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官秘戏图

作者:珠十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7章

      从神庙离开前,崔白从荷包里取出几条小银鱼儿重新放回了神像花灯底座,恢复原样后心里还念叨着,少司命对不住啊,这番叨扰您清净了,晚辈一些心意,您就笑纳了吧,千万看护好了啊,别让别人抢走了。
      
      等忙完这一头正准备和师尊打道回府,发现庙内外廊空空如也,哪里来的人影。此时已经日头西斜,崔白一个人站在外廊上看着自己在地面孤零零被拉的老长的身影撇撇嘴,啧...
      
      这几日衙门和崔府倒是难得的风平浪静,韩家的案子在崔白手上一点动静也没有,而那韩小蝶倒是一直住在崔府被专人看管着,至于烛九阴从那天神庙的事儿之后就再也没在崔白眼前出现过,不觉心头有些好笑,这是把这尊大神气狠了,卷铺盖回老家了?
      
      天福苑的举世无双阁的外廊内横躺着一个人,一身素白蓬松的纱衣,只见从其中抻着细瘦的胳膊支起拖脸,漫不经心的眺望着院中那颗参天的发财树,身前还放了一幅只漏了一角的画卷。
      
      “喂,金螭,你说师尊什么时候能回来给这画儿解咒?”
      
      “哼,不知道。”崔白的袖子里慢悠悠的掉出一寸金色蛟尾,那小金蛟一下被崔白捏在了两指间,从袖子里拖出来,一人一蛟四目相对。“你把神尊惹生气了,自己看着办,而且你真的不能用共情,不然木樨珠的碎片会与你融合的更快!”
      
      “所以?”崔白挑了挑眉,将金蛟捏着剧烈的甩来甩去。“啊啊啊!所以要是不想死的快的就不要用共情!”
      
      闻言,崔白顿住心头一震,“我会死?”察觉说漏了嘴,金蛟显了人形,之前被烛九阴抽过法力受损,直接成了四五岁孩童大小,胖墩墩的一个像年画娃娃似得,滚圆的屁股墩挤到了崔白脸上,又被她一巴掌掀开。
      
      “不...没有啦,怎么可能,你师尊不会让你死的...”狗儿腿儿的用小手拍了拍崔白支棱着的胳膊肘。
      
      “我怎么觉得你们都在瞒着我什么事儿?自从这次回到金陵,娘也不大对劲,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金蛟小童干脆靠在了崔白的小腿处,也学她躺着仰面朝天,风有些大,吹的金蛟迷了眼,他揉了揉,翁着声儿,“你是不是葵水将至?这么敏感?”
      
      在天福苑外清扫落叶的小仆正准备收工去伙房用午饭,突然就见墙头上被飞扔出一个长相可人的胖孩儿,一个骨碌摔进了刚才他才摞起的三尺高的落叶里。
      
      崔白立起身来,皱眉盘腿儿,低头瞅着面前展开的画卷,左手按在画卷上的青年身上,刚催动术法,就立刻被反弹,手心一股灼热,疼的让她拧了脸。烛九阴在这上面下了咒术,防止崔白偷偷的使用共情,这倒好,画儿到手上都两三日了,她还眼巴巴的想知道首尾,那如果是把师尊哄回来,是不是能解咒?
      
      金陵,仅次于长洛,是大礼帝国的第二大都城,诸子家的机关术在金陵甚至整个礼朝都久负盛名,而诸子年操的一手精妙绝伦的傀儡机关术,久而久之,那定然门庭若市,络绎不绝,但却恰恰相反,众人只知诸子年长居金陵,但至于是在金陵的哪个地方,很少有人能知道。
      
      “老哑巴!你在吗!”寂静幽深的庭院里时不时传出一两声咔嚓咔嚓的响动,像是大型的机关轴承的摩擦,将这几声呼喊彻底淹没。庭院外围砌青石墙,落了锁的沉木门,门内有一口井,井后面俨然排列着几间屋子,屋门大敞,不见人影。
      
      崔白摸到了后门,直接攀了凹凸不平的外墙面儿,一个灵活的墙头里跳,扑到了庭院里的百年老树上,踩着树杈稳稳的落到地上。
      
      “奇怪,老头呢?”崔白扒拉着敞开的门一间一间屋子的找,溜达了一圈不见依旧不见人影。这会儿又站到了井边,朝着枯井里大喊:“老哑巴,你在里面吗?”只听从那井里传来几声敲梆子声儿,崔白一喜,扯了打水绳往腰上一捆,就往枯井里扎去。
      
      井下别有洞天,幽秘的暗道两边的石墙上满满的都是壁画,一个个生动,形态各异的机关傀儡被画在墙上,一幅连着一幅延伸到最里面光亮之处。嗒嗒嗒的声越来越近,只见一只小巧可爱的铜铁制的机关犬踩着轻盈灵活的步子从里面窜出,灵活的牙口轻咬住崔白的衣摆带着她就往里走。
      
      井里的一方天地中有一轮机关制成的曜日高悬,一汪清澈的湖边栽着垂柳,曜日下方是一尊海市蜃楼幻影般若影若现的宝塔,透过宝塔的幻影,能看见一个人。那是一个有着一对细长眼睛,留着短白胡须,精神矍铄且祥和的老人。
      
      他的左手与常人无异,而右手却是一条灵活的机甲臂,见着崔白笑盈盈朝他走来,老头无奈的晃晃头,撂下了手中的锤斧,朝她招招手。
      
      崔白刚凑到老哑巴跟前儿就被他的左手亲昵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肉脸,“老头儿我想你啦!听说我认了个师傅没?”从袍子下竟然勾出了一坛螭酿,笑吟吟的就把那酒酿挂在了老头的机甲臂上。
      
      老头儿抬起手轻轻戳了戳崔白的肩拧眉,佯装有些生气,却还是要崔白来哄他,像是早就熟悉了他的把戏,崔白推着他的背,按到了太师椅上,“这可是我逼着金螭哭了一晚上才有的这些酒酿,延年又益寿,你不是最喜欢!”
      
      嘴上说着,动作也麻利,转眼间一盏小酒就喂到了老哑巴嘴里,弄得他很是无奈,看着崔白的眼神就像是在说,真是顽劣,皮猴儿一只,有事儿才直到献殷勤。
      
      老哑巴伸出右手摊开,左手竖起三根指在手心里点了点,崔白见状哈哈笑着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那个...你知道的嘛,我嘛...”看着崔白吞吐,老哑巴有些恨铁不成钢捶胸顿足之感,又使劲的将三根手指在手心上戳了戳,意思是让崔白赶紧说。
      
      “我把我师父惹着了,于是他一气之下卷铺盖回老家了,我得给人哄回来,所以您老帮我做两个小傀好不好...”一口气跟弹珠似得突突讲完,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期待的看着老哑巴。
      
      端着手上的酒又嘬了一口,老哑巴若有所思的瞧着崔白,只见那机甲手臂陡然伸长落到了崔白头上,狠狠地揉了揉,又朝上指了指。“哇!老头儿就知道你最疼我了!”崔白看老头儿点头了,高兴的直接在他树皮老脸上亲了一大口,老头儿让她去地面上等着,做好了再下来取。
      
      “喏,你瞧这是我画的小人,皮面儿就照着这个做!”崔白把她画的稿纸铺给老哑巴看,画上是一大一小,大的衣着黑袍负手而立,冷面竖目,手里拿着一段小鞭子。小的那个着紫红云燕纹样的公服,配浅青色鱼袋,头顶一乌纱帽,眉间红痣一点。
      
      笑嘻嘻的给老哑巴看完,一步三回头的朝原路返回,“可要好好做啊,师父能不能回心转意就看这个啦!”
      
      出了井,崔白就在老哑巴家里等着,是不是窜到厨房倒腾点吃的,或者是溜到书房扯几本闲书看。这老哑巴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不显山不漏水,真家伙全都藏在地下。正值正午,吃饱食困,崔白趴在桌案前,心里想着,眼半开半阖扫着书,头一点一点的瞌睡,嘴里还叼着一块肉酥。
      
      迷糊中见着屋内踏进来一个人,白影晃动着,衣袂飘飘散着一丝冷香。只觉得额头好像被一把折扇轻轻敲了敲,就听着说话声,“小知府,别来无恙啊。”熟悉调笑的音儿在崔白耳边炸开,震的她一个激灵褪了睡意,如鹰隼猛地盯住来人。
      
      “东离越!为什么要给我吃木樨珠!”避如蛇蝎般,崔白一个不慎踢翻了桌子,连蹦带跳的窜去屋里的大对角里,两人就这么对峙。
      
      “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啊,早吃完吃都得吃。”刷一下东离越抖开了扇子,那扇面儿上是一幅极致到了极点的春宫图,看的崔白面红耳赤,“好羞人!这样的扇子也敢招摇过市?!”
      
      东离越被这小知府炸毛的样儿给逗乐儿了,笑意愈发明显,压都压不住。崔白顿时只觉得一阵风飒的吹过她的脊背,东离越携着无数的白色海棠花瓣将崔白拢在怀里,蜻蜓点水般神速的嘬了嘬她眉心的红痣,温热的气息擦过她耳边,很快又闪开,“这不是你画的春画儿吗?哦对了,是我忘了,你还没醒过来。”
      
      “你胡乱攀扯什么!”崔白气极,操起案上的砚就冲东离越身上砸。“再仔细瞧瞧?”扇子一抖,春画又强制性的展开在崔白眼前,又是熟悉的工笔画脚,可恶之至。
      
      “现在金陵城盗画技的不计其数!你拿着一柄赝品少来框我!”
      
      “好...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来日方长嘛...对了,你不是想解开烛九阴封画的咒术吗,我帮你解开呀。”
      
      只见那画轴什么时候竟然被这厮摸走,正得意洋洋的抛在手里,一脸兴味的睨着崔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红包掉落,来转悠的小天使们随即淋红包雨。
    马上要开启共情高能章了,原以为披的是马甲,没想到却是斯巴达。
    师尊难搞,疯批大美人一发作,可能世界上就没有白白这个小狗官了。
    哄人是个技术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