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因为一次葬礼,她遇见了她的白马王子。
但是王子从始至终也没有起着白马来接她。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95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102,09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恋曲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8051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那年,谈了场名为纪念的恋爱

作者:madg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那年,谈了场名为纪念的恋爱
      One
      记得以前,是听过这样一个故事的。
      有一个女人,在父亲的葬礼上遇见了她的白马王子,但葬礼一结束那个白马王子就消失了。于是,女人杀了自己的姐姐,只是为了再次见到那个男人。
      蓝烟觉得自己似乎和这个女人有些相似。
      第一次遇见肖落是在父亲的葬礼上。17岁的她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站到他的身后,故作不经意的理了理自己残缺不全的刘海,然后抬头望向距离自己依旧很遥远的身影。她期待着他转过来,幻想着他是什么样的表情,会说什么样的话。
      而那个男人至始至终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在那个悲伤忧愁的世界里即使是灰暗的背景与音乐都无法阻止她小小的青春悸动。
      那年的他20岁,是她的姐夫。
      
      第二次见面,是在六年之后。地点依旧是墓园,只是这次死去的是她最爱的姐姐。
      被病痛折磨的姐姐还是没有完成与肖落的婚礼就离开了。那个有凤凰花飞落的季节,她踏着她曾经最爱的白云,飞到她一次又一次描写过的天堂。
      肖落没有哭,他安静的站在墓前,凝视着碑文。
      蓝烟看到他用手摩挲姐姐的名字,蓝渊,蓝渊,他嘴唇嗡动着,很小声的念着。真的很小声,但是她听见了,那是姐姐的名字。
      那一瞬间,她觉得心痛。。
      
      “你叫蓝烟?”这是他和她讲的第一句话。
      “恩……”
      蓝烟故作不在意的转过头去,却又偷偷的用眼角打量着他。她喜欢他泛着光的发丝,微微上翘。
      “你……讨厌我?”男人忽然有些局措不安。
      “没有,没有!”她马上转回头来,慌张的摆手。样子比他更着急。
      “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突然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笑到甚至要双手锤地的地步。
      她这才反映过来自己耍人不成反被耍,脸一阵红一阵白。
      
      姐姐与他恋爱七年,什么关于自己的事也没有告诉他,却在死前对他说,“我有一个妹妹,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之类的。
      当蓝烟听到肖落提到的时候,她忽然无法抑制的想要大笑。
      姐姐虽然走了,却给了她一个名正言顺接近他理由。
      但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只是很乖的说谢谢你。
      此后的许多年,肖落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每次提蓝渊临死之前的遗嘱时蓝烟的表情都那么奇怪。
      
      Two
      肖落是个比蓝烟想象中要有情趣的人,也是一个非常体贴的人。做事认真,为人稳重。蓝烟常常想姐姐之所以喜欢他那么多年,就是因为他太优秀了吧。这样的人会让人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在搬进他家之前,他就很体贴的为她布置房间。搬进去之后,他对她也是好饭好菜伺侯着。蓝烟显然是从平民级人物跃升为公主级人物。
      据说他为了蓝烟还去学了厨艺。于是每天三餐,他一个大男人就围着布兜下厨做饭。这俨然成了他家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样一个人做这么多,其实不能说明他对她有多看重,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很爱姐姐,胜过爱他自己。
      
      那段时间,街边的凤凰花遭了虫灾,政府下重金杀虫。于是青虫满天飞,蓝烟曾一度因为虫子的缘故,不敢出门。
      因为这样,肖落就每天打着花伞来回接她。男人打花伞的样子总是异常好笑,走在路上总有人对他投以注目礼,他却从没有介意。他常常是一个人站在伞外撑伞,将她罩得严实。
      你都不进来吗?蓝烟好奇的问。肖落严正的摇头,可是当他看到蓝烟变色的看着他的肩膀时,他全身还是一抖,转头看向肩膀,干净,平整的肩膀上空无一物,他才明白又被蓝烟耍了。
      他气的脸色发青,她却呵呵大笑着将他扯进伞里。
      那年的凤凰花开的格外好,火红火红的一团团簇拥着盛开。记忆里那些花朵曾因枝干的不堪重负而纷纷落下,在空中飞舞着,旋转着,永不止息。
      
      Three
      那是十分美好的一年,肖落深爱蓝渊,于是将他对她的感情都投注在蓝烟身上,他甚至是像父亲一样照顾着蓝烟。
      有时蓝烟想到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可到了后来,就怎样也无法释怀了。
      那个男人有时望着她的眼神很迷茫,然后就一直出神。其实,蓝烟很害怕他那时开口说话。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一定不会说“蓝烟,蓝烟”。他只会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叫着“蓝渊,蓝渊”就像那年在姐姐墓前一样,而那样的痛,蓝烟已经不想在经历第二次。
      姐姐死去两周年的那天,他意外的没有望着窗外出神。只是很早的时候,就带着她坐上去墓地的车。在车里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望向远方,那些苍翠的青山似乎比她更有吸引力。有很长一段时间,蓝烟想就这么冲上去问他,到底在看什么。但是她忍住了。
      蓝家人有一块专属的墓地,那里埋葬的人都是蓝家的直系或旁支。
      肖落将蓝渊的墓地打扫干净,然后随意的坐在地上。蓝烟乖巧的坐在他旁边。
      “我以前遇见你姐姐的时候……”
      蓝烟抬起头,看着这个安静的人,等待着他的后文。
      “她站在一颗大树下拿了个玻璃瓶子……你知道她在干什么吗?”
      “她是在收集阳光……”
      在她诧异的眼光里,他扬起苦涩的嘴角,“但是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理解那到底有什么意义。她死去也两年了,我用了九年时间来想在她身上所发生的每一件事,终究还是无法明白她天马行空的思维。”他显得很苦恼,“也许,我和你姐姐交往了那么多年,只是因为有很多东西,我都无法理解,我想要找一个答案。”
      蓝烟在那一瞬间忽然被自己一个一闪而过的想法惊住。
      也许……姐姐并不爱他的。这个无法理解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去爱呢?所以不告诉他关于自己家的事,不告诉他自己妹妹的事。
      “有一种人是非移动生物,他们有很强的适应性,一生只做一次重大决定,并且不会改变。”
      姐姐曾经在她的小说里这样写过。
      蓝烟终于还是沉默着,伸出手将这个看似坚强的男人拥住。她看到了他的眼泪,湿润的触感在手臂上因为风的缘故显得格外冷冽。冰冷的感觉却比不上自己的心冷。她曾经暗暗发誓不会让他流泪,可她无法做到,她不是姐姐,也无法代替姐姐的地位。倘若她能有姐姐一半的才智,或是灵性,也许也只不过是更像姐姐一些。而他的心中早已被一个叫蓝渊的女子占满了。
      
      Four
      在姐姐的小说中,还有一种人,被称作是移动生物,这种人同样拥有着超强的适应性,与非移动生物不同的是,这种人会不断的把握人生中的任何一个可能改变的机会,做出一个又一个貌相的决定,以此将自己周边的环境改造的更适合自己。
      蓝烟第一眼看到林可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便是小说中的那段话。
      那个女人,穿着淡绿色的长裙,坐在自己与肖落都非常喜欢的纯白色沙发上。蓝烟一直觉得绿色与白色相配是很有安全感的颜色。但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觉得充满了威胁。
      林可并没有看见她,所以她随意的坐在沙发上,慵懒的享用着咖啡。睨着眼睛看阳台上的绿色植物。
      蓝烟沉默了一下,终于还是隐入黑暗之中。她要等,等肖落亲自介绍林可给她认识。
      
      圣诞节来临的时候,这个城市罕见的下起了大学,棉绒绪般的雪花在天地间飞舞,整个世界一片银白。
      因为天气太过寒冷,蓝烟喜欢缩在肖落的车里玩他的手机。记忆里从来都很干净的短信箱,今天却堆满了了短信,她好奇的点进去,发现那些信息都来自一个人,那个叫林可的人。随便点进一条,内容暧昧。
      蓝烟沉默一下,不动声色的将手机放回肖落的口袋里。
      我们今天去教堂吧。蓝烟提议。
      肖落诧异的看着她,但随即说,好。简短精炼是他的性格。
      幼年时,经历苦难的蓝烟与母亲一直居住在教堂。她与蓝渊不一样,不能享受优质的生活,但她从来也不会觉得命运不公。因为那里的人都很善良,每一个人都是神的子民,大家相亲相爱。那样美好而纯净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父亲接她回家。
      圣诞夜,教堂会给每一位客人一块蛋糕。很朴实的蛋糕,白色的奶油,黄色的糕底。但问道很好。至少蓝烟这样觉得。她与肖落坐在长凳上品尝蛋糕。神父微笑走进,“蓝烟,圣诞快乐。”与神父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他居然还记得她。
      蓝烟微笑回礼,心中忽然有些苦涩,肖落…….十几年之后是否也能过记得姐姐,记得她呢?
      她将肖落拉到耶稣受难的十字架前。这样问,“你会记得姐姐的,对吧?”
      肖落坚定的点头,“是”
      “会一直爱她吧?不论她去了那里。”
      “对。”
      “她会听到的。”
      蓝烟松了口气,这样说。望着窗外的白雪,听着教堂里回荡的诗歌声。她忽然无力,她其实是害怕被忘记的,但是,她连询问的勇气也没有。倘若知道答案有一定几率受伤害,那么她选择不听。
      
      Five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蓝烟看到林可站在肖落身后理着自己的刘海。动作优雅的像是出水百合一样。与当年笨拙的自己完全不同。
      “她是我的同事,林可。”肖落似乎很紧张,难道他以为她们相见会打架吗?
      不会的,蓝烟微笑着坐在沙发上,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但其实,她知道的,什么都知道,林可是这个城市小有名气的模特,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她的海报。
      肖落去厨房准备茶点,蓝烟就在客厅里整理花束,一朵一朵的雏菊被慢慢的□□花瓶。林可站在一边,有些好奇的问:“你喜欢雏菊吗?”
      “是啊。”蓝烟再次笑了起来,看到她还站着就招呼她坐下,“为什么要站着呢?你是客人啊。不要客气。”俨然一副女主人样。
      林可愣住了,慢慢的坐下,看样子,肖落还没有告诉她关于他与蓝烟的关系。
      “你……请问一下。”果然,林可疑惑的问,“你与肖落是……”
      “他是我姐夫。”蓝烟这样说着,看着林可的表情变的怪异。心里充满了报复的快意。“啊,我给你看我姐姐的照片,她长的和我不一样,是个大美女,肖落很爱她哦!”
      
      肖落端着茶点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跪坐在沙发上的蓝烟拿着几十张蓝渊的照片给林可看,而这个时候的林可已经脸色发白,全身都在颤抖。
      “林可!”肖落快步走来,放下手中的茶点,去抚慰林可。
      蓝烟坐在那里冷眼的看着一切。周身仿佛被冰扎过一样,冷的痛。
      “对不起,我先走了。”林可跌跌撞撞的跑出门去。
      蓝烟的眼中多了一丝嘲讽。她拿起蓝渊的照片,那上面的人笑靥如花。“你说过会一直爱她的。”把照片放在他手里,“不要忘记了。”
      她走出家门。她终于还是做了维护姐姐的决定,即使是为了自己不光彩的用心。即使使用那么邪恶的手段。
      邪恶并不能带来什么,这一点,她是知道的,但她真的这么做了。
      耳边有轻柔的声音,细腻的叫着她的名字,蓝烟,蓝烟,恍若梦境。
      你其实是了解的吧?想要维护你与姐姐以及我自己的私心。
      蓝烟站在离家不远的树荫下,直到肖落满脸焦虑的跑出家门。他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她悠然的扬起嘴角,湿润的触感还残留在手臂上,口中的苦涩慢慢的扩散至全身。
      那辆黑色的奔驰飞快的划过街道。漫天的凤凰花瓣,火红的颜色深深的刺痛她的双眼。
      倘若人的一生只有两天,我愿意用一天生,一天死。
      
      Six
      蓝烟没有再回肖落家,她回到母亲家。
      母亲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小心的问,“肖落待你不好吗?”
      她摇头,“只是想回来看你们。”
      “哦,那我就放心了。”母亲安心的点头,做饭去了。
      为什么呢?蓝家的人似乎都对肖落有好感,姐姐是,她是,连母亲也是。大家都那么爱他,可他要去爱那个女人。
      夜晚来临的时候,蓝烟拉开窗帘向外看,意外的发现了肖落,他站在楼下的电线杆下。
      她淡然的拉上窗帘,爬上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陷入梦境。
      耳边依旧是苍茫的声音,蓝烟,蓝烟,他一遍一遍的叫着,没有止息。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大雨瓢泼。那一刹那,她从梦境中惊醒,猛的坐起身,奔下床,披了衣服,拿了两把雨伞下楼。她还是怕他受伤,怕他离开。
      可当她惊慌失措的站到楼下的时候,他消失了。
      电线杆下满地是被打湿的烟蒂,他在那里站了很久,直到他无法再等下去。
      肖落!肖落!她一边又一遍的叫着他的名字。沿着街道不断的奔跑,她这一辈子也没有用过那么大的力气去叫一个人,去找一个人。而那个人早已消失了。
      巨大的雨遮盖了一切,四周再无声息。
      
      蓝烟最终回到肖落家,两个人都不动声色,不提那天的事,于是相安无事。
      林可开始频繁的出现在肖落家,蓝烟不再刁难她,却也很少和她说话。她终归是要代替姐姐的人,无论如何,这个人的存在都让她难过。
      蓝烟开始收拾东西,她要离开,只是早晚的事。
      东西收拾好的那天,林可又不请自来的出现。她满脸疲倦的走进家门。
      “啊~真的好累,你能帮我做点吃的吗?”
      看着眼前的女人,蓝烟指着桌上的螃蟹,“自己去吃吧,只有那个!”
      “哇!真的啊!太棒了!”林可大叫着冲到饭桌边,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蓝烟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名模完全不顾形象的吃相。除去个人恩怨,林可其实是个很好的人。
      “喂,你其实不喜欢我吧?”女人填饱肚子,笑问。
      她怎么知道?蓝烟扬扬眉毛。“对,你真聪明。”既然以后没有交集,那么说什么都无所谓吧。
      “哇!你真敢说啊!”林可难以置信,开玩笑问“你不会在螃蟹里下毒了吧?”
      “是。”蓝烟低下头,不再看这个人,她怕再和她对话,就会不自觉的对她好,肖落也是因为这样才会被吸引的吧。她的心忽然一痛。等她再抬头时,林可忽然脸色苍白的捂住肚子。
      “你怎么了?”蓝烟有些慌张的跑过去扶助她,“肚子痛?”
      “你不会真的下毒了吧?”林可苦笑着。
      “怎么会,我开玩笑的。”蓝烟吓坏了,带着哭腔说。
      她几乎是在昏沉沉的情况下,打了电话,把林可送到医院。肖落赶到的时候,她已经近乎虚脱,手软脚软。
      肖落却什么也没有对她说,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蓝烟沉默着然后起身回家,陷入无边的梦境。
      
      Seven
      梦里面鲜活的雏菊,黄艳艳的,照得她眼睛睁不开。簇拥着的一束一束的花束被整齐的摆放在床边。
      怎么办?蓝烟看见自己躺在床上。她死了?怎么办。
      惊慌的醒来,却看见肖落坐在床边。
      “林可没事了吧?”她疲惫的抚了抚额头。
      “恩。”肖落轻声回答,最后说,“是食物中毒。”他死死的看着她。
      蓝烟猛地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嘴唇微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她知道他的意思,她被怀疑了。
      男人不再说话,摸摸她的头起身离去,动作是那么温柔,背影却是那么决绝。
      蓝烟觉得自己像是坠入深渊,绝望,但是无可辩驳。林可,她忽然没由来的恨这个人,这个意外闯入搅乱她的生活,甚至让她背上黑锅的人!她恨死了她。
      
      林可很快就出院了,没有人说那天的事。他们三个似乎都知道什么样的话题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所以对于敏感的东西总是闭口不谈。
      三人常一起吃饭,但蓝烟就这么静默的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她吃不下,也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尤其是看到林可的时候。但是,林可似乎很关心她,会不时的给她夹菜,问东问西。每当那个时候,肖落的眼神充满了责备。蓝烟最怕的就是这种眼神,那好象是在控诉她这个杀人未遂的凶手毫无廉耻的接受着受害者的关心。
      肖落,请不要这样看我。她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祈求,她甚至想用手蒙上他的眼睛,如果可以的话,挖下他的眼睛,这样的话,以后永远也不用看到这样眼神了。
      她不止一次的坐在肖落的床边,掐住他的脖子。死吧,死吧。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如果爱他就杀死他。倘若可以,我们就一起死吧。在最疯狂的时候,她这样想。
      梦里的人一遍又一遍的叫她,那是来自地狱的声音。来吧,蓝烟,带着你的爱人。
      而她最终回复清醒,流着眼泪离开。
      
      林可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提着行李站在窗前。
      蓝烟沉默的听着对面的女人说着。最后放下电话,拿着钥匙下楼,开车。
      那车是林可留在肖落家楼下,因为要用,所以拜托蓝烟开过去。
      “谢谢你。”林可早早的等在约定的地方,看到她的时候还露出迷人的微笑。
      有的时候,蓝烟会觉得林可似乎比肖落更拥有一颗宽容的心,如果大家都认为她想要杀害林可的话,只有林可在知道之后仍对她毫无防备。
      她沉默的下车,没看林可一眼,径直走到后备箱,拿出里面行李。转过身的时候,看到林可惊讶的表情。
      “你、你要去那里?”林可惊慌的看着她,甚至想要上前抓住她。
      蓝烟闪身避过,嘴角上扬,闭上双眼,转身没入人群。
      她其实是想要说什么的,但当她张嘴的时候,她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她要去和一个她最恨的却也是唯一还相信她的人去告别,这真是个巨大的讽刺。
      
      候车室里,空无一人,新年,她意识到自己是选择在这一天离开,外面能够看到市区明亮的烟火。明灭的火花在天空渲染着。
      蓝烟拿出手机,她该去给他说新年快乐吗?新年,快乐。
      手机猛烈的震动着,她难以置信的看着显示的电话号码,忽然无法抑制的想要哭泣,用手捂着嘴,不想哭出声。
      “喂!喂!蓝烟!”男人急切的叫声通过听筒传来,他近乎疯狂的叫着她的名字,“蓝烟!你不要走!回来!我等你!”
      她该去相信他吗?她转过身,脑海中是彩色的花伞,飞舞的凤凰花瓣,雏菊,姐姐温和的笑容。
      
      如你所说的,她其实一直都无法离开。她猛地提上行李,向外跑去。
      
      Eight
      我听说,现实与虚幻唯一的区别是残忍。
      
      蓝烟下车,看着眼前的男人,还没有张嘴,他身后的两个人忽然走到她面前,“你好,我们是警察,请和我们回去协助调查林可车祸一案。”
      蓝烟一个踉跄,看着男人走进。她谁的话也不想听,只是想听这个男人说什么。肖落,你如此残忍。
      “为什么要杀林可?在她的车上做手脚?”
      蓝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直到手上被拷上手铐。
      “你还想说什么?”警察这么问。
      “没有了。”蓝烟虚弱的笑起来,残艳的如同一朵凋零的花。
      肖落,早知道,就杀了你。
      我最怕痛了,早知道当年见到你的时候,就杀了你。早知道在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杀了你。早知道……可是我那么善良……
      她在上车的最后一瞬间,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我都忘记了。肖落,新年快乐……如果你还快乐的话……”她最终还是笑着消失的。
      
      有一个不太美好的开始,就许一个不太完美的结尾。如此,才好。
      
      一个月之后,这个城市的报纸上都登出这样的一则新闻。著名模特林可,因为同行争角,被多次下毒,陷害,致使严重车祸发生,不得不告别模特界。所幸,近日凶手已落网,指使者也被抓获。据悉,凶手曾向林可的食物,饮料中加入可致人死亡的化学药剂。还曾在林可使用的私人汽车的多处做过手脚。目前,检察机关已对此案提起公诉,如果罪名成立,凶手将被判处死刑。
      
      蓝烟。凶手不是你,可是你去了那里?
      
      Last
      窗外是火红的凤凰花,风轻柔的拂过女子的脸颊。女子温润的脸上犹带一丝笑意。她穿上素白的长裙,走出家门。
      驱车前往三十公里外的墓地,女子小心翼翼的开着车,自从三年前的一场车祸,她就对这方面有些忌惮。
      带着新鲜的雏菊,她来到了一个墓群,那里埋葬的人都姓蓝。
      “亲爱的蓝烟,好久不见,你好吗?”女子微笑。“今天是你的生日,在天堂也要快乐哦。”
      她对着墓碑凝望了很久,放下雏菊,转身离开。
      
      倘若我知道你再一次见到我之后的离去就是我们的永离,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抓住你的手。蓝烟,我到现在都在后悔,如果当初没有把车留在你家,如果当初我自己去开车,如果你在我面前提着行李离开时,我能拉住你,如果你再次对我告别的时候,我能够阻止你。你是不是就不会死?
      林可一直在想,如果没有那些如果,她们是不是可以像以前一样,过平静的生活,永不交集。不相遇或是互相伤害终归是好过天人两隔。
      蓝烟,你到最后也不愿见那个找你的男人,是因为你爱他吧。但你无法再相信他了,也无法再让自己受伤了,所以你选择离开。
      可是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只不过他那么认真,那么严谨,永远也无法容忍罪恶的存在,才会做出那样的事,他只是希望你能够纯洁的活着,坐牢也好。他这么想,却完全没有想过你是无罪的。其实你应该告诉他,当初给我吃的螃蟹,其实是做给他的。
      如同你爱他深入骨髓,他也如此。倘若他知道你死去,他恐怕也不会活下去。所以,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没有告诉他你的死讯。给他一个希望,让他活着。这三年来,他再也没有来看过你姐姐,倘若他能来一次,恐怕就能够真正的找寻到你了吧。
      蓝烟在出狱之后,曾向林可告别,然后不知所踪。她一直躲避着,最后死在去遥远北方的天空,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她的尸体没有人认领,身份也无法得到确认。直到林可阴差阳错的找到了她,将她带回这里埋葬。
      蓝烟所深爱的人,至始至终未曾找到过她。她所期望的,至始至终也未曾实现。而她所憎恨的,却永远的成为她秘密的保守者。
      
      女子慢慢走下楼梯,望向远处的青山,那里的颜色代表着希望。她没有哀伤,也不再难过。
      即使,从最初起她就了解,她只是被利用了,用来试探那个叫蓝烟的女子的反应。
      没有什么是不会过去的,即使会有这样那样的伤痛。她微笑着。
      我们都曾经谈过一场恋爱,可这场恋爱没有结果,只是为了纪念。
      如此,而已。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