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里的恶毒小师妹

作者:软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他的眼睛浑浊不堪,还沉浸在睡梦中,脸色虚白,虚汗从额发流淌下来,头不住地左右翻来覆去,双手在空中挥舞着,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神色又灰沉了不少。
      
      脚无意识伸出时,踢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他想起睡梦中那只毛绒绒的小奶猫,行动比意识更加迅速,抓住“小奶猫”肉乎乎的脚丫子,就往怀里拽。
      
      好像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只脚丫子上,他一把将“小奶猫”抱到自己身边,心一下子就定了。
      
      真软啊,金留心满意足地喟叹一声。
      
      他深吸一口气,在“小奶猫”雪白的脖颈上亲昵地蹭,梦中温暖的触感一下子又会来了,他抓紧“小奶猫”的腰贴在身前,鼻翼轻微翕动。
      
      下一秒,他彻底清醒。
      
      这味道,不是他的。
      
      他瞪大了眼睛,眼前迷雾般的景象不见了,他看到了熟睡的孟舒眉。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冷汗层层地抓着眼前人的领口,手背青筋暴起,孟舒眉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还敢往他床上爬,当真轻浮下|贱!
      
      金留眼眶生涩,一眨也不眨,就这样看着身下的人,她毫无防备,因为被抓得狠,小嘴不住嘟囔,还想用手来抵抗。
      
      他抓得更紧了,这种女人,真是倾城说的那样,品行不端,一心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实则就是个野鸡,以为凭借美貌和身体,就可以和他共度良宵吗?!
      
      孟舒眉的长发柔顺,如上好的墨色,有几根耷在鬓角,蜷曲成卷儿,光是头发就铺满了整张枕头,她的头正巧转过来,脖子也随之转过来,颈线弧度优美,因为太过白皙,脖颈下的青筋根根明显。
      
      雪白纤细的脖颈,脆弱诱人,孟舒眉是他见过最弱,又最下作的女人,没有上好的尊贵的出身,没有良好的谈吐举止,有的只是胆小怯懦。
      
      跟那个女人一样。
      
      他伸出手放到孟舒眉的脖子上,他不喜欢这种女人,但很奇怪,他就是忍不住想靠近她。他的魔性驱使着意念,要摧毁,要破坏,要让这种人不能伤害到他。
      
      只要轻轻地一用力,就可以结束掉她的生命。
      
      空气中的纤维在飘荡,窗外的光洒进来,孟舒眉的脸也从鲜活变得骤白,她呼吸不畅,眉头皱紧,眼睛睁开一条缝,紧接着面红耳赤地开始挣扎。
      
      她怎么又在死亡的边缘了?!
      
      刚从萧时梁的边缘跳过来,又要往金留的边缘跳。
      
      她反复横跳,真的太疲惫了。
      
      “你、放开我!”孟舒眉挣扎地衣襟大开,两条腿也从被子里探出来去踢金留。
      
      这是她最大胆的一次,孟舒眉想不了那么多,她也没碍着他什么事儿啊,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是正义的反击。
      
      啊,不对。
      
      孟舒眉看清了自己身在何处,怎么以这么、呃、诡异的姿势在反击??
      
      她的脸颊绯红闪过,看向金留的眼神不再正义凛然,相反,有些左右躲闪。
      
      “想活命?”
      
      孟舒眉不知道金留在想什么,反正这人想一出是一出,瓮声瓮气道:“是,谁不想呢。”
      
      金留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居然悄然放开孟舒眉的脖子,转而去抓她的后脖颈,逼着她直视自己。
      
      “看着我。”金留不是红瞳,是黢黑的黑瞳,冷冷地盯着孟舒眉,“告诉本座,你今晚干什么去了。”
      
      他轻而易举地放弃了杀她,但也不能太轻易放过她,作为奴仆,竟然比主人还晚归家,当真不把他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孟舒眉后怕地捂住自己的脖子,她就着这个姿势,清了清嗓子。
      
      “也没做坏事啊我,就...帮芳岐长老干活儿。”
      
      “当真如此?”金留的声音醇厚低哑,不同以往少年人的清朗,让孟舒眉心跳了两下。
      
      为什么今晚这么刺|激!
      
      她又忍不住咽口水,抿了抿嘴,乖巧地点头。
      
      金留知她不敢撒谎,又换了个问题,这身衣服真是碍眼!
      
      “那衣服呢?”
      
      孟舒眉嘴角扯出一个难看的弧度,这个问题让她致郁,半天答不上来。她肯定不能说是萧时梁的,她预感实话实说金留会杀了她,她竟然和他的情敌有互穿衣服的关系??
      
      金留隐隐有些不快,他伸手就去拉扯孟舒眉的前襟,动作力道很大,丝毫不给她机会反抗。
      
      我靠!!孟舒眉感觉自己被雷劈了,按住金留的手不让他动,这人|兽|性大发,也不应该是对她啊!
      
      “你冷静点,这衣服不是我的,是别人的,我还要还给他呢。”
      
      金留冷笑,“爬上了我的床,还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真有你的。”
      
      “......”
      
      孟舒眉这下知道了,这人今晚不对劲的原因。
      
      天杀的,他还真的被恋爱冲昏了头脑是吧?
      
      “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什么时候成你金留的了!”
      
      “我说是我的,那就是我的,你管的着吗!你还想管我,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
      
      这么一争执,金留手上的动作也暂停了下来,孟舒眉赶紧整理好衣服,跟这人没道理可讲。
      
      “行,那你睡这儿。”孟舒眉生硬地妥协,“我睡你那屋去。”
      
      她趁着金留发愣的功夫,赶紧翻身下床,逃也似地出了房间。
      
      为什么明明是她的房间,她却要被迫驱逐,孟舒眉心里又给金留默默记上一笔账。
      
      这几日,孟舒眉时不时就能在回院子时,看到金留黑漆着脸,好像有人欠了他几万两银子,而那个欠款人仿佛就是她孟舒眉。
      
      这种错觉让她极其不舒服,所以能不和金留正面打交道就尽量避免。
      
      上回暨川河的事故,玄云得知后,惩戒了那几个犯事的高阶女修,让孟舒眉下课后去他的大殿寻他。
      
      玄云的大殿在南边的溪水边,常年绿意盎然,竹林茂密,离落川河就一步之遥,和芳岐的院子同个方位,所以孟舒眉也熟悉,没过多久就到了。
      
      “麻烦帮我通报一下。”
      
      门口站着的小厮瞧她一眼,眼神不善,但奈何玄云的吩咐,只能硬着头皮去请示。
      
      孟舒眉在门口站了不久,就被请了进去。
      
      她一进殿就看到玄云闲适地坐在一张椅子上,正在倒茶,而旁边的是赫然是温倾城!
      
      温倾城背对着她,背影倩丽,头发上插了许多首饰,看的孟舒眉眼花缭乱,要不是前些天也看到过温倾城的这番打扮,她是死都不会信,女主会这般浮夸。
      
      因为小厮的通报,温倾城也适时转过头来,持着温柔的笑。
      
      “师妹。”温倾城手里拿着玄云倒好的茶,“怎么有空来玄云长老这。”
      
      玄云不待孟舒眉回答,抢先说了话,“是我让她来的。”
      
      孟舒眉讪讪地笑,不敢直视女主,她目前为止,除了碧玉结没有归还,连带着传声玉佩这事也解释不通,现在处在同一空间,这该如何是好啊!
      
      “是吗?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温倾城嘟起嘴,佯装一副小女儿样,“以前玄云哥哥邀请我来喝茶,从不会喊旁人。”
      
      “哪的话,今天也是因为舒眉,我才请你过来的。”
      
      温倾城被堵住话头,阴沉地看向孟舒眉。
      
      孟舒眉自知没理也没身份,安静地坐在离他们两三个椅子的距离,静静地举杯喝茶,估计等温倾城的事情结束,才能轮到她吧。
      
      刚抿了一口茶水,孟舒眉就感觉到一道阴冷的视线,她没有去看,过不久,玄云就招呼她坐过来。
      
      “今天,其实我是请了你们两个人。”
      
      “......”
      
      孟舒眉没有很惊讶,怎么说她也是个炮灰,不可能让主角团之一的玄云长老费心,有温倾城在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玄云见二人都缄默不语,没有继续打幌子,而是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从掌门那里听说倾城丢失了一直随身携带的碧玉结,而碧玉结现如今却在舒眉这里。”
      
      温倾城情绪有点起伏,她放下茶杯的手瘦白,嘭得一声置放在桌上。
      
      “是的长老,难不成你有办法把碧玉结从我身上取出来?”
      
      玄云神秘一笑,“自然是有的,不过嘛......还需要点东西。”
      
      孟舒眉本就被这件事搞的头疼,迫不及待地就问还需要哪些东西,她去找。
      
      “哎呀舒眉,这碧玉结本属神物,是碧神天女灵血凝聚的天然仙品,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东西取出来的,神物有自身的意识,不能强行取出,会一损俱损的,那就吃力不讨好,反而你自己也会身陨。”
      
      “玄云哥哥,那该怎么办,这是我和师父的共同回忆,我不希望在她身上待这么久。”说着温倾城泫然欲泣。
      
      玄云天赋占卜,其实也是因为他是碧神的后人,神族后代天生就具有一定预知能力,而碧玉结也是玄云告知的温瑾。碧神后代稀少,如今仅存的几个要么是失落凡间,没有开启仙智,要么就是被魔族妖族赶尽杀绝。
      
      尽管繁衍到现,在碧神的仙术基本在后代身上几乎泯灭,也不影响血脉上的感知力,取出碧玉结的方法除了玄云外,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孟舒眉吃瘪,只能不停地喝水,缓解尴尬。
      
      玄云又说道:“碧玉结认主,照常理来说不至于会被外人轻易夺去,但不排除有意外情况的发生,但根据我前几日的观察,舒眉的属性和你的一样,同属阴系,也许碧玉结误以为其是你,这也解释的通,你们的属性在修真界,恐怕就唯二两个。”
      
      孟舒眉第一次听说这个阴系属性是在刚刚接收穿书剧情时,女主是天道的女儿,各种玛丽苏的安排都在她身上体现,美貌身材绝无仅有、修为术法高深莫测、性格脾气坚韧俏皮、灵根属性天上地下,就她一个阴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不要抛弃窝,我每天码好多好多,最近在修文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