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孟舒眉欣喜地点头,嗯了两声,“长老尽请吩咐。”
      
      芳岐满意地又踮脚,轻轻地拍了两下孟舒眉,“乖孩子!”
      
      说完她又噔噔噔地跑到里屋,拿出了一堆瓶瓶罐罐,一股脑又塞进孟舒眉的怀里,展开一个大笑脸,“我和你感觉一见如故,你别奇怪啊,我这人就比较喜欢有缘人。”
      
      孟舒眉被这热烈的情感感染到了,她初来乍到,能有人对她好,让她内心也被捂得火热,感动地化成了水。
      
      没有人在乎她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有委屈,是不是隐忍不发,其实只要偶尔零星的几句温暖的话就能让她一颗心火热。
      
      天色渐晚,月亮爬了上来,取而代之,树叶萧萧,梧桐树的叶子落满了院子。
      
      芳岐给孟舒眉讲了许久这些药膏要如何使用,哪些是白天用的,哪些是晚上用的,哪些是厚敷,哪些是热敷后使用的。
      
      孟舒眉一一记下,又郑重地道谢。
      
      芳岐辟谷很久,不用吃饭,她猜出孟舒眉还没用膳:“小眉眉,要不要在我这儿吃顿饭再去做任务?”
      
      孟舒眉抬睫,浓黑的睫毛扑闪,她有这个资格吗??
      
      芳岐拉过她的手臂,嚷嚷道:“走啦走啦!”走到后院,才嘟嘟囔囔地又说,“顺便给那小子也带去一点儿。”
      
      令孟舒眉没想到的是,芳岐的医术高超,厨艺却尤其吓人。
      
      看着那黑乎乎的东西,孟舒眉不敢置信,这竟然是道菜,散发着迷之气味,简直就是来向她索命的!
      
      芳岐不停催促着孟舒眉动筷子,眼睛透露着渴望夸赞,她不忍心辜负芳岐的一片好心,只能哆哆嗦嗦地拿起筷子,闭着眼睛夹了一口,塞进嘴里。
      
      那味道在嘴里散开,也不知是涩还是辣,总之那怪味呛得她喉头发痒,控制不住地咳嗽:“咳!咳!咳!”
      
      “小眉眉,你没事吧?!”芳岐紧张地走过来拍拍孟舒眉的背,又探头看了看自己煮的吃食,没什么问题啊。
      
      孟舒眉嘴里五味杂陈,面泛苦色,“长老,这是?”
      
      “我做的药膳,味道怎么样?”芳岐一脸期待,“枸杞煲鸡汤,炖了仨小时,还加了不少珍贵稀有的药材,忒补!”
      
      她好像刚刚差点去世orz
      
      昧着良心,孟舒眉苦笑着点头,“长老有心了,谢谢您的款待。”
      
      芳岐靠着她坐下,又说了一堆话,什么枸杞明目,补气强筋骨,对身体好,让孟舒眉把一碗喝光。
      
      “还有啊,别长老长老的叫我!都长、老、了!”
      
      孟舒眉人情世故还是很懂的,瞬间理解,忙不迭地问:“那......您想我怎么叫?”
      
      芳岐拍拍胸脯,说道:“叫我小芳姐姐吧,我也不过五百岁,比温瑾小足足三百岁,年轻着呢!”
      
      孟舒眉感慨,原来温瑾都八百岁了啊,看不出来这男人还想老牛吃嫩草。
      
      待她的这个想法一晃而过,芳岐又拿出个瓦罐和一个小黑盒子,慎重地交给她,“这是今天的任务,以后有什么你能干的活儿我会用传声玉佩发给你。”
      
      孟舒眉也同样慎重地点点头,两个人在月色下,像两个对暗号的地下工作者。
      
      “我们先加个传声好友,然后我把今天你工作的地点用传僧玉佩发给你。”芳岐输了一排文字手指隐隐不安地攥着玉佩。
      
      孟舒眉想到今早的事情,她的传声玉佩被萧时梁拿走了哇,准确说也不是她的,她现在根本没有能联络人的东西了。
      
      “那个小芳姐姐,我没那东西,你直接告诉我吧。”孟舒眉窘迫地抠手。
      
      芳岐讶异地停下手里的爪机,索性拿了一张纸,刷刷地用笔写下一行大字,“看这个吧。”
      
      “蛟川殿,清净峰主峰最东端。”孟舒眉读了一遍。
      
      芳岐在孟舒眉念起这三个字的时候捏了捏拳头。
      
      孟舒眉没注意到异样,冲她扬起一个甜甜的笑。
      
      四下无人,芳岐心里更是愧疚。
      
      一改之前大大咧咧的样子,变得扭捏起来,一鼓作气地道,“眉眉,我跟你说实话吧,此次任务凶险无比,但我实在找不到人做了,但我当真看出来你是个好人,才与你说真话的,你可以选择不做。”
      
      孟舒眉缓缓睁大眼瞳,这一大串话什么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意思吗?她看向芳岐的眼神略带失望,女配果真是个工具人。
      
      芳岐的身材太过娇小,孟舒眉看不清她的脸色,此刻的芳岐脸色不善,隐匿在黑暗里,冷冷地坐在凳子上。
      
      “小芳......姐姐。”孟舒眉尴尬地叫出这个称呼。
      
      芳岐心里又是一紧。
      
      “你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吗?”她不是圣人,也不是傻白甜,但直觉告诉她这个长老心地不坏。
      
      “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告诉你也没什么,但是你不能说出去。”
      
      孟舒眉复坐到芳岐身边,也拍了拍她的肩背,“您让我叫您姐姐,那意味着我们也是朋友了,我会保守秘密的。”
      
      芳岐深呼吸了几下,好几次她都因为这件事濒临崩溃,这件事压在她心里十多年,如同一座大山,巍峨不倒,把她的脊背压弯。
      
      同样,也因为这件事,给清净峰带来了不少祸患。
      
      或许真的和孟舒眉一见如故,她心口有无数的伤感,想喷涌而出,诉说多年不曾宣之于口的往事。
      
      那样她也许可以轻松许多。
      
      “如果我说,蛟川殿里关了一只怪物,你还会去吗?”
      
      “......”
      
      芳岐早已料到会是这样,所以没逢这段时间找的都是单纯好骗的刚入门弟子,以赠予好处的方式,派给他们任务,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给萧时梁送药。
      
      说她残忍也好,冷血也罢,但没有一个人会把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直至不管吧。
      
      她的确对孟舒眉有好感,就是那种对好看的小姐姐心生喜欢的那种感情,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暗下心思,这人适合去送药。
      
      随着几个时辰的相处,她也能看出来这姑娘挺善良的,抉择不下,还是准备一吐为快。
      
      “这样说吧,蛟川殿的主人是萧时梁。”芳岐抬头看着孟舒眉那张略带惊讶的脸,“他是前掌门唯一的亲传弟子,实则也是他唯一的儿子,同时...也是我侄子。”
      
      孟舒眉觉得今晚的脑子涨涨的,好像暨川河的水全数灌进了她的大脑中,她不敢相信一路上来人烟稀少的原因竟是这个:
      
      每逢三六九日,萧时梁就会发病,无药可解,作为世上唯一的亲人芳岐寻遍世间所有的灵草仙花、奇珍异宝也没能研制出解药,只能缓解,无法破除恶咒。
      
      但一到这段时期,萧时梁的眼睛就会受恶咒影响,变得猩红无比,看一切东西都血淋淋的,异常扭曲,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下,他的性格也会大变,变得如同恶鬼一般,不仅自我伤害,还以屠戮为快。
      
      送药的一般是低阶弟子,只会使普通术法,无法抵抗这样暴虐的灵力外泄,第二天被发现尸首在蛟川殿外几公里处,是常有的事。
      
      但芳岐属木系,和属金系的萧时梁互克,这时候更不能接近他,防止灵力反噬,搞不好同归于尽。
      
      “这样说,你能理解了吧?”
      
      孟舒眉知道自己也是芳岐选中的低阶弟子中的一人,尽管心里不是很舒服,谁都不愿意被利用,可是......萧时梁。
      
      她还欠他一个恩情,虽然她从未想过以这样的方式报恩,她也不舍得报恩是用命去报恩的。但如果没有他,她也是一死了之,如果这回不幸死在他手下,也算是把这条命还给他了。
      
      咸鱼最是惜命,孟舒眉不禁自嘲,自己怎么会想去拯救别人,她连自己也拯救不了,万一真的不明不白地死了,她对得起自己吗,对得起曾经吃过的炸鸡奶茶阔乐吗?!
      
      芳岐见孟舒眉沉默,心知没戏,乐观地摇摇她的袖子,“没事,这件事是我|操之过急了,生怕小萧子误入歧途,走火入魔,眉眉你不用感到为难。”
      
      啊......好事都让女主占了,坏事都被她碰上了。
      
      孟舒眉一咬牙,算了,反正她就是女配,本来就是要牺牲的,万一萧时梁还有点良知,念着她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就不下重手了呢?或者说一死后,就能穿回现代了呢?
      
      “我去。”孟舒眉对上芳岐的眼睛,虽然不坚定但无比认真,“师兄救过我一次,这次就当还了师兄这份人情。”
      
      她说话的时候,心脏疯狂地跳动,这种热血澎湃的感觉,就是死亡的预兆吗?
      
      女配这样的死法,也算死得其所了吧。
      
      为了拯救病弱到疯魔的男主之一,只身犯险,最后成为了萧时梁刀刃下的一缕残魂。
      
      *
      
      芳岐将孟舒眉送到蛟川殿的山门前,不再进去。
      
      “眉眉,我不能再靠近了,今日小萧子的金系灵气已经蔓延了整个殿,你身上的属性虽然我看不出来,但貌似可以抑制魔气,你有危险就将御用符纸传送给我。”
      
      孟舒眉不停地咬着嘴上的皮,掩饰自己的紧张。
      
      “嘶——”
      
      “怎么了?”
      
      “没事儿,就皮撕破了。”孟舒眉舔舐了一下下唇,勉强一笑,“小芳姐姐,如果我不幸落入师兄的手里,没能逃脱,记得给我收尸啊。”
      
      芳岐眼神晦暗,但也只能嘴上说着:“说什么呢,你会没事的。”她看着女孩进入蛟川殿,殿门渐渐合上,发出轰得巨响。
      
      孟舒眉稳定了下情绪,又忐忑地咬嘴唇,把嘴上整块皮都完整地撕咬下来才肯放过可怜的嘴唇。
      
      一步一步踩得尤为谨慎,她生怕还没走到主殿门口就被扼杀了。
      
      殿内黢黑一片,没有灯火,也没有侍从,就像孟舒眉今天看到过的回廊、花园一样,安静得毛骨悚然。
      
      她走过一座石桥,桥下石柱林立,桥璧绘制流云水兽等图案,精美华丽,但她仍然不寒而栗。
      
      在正对桥的那面,殿门大开,仿佛就是在欢迎她进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卖个萌,嘤ovo感谢在2020-07-09 18:03:50~2020-07-10 16:0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00109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