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师、师尊。”
      
      孟舒眉不确定地在温瑾身后喊道,声音充满了软弱。
      
      刚刚她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她本身就是个极其胆小的人,容易受惊吓体制,所以对什么事情都犹犹豫豫,况且她是个炮灰女配,本身的能力又弱鸡,稍有不慎,就会死于强大的主角团之下。
      
      她能怎么办?每个人都比她强大,比她有天赋。她的设定就是天赋极差、惹人厌恶的恶毒小师妹,手无缚鸡之力不说,在女主万人迷的衬托下更加低入尘埃里去。
      
      只是个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女配,稍有不慎魂归西去。
      
      她的存在,就是给女主和男主们下绊子,施难的,所以现在也是吗?
      
      经历了这些后,孟舒眉已经不怎么相信穿书的常规定律,打脸,逆袭,走上人生巅峰。
      
      她就是bug!
      
      温瑾的右手覆在背后,听到这句声音,手轻轻合拢,沉声说:“有事?”
      
      孟舒眉垂下眼帘,“师尊要如何处置我,是要惩罚我吗?”
      
      “不是。”
      
      温瑾答得直接快速,让孟舒眉眼睛又亮了起来。
      
      她的情绪来的快也去的快,之前的委屈劲刚过,消失得快,现在被救后的欣喜又出现了。
      
      温瑾确实偏爱温倾城,但也不是是非不分之人。
      
      又突然灵光一闪,孟舒眉上前几步跟在温瑾身侧,“师尊,我没有蛊惑师兄,师兄会变成那样是因为恶咒复发了。”
      
      “嗯,我知道。”
      
      “那师尊......”孟舒眉刚想问为什么还是要用剑刺他们,这才发现问不出口,她的脑袋混乱无比。
      
      温瑾看出了她的困惑,在一扇门面前停住,“我以为时梁要伤害你,剑气不会对普通人产生攻击性,却可以伤害妖魔。”
      
      孟舒眉垂着小脑袋,原来是她想茬了。
      
      “进去吧,关于那光,或许里面的人可以跟你解释。”
      
      “???”
      
      孟舒眉不敢动,她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温瑾,前所未有的渴望依赖他。
      
      “怎么了?”
      
      温瑾的声音很有安全感,孟舒眉握紧了拳头,“师尊,能陪我一起进去吗?”
      
      不,温瑾看起来就很可靠,非常、十分、万分可靠!
      
      温瑾耳朵突然爬上一抹可疑的红,他别开脸,看着别处:“你也不小了,该学会独立面对事情。”
      
      声音依旧冷漠。
      
      孟舒眉嘟囔道:“好吧,不过师尊可不可别走啊?”
      
      她的小心脏已经被冲击的四分五裂,万一似枫长老想想不对,又带着监法司的一众弟子杀过来绑她回去怎么办?
      
      栽赃诬陷的再没理,萧时梁在她身上晕倒就是最能做文章的地方,清净峰是绝对不会让萧时梁的名声变坏,比如说疯魔。
      
      从温倾城的话,她大概能猜到一点,萧时梁魔怔的状态被清净峰的弟子看到,并且误以为是魔族袭击。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件事栽赃嫁祸给另一个人。
      
      而那个人最好的人选,无疑又是她。
      
      孟舒眉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啊,她弱归弱,也是无比惜命的,有大腿就抱,没大腿就认怂,生存法则第一条。
      
      “师尊,行吗?”
      
      孟舒眉期待地抠手。
      
      半晌,温瑾走上去推开门,“为师在门口守着,不会有人靠近。”
      
      *
      
      孟舒眉达成目的地笑了,温瑾还挺好说话的。
      
      但进去后,孟舒眉懵了。
      
      房间的人呢!人呢!人?!哪里来的人给她讲那道光的事情??
      
      她谨慎地喊了声:“有人吗?前辈,不妨露个脸,露个声音也成。”
      
      孟舒眉在里面晃悠了许久,也没等到什么人,她大失所望,正要出来。
      
      “哎,哎,我不就睡了一觉,急什么?”
      
      这道声音孟舒眉再熟悉不过,是玄云的。
      
      她震惊地看着他从花瓶里现身,手不住颤抖地指着他:“玄、玄、云长、老,你怎么??”
      
      “我怎么了,很吓人吗?”玄云若有所思,“看来下次不能在花瓶里睡觉了。”
      
      修真界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时有发生,但对孟舒眉来说,她还是个初级小萌新,玄云在花瓶里这件事情惊吓到她了。
      
      直到坐下后,她的眼神仍然在玄云和花瓶之间来回转悠。
      
      “别看了,说正事儿。”
      
      “哦,对。”孟舒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先说说你当时是什么情况吧。”
      
      孟舒眉:“当时是指我身体迸发出那道光是吗?”
      
      玄云点点头。
      
      “当时情况危急,我以为我和师兄会被乱剑射死,于是身体的某处就...其实也说不上来,我没法描述。”
      
      孟舒眉仔细回忆,但她的语言太匮乏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把她发光了这件事情表述出来。
      
      “以前有过这种情况吗?”
      
      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孟舒眉是穿来的,她穿之后是第一次碰到这事,但穿之前是什么情况她哪儿会知道。
      
      “我大概了解了。”
      
      “长老?你知道什么了?”
      
      玄云一捻扇面,纤长的手指捏着扇骨,拍了孟舒眉一下,“你本凡人,自是不可能出现这种奇怪之事,最能解释的通的缘故就是,你身上多出了什么东西。”
      
      多出的、东西,说到这里孟舒眉已经清醒了,原来是碧玉结。
      
      她忽然又想到萧时梁在那道光后晕倒,急急忙忙地问:“长老,那这东西为什么会突然、呃,爆发?我该怎么控制呀?”
      
      玄云慈眉善目地摇摇头,孟舒眉歪头看他。
      
      “我也不是碧神,我怎么知道。”
      
      孟舒眉扁扁嘴,这东西就像个隐藏buff,不过既然碧玉结这么厉害,温倾城也定然不会让她落入危险之地,不然怎么取出来啊。
      
      这么想着,她和玄云能聊的东西也聊完了,她站了起来,袖子突然掉出来一件黑色物体,被玄云手疾眼快的接住了。
      
      “小师妹哪儿来的宝贝?”
      
      “长老说的这个啊。”孟舒眉微微一笑,“是师尊给我的践行礼物啊。”
      
      “哦~”玄云的语调延长,没再说什么,先走了出去。
      
      一开门看到温瑾伫立在门口,冷漠的脸色像个石柱子。
      
      “掌门怎么在看门啊?”
      
      这语气带着点逗趣,玄云少有的不正经,笑着看温瑾那张逐渐绷不住的脸。
      
      温瑾没搭理他,而是看向后面跟着的孟舒眉,“聊好了吧。”
      
      孟舒眉嗯了两声,言归正传,这是神物,她发出来的光,那也是神光!
      
      温瑾把孟舒眉护送到暮川院,才走。
      
      回去前,他看了眼暮川院的周围,一片黑暗,没有照亮这里的灯笼烛火,更别提像倾城殿内随处可见的晶石汇聚的水晶灯柱,而这里萧条枯瑟,尘土飞扬。
      
      “等等。”
      
      “啊?师尊?还有事吗?”
      
      孟舒眉转过一个头,眉目如画,光彩照人,和周围的一切极其不搭,听到温瑾喊她,不敢怠慢。
      
      她看见温瑾窘迫地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手帕,看清后才发现是她的小手帕。
      
      温瑾手里攥着有一块黑乎乎的帕子,不敢看孟舒眉。
      
      “为师、为师洗净就还你。”
      
      孟舒眉都快忘了这事,她怎么能让男主给她洗帕子呢,乖巧地跑上前,从温瑾手里拿过来,“不能劳烦师尊了。”
      
      温瑾看着女孩跑过来,好看的眼睛望着他,手中突然一空,心里那种感觉又猛得出来。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奇怪,他下意识地抓住了孟舒眉的袖子。
      
      “!”
      
      孟舒眉顿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温瑾,什么鬼??
      
      温瑾掏出一块素白的蚕丝手帕,塞在孟舒眉手里,低沉道:“为师跟你换。”
      
      “我、我这个手帕,也不好啊。”
      
      温瑾将弄脏的手帕从孟舒眉手里拿过来,手指不经意间轻轻擦过她柔嫩的皮肤,两个人都怔住了。
      
      孟舒眉立刻把手连带着温瑾的手帕收进了袖子里。
      
      温瑾脸色平和,眼神望着她的脸,“好好休息,为师也回去了。”
      
      “好,师尊晚安。”孟舒眉立刻扬起手跟他挥别,她有点不适应这样的温瑾。就像个招财猫,一直摇到看不到温瑾的身影,她才叹了口气走进了房间。
      
      她坐在凳子上,翻出那块素净的帕子,定是上好的材质,一块这样的帕子要花不少精力绣制吧,孟舒眉觉得温瑾亏了。
      
      她那棉帕不值几个钱,还被她洗得变形了,哪里值得交换了?
      
      *
      
      晚上的夏蝉叫得格外清亮,知了知了的有旋律的回荡在她的脑海里,孟舒眉突然想到,金留呢!他被怎么安排了?!
      
      想到这个,孟舒眉猛然从床上起来。
      
      这一个大动作,她才感觉到有一团软绵绵的肉被她压住了,她顺着月色看过去,没被吓一跳。
      
      一只通体黑色的、这是狐狸吗?
      
      未来的魔尊的原型竟然是只小狐狸,孟舒眉原本想笑,又想起来书里提到过,魔尊最反感别人提其他的出身,虽然他是魔族的太子,血统高贵,但是,母亲却是一个地位卑劣的狐妖。
      
      前任魔尊逝世后,膝下子嗣稀少,并且明争暗斗,死伤惨重,原本被遗忘的金留这才映入眼帘。
      
      尽管后来锦衣玉食地侍奉着,金留还是开心不起来,更加不会让人知道他虚弱时会变成小狐狸,防止被人迫害。
      
      孟舒眉的手鬼使神差地摸上了那毛茸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挠头:放心吧妹妹会变强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