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官秘戏图

作者:珠十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府衙西寝,金陵圣手江徽明正蹙眉专注的在韩老爷身上施针,这会儿瞅着倒是比今日堂上吓到猝死的情形好多了,虽说神色恙恙,至少眼睛能跟着崔白转,问什也能么点头摇头。
      
      崔白坐在韩老爷床沿儿边上,探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看到的不是人,而是黑色的脚?”
      
      再次提到这韩老爷眼瞪得老大,血丝都在眼眶里绽开,身子剧烈的扭动着惊惧万分。“你别怕,我来就是要一探究竟。”
      
      江圣手看着人又开始挣扎,顺手在他耳根轻轻扎下,片刻人就平静下来,充血的眼死死的盯着崔白,垂在身侧的手指挣扎想动,半天都抬不起来。
      
      “我问,你点头或者是摇头。”这时韩老爷点点头,咧着嘴想说什么,又被崔白按住了他的手安慰道:“你别激动,不是什么人影,而是黑雾萦绕的一只人脚对吗?”
      
      韩老爷手指颤抖,惊恐而出的泪顺着眼角滑出,再次点了点头。
      
      崔白从雪青色衣袍的长袖里取出一方小帕,揩了揩韩老爷眼角的泪,起身拍了拍江圣手的肩:“劳烦今夜费心,想想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断了这五食散,我明日再来。”
      
      说罢,江圣手朝崔白俯身:“大人放心,在下定会好生看顾韩老爷。”
      
      从蕉阴阁取了一柄桃木剑,握着剑的手有些轻颤。去往衙堂的路上,崔白的额间又巨疼无比,这府衙白日里倒明镜高悬,压阴镇鬼,但这晚上为何污浊这般严重?
      
      崔白自小体质特殊,招阴纳邪,也正是如此,让崔夫人操碎了新,生怕有个好歹让人挑了神山上阳气最终的桃心木,还让仙人开了光,将桃剑寸步不离的放在崔白身边。
      
      这府衙深夜寂寥诡异,崔白拿了剑壮胆似得在空气中乱劈了几下,又在庭院里高呵几声,给自己打气,脑子里竟然闪过如果烛九阴在的话也许就不会这样害怕的念头。
      
      念头刚刚滑过,崔白就扯着自己的粉颊嘟囔着:“想什么呢!靠人不如靠己,何况还是那个不靠谱的师尊,管他什么牛鬼蛇神!”
      
      兴许是在最开始撞到烛九阴那会儿,全身充斥着叛逆的倔劲儿,看见他就心烦,但又忍不住偷偷打量他,越发这样越是心烦,就跟两根棍子绞起的麦芽糖似得,越搅越浑,一旦开口叫师尊,就像有千斤广铁挂在嘴上,浑身不对劲。
      
      神思跑了偏倒也没那么害怕了,慢腾腾的走在蕉阴阁衔接衙堂的回廊上,廊梁两纵挂满了红灯笼,幽幽的泛着腥色阴恻恻的骇人。
      
      崔白脑子里还在画着小人扎着烛九阴,提着桃木剑甩着胳膊,脑袋也疼,感知力一削弱,也就没注意到在刚刚路过的井边喷出一缕接着一缕的黑气悄无声息的跟在了她身后,似有若无的轻勾她的后颈,只要她一动,又立刻消散,散进了两排搞搞悬挂的灯笼里。
      
      “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灯笼的?”崔白嘟囔着,转过身看着身后深长蜿蜒开去的高悬的灯笼,待她收回目光,两排的灯笼又轻轻晃了晃,像是被风吹过。
      
      走了好一会儿,崔白脸色不好盯着方才在手里甩着玩儿的手玉兔佩,又看了看前后方的灯笼廊桥,四下一片寂静暗黑,陡然冷意袭来。她有个习惯,每次过这条廊桥时玉兔佩甩穗子能甩三十二下就到衙堂,眼下已经甩了四十八下,才过了这廊桥的一半。
      
      灯笼里的黑气又慢慢渗出来贴着地面慢慢游向崔白的脚,只见崔白像是意识到什么,操起起桃木剑就往衙堂方向猛冲,边冲还用剑在身子两侧一阵乱砍。
      
      前方衙堂的小门像一个死人眼,黑洞一个,门后面也许更不对劲,崔白终身一跃,径直冲进了犹如黑洞的小门。
      
      此刻衙堂的判案桌上亮着一盏幽幽的光,像是之前有人来过这里。晚间理应是无人,也不会留一盏灯在这,以防火烛走火,守夜的衙役只有在检查的时候会手提一盏灯,是绝不可能留灯在这里。
      
      崔白隔着老远的距离看着桌案上那站闪着火舌子的灯,手心发汗,冰凉一片。
      
      她想到了这个时辰堂上已灭灯,还专门从家里带了一颗夜明珠照亮,只是眼下诡异极了,让她不敢轻举妄动,一手紧提桃木剑,一手抓着夜明珠,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她仰头看着“夜提灯笼”的匾额,觉得自己提着四个字好看极了“宽能走马,密不透风”爽利遒劲,悠然大气。
      
      可是左看右看,甚至踱步到“灯笼”二字下,还蹦了蹦了,拿桃木剑在韩老爷说有黑色的脚的位置劈了好几下,什么反应都没有,什么也没看见。会不会是韩老爷吸食了过量的五石散后出现的幻觉?
      
      想到这崔白又看向案上的灯,伸手碰了碰琉璃灯罩,并不烫手,甚至不热,难不成刚刚她进来之前,守夜的衙役因为在门口看见她,想着会不会一会儿还要来这里看案子,先帮她把灯点了?
      
      思绪一转,越想越是这么一会儿事儿,看来明日要再嘱咐江圣手好好治治韩老爷这瘾症。
      
      崔白不禁松了口,看着正前方紧闭青黑的正堂门,外面就是鸣冤鼓,方才自己吓自己的紧张感倒是让她发笑,暗骂自己没出息,好笑的拍拍头。
      
      此时的头痛丝毫没有减轻,最后一次环扫四周,确定没有什么异状就提着桃木剑往走到了小门边上,早点回府,吃点宵夜压压惊。
      
      正欲出门,因着手心腻着粘稠湿滑的汗,一不小心捏在手心儿的夜明珠便脱手滑出,咕噜咕噜一阵滚直到被主座的凳腿儿卡了下,才将将稳住不再向前滚。
      
      这下给崔白心疼的,这可夜明珠她喜欢的不行,和大多的发光玉石制成的大不相同,这个可是如同冰魄凝成,成色剔透,莹润透明。
      
      崔白蹲下急着抻手把夜明珠从椅子下面够出来,又拿在手里细细查看有没有什么地方碎了,开缝了。
      
      蹲在地上,一只手高过头顶举着透明的夜明珠对着光瞧着,但瞧着瞧着就发现夜明珠里有个黑斑,坏了!这下可真是把这颗大珠子给摔出裂痕。
      
      用袖子又把夜明珠裹起来,仔细的擦拭了一圈,又举起来看,这会儿那个黑斑倒是没那么明显了,只是还是有一团黑色雾蒙蒙的黏在夜明珠底。崔白无奈,又卷着袖子再擦,反复着动作举起来看。
      
      夜明珠里刚才黏在底部的黑雾竟然开始轻微晃动,隐约的崔白觉得这珠子有些不对劲,这里面的痕迹怎么还说变就变?但身体的本能动作使得崔白再次眯着眼,微微举起夜明珠,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眼睛凑近,仔细的看着夜明珠里的那团东西。
      
      不对,夜明珠里那团黑雾一旦崔白调转了方向,那黑雾就没了,但是当崔白蹲着面对着凳腿就能透过夜明珠看到这团黑雾。有问题的不是夜明珠,是透过夜明珠能看见“东西”!
      
      崔白两股战战,眼尾瞟过被落在小门处的桃木剑,这可怎么办,悄然无声中只有灯花噼啪的细微声。崔白觉得有什么东西正看着她,她牢牢地把夜明珠双手紧握在怀里,一双眼来来回回环视着这四角方正的大堂。
      
      真的有东西在看她,可是什么都找不到,夜明珠的光亮映在崔白眼底,像是提醒她想到了什么,再将夜明珠举在眼前,一点点扫视着。崔白蹲在高座旁,透过夜明珠看下面除了镜像有些扭曲,什么也没有。
      
      她又慢慢转动着身子朝向肩膀的右侧,忽然她透过夜明珠看到了一丝丝黑气萦绕包裹着什么,几乎是克制住颤栗又朝右边凑了凑,夜明珠紧贴左眼。霎时,她定睛一看,黑雾里竟然包裹着一只从梁上垂下轻轻晃动的黑色干枯的脚!!!
      
      已经被骇到无法动弹,只是下一个动作,彻底让崔白濒临崩溃。
      
      这只脚的脚尖就堪堪落在她肩头,一转头就能看见,她只是缓慢地仰起头望向了房梁,不经意间猛然对上了一双歪斜狰狞可怖瞪大血眼,一只眼球脱框,一只已是黑洞,那是一个人被勒断了脖子以极其扭曲的方式倒挂在了梁上。
      
      喉咙卡住尖叫,本能的惊颤,连呼吸都被掠夺,崔白贴住桌案手脚慌乱的往后退。被挂在梁上的就用脱框的眼球盯着崔白,身子突然开始摆动发出吱吱嘎嘎的骨骼声,垂下来的黑脚像秋千一样眼看着要晃荡到崔白的肩上。
      
      正门外的鸣冤鼓一声一声敲响,缓慢到急促,从一个鼓的声音变成了上百个上千个鸣冤鼓齐奏,接连不断密集混乱凄厉的鼓点砸在崔白心上,像是厉鬼将至,将她拖入无间地狱尽情的剥皮拆骨,分食殆尽。
      
      无比混乱中,崔白费劲的拼命够着前面不远处掉落的桃木剑,目眦欲裂,只觉得口鼻咸湿,回头一看那黑脚就一直悬空在她头上!
      
      无论怎么移动,黑脚也跟着她移动,倒挂在梁上的东西黑色干枯的脚尖上淌血,直接滴到崔白头上,满脸粘稠血红一片,砰的一声小门被死死的封住,不断蔓延的黑气从门缝地下窜出,直袭活物。
      
      崔白捂着脸把自己蜷成一团,头紧紧的埋在膝盖里,神魂尽散的贴着墙壁躲在角落,被绞断挂在房梁上的东西依然悬空在她头上,她整个被淋成了血人,像是一朵血色连着血肉的蘑菇从黏腻湿滑脏污的墙壁上长出。
      
      她绝望的低声呜咽着,不敢抬头,阴冷潮湿的邪气一股一股的从她体内穿过,锥心刺骨的疼痛像是被打下了地狱。
      
      识海中一片混乱,时不时晃过一些人的眼,温柔的,开心的,难过的,绝望的...但是有一双漆黑寡淡永远游刃有余的眼像一把灵锁开了识海的大门。
      
      是那穿石榴红小袖短襦的小童缩在角落里哭着,细软的哭声让人听着难受极了,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只听她嘴里一直反复喊着:“师尊...师尊...来...救救我,救我...”崔白站在她面前,恰好小童也抬起脸,只是她目光直直的穿透她,看向远处,只见小童飞快的站起来从她身体里跑过,如倦鸟归巢般扎进了来人怀里。
      
      崔白背对着他们,只听见耳畔传来一声低沉:“阿白...”
      
      刹时,崔白从满脸泪痕的从膝盖里抬起头,她的眼直直的闯入一个高大的人,他身后簇着光,眼神温柔缱绻,嘴角噙着笑,微张开的手臂,就等着下一瞬接她入怀,这个动作如同重复了很久,久到混沌初开,久到寂灭再临。
      
      “师...师尊...师尊...师尊!!!!”
      
      倾斜而出的绝望像破堤的山洪席卷而来,摇晃的站起身,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缓缓地朝光亮走,越走越快,开始跑,每跑一步脚下都踏出一朵混沌九莲,她要去到光那里,她的世界。
      
      直到被一个熟悉眷恋的怀抱稳稳的拖住,紧紧抱住光的腰,恨不得将自己融到对方身躯,才能彻底平息如此的绝望与混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搞起来,红包发起来!剧情梗,你们怎么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