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官秘戏图

作者:珠十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

      韩家五房小娘正半躺在香软袭人的春榻上,一双酥手轻勾着薄如蝉翼诱人的食色的红梢纱,乌发丝丝缕缕散落光洁的肩背,半遮半掩的搂在丰腴的胸前。
      
      眼底流动着水波盈盈含羞,情意绵绵的凝视着桌案前衣丹素缕,眉间一点赤色火精,神韵润泽引人遐思能与月色争辉小公子,整个人像是在一团轻柔盈动的火红云雾中漂浮。
      
      小公子眉眼带笑,将小五娘柔美的曲线独有的风韵在这幅丹青中三分入木淋漓尽致,时不时还展着画儿给小五娘瞧上一瞧,画中女子绝色情态勾人,入骨销魂,好一幅香睡春宫图。
      
      “小娘子身姿精妙绝伦,不像是生怀过的,家中有佳人如此,韩老爷也是...”
      
      小公子呵气如兰,执笔用尖头的软毛细细的给小五娘额间的海棠花钿上色,两人靠的极近,悬着手,屏息,将最后一滴粉墨顺着毛尖缓缓地融入她的额间,花钿活了霎时绽开一朵娇韫。
      
      小公子见这朵娇花完成度不错,便轻轻抬着小娘子柔嫩的下巴,两人融着烟波水色流转着丝丝情意,小公子看着如斯美人感叹着:“韩老爷也是...该好好照拂如此海棠啊。”
      
      小五娘听到这微微偏了头,从公子的细腻的指尖滑出,只见她眼底蔓着水汽。
      
      就着丹青倒是和这小公子愈发亲自,心中愁绪怎么也压不住,结成热泪荡在眼里,委屈极了。
      
      “老爷并不宠爱我,近年来愈发的冷淡,我就盼着给老爷留下子嗣,在这宅子里尚能博一方容身之处。”
      
      一句子嗣倒是提醒了小公子,“还有小蝶姑娘呢,娘子莫伤心,都是心头肉韩老爷不会厚此薄彼的。”到这里,小五娘彻底变了脸色,倒是觉着有几分不寻常。
      
      她紧紧抓住公子的手,贴在她耳边:“白郎,我倾慕你也不想骗你,你可知我处境有多难,小蝶...韩小蝶...并非...她不是韩老爷的亲女,是我与他人的,当初老爷收留百般照拂,才有了今日。”
      
      “白郎,你素日里多来看看我,打发打发时间,就算是看你笑,坐在那儿安静地画画儿,我也是高兴地,你愿意多来陪陪我吗?”
      
      小公子敛了笑,将小五娘按在她胸前的手轻柔的接在掌中,摸索着她的手背,“自然。”
      
      小五娘看公子听到韩小蝶连庶出都不是竟不惊诧,反倒是神情自若像是之前就知道一样,眉头不禁拧起来:“公子对小女有意?”
      
      “并未,只是见过一面。”公子拈着指抚开小五娘的蹙眉,“那时,正好在东市上碰见韩老爷,他带着小蝶姑娘在书铺里挑拣,这番便是打了照面。”
      
      公子目光灼灼的看着五娘,拍了拍她的手背:“虽说小蝶姑娘不是韩老爷所出,但是父女之间的感情深厚,对小娘不也是好事?”
      
      此话刚落,就见五娘眼底飞快的掠过一丝阴狠,但面儿上扯着牵强的笑意:“小蝶听话,能招老爷喜欢,日后嫁人也是要仰仗老爷的。”“如此变好,今儿实在是尽兴,能为佳人作画,畅快极了。”
      
      自从拜师后,妖气蒸腾也不会头疼,但从刚才眉间红痣发烫,隐隐作痛,还是打道回府为好。“公子实乃知音,妾身盼着下次公子在来府里润墨,这是闲暇里裁的香包,赠与公子。”
      
      五娘将个梨花色勾青边儿素雅的香包挂在公子的手腕上,依依不舍的送人出了宅子,待那月白色的皓影消失在一片苍翠的梧桐中。
      
      五娘缓缓展开那副给老爷的丹青,是一只在日光下振翅欲飞斑斓生动的粉蝶,土壤里冒出的无数粗黑的荆棘死死的将粉蝶缠绕成笼。
      
      崔府,正大堂。
      
      崔白一脚踩进家门的时候,就被她娘急冲冲的揪住胳膊扯到她跟前儿:“儿,这案子咱能避避?青芜说不是常人案...”
      
      进了家门脑袋更疼,伸了手不着痕迹的扶了一把没站稳的崔夫人,“娘啊,我还在生气呢,不要和我讲话。”
      
      眼睛都快顶到头儿心了,就这样油盐不进,叛逆非常,给崔夫人气的死死的拉住她的胳膊对着屁股蛋儿就开始打:“啊!你这要命的野东西!老娘我坏了两年给你个不知道哪儿旮旯来的毛蛋儿生下来,我当是毁了阴德天天在这儿看你的脸色,找气受,你还要怎么着,逼死我?!”
      
      “唉...不是这个意思...哎哎,别打,疼!哎哟喂”一阵鸡飞狗跳,你追我赶,把正厅搅得人仰马翻,崔夫人身姿矫健,操了鸡毛掸子就往崔白屁股墩上轮。
      
      青芜才进门就被一混物跟个炮仗直挺挺的撞进她的胸里,幻化成人的形态就是这点不好,胸前两处软肉实在是不禁撞,被这天天犯浑的大小姐猛地一撞,疼的青芜直接跪在地上,捂着胸哀嚎连天,她要开始考虑要不要幻化男身,至少瓷实点。
      
      还是被崔夫人逮住,屁股上挨了十几下,人也不追了,另一个小混蛋也不跑了,两人就喘着气大眼瞪小眼。
      
      只见崔夫人嘴角一勾,微微轻颤,眼圈也跟着红了一圈,哽咽着声,断断续续十分委屈:“崔白!你还要怎么着?!该说的都和你说了,不该说的这会儿也不能告诉你,好吃好喝给你供着,天天为了你那破毛病担心受怕,娘会把你害了?”
      
      崔白梗着脖子,粉面涨红,躲闪着她娘灼灼目光,崔夫人的眼神共情能力太强,搅的脑子都无法思考了,心也乱作一团。
      
      “崔白!你看着我!”直接被拧过下巴直直对上崔夫人,她娘这么好看惊觉古人的女子,满心满眼都是她,其他的什么也装不下。“你说,这事儿过没过!说话!别低头!!!”
      
      拧在下巴上的手指十分有劲,崔白深切的怀疑她娘是不是和他那不靠谱师尊学了几招阴人损招,专门来制她的。
      
      “哎呀,是是是,我错了行不行,这事儿过过过!咱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娘啊,行了吧!”
      
      跟个被按住脑袋似得青蛙,蹦跶的厉害,好不容易从崔夫人的手里挣脱,屁股跟着火似得一蹦三跳的往青芜那边跑,还边跑边喊:“那个啥,娘我去看看青芜,她好像伤着了,肯定是您刚才撞到她!”
      
      青芜还两个胳膊交叠,捂着胸轻轻揉着,疼的她哭爹喊娘,这还没缓过来,就被泼皮猴儿直接夹在胳膊下使劲一提,拉着她就往天福苑奔,这动作剧烈,又把胸扯得生疼,真想变回青鸟,拿鸟喙啄死她。
      
      一条金蛟盘在天福苑的财神树上,见崔白胳膊肘下夹着个要死不活即将晕厥的青芜,不觉好笑:“你们俩从哪儿来?”
      
      崔白一抬眼便被金蛟那金灿灿的皮闪瞎了眼。“不是,好端端的人不当,跟个笨蛇样儿盘我宝树上干嘛!”
      
      进了天福苑大本营,崔白一手夹着青芜,另一只手干脆拽上金蛟的大尾巴,想把他从树上拽下来,别祸害她的发财树。
      
      “别别别!我得呆在这儿!你师尊吩咐过了,在这弄了个结界,保证让你不头疼!我还得盘会儿结界加固。”“那你干嘛非得选这棵树?”
      
      只见金蛟盘裹下莹莹的白光从树根下蔓延向天福苑各个角落,甚至流过鞋底都能感到洁净的气息。
      
      “这棵树最好看嘛!你看我是金色的,这上面拴着的金钱子也是金的啊!”笨蛟窸窸窣窣在发财树上卷着,蹭掉了一地黄金钱子,偏偏他还老神在在的把树越缠越紧。
      
      “你要是把树给我缠折了,我就把你掰了做蛇汤!”
      
      用过晚饭酉时刚过,崔白呆在东厢阁里翻看两叛徒帮她抄的道德经,桃花眼微眯着黏在本子上,神却儿没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外树木凋零,在夜色里混着茫茫然的黑影,裹着风簌簌摇晃。
      
      金蛟和青鸟都是神物,自带法相,容易打草惊蛇,想到这儿崔白已经换上了一身办案的常服,从后门偷溜出去的时候,还看见她娘正在天福苑里忙绿的布置着什么,吆喝着大小家仆搬进搬出,顺着人流,眨眼间就遁出了家门,直奔府衙。
      
      夜色迷离,华灯初上,穿过东西二街向北便是金陵城官府公务地界,白日在衙门前来往的百姓少之又少,到了晚上,就只剩一群老树上的乌鸦啼。
      
      一路上崔白百思不得其解,审韩小蝶那会儿,明明是烛九阴好端端的坐在“夜提灯笼”的匾额下,可为何韩老爷...
      
      他看不见烛九阴也许是那人用法术隐了自己,这倒说得通,但哪里来的惊恐万分吓到濒临断气的黑色的脚,他眼睛看向的地方明明就是烛九阴坐的位置,有黑色的脚的话,烛九阴难道会不知道?
      
      等等,她想起正午那会儿崔夫人说此案不是常人案?光顾着和青芜斗嘴,恰好忘记问她。
      
      到了府衙外,有两班值守的衙役正打着灯笼在两尊镇邪金鰲处来回巡逻,见崔白来了,提着灯笼才把脸看清楚。
      
      “大人深夜到访,可是还有案子彻查?”衙役一看到头儿就有几分紧张,谁都不愿大晚上来件突如其来的案子,又得大半夜劳师动众,搅得人不得安宁。
      
      “无事,来看看韩老爷,给我个灯笼吧。”衙役递过灯笼,摇曳的红光衬的大人的唇色湿润殷红,竟让他们看呆了眼。只见大人朝他们点点头,勾着嘴笑了笑,等到回过神,人已经朝韩老爷所在的西边寝室去了。
      
      崔白看了仵作的监察笔录,韩老爷平日里就已经开始吸食五石散,断断续续下来竟然有五年之久,心肺都被烧穿了,里子怕是空的。看完笔录,崔白看着桌案上的飞火流萤的烛光陷入沉思。
      
      是了,这韩小蝶和韩老爷...都在撒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背着师尊调戏,让你风流让你狂,师尊回来让你泪汪汪。
    小可爱们来场子里high一下,讨论剧情的发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