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她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她真的不想同意,但温瑾和物语阁阁主同时看着她,貌似还想逼着她同意。
      
      吃饭也是件幸福的事情啊,和一个恶毒女配吃饭,温瑾他不膈应吗,再说了,这个女配还是对自己有那种想法的,而他一心为温倾城守身如玉,孟舒眉都害怕她和温瑾吃了顿饭,后续会被其他人怎么想。
      
      阁主愁眉苦脸,看了看两个人默不作声的表情:“小芳说你对小徒弟不好,看来还是真的了,你看人家都不愿意吃你做的饭!”
      
      孟舒眉一惊,刷地看向温瑾,惊恐万分地摇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只是师尊突然请我吃饭,我有些受宠若惊!”
      
      “那就算小徒弟同意了。”阁主的眼角藏笑,“地点不如就掌门的落川殿,时间就一周后,就当给小徒弟践行如何?”
      
      温瑾一如既往的冷峻,眉峰凌厉,每一根发丝都仿佛在抗拒,看上去极其不情愿。
      
      孟舒眉嘴角向下,真当她情愿吗?
      
      也不知道今天是运气差、还是算运气好,功夫不到家,就要下山历练去了,还要即将和高冷仙尊温瑾共进晚餐,她觉得一切都没照着她的想法来,从一开始被误解偷碧玉结,她就开始身不由己了吧。
      
      温瑾没有过多停留,拿起桌上的一大袋包袱就走了,飘飘然,没有和孟舒眉说一句话。
      
      孟舒眉礼貌地又在他身后说,“师尊走好。”
      
      话音刚落,一声“扑哧”突兀地响起,孟舒眉不尴不尬地看着阁主。
      
      她被人嘲笑了吗?
      
      物语阁阁主看上去和清净峰的弟子、长老都有所不同,更加的随心所欲,说话的语气和做事的方式,好像让她想起一个人......
      
      大概是由于他是入驻清净峰的商人,并不隶属门派,这里只是他做生意的落脚点。孟舒眉也对他格外谨慎,不敢过问太多。
      
      “阁主,我的传声玉佩不慎落失,特此来这定制。”
      
      阁主持着西洋笔记录,“好说好说,我先给你记下。”
      
      这人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孟舒眉有些不安,她又问了句,“几时可以来取?”
      
      “三月吧。”
      
      “啊......这么久吗?”
      
      孟舒眉阴云上头,她好像一周后就要启程了,那意味着这期间,她会有三个月处于一脱离大部队就必定失联的状态orz
      
      阁主抬眸瞥一眼她,轻笑,“不如你置换些传讯符箓如何?传讯符箓有语音速录功能,是我根据西洋传过来的先进知识改良的,只要在符箓上写上人名,就可以传达到那个人的手中。”
      
      “怎么样,是不是很天才?”
      
      孟舒眉故作被震惊,瞳孔张大,“阁主的能力,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在下佩服。”
      
      此人恬不知耻,她鉴定完毕。
      
      “你真的不需要吗?”阁主拿出几张传讯符箓摆在桌上。
      
      孟舒眉怎么可能不想要,心里怪痒痒的,有了这些符箓,就相当于多了一个保障,至少不会死太快。
      
      原书中,孟舒眉在搬到暮川院后,和金留相看两相厌,互相对付是常有的事,偏偏又是个不服输吃不了亏的性子,让金留更是厌恶。
      
      也是因为这样,在后来被赶出清净峰后,遭遇金留的毒手。
      
      但是并没有提到碧玉结,还有寻画卷的事情,所以孟舒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此去会怎么样,但比起被金留活活折磨死,她还不如就此死在什么门派大义上。
      
      这样也光荣嘛。
      
      孟舒眉下定决心了,就和阁主换了一沓符箓,条件是,帮阁主约芳岐长老一起过来吃饭。
      
      原来存了这心思,孟舒眉内心鄙夷。
      
      脏!
      
      “这条件不难办到吧?”
      
      孟舒眉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也不敢有意见,就一起吃个饭,温瑾也不会故意谋害她,而且有芳岐在,她会稍微自在点。
      
      “当然、不难了。”孟舒眉把符箓和挂坠放在一起,旋即和阁主道了别。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不敢置信短短时间里,就要下山了,说实话,她都没走遍清净峰。
      
      趁着她还有命活在这里,孟舒眉脚下更有力了,至少在下山前好好逛逛这里,不负她穿书一趟!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地方。
      
      ——她穿书第一次跌落的地方,练武场。
      
      这里有一排排整齐肃列的队伍在练剑,互相比拼招式,呐喊声、爆发声不绝于耳,傍晚的夕阳如火般烧在天际,同样也烧红了这个热血蓬勃的练武场地。
      
      再次亲临这个地方,孟舒眉还是有些心悸,那日的场景再现,血肉模糊的脸,还有......
      
      她抬起手腕,手上的镯子。
      
      那日就是靠着这个才看清了她那张不堪入目的脸,还真挺搞笑的,孟舒眉细细地观察这串镯子,清透又明澈,这个一穷二白的女配怎么会有此等好物。
      
      但是她不记得原身有什么惊人的家世背景,也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也不被家人宠爱,这东西比那所谓的碧玉结更像是偷来的。
      
      显然也有人发现了。
      
      一块石子快速准确地飞掷过来,“蹭”地一声,玉镯落地,但并没有碎。
      
      那人似乎不甘心,阴阳怪气地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情夫送的?净干些肮脏的勾当。”
      
      孟舒眉也就这点宝贝,不忍心地快速拾起,紧接着那石子又投掷过来,这一回砸到了孟舒眉捡起玉镯的手上。
      
      这力道用了十成十,她本就细皮嫩肉,现在手被划了个口子,瞬间出血。
      
      她忍了口气,将玉镯收好,抬眼看袭击她的那人。
      
      果然,她知道是哪位了。
      
      那女修是当时在落羽殿直面讽刺她,被萧时梁拦下的那位,姿色也算清秀,但比起孟舒眉,差了不知多少等级,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嫉妒心却极强。
      
      “这般看我做什么?”女修不满被孟舒眉这种人瞪,“大师兄就在这里,你想对我做什么!小心他......”
      
      “小心他什么?”
      
      女修没想到孟舒眉打断了她的话,一下乱了方寸,她也是一时性急才搬出了萧时梁,虽然萧时梁就是在练武场,但是他从来不会替任何人出头,除了个例外,温倾城。
      
      孟舒眉对她轻蔑一笑,萧时梁看她一眼都嫌脏,更别提会来对她怎么样,那晚之后,她也不时做梦梦到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萧时梁那张脸,反复出现在她的梦中,惊扰了她好几天。
      
      对于他,对于那天,孟舒眉抱着,她就是做了一场梦,吓出了一身冷汗,醒过来就好。
      
      而且那天也不是他,是另一个萧时梁,所以孟舒眉不害怕现在的萧时梁。
      
      女修是似枫长老座下的弟子,她进入清净峰时,萧时梁就已经是修真界鼎鼎有名的少年剑修,令数以万计的女道友沉醉,甘愿放弃适合女修修炼的白雀堂,也要来清净峰,就为了和他在一个空间里、一个门派内。
      
      放弃适合自己的修真道路,无疑于斩断自己的未来。
      
      但也没能阻止每年都有大批大批的女修报名清净峰,而真正能和萧时梁见上一面的却屈指可数。
      
      而她就是一个,所以她很自傲,不信可以有人比她更了不起。
      
      “木莲,你在那里干什么?”
      
      女修听到声音,瞬间回头,“大师兄,我...”木莲结结巴巴地道:“我在教训不懂事的弟子,你是来找我的吗?”
      
      她的声音蕴含着期待,有些凹陷的脸颊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
      
      但她却怔在原地,她看到大师兄透过她,眼神死死地盯着孟舒眉,有丝难言的情绪波动在里。
      
      为什么......大师兄会这样看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孟舒眉打卡完这个场景,又遇上糟心的人、糟心的事,现下也没心思再逛下去,准备去饭堂用个晚膳。
      
      她瞧见萧时梁的目光,心中一动,维持着面上的镇定,点头致意,转身想走。
      
      “你,等一下。”
      
      孟舒眉停住脚步,这声音也是好久没听到了,和那晚不同的是,没有轻佻戏谑,只有命令式的语气,不容拒绝。
      
      孟舒眉不知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有的话也只不过是孟舒眉迫不得已,轻薄了一下萧时梁,但也是救了他一命了,以身犯险同样救了其他清净峰弟子的性命,少了一个送命者。
      
      “师兄有何事?”
      
      她说得坦坦荡荡,其实内心慌得不行。
      
      萧时梁面色难堪,黑眸掩映着天边的烧云,里面有簇簇火苗,素白欺霜般的脸庞一下有了朝气,柔和了眉目,隽秀深刻。
      
      他左手持剑,剑刃抵在地上,火红的云层投照下来,锋利的剑在地上投下一个黑影,像是要和孟舒眉打上一架。
      
      孟舒眉惴惴不安,她有些惶恐,不会真的和她猜想的一样,这人要杀她灭口,不行不行,她千万不能慌神,至少这是公共场合,他应该不会乱来。
      
      却见萧时梁利落地挽了个剑花,将剑收入剑鞘内,冷淡道:“芳岐长老有事寻你,让我带你过去。”
      
      就、这、样??
      
      孟舒眉一下缓了过来,紧绷的神经松缓,提上一口气,“没事,不劳烦师兄了,我自己认得路。”
      
      她怎么这时候才想起来,小芳姐姐说过有事会用传声玉佩联系她,当时她怎么就忘了这茬子事,传声玉佩估计早被萧时梁还给了温倾城,小芳姐姐更是联系不上她了。
      
      “不可。”萧时梁的眉头蹙起,“还是由我带去为好。”
      
      孟舒眉颔首,听话地跟着萧时梁走出了练武场。
      
      木莲惊愕万分,她就这样被无视了?师兄来这里不是为了找她的吗?怎么变成找孟舒眉了?
      
      远处跑来一个同样穿着高阶弟子服的男修,他奇怪地看了眼木莲的表情,说道:“木莲,大师兄呢?刚才看到他走过来,怎么人不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ovo谢谢大家支持,蠢笨作者有时候逻辑不好,文笔也不成熟,也在努力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