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孟舒眉和温瑾前脚搭后脚地到了前殿,桌子上的菜也已经上齐了。
      
      旁边站了两个小厮在布置碗筷,其他人皆入座,就差这俩人。
      
      温瑾作为清净峰掌门自是坐在正对殿门的高座,而他的左边已经坐了温倾城,右边是没脸没皮的谢聆之。
      
      孟舒眉暗叹于这场修罗场宴席竟然没吵起来,温倾城旁边坐的是金留,谢聆之旁边坐了极其不情愿的芳岐。
      
      那孟舒眉的位置——好尴尬。
      
      就在金留和萧时梁之间,正对着温瑾,她坐下后,谢聆之就发话了。
      
      “怎么说掌门也是邀请的我和小徒弟呀,怎么让你的大徒弟坐你旁边?”
      
      芳岐一拧谢聆之的手臂,悄声:“少说两句会死啊!”
      
      这话一出,温倾城的脸色更差了,原本就有些虚弱无力,嗫嚅着嘴,不敢看谢聆之,眼睛只盯着温瑾看。
      
      “师父说,这是我的饯行宴......”她嘴唇泛白,眼眶湿润娇红。
      
      孟舒眉索然无味地听着温倾城娇声娇气地控诉,其实是不是她的,或者只请了她孟舒眉和谢聆之,已经无所谓了,这一大桌子菜都是她经手操办的,赶紧吃才是正道啊!
      
      温瑾咳嗽一声,眼睛瞥向谢聆之,意欲再明显不过,不要针对我的徒弟。
      
      谢聆之扬眉略过,金框眼镜下一双眼睛闪烁其词。
      
      “感谢大家来参加这次的饯行宴,此次下山,除了寻找碧神画卷,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高阶弟子的历练任务,这里有一份凡间委派你们可以看看。”
      
      芳岐拿起筷子打断,“行了,好好吃饭不行吗?”
      
      她不爽地看了温瑾一眼,吃饭聊什么工作呀,她敲敲筷子,没想到温瑾的这场盛宴还真的惊喜连连。
      
      “凤尾鱼翅、佛手金卷、绣球乾贝、炒珍珠鸡......掌门的厨艺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
      
      她说这话时,愤愤不平,温瑾明明一窍不通,难道在悄悄练习,不对啊,他堂堂掌门练习做菜干什么。
      
      明明是相同起跑线的两个人,芳岐很不甘心,夹菜的时候都一股怨气。
      
      温瑾看了孟舒眉一眼,缄默不语,如果直说这些不是他做的,那就不算完成交换任务了,任务里是让他做菜,所以不能说。
      
      但是,稍微提一下也是可以的,“其实,舒、眉也帮了忙的。”
      
      “哇!!真的吗?小眉眉真的好厉害,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了谁!”
      
      芳岐把萧时梁往孟舒眉的方向挤,挤眉弄眼了一会儿,被谢聆之拖回了原位上。
      
      孟舒眉疏然抬起头来,旋即点点头,萧时梁身上的气味又似有若无地贴上来,惹得她双颊泛红,她对这个并不在意。
      
      温瑾还是要面子的,温倾城也说了不少恭维他的话,又分别给金留和温瑾夹了不少菜。
      
      孟舒眉安心地吃了一会儿饭,有温倾城在,金留这厮就不会来烦自己。
      
      她反而和萧时梁交流地更频繁,自从那天一起喝过酒后,两个人的关系也缓和不少,虽然他依旧冷淡。偶尔芳岐也会插一句,看样子其乐融融。
      
      “温掌门不上酒吗?”
      
      孟舒眉听到耳边缓缓一句,真是找死,她悠悠拉了拉金留的衣袖,想劝他不要为非作歹。
      
      结果这厮果真天不怕地不怕,一个月过去,本性暴露无遗,恶劣的性子挡也挡不住。
      
      “吃饭不喝酒可不成,你说是吧,孟、道、友?”
      
      金留把被拽住的衣袖嗖得拉出来,弹了弹灰,眼睛睨一眼孟舒眉,“孟道友不会来了清净峰这么久还没喝过酒吧?”
      
      孟舒眉咬紧后槽牙,道:“自是没有。”
      
      温瑾脸色渐渐暗沉,他捏着筷子,谢聆之却在一旁帮腔,“哎对呀,温掌门的后院藏了不少好酒,我可惦记了许久呢。”
      
      芳岐一听酒就来了兴致,欢呼雀跃,让温瑾别藏着掖着赶紧拿上来,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她和谢聆之意见相统一。
      
      一个两个都逼着人上酒,温瑾下不来台,只得让几个小厮去酒窖里去五六坛,接着拿上来七个琉璃酒盏,依次排开。
      
      酒水刷拉拉地倒入酒盏中,一股股绸缎般倾泻,香气瞬间四溢,这种酒唤金逢玉露,酒液表面亮闪闪的,仿佛镶了一层金箔,酿制的工艺复杂繁琐,贮藏窖内,一藏就是五十年,最是上等佳酿。
      
      一般人也喝不上一滴,这回估计也是沾了温倾城的光了。
      
      孟舒眉小心翼翼地端起酒盏,嘴唇贴在杯沿,光是闻就已然飘飘欲仙,更何况喝了,她极其虔诚地闭上眼睛,轻啜了一口。
      
      口感绵长浓郁,唇齿生香,绝了,孟舒眉一口气喝光了,余光瞥见旁边的金留在豪饮。
      
      孟舒眉叹息:真是不会喝酒,啧啧真可惜,一大半还流了下来,太浪费了。
      
      这般好的仙酿被金留这等人糟蹋了,结果她转眼看见芳岐已经倒下了。
      
      震惊!小芳姐姐酒量一等一的好,怎么没喝几杯就...就...,她看了谢聆之一眼,定是那怀着肮脏心思的人干的好事。
      
      她走过去想看看芳岐,却被萧时梁抓住了手。
      
      她停住脚步,被抓住的皮肤表面如同被火灼烧般滚烫,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更加热,那温度直线上升,让她都不敢看萧时梁。
      
      他们什么时候到了可以随意抓手的程度了?
      
      “师妹,我身体好难受......”萧时梁呢喃道。
      
      孟舒眉呆住,足足楞了两三分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这、是、萧时梁在跟她说话吗??
      
      她慢慢坐下来,端详着他的脸,满脸潮红不说,眼睛也正在泛红,她心里犯难,萧时梁这是要复发的征兆吗?
      
      “今天几号?貌似是...三号?”
      
      她心里没底,想去找芳岐要丹药,但刚站起来又被萧时梁拽了下去,这下子两只手一并被锁住,萧时梁大喘着气,潮红带到了脖子上,格外吓人。
      
      孟舒眉:“师兄你是不是又复发了?”
      
      “大概是......”萧时梁眼角也是红的,脸上是扭曲的赧色,抓得孟舒眉生疼,“药在我随身带来的包裹内,包裹在会客厅。”
      
      孟舒眉:“那我们出去取。”
      
      她倾身靠近萧时梁,手贴附在他耳边说:“能走动吗?我先扶你去外面透透气。”
      
      耳鬓厮磨间,热气又直逼他的脑子,酥酥麻麻地触感一直蔓延到脚底板。
      
      他眼里积攒着些血丝,使劲点点头。
      
      金留见俩人想走,重重地放下酒盏,一声呵斥:“孟舒眉你干嘛去!”
      
      孟舒眉扶着萧时梁的手抖了两下,她干嘛要怕金留,现在大家都在!
      
      “我陪师兄出去走一会儿。”
      
      “想悄悄摸摸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
      
      在座的除了芳岐都看了过来,谢聆之这时也扶起芳岐,或许说是直接抱起了她,笑着说:“我先送芳岐长老回去了,你们自便。”
      
      孟舒眉歉意地朝温瑾致意,“师尊,我看萧师兄状态不好,陪他出去走走。”
      
      “你陪他出去走?他那状态你还有胆子在旁边陪着,是不怕他魔性上来翻脸不认人?”
      
      温瑾思忖片刻,说道:“金留你陪着一并去。”
      
      “这还差不多。”金留扔了酒盏,阴恻恻地望着俩人交缠的手,冲上去猛地分开!
      
      “不要命了!还敢抓那么紧!”
      
      孟舒眉被拉开,原本扶着萧时梁的手转而变成,被金留死命抓着。悠悠开口:“师兄恶咒复发也不过是入魔状态,而你就是魔,好像你更可怕一点吧。”
      
      并且入魔的萧时梁她知道怎么应付,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另一个萧时梁貌似有些迟钝,只要找到药一切都好办。
      
      金留挡在孟舒眉身前,不让她和萧时梁正对面接触,冷声道:“走。”
      
      孟舒眉想抽回自己的手,金留的手就像蛇一般又缠上来,冰凉寒冷,和刚刚火热的肌肤不同,一下子冰火两重天。
      
      “别乱动。”金留小声警告孟舒眉,“你最好跟紧我,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孟舒眉看了萧时梁一眼,还是不要跟金留逞口舌之快了,要赶紧取药。
      
      “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温倾城突然说道。
      
      孟舒眉没话语权,主动权如今在温瑾身上,不敢危险发言。
      
      金留原本抓着孟舒眉的手,陡然松开,孟舒眉看了眼金留,果然还是心上人重要吧,她勾起嘴角笑。
      
      一张脸写满了“我终于自由了”。
      
      她小跑到萧时梁身边,看他脸上都是汗水,想去找手帕,又记起来手帕给了温瑾,没法只能用衣袖快速地擦拭过他额头、鬓角的汗珠。
      
      “师兄忍一忍,撑住!”
      
      “孟师妹不如在这里陪师父,我和小留陪师兄出去走。”温倾城款款走来,“孟师妹初来乍到不了解师兄,他不喜欢和外人过多接触,还是我来吧。”
      
      啊这、孟舒眉看看萧时梁又看看温瑾。
      
      女主说的也很有道理的样子,孟舒眉点点头,既然温瑾没说话,就是默认了温倾城的行为,那她也无话可说。
      
      “还是师姐想的周全。”
      
      孟舒眉跟三个人摆摆手,悠然自得地坐在梨花木凳上,没发现怪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修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