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花她不演了

作者:叶沉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还在演

      “听说洛总这两周去M国,楚初没跟着去。”
      
      “她不就是个玩物,洛总怎么可能会带她去。”
      
      “估计过不了几天他们就要分手了,洛总又不眼瞎。”
      
      “楚初她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
      
      ……
      
      除了一张脸,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
      
      楚初坐在沙发上,怅然若失中居然还有点高兴。
      
      除了这张脸,她好像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了。
      
      柔和的灯光打下来,落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五官精致,眼睫毛微垂,眼如点墨,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这番八卦的闲话一出,气氛顿时尴尬起来,连周围的香氛和柔和的轻音乐也不能缓解。
      
      李师表情微僵,楚小姐好不容易来趟美容院,怎么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她很乐意为楚小姐服务,毕竟别人来美容院都要看到效果,但楚小姐本身就很漂亮了,从他们这走出去就是一块好招牌。
      
      深吸一口气,李师把声音放轻,打破了沉寂的氛围,问道:“楚小姐,这次准备做点什么呢?”
      
      “就做个全身SPA吧。”楚初开口道,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别人听见。
      
      她的声音很有特点,听过的人都能认出。
      
      声音带了一些清甜,又不让人觉得腻,像是甜度刚好的棉花糖一般,多一分觉得矫揉造作,少一分则偏硬。
      
      果然她的话一出,旁边的人顿时就安静下来。
      
      李师引导她走向包间,隔音很好,门轻轻掩上,所有声音便都听不见了。
      
      楚初躺在床上,白色的柔软毛毯盖在胸前,露出精致的锁骨,胸脯随着呼吸浅浅起伏。
      
      眼睛闭着,睫毛如鸦羽,精致得像个画中人。
      
      即使已经和楚初打过三年的交道,李师每次见到她也会感叹,真是个美人。如此尤物,怪不得能在洛家大少身旁待三年。
      
      来美容院的名媛很多,在这里工作的美容师得到的八卦也不少。
      
      在那些名媛口中,楚初是个以色待人的女人,被不少人咬牙切齿地骂过。
      
      就是不知道洛家大少怎么就看上了这个,除了一张脸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女人。
      
      其实打从楚初跟着洛寻澜的第一个月,就有人在说,“等着瞧吧,等不了一个月,洛少一定把楚初给甩了,一个只有张脸的草包对男人也只有一个月的吸引力了。”
      
      洛寻澜那是谁啊,出身荣城顶级世家洛家,自小就被当成接班人培养,那可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存在。
      
      在洛家这个庞大世家的笼罩下,也丝毫不能掩盖其光芒。
      
      当时洛寻澜把楚初带回临江别墅时,多少名媛为之扼腕,背地里不知多少次真情实感地骂过楚初。
      
      甚至当时还有赌楚初和洛寻澜绝对超不过一个月就分手的赌注,据说赔率一赔百。
      
      然而第一个月后,楚初和洛寻澜还是好好的。
      
      再后来,洛少变成了洛总,成了荣城上层阶级最耀眼的未婚男性。
      
      众人等啊等,这是第三年,洛寻澜还是没把楚初给甩了。
      
      今天算是碰上现场了,背着人八卦得热火朝天,真要当是人来了,就屁都不敢放了。
      
      毕竟楚初能在洛寻澜身边待三年,那手段肯定特别高。
      
      想到这里,李师手下的动作更轻柔,楚初却睁开了眼睛,她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睫毛上凝结着一点水汽,眉眼如画。
      
      “李师,我想先洗个澡。”
      
      楚初挺不喜欢来这的,她不喜欢按摩,她怕痒。
      
      但要是在按摩的时候笑出声,不知会被荣城多少盯着她的名媛背地里取笑土包子。
      
      虽然楚初一点不在乎她们的看法,不过她现在是洛寻澜名义上的女朋友,不能给洛寻澜丢脸,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甩了。
      
      那些人总觉得她有什么好手段,楚初幽幽叹了一口气,她这心里也挺没底的啊。
      
      泡在温度适宜的水中,帘子的遮挡让人多了点安全感,顾客沐浴的时候,美容师一般都在帘外等候。
      
      没人了,楚初这才把一直坚持的表情管理放下了,她头靠在一旁,手搭在边上,表情十分惬意,和刚才的温柔静好的美人完全是两个样子。
      
      这本应该是最让人享受的氛围,灯光适宜,鼻尖萦绕着淡淡的香薰味,是她最喜欢的雨后茉莉。
      
      绮丽不愧是荣城顶尖的美容会所,把客人的喜好都摸索得一清二楚,服务特别细致。
      
      但楚初没法享受,她心在滴血,这就是她不喜欢来绮丽的最大原因了,贵。
      
      不过晚上洛寻澜就要回来了,他这一趟出国花了两个礼拜的时间,作为洛寻澜名义上的女朋友,楚初自然得斥大价钱来保养一下。
      
      楚初一边保养,一边心里在滴血,盘算着怎么从洛寻澜那搞点钱过来。
      
      贵自然有贵的妙处,从美容院出来,楚初都觉得皮肤仿佛又细腻了几分,身体轻盈了不少,被香薰过的衣物散发出清浅的香味。
      
      啊,真精致。
      
      洛寻澜这一趟出去了两周,她在别墅里玩得乐不思蜀,所以骤然收到洛寻澜助理电话,告知洛寻澜即将回来时。
      
      楚初吓得赶紧去了趟绮丽,毕竟她现在就是靠外貌加身体吸引洛寻澜的。
      
      去了美容院之后楚初又去了美发沙龙,她一头齐腰的长发微卷,从没染过色,特别有质感,摸上去跟丝绸似的。
      
      做完这一切之后,楚初才回到临江别墅。
      
      偌大的别墅里只有她一个人,周围安静得不像话。
      
      洛寻澜不喜欢别墅里出现其他人,所以保姆都是住在别墅外的,只在三餐时间会来做饭,打扫卫生等。
      
      楚初看了一眼时间,助理只说了洛寻澜今天晚上回来,也没说清楚具体时间。
      
      楚初本来蠢蠢欲动想去二楼电影放映厅看看电影都没去,万一被洛寻澜碰见多不好。
      
      她躺在沙发上,用手理了理裙子,确保待会洛寻澜回来时看见她时,是睡美人的样子。
      
      理好之后,楚初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熟练打开大眼图标,开始刷微博,看见有人转发抽奖信息,奖品简单粗暴,直接打钱六千块。
      
      楚初随手一转,这是她小号,披着用户XXX的马甲,干的全是转发抽奖微博的事。
      
      但三千多条抽奖微博里,硬生生没一条中的。
      
      时间慢吞吞地走着,楚初有点困了,把微博账号切换成大号,里面是一片岁月静好,做好这一切之后,把手机放在一旁,又用手梳了下自己的头发,这才闭上眼睛睡过去。
      
      这睡也是有诀窍的,不能睡得太死,任谁睡死过去都是不好看的。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环境中“咔哒”一声轻响。门被打开,随后男人的脚步声响起,落在木质地板上,略微沉闷。
      
      客厅只留有一盏台灯,暖黄的灯光落在女人的脸上,吹弹可破的肌肤显得十分柔美,唇角微翘,天生一副甜美清纯的面孔,唇粉嘟嘟的,总诱着人上去亲一下似的。
      
      洛寻澜也没委屈自己,弯下腰吻住了她的唇,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
      
      楚初适宜地醒了过来,她怕自己再不醒就要被洛寻澜逼着张开嘴了,毕竟这位可从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
      
      她主动张开嘴,唇舌都被仿佛被一番狂烈的风雨洗礼,她细细地嗯了两声,慵懒之中又带了点引.诱。听见她的声音,男人的动作也激烈了两分,另一只手握住她的腰肢,往怀里揽去。
      
      楚初悄悄伸出手,环上洛寻澜的脖子,有些害羞地回应着他。
      
      这一吻持续了好久,楚初都快呼吸不畅时,洛寻澜才停下,他的声音略有点沙:“醒了?”
      
      楚初把头靠在他胸膛之上,语气懊恼带着些许撒娇:“不好意思呀,我等着等着不小心睡着了。”
      
      楚初悄悄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瞧瞧这话说得多好,只说等他,一点不邀功,多能满足大男子心理呀,只要这男人有点心,估计都会感动一下,然后最好再送她一点礼物之类的。
      
      “困了就去睡,我没让你等。”
      
      ……
      
      操,这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能把人堵死。
      
      心里的骂归骂,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楚初继续温声细语:“这么久没见你了……”
      
      说到最后声音渐渐隐下去,有些话不说那么明倒更惹人遐思。
      
      楚初对洛寻澜那是下了大功夫的,可惜洛寻澜丝毫没领悟到,直接说:“去洗澡?”
      
      虽然是用的疑问句,但语气却是陈述。
      
      楚初:……
      
      洛寻澜轻微洁癖,做前必洗澡。
      
      她想给洛寻澜整点朦胧的浪漫,结果这男人脑海里全是黄.色废料。
      
      楚初忍了忍,脸蛋红都扑扑的,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轻轻搂住了男人劲瘦的腰肢。
      
      算了算了,直男不都是这样吗?
      
      原谅他吧,看在钱的份上。
      
      她刚睡醒,身体还有点发软,洛寻澜索性直接把她抱起,一步一步走上楼,二楼的感应灯随着主人的脚步声亮起。
      
      楚初抬起头打量着洛寻澜,男人下颌线条流畅,弧度优美,生就一张好脸。
      
      这让楚初觉得其实自己是不亏的,毕竟人长得好看,就不知道是谁睡谁了。
      
      楚初被洛寻澜带进了浴室,虽然她现在并不是很想洗澡,不过楚初从来不会拒绝洛寻澜。笑话,谁敢拒绝给自己发工资的老板啊。
      
      “你这一次出去了好久。”楚初小声的埋怨道,身为洛寻澜名义上的女友,楚初很会把握这之间的尺度。
      
      既表达了自己的关心,又不过问他的行程。
      
      洛寻澜轻声一笑,手放在她背后的拉链上,“唰”的一声拉下,对她的关心不置可否。
      
      楚初任他把自己的裙子脱下,轻轻靠在他身上。
      
      花洒洒下水,楚初的头发被淋湿,趁着水声,她踮起脚,很努力地靠近男人耳边,声音又软又甜:“我腿有点麻,你轻点。”
      
      这句话会带来什么后果楚初自然知道,不过小别胜新婚。
      
      水声渐渐,里面还隐藏着其他的声音,很勾人,跟小虫子钻进人心里去了似的。
      
      她按在墙壁上的手指甲粉润,只是按得太用力导致有点苍白。
      
      随即被男人的手包裹住,夹杂着喘息的声音十分性感:“放松点。”
      
      要求真多……
      
      最后这澡也不知洗了多久,等到洛寻澜把她抱回床上时,楚初已经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垂落在床侧的手臂有些暗红的痕迹,男人的吻落在她身上。
      
      还、还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写《芝芝茫茫》点进专栏可见,求收藏呀
    文案:高中时的路茫,张扬不羁,染一头雾蓝色头发,人人见他都要喊一声路哥,而迎芝门门功课拿第一。
    好学生喜欢上了坏学生。
    两人在一起时,朋友劝她:你们都想做让他收心那个人,都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但在他眼中,你和别人没两样。
    迎芝:我知道,可我偏想,偏想去试试。
    试过了,分手了,再也不想了。
    *
    再相逢,是在迎芝公司楼下新开的酒吧。
    她被同事灌得半醉,迷迷蒙蒙被半搂着出去。
    无法反抗之时,却是他出现,伸手一拳将人抡到墙上。
    他没变,还是那头雾蓝色头发,嘴角挂着伤,笑得痞气:“小美女,交个朋友呗。”
    迎芝晃晃昏沉的脑袋:“不和陌生人交朋友。”
    他轻声闷笑:“前男友算陌生人?”
    迎芝眯着眼打量他半晌——
    “算死人。”
    *
    迎芝再也不去公司楼下的酒吧,但时隔不久,就有同事叫她。
    “迎芝,那酒吧老板又来找你了。”
    深沉的夜晚,路茫抱着她,声音温柔真挚:“吱吱,再相信我一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