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孟舒眉在一个冰冷的怀抱里醒来,周围是悉悉索索的吵闹声,睁开眼时脑子还是眩晕的状态。
      
      她的视野缓缓从模糊转向清晰,陌生的人脸,还有....美人师兄?
      
      虽然脑子还没转过来,但大概能知道是这人救了她。
      
      “那个我......”孟舒眉心下一动,想开口道谢,却没料到嗓子里也积了不少的水,在说出那三个字后,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地脸红脖子粗,然后歉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堆人。
      
      对这个美人师兄,孟舒眉印象很深,因为是第一个见到的男主,而且还是以那种狼狈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而现在再次狼狈地被他救上来,她有点想捂脸。
      
      美人师兄叫萧时梁,是上届掌门遗留下来的唯一一位亲传徒弟,清净峰当之无愧的大师兄,在历年的仙剑大会上屡次夺得魁首,天赋异禀,就是身子不大好。
      
      其实也和温倾城有点关联,萧时梁和温倾城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在清净峰长大,年幼时遭遇魔族进犯,两个人落入敌手,萧时梁为护温倾城被魔族下了恶咒,而温倾城也没好到哪里去。
      
      幸而温倾城有温瑾的庇护,还有碧玉结这类宝物,身体逐渐稳定和好转。
      
      但萧时梁虽能力出众,性子却极为孤僻,终日踽踽独行,不让外人靠近。每隔几个月恶咒就反噬得厉害,因为不愿麻烦别人,经常把自己关在昏暗的房间里,独自忍受疼痛是常有的事,是个心性极其顽强的人。
      
      等孟舒眉平静下来,她才发现这些人看她的眼神更加不加掩饰的轻蔑和愤怒,好像在责怪她弄脏了萧时梁的衣服。
      
      萧时梁将她扔在地上,拧眉拍着身上的水滴,湿漉漉的一大片,显然是下过水的。
      
      孟舒眉揉着自己泛着红痕的手,嗓子依旧沙哑:“师兄,谢谢你救我。”
      
      萧时梁瞥她一眼,眼眸藏了几分冷漠,他上下嘴唇轻轻一碰,“救了你我还挺后悔的。”
      
      “......”
      
      几个跟来的女修在一旁看好戏,很想冷嘲热讽一番,但触及萧时梁的目光又畏惧了。
      
      孟舒眉或许不知,但她们可一清二楚的很。
      
      大师兄原本是领着他们几个人来后山练习剑术,但刚到后山时,萧时梁的传声玉佩救就响了几下,她们还在疑惑是哪个和萧时梁关系好的修士。
      
      在她们眼里,大师兄就是天上一弯冷月,冷傲又孤寂。
      
      长相没有掌门那般冷峻,又没有玄云长老那样柔和,淡淡的,眼里和脸上丝毫不带一丝情绪,十多年来一如既往的冷静自持。
      
      能和萧时梁这样的人交友,并且有传声联系的,她们只能想到一个手指头能掰过来的人数。
      
      只见萧时梁顿了两下,拨竹叶的手微微停住,手转而去取别在腰际的传声玉佩。
      
      “大师兄,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萧时梁没有回话,紧抿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吐出两个浅淡的字。
      
      “倾城。”
      
      这下女修们就明白了,果然只有温倾城有这能力能让大师兄担心和紧张了,她在萧时梁心里的地位或许比门派还重要。
      
      毕竟她可是他拼了命都要保护的人啊。
      
      短短的两个字,就像往深潭里投掷了一块巨石,在萧时梁心里荡起了千万涟漪,倾城出事了。
      
      可是他记得温倾城不是刚下课回自己的院子了吗?怎么又在后山出现?
      
      带着满腹疑问,萧时梁还是脚步不停的用轻功到了传声玉佩指示的地点。
      
      玄云在树下睡觉,几个高阶弟子在水里冥思,一片祥和,这样的景象怎么也想不到倾城会出事。
      
      他反复确认,的的确确是温倾城的传声号,是她从小用到大的号,绝世大美人。
      
      几个女修不了解情况,还处在懵逼状态,也帮忙寻找倾城师姐,转眼就看到萧时梁把佩剑扔在草地上,只听见扑通一声,人没了。
      
      “大师兄!!”
      
      女修错愕地站在岸上,这、这、大师兄怎么下水了?!
      
      过了几分钟,人又出现了。
      
      怀里还抱了一个人,定睛一看:
      
      ——孟舒眉?
      
      这一回她们彻底傻眼,一个个连表情都僵住,统一的不可思议加震惊万分,前脚大师兄念念有词,心心念念的温倾城,后脚就变成了孟舒眉?
      
      智商有些不够用了。
      
      显然萧时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但他下水后,就意识到人已经失去意识,昏厥了过去,再不救上来,可能就没命了。
      
      孟舒眉的四肢躯体也如水草浮萍一般,松松垮垮,在水纹的粼粼映衬下,柔弱憔悴,水流带动裙摆摇啊摇,缠上了萧时梁的手腕,拍在了他的脸上。
      
      虽然孟舒眉在他的印象里,是个糟糕透顶的人,但这件事还有很多疑问在他心头,他需要好好盘问她。
      
      “大师兄的意思我懂。”孟舒眉识时务地笑着,“不过还是很感谢你。”
      
      萧时梁的话确实戳人心,但如果没有他,孟舒眉此刻是人是鬼还不一定呢,这份恩情是记下了。
      
      她用手背抹了把嘴唇,又用手心擦了擦脸,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不堪,使力气站了起来。
      
      没人愿意她留下来,每个人看她的表情都透露着四个字:不怀好意。
      
      她走还不行吗?
      
      摇摇晃晃着身体站稳脚,孟舒眉又控制不住地咳了两声,下一秒一道剑光在她眼前闪现。
      
      她被吓得双手捂脸抱头,就差没遁地逃走。
      
      这么快就要领饭盒了吗?她还什么都没做啊?
      
      “我问你,倾城的传声玉佩怎么会在你身上。”
      
      孟舒眉的耳边响起了萧时梁冷清的声音,声音不高不低,犹如一颗重弹在她耳边爆炸。
      
      !!!
      
      怎么又是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
      
      她真的一概不知哇,为什么?为什么?她连自己身上有这个东西也是昨天才发现的,更何况她今天是第一次使用,好死不死就联系了萧时梁的,她恨!
      
      但此时此刻,无数双鄙夷的眼睛,还有一把通体冷气的剑,笔直地横在孟舒眉的脖子上,让她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有......
      
      “大师兄我错了!”孟舒眉开口道,“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信,但我真的没有想偷温师姐的东西,我......”杀意在侧,孟舒眉脑里好像搅和了一团泥,各种神经乱搭一通,只为减轻他们的憎恶值。
      
      “你这乡下人偷抢东西还上瘾了是吧?”
      
      “要不是因为不想跟你一般见识,早就把你......”那人做出抹脖子的动作,眼神凶狠毕露。
      
      萧时梁的剑刃又深了一寸,直逼孟舒眉的颈部皮肤。
      
      孟舒眉欲哭无泪,从身上摸索出那块温凉的传声玉佩递过去。
      
      “大师兄,我真的不是小偷,也没抢,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东西就出现在我身上了。”
      
      委屈劲一上来,孟舒眉连带着语气也怪可怜的,眉眼染上一层淡红色,泪意浮现在眼尾。
      
      “可劲作吧你!”
      
      “该哭的是倾城师姐吧,被抢了这个,又被抢那个,下一次你是不是还要抢倾城师姐的男人了?”
      
      当然这句话是开玩笑的,孟舒眉暗暗止住自己的情绪。
      
      萧时梁看着熟悉的传声玉佩,握着剑柄的手逐渐松弛,没错是她的。
      
      外界的声音,一时间也被隔绝,他接过那枚玉佩,眼神微动。
      
      “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出现。”
      
      孟舒眉谨慎地观察萧时梁的表情,赶忙出声:“是是是,大师兄我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就如寻常电视剧里放映的那样,反派在主角的一声“滚”后,麻溜地抱头鼠窜地逃跑了。
      
      孟舒眉也觉得自己像极了反派。
      
      她全然不顾自己黏在身体肌肤的衣服,生怕萧时梁反悔放走了她,一刻不停地逃离危险之地。
      
      但幸好阳光炽热,清风拂面,没有冷得瑟瑟发抖。
      
      孟舒眉就这样跑回了自己的院子,叹了一口气,“这天杀的,今天真是不宜出门。”
      
      她推开小院的门,眼睫半抬,进到院子后,随之看到金留在大笑,笑得开怀,而他身边,坐着温倾城,腼腆得吃糕点。
      
      少年俊美阳光,少女柔丽清雅,这无疑不是一幅天作之合的绝美画面。
      
      金留一口一个糕点,吃得嘴边满是糕点渣子,温倾城轻笑不语,拿起自己的手帕就往金留嘴边蹭,细细地擦拭,小脸红扑扑的,余光却已得知有人进来了。
      
      孟舒眉皱了下眉,温瑾强调过,不能让任何人靠近这里,但如果是温倾城,她不可能把她赶出去吧。
      
      她走过去,礼貌性地问候:“师姐好。”
      
      温倾城看了孟舒眉一眼,有些讶异,柔柔地说:“师妹今早是去上师尊的课,怎么全身都湿了?”
      
      孟舒眉的手蜷缩在袖口中紧了紧,发丝湿得汇聚成一股股,在往下淌水,一滴滴落在地上,瞬间无影无踪。
      
      金留在一旁搭话:“就她这个根骨,能听得懂落川尊者的课吗?说不定偷跑出去玩了呗。”
      
      孟舒眉垂着头,一言不发,虽然金留说的有道理,但被直接拆穿,还是很丢脸的!
      
      “上了清净峰,就是来好好学习如何做人的。”温倾城面向孟舒眉笑,“师妹在山下的那些陋习恶习可不能带上来影响这里。”
      
      看女孩狼狈的样子,温倾城却突然一愣,她蓦得盯着孟舒眉看,鼻尖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孟舒眉也不会自讨没趣地跟俩人继续聊,进了屋。
      
      “倾城,你在看什么?你那小师妹有什么问题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稳定更新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