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官秘戏图

作者:珠十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4章

      一屋寂静,空气里弥漫的气息十分的尴尬,崔白看着眼前两人神情异样,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快速的思前想后一番,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子,不喜欢灯笼有什么问题吗?她干嘛非得喜欢灯笼?
      
      不过眼下她倒是非常不喜欢这莫名其妙的氛围,弄的她胸闷气短不说,又口渴的要命,干脆抻了细脖儿,腿儿勾了张小凳子,坐在桌旁拎了五彩喜鹊壶儿倒了碗绿嘴鸭,一口气儿咕嘟咕嘟灌完,长吁吐出口闷气。
      
      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那俩不好打理的人儿又补充了一句:“都收收眼,别这样瞅着,大人我不爱这些俗破物,你们要喜欢,等着案子办完,能不进大狱,想要多少大人都给你弄来。”
      
      不说还好,话音刚落这逼仄的屋子里更是冷的跟冰窖似的,青芜和崔夫人在旁边也不敢吱声,只有点儿站着忐忑的人,绣鞋踩在地面窸窣的摩擦,还有小瓷勺碰在药碗壁上的清脆,还能给这屋子撞出点活气。
      
      “阿白——”烛九阴被这漫不经心的回答弄出恼意,刚想出声又被小徒弟拦腰截断,“就算是喊我,阿黑!也没用,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们还有完没完?!”
      
      兴许是被少知府这没耐心的炸毛样儿给逗乐了,有了几丝活气的韩小蝶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直接被烛九阴一记阴戾的目光扫到噤声,笑也没笑完,只能梗着脸憋红着,身子轻颤,顺着青芜的手喝着药。
      
      “韩小蝶我问你,你见没见过一个吊死鬼儿,长了黑脚。”崔白单刀直入,扭过身子正对着床榻,亮眼里压着审视探着她。
      
      一语既出,顿时让这孱弱少女敛了笑意,难以置信的望着崔白,她的脸上藏着几分真实,几分假意,几分恐慌,几分了然,才跟着出声“大人...你...看...看到了?!”
      
      崔白冷笑,起身将她娘拽坐到桌边儿另一个空椅上,接过她手里的酥饼拿出一只叶子状的塞进韩小蝶惊愕而微张的嘴里,示意让她吃了。又拿了一只兔子状的,牵起师尊的手放在了他手心里。
      
      油乎的手正想找个帕子擦拭,扫了一圈,视线在她师尊的黑袍上和自己的罗衣间来回打量,只见烛九阴看着手里被强行塞入的兔子酥饼微怔,也不知在想什么。崔白轻撇嘴角,背着手把油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又重新把视线放回韩小蝶身上。
      
      “是啊,一眼就差点把你大人我,惊得直接蹬腿儿驾鹤云游去了。”三句调笑两句正经,手里还甩着腰间挂着的玉兔佩,似笑非笑的睨着韩小蝶。
      
      “我...我...我——”“说说吧,怎么回事?还是说你想早点回去找你拿美艳的亲娘”一听到亲娘,韩小蝶眉眼间就浮着落寞,一只手捻着袖边儿擦了擦唇边的糕滓,另一只五指收拢紧紧地揪着榻上的绸面儿。
      
      “大人我...我不能说的...”“韩小蝶,你不说,那我来说说?”崔白笑吟吟的拍了拍韩小蝶瘦的扎手的肩骨,背着手缓慢踱到躺椅那儿,直接靠进去,仰天闭目,枕着手,翘着腿儿。
      
      窗外的阳光灿烂直直的照进来,金蛟盘在招财树上的枝影摇摇晃晃的照落在少知府月牙白袍上。阳光虽亮眼,温度却无法直传地面,地板上滋生着丝丝凉意裹着空气,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连吹进来的风都宛如仙人掌带刺的触感。
      
      “韩小蝶你不日前滑胎,这为其一。其二,你和你亲娘势不两立。其三,你设计韩傅,想让他死于非命。其四,你是人...非人...”崔白缓缓睁开眼,眯着眼带着笑,一动不动的牢牢锁住韩小蝶。
      
      青芜早就在方才悄悄地施了罩子把韩小蝶缚住,此刻只见她生出焦躁和惊惶,双瞳变成赤色,狂躁拼命地拍打着罩子,“不是你想的那样大人,我....!”欲言又止,一点也不干脆利落,拖拖拉拉,搞得崔白一双招子白眼都要翻到脑后。
      
      “我知道你有隐情,你为难,不宜与旁人道,我办的案子里,十案有十一皆重大隐情,那多出来的一就是非常人案,刚好你这是第十二,这才哪儿到哪儿,放轻松,不要慌。”崔白望着韩小蝶安抚般曲起手指敲了敲隔离罩。
      
      “你不说,那就不说呗,我嘛,可以自己看。”说罢低头在手心里画了符样,径直的穿透过罩子轻轻贴在了韩小蝶的胸前,须臾间崔白神情一凛,正色道:“韩小蝶你...”崔白猛地把手收回,又重新在手上画了符再重复刚才的动作,嘴唇动了动,不说话。
      
      韩小蝶则是垂着头,看不清神色。崔夫人在一旁看着有些担心,拉过崔白却觉察她的手心一片冰凉,只能轻轻揉搓着。
      
      半晌,韩小蝶幽幽的开口,看着的人却不是崔白而是烛九阴,只听她说道:“少...知府大人,我留了物件儿在溪桥山的神女庙,一去便勘全貌。”烛九阴清冷的看着她,面无表情,而韩小蝶说完又把头垂下,不言不语。
      
      “神女庙?”崔白第一次听金陵城除了兰若寺之外还有个神女庙,刚想转过头问问崔夫人,眼尾不由扫过青芜,只见她脸色复杂的凝视着韩小蝶,捏在手中的勺柄儿都快被她折断。
      
      “青芜?你怎么了?知道神女庙?”崔白走到她身边,把那可怜的勺儿扯走。青芜坐着,崔白站着,顺着眼儿能看见站在不远处神色莫辨的烛九阴。“嗯,知道。”“哦?那神女庙供奉的哪位神女?”
      
      “是...是...神女...是少司命...”“少司命?我怎么从来没听过?”崔白看向她娘,而崔夫人则是有些尴尬的笑笑,不漏声色的轻瞄了眼烛九阴,“你小时候那么顽皮,坐也坐不下来,娘给你讲过,忘了?”
      
      “胡说,分明没讲过。好吧,那你们谁来和我说说这神女?”一时间屋里的几个人都成了哑巴,一个比一个能憋。越是这样崔白越是好奇这金陵城郊外的神女庙,平日里她也是四通八达的消息户,偏偏没人在她耳根子下面说过这茬儿,那就有意思了。
      
      “金螭!少司命是谁!!!”崔白扒拉开窗户冲着院子里盘子招财树上的大金蛟一吼,震得树上的金叶子簌簌往下掉,那金蛟睡得迷瞪瞪,自然而然的接了嘴:“我主——啊!!!谁抽我!”
      
      更快的是烛九阴手里的黑鞭将树上的金蛟一下狠狠抽落在地,瞬间那物化了金螭平日里的青年模样,青年一头利落的白色短发,发间右侧还戴了个小骷髅头,脖子到胳膊被鞭子抽的皮肉翻起。这一鞭子倒是把这蠢物抽醒了,瞪大了眼吓得两股战战跪在树下,蔫儿了吧唧的冲着烛九阴不敢抬头。
      
      “师尊你!”崔白被烛九阴这突然暴起的响动气的上头,赶紧去查看金蛟的伤势,眼间无碍又让青芜去拿药。“你看看你们,谁也不说,我只不过喊一句,金螭还替我!那少司命就那么金贵?问也问不得?”
      
      招子里像要喷火,直直的怼上她这大能耐师尊,烛九阴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睨着下面比琼树窈窕却一身反骨的玉人,面色阴沉令人捉摸不透。
      
      崔白被师尊的目光盯的浑身发凉,直接避过他的视线先把跪在地上的金螭扶起来,拍了拍他的头,“你快来我袖子里。”金螭刚想照做,又惶看了眼烛九阴,崔白被他这没出息的样儿都气笑了,催促的又轻拍他,刹那间,白发青年幻化成手掌大小般的小蛟卧在崔白掌心。
      
      “你等着,青芜马上来给你上药。”食指轻轻地摩挲着小蛟受伤的皮肉,眼底透出心疼。烛九阴看着这一幕,脸色阴的像要下刀子,刺眼极了,“去溪桥山。”
      
      崔白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小蛟就被来人快速的捏走,而自己被大力的扯在了师尊身侧,胳膊被他拽住,动弹不得。烛九阴把细长的一条小蛟直接扔给了崔夫人,那细长的一条就那么软趴趴的落在肩头,动也不敢动。
      
      “等...等下!师尊先告诉我那神女的来历。”崔白拖住烛九阴健实的胳膊,眼睛又湿又亮的看着他。烛九阴淡淡的扫了小徒弟一眼,冷着声:“你去便知。”
      
      崔白从未来过溪桥山,跟在师尊身后,道路两旁高大的树影映着光打在他的侧脸,阳光氤氲,看不清师尊的神色,只听他道:“万年前,神庙,有九座,原本分散于这方天地间,遂不知何故庙渐神隐。”
      
      “而少司命...”说到这,他便陷入长久停顿,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说,他实在是高大,仰着脖子想看清楚他的面容,再阳光的折射下就像是晕染开的画儿。
      
      过了好久又有些自言自语,辨不出什么情绪,师尊又道:“少司命曾说,天意要是让她不开心,她就是偏要逆天而行...”
      
      “所以,她逆天而行了?她怎么样了后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最近来窜门支持的小天使们,挨个摸摸,你们就是宇宙最亮的崽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