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椿是个腹黑,碰到和她游戏水平,实力不相上下的飞坦,起了诱拐之心
内容标签: 猎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椿,飞坦 ┃ 配角:旅团成员 ┃ 其它:猎人众

一句话简介:表面甜甜的少女和真变态的恋爱

立意:给飞坦一个甜甜的恋爱

  总点击数: 356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8 文章积分:69,57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言情-近代现代-其他衍生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猎人同人
    之 飞坦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44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猎人)游戏与雨伞

作者:欲求不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完结

      咖啡厅中,一个戴着卡卡西同款口罩少女好像在苦等着什么人,望眼欲穿,这时一个矮个子的男生坐在了少女的对面。
      
      “我的ID是逗号是我手下败将,你的ID是逗号,那位?”
      
      “嗯。”一道低沉沙哑的男音从矮个少年嘴里吐出。
      
      “你来的可真够慢的,来吧,我们到对面游戏厅来决斗吧。”
      
      “哼,决斗的话是需要赌注的吧。”少年的声音带着阴冷。
      
      “行,既然你想要赌注的话可以啦,说吧什么赌注。”
      
      “你的身体和命。”
      
      少女怔怔了一下,随后又笑着说:“第一次见面就爱上了我,看来我的魅力真是无边无际啊。”
      
      少年恼怒的说:“再烂说就杀了你。”
      
      少女又笑了说:“好啊,你赢了的话可以给你,那我赢了的话呢?”
      
      少年沉思了一下说:“给你你想要的。”
      
      “那就说定了。”
      
      在一个空空荡荡的游戏厅外,一个少女带头领着另一个矮个男生进来。
      
      “今天我包场了,来吧进行真正的决斗,我不会输的。”
      
      “噼里啪啦”的游戏声在游戏厅里响起。
      
      “靠,我了个**真是**,怎么又平局了。”
      
      少女有气无力的靠在椅子上。
      
      ————时间分割线——————
      
      少女依旧有气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呐,这是我们第4次决斗,依然是平局,既然我们这么有缘,不如交个朋友吧。”
      
      “嗤。”少年不屑一笑“朋友是什么,我不需要。”
      
      少女好像没听见一样,“我叫椿,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不配知道。”
      
      “那怎么才算是配知道呢?”椿好奇的问。
      
      “至少实力不逊色于我。”
      
      “哦,那我的实力确实不逊色于你。”
      
      “我说的是武力,而不是游戏实力。”
      
      “你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的实力会逊色于你。”突然从椿的身上散发出可怕的念量。
      少年一怔“有意思。”起身。
      
      “等等”椿出声阻止,“这里打坏了是要赔的,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我不管。”
      
      “停停,你倒是可以一走了之,我可是要赔的,你要是想在这里和我打,我可以跑的,才不和你打。”椿边躲避少年的攻击,气鼓鼓的说。
      
      “好,明天7点五台山空地上。”少年停止了攻击。
      
      椿磨着剑,心里想着“打赢他后,得到了知道他名字的资格,知道了他的名字,接着就可以和他做朋友,然后成为恋人,最后嘿嘿...”想到这里椿已经红了脸,对,她喜欢那个少年。
      
      在五台山的空地上一个少年拿着把雨伞站在上面,椿不急不缓的走了上去,笑眯眯的
      说:“呦,来了。”看着少年的伞,有意思,“怎么打才算赢呢?”
      
      少年用他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说:“死。”
      
      “这可不行,死了还怎么做朋友,要不打到对方不能反抗。”椿微笑着说。
      
      少年犹豫了一下“嗯。”
      
      椿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另一个山头一眼。
      
      侠客笑眯眯的说:“团长,看来我们被发现了。”
      “开始。”
      
      少年把伞撑开,气息突然消失不见。
      
      椿握着剑的眼神一刹那变了,变得沉静,信长忍不住赞道“这小姑娘是个用剑高手。”
      
      在上面,椿犹如闪电般拔剑,挡在了少年的剑上,“嗞啦”剑与剑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
      “啪啪”的声响在空地上发出,两个人快的只能看见残影。
      
      短短几秒已经过了数十招,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见动作。
      
      椿突然往后退,气势再一变,把剑上包裹的硬在浓缩,再用更多的念包裹,形成一把无形的巨剑。
      
      椿用剑挡下了少年的一击,“啪”的一声飞坦的剑断了。剑上残留的念把少年击飞到吐血。
      
      少年突然“哈哈”的狂笑起了,换了套衣服,“喂,你是抽风了吗?我妈不让我和傻子做朋友。”椿大声说。
      
      少年声音戛然而止,少年身上的念猛地增加,只听少年大喊,“炽日”一个小型太阳凝聚出来。
      椿心里默念“标记瞬移”,瞬移到她标记好的家里。等了十几秒后,椿又瞬移了回去,这里已经变成一片废墟,看着旅行团的众人,对少年说:“我够资格了吗?”
      
      少年没说话,一个大背头的男人说:“自然是够资格了。”
      
      椿警惕的看着大背头:“你是谁。”
      
      “我是幻影旅团的团长,我叫库洛洛,他是我们的团员。”库洛洛笑眯眯的说。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依旧没说话“他叫飞坦。”库洛洛答。
      
      “我们缺了8号,加入我们。”
      ————————
      在餐桌上,大家一瞬不瞬的盯着椿,看她是怎么吃饭的,“大家看我干什么,吃啊。”
      
      “啊。”趁大家一时间的愣神。
      
      “我吃完了。”“你怎么吃的这么快,我们还没看见——”
      
      “你们要看什么啊?窝金。”
      
      “看你口罩下长什么样。”
      
      “这个啊,你们早说啊。”
      
      椿以极慢的速度拉下口罩,大家忍不住盯着看,团长也不例外。
      
      “啊?”
      
      只见椿下面:“口罩下面依然是口罩啊。”
      ————————
      “飞坦,你多少岁了?”
      
      飞坦转头不理会椿。
      
      “呐呐,只问你的年龄不太好,我先告诉你,别看我这样其实我25岁了,那你呢?”
      “28”
      
      “看不出来啊。”
      
      “喂,飞坦,不就是把你打了一顿嘛,不要不理会我嘛。”
      
      “哼。”
      
      傲娇了傲娇了,真可爱,椿忍不住笑了。
      
      ————————
      “飞坦,一起玩啊,这个可是最新版的游戏。”
      
      飞坦点了点头。
      ————————
      “飞坦,你们谁力气最大。”
      
      “虽然不想承认,窝金力量最大。”
      
      “窝金,来嘛来嘛,咱们俩掰手腕。”
      
      “不得不说,你的力量还可以嘛,我差点就输了。”
      
      椿“我郁闷了,怎么力气还比不过你。”
      
      ————————
      “飞坦,你为什么不笑啊!”
      
      “好了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不笑了。”椿憋笑憋的难受,最终还是笑了出来,“飞坦,飞坦,你笑起来好猥琐。”
      
      完了飞坦恼羞成怒了。
      
      ————————
      “呐,飞坦你为什么喜欢《糖果和疼痛的味道》嘛?”
      
      “难道你喜欢小萝莉,那你怎么不喜欢我,我也是小萝莉的身高啊!”
      
      ————————
      
      “呐,飞坦,你不好奇我长什么样子吗?”椿慢慢拉下面罩。
      
      “谁会好奇啊!”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
      
      “那算了。”椿停下了动作。
      
      飞坦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
      “呐,飞坦,你有没有觉得西索好变态啊,画的小丑妆一点也不像,而且对方每天都缠着我,要和我打架,好讨厌。”
      
      “我讨厌西索。”
      ————————
      “飞坦,你怕锁链手吗?”
      
      “飞坦,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我哪里怕了。”
      
      “是是。”
      —————————
      “飞坦,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口罩吗?”
      
      “怕不是下半脸长的太丑了吧。”
      
      “不是啦,因为妈妈说我的脸只能给喜欢的人看。”
      
      “那...那又怎样?”
      
      “飞坦...”
      “你,你怎么...”只见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摘了口罩。
      
      “飞坦,我喜欢你,你做我男朋友吧。”
      
      “好”
      
      EN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有点玛丽苏不要怪我,我是真的想不到,变态杀手会爱上什么样的人
    又看了一遍飞坦,我怎么觉得他不是那种沉默的人,反而是那种喜欢说话的人。
    番外的速度取决于评论的多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