眼了!下次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孟舒眉脸上仍保持惊恐后遗症,她站到大殿门口,和萧时梁保持将近五米的距离,她这是被威胁了?!
      
      和疯魔后的萧时梁结下仇了QAQ
      
      她救了正常的萧时梁,却要被疯魔后的他索命,她这是造孽了吧!
      
      此地不宜久留,孟舒眉狂奔出去,原路返回,一刻不敢回头。
      
      直到跑到蛟川殿的正大门,孟舒眉才沉下心,用衣袖抹了一把脸上肆意流淌的汗珠,回头望了眼屹立不倒的主殿。
      
      她竟然从那里死里逃生了,孟舒眉两只手相互交缠,放置胸前,真是祖上积德,她回去定要好好学习术法,勤奋努力!
      
      黑夜在主殿的上空显得特别骇人,孟舒眉不敢再看,急急忙忙推开门,原本黑暗的门内照进来一束光。
      
      她首先看到了一盏琉璃灯,然后才亮堂堂地照亮了这一方土地,她抬眼看去,委屈和劫后余生的喜悦一并爆发。
      
      “小芳姐姐!”
      
      孟舒眉跑过去,腾得跳起来抱住了娇小的芳岐,脸蛋埋在她的肩膀上,依恋地蹭蹭。
      
      芳岐被这股冲劲震得后退几步,用灵力撑住自己的小身板,差点就连人带灯的滚下去了,幸好反应够快。
      
      她原本也没抱多大希望,还想用这盏七魄琉璃灯给孟舒眉超度往生,送往极乐世界。
      
      不曾想,孟舒眉真的出来了,貌似还毫发无损。
      
      她又转念一问:“小萧子他怎么样了?”
      
      想到萧时梁,孟舒眉又是刚刚那副快要了她命的画面,男人挣扎着威胁他,她甩了甩头,“他、师兄他吃了药,已经正常了。”体力不支,连说话也虚虚的。
      
      芳岐点点头,往她嘴里塞了个黄澄澄的药丸,“看你受惊过度,吃个药压压惊。”
      
      她又安抚了下孟舒眉,这才扶着她一起下山。
      
      *
      
      走到芳岐的院落,孟舒眉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全是血渍,芳岐让她随便坐,她窘迫地不敢坐,就站在一边。
      
      “怎么傻站着?我给你找件换洗衣服。”芳岐翻箱倒柜地在里屋找,懊恼地道:“我的衣服你定然穿不进,只有小萧子的衣服,你可以接受吗?”
      
      “啊!”孟舒眉手指捏紧衣角。
      
      眼前突然浮现那张阴魅不定的脸,这、她、穿师兄的衣服,贴身衣服,感觉不太合适吧,但也没办法了,一身血回去,万一被人看到又以为她去做坏事了。她愣愣地朝里屋喊,“好的小芳姐姐!”
      
      孟舒眉本能地从心底里害怕那个男人,却隐隐想起那时候的温热,温热的、唇瓣......
      
      她在现代还没亲过人,更没交过男朋友,这一次虽然是形势所逼,但也确实是一次注定不平凡的经历。孟舒眉心里酥酥麻麻的,天旋地转。
      
      天呐,她果然是被美色迷惑住了。劫后余生的庆幸又让她得瑟起来,一时忘却了让她不那么快乐的经历,她这个女配果真不可能那么快死。
      
      芳岐在里面喊她进来,孟舒眉羞红着脸跑进去,木木地看着芳岐手中的衣服。
      
      宽大的玄色外袍,上面刺绣着金丝仙雀,腾云驾雾,这件衣服和萧时梁在殿内时穿的那件,有点像。
      
      芳岐把衣服递给她,指了指屏风后面,“洗个澡再换,我就在门口守着,你有事就喊我。”
      
      芳岐推着孟舒眉,以不容置喙的口吻把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好。
      
      现在孟舒眉可是他们家的大救星,不仅命硬,大难不死,还没有经此一事,大哭大闹,索要报酬,品质高洁,她看着更加喜欢。自然也乐呵帮她守门,关门出去。
      
      *
      
      孟舒眉一等芳岐出去,就长吁出一口气,心里积压的大石头这就算落了下来。
      
      她不会忘记今天惊人的一幕幕,更印象深刻萧时梁最后的那句话,可是一直想就会让自己心神不宁,还不如选择性遗忘,当个没心没肺的咸鱼。
      
      今晚她就是看了几个时辰的美男,还和美男亲了小嘴,稳赚不赔。
      
      孟舒眉快速地泡了澡,换上萧时梁的衣服,前胸紧贴滑腻的布料,她抖了个机灵,好空。
      
      她举起袖子凑到鼻尖,香香的。
      
      好像她还身处萧时梁的怀抱一般,这个想法一出来,孟舒眉立刻打断了自己。
      
      她在幻想什么?萧时梁刚刚差点想杀了她,她哪儿根筋不对,不论是早上还是晚上,这人对她就没有停止过杀意。而且他是温倾城的青梅竹马,还极度厌恶她。
      
      她眼眸暗淡,不要不知好歹孟舒眉,你只是个炮灰女配而已,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了。难不成抱一下,亲一下,你在他眼里就是不同的吗?就可以减轻他对你的杀意吗?!
      
      相反等他清醒过来,你就是他眼里更大的眼中钉,是他追爱路上洗不掉的污点、绊脚石,对你的恨只会与日俱增,不消减!
      
      她蓦得将腰封束紧,黑金色的一圈,上身空荡荡的宽大,腰肢纤细,这身打扮也就晚上才敢穿。要是被哪个眼尖的弟子看到,还不得又传她的谣言。
      
      “小芳姐姐,我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芳岐差点在门口睡着,擦了擦唇角,没口水,形象还可以,进去后就问孟舒眉,“要不今晚就别回去了,跟姐姐睡好了。”
      
      又给她倒了被茶水,困意上来,打了个哈欠。
      
      “这不好,太打扰了。”
      
      “哎没事儿,你就睡小萧子经常睡的那间,不用跟我挤。”
      
      孟舒眉喝着茶,差点呛到自己,光穿个衣服已经是心神大乱,害怕萧时梁会因为这件衣服来跟她决一死战,更何况睡同一张床,被知道还不得被劈死!
      
      “不不不,姐姐你别为难我了。”孟舒眉坚决不同意。
      
      芳岐也困的找不到北了,看了她一眼,没辙地点头,把孟舒眉送到院门口。
      
      “记得按时涂药膏,还有那些药丸也要按时吃,一天一颗,别过量。”
      
      “恩恩,小芳姐姐快去睡觉吧。”
      
      孟舒眉笑着和芳岐道别,这才期期艾艾地回了暮川院。
      
      她是真的服了自己,怎么就忘了还有个金留。
      
      刚进自己的房间,累得手脚不想动,想只躺躺地就睡,结果两腿一蹬,身子一瘫,躺到了一具健实的身躯上。
      
      孟舒眉惊得一下子跳起来,眼眸收缩扩张,收缩扩张。
      
      什么鬼!!
      
      她蹑手蹑脚地掀起被子一角,一张纯澈白净的少年脸露出来,如同小猫般呓语,说着孟舒眉听不懂的梦话。
      
      金留这厮怎么又睡在她床上!!
      
      孟舒眉没胆子摇醒他,心中又气又急,烦得她快抓狂,早知道刚刚就同意小芳姐姐的意见了,还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现在这个状态,估计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啊...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
      
      孟舒眉回头,拧眉凑过去看,没敢凑太近,但她隐隐约约觉得金留梦魇了。
      
      刚才心里犯愁,也没注意到细节,这才察觉到,金留的脸上满是泪痕,看着无比可怜,如同被抛弃了的小猫。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不应该出现女主了吗?女主温情地抚慰男主受伤敏感弱小的心灵,两个人的感情持续升温。
      
      孟舒眉一动不动地看着金留哭,心里不为所动。
      
      抢了她的床,还弄湿她的枕头,当真可恶,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孟舒眉一屁|股坐在床的另一头,把被子拽过来,不能把金留赶走,她自己总归是要睡觉的。
      
      金留梦中一片混沌,陡然间脚下踩空,眼睛倏然睁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一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