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作者:玉寺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好学生,教我。
      这两个词汇都够让人心情波澜的。

      白寻音眼眸微垂,沉默半晌,拿着笔在纸上写:[你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么?]
      为什么要她教?

      只是这无意中说出来的话却让喻落吟觉得有趣,黑眸看她,凝着一丝笑意:“你怎么知道我学习很好?”
      ……
      “怎么,”他见白寻音手指僵住,又问:“关注过?”
      故意逗人的样子坏的要死。

      怕被误会成什么,白寻音连忙咬了下唇,手指用力的写:[我是听同学说的。]
      “哦。”喻落吟淡淡的问:“哪个同学?”

      讨人厌。
      白寻音说不出来,干脆不回答,转移话题写别的:[这道题你哪里不会啊?]

      不就是要她教题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喻落吟看着女生皮肤白皙剔透的侧脸,线条精致,唇角有些倔强的抿着,他懒懒散散的说:“哪里都不会。”
      ……
      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白寻音也不继续问,用笔杆抵着下巴认认真真的把喻落吟圈出来的那道题看了一遍。
      看到最后,秀气的眉尖微微蹙起。

      她数学和物理向来是好的,在班级里雷打不动第一的那种存在。高中的题阅读一遍大多数不说立刻提笔就能做,但总归会有个构思概念。
      只是喻落吟找来的这道题……还真的有点难呢。

      白寻音兴致被挑了起来,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喻落吟带来的这本册子封面,发现空空如也。
      这本练习册怎么没有名字呢?

      白寻音疑惑,侧头看向喻落吟,某种的疑问不用用纸写下他也清楚。
      “这练习册不是市面上售卖的,是我妈给我做的习题册。”喻落吟顿了一下,又说:“她是大学教授,教化学的。”
      ……
      白寻音有些无语和羞惭——喻落吟的妈妈那么厉害,干嘛要找她教他题啊?
      不过有这么个习题册,还真怪让人羡慕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这么‘有趣’的题,白寻音下意识的看了这本练习册几眼。

      “教化学的怎么能教好物理呢?”喻落吟随便找了个借口,戏谑的看向她:“怎么,这道题会么?”
      白寻音沉默片刻,在纸上诚实的写:[这题我一时半会也算不出来,抱歉。]

      “没事,你可以把它带回家去,慢慢算。”喻落吟声音低沉,带着一丝近乎柔和的笑意:“算完了再教我。”
      说完不出所料的,看到白寻音一向平静的眼睛亮了下。

      这女孩眼睛升的极好,水润明亮,线条柔和,眼尾弧线上挑恍若携着桃花。就是总也不笑,木讷又冷漠,现如今只是亮了一下,就仿佛桃花盛开。
      这是一种属于‘学霸的乐趣’——练习册比钱都管用。

      白寻音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我真的能带回去么?]
      [嗯。]喻落吟干脆也写字和她交流,像是什么情趣一样:[明天这个时间,过来解题。]

      白寻音一愣,慢慢的点了点头。
      就像是吸丨毒患者拒绝不了毒丨品一样,她也拒绝不了解不开的题。

      喻落吟看着她珍惜的拿着练习册翻来翻去的模样,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敢情他在这儿坐着,存在感还没练习册高?
      陆野那缺灵短智的家伙有句话还说的真没错,这姑娘,难追。

      只是喻落吟可不甘当‘绿叶’。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下桌子,问白寻音:“好看么?”

      白寻音乖巧的点了点头。
      于是喻落吟一挑眉:“我就坐在你面前你都不理我,白同学,你是不是讨厌我啊?”

      这么说白寻音可冤死了。
      她一愣,用力的摇了摇头,马上在纸上写:[没有!]

      为了表达自己的确没有,白寻音第一次在写字的时候使用了‘!’号。
      “好了,不逗你了。”喻落吟笑的肩膀微抖,修长的身形站了起来:“明天见。”

      他就像是一阵风一样来去自由,拿着随身的书包就离开了,干脆利落。
      白寻音怔怔的看着喻落吟清瘦如松的背影,如果不是手里切实的练习册和依旧萦绕在周身的清冽檀木香——属于喻落吟身上的那股味道。

      她几乎会以为这种相遇是个梦。
      图书馆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她自己和阳光作伴。

      *

      而这个暑假,白寻音真的过的有种‘幻梦’的感觉。
      从那次莫名其妙在图书馆达成了‘教学报答’之后,几乎每周喻落吟都会约她个两三次,地点依旧是在图书馆。

      他缠着白寻音让她给自己讲题,一道又一道。
      而白寻音心里始终惦记着这本练习册的题没有全部看完,便也没有拒绝喻落吟,便顺着教了一天又一天。

      ——左右教教喻落吟也没什么,充其量是她不能说话,得多写几个字罢了。
      只是每次在图书馆‘上课’的时候,喻落吟认真的听着她讲课,单手撑着头笑着看她,有时候的微微靠近……都会让白寻音有种心绪紊乱的感觉。

      不是讨厌,就是单纯的觉得不自在。
      她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可以正常说话,也并不排斥男生正常的靠近。但自从失声过后,来了三中,经历了一些事情……白寻音就对男生的靠近愈发敏感了。

      更妄论眼前的人,还是喻落吟。
      白寻音不禁觉得愈发的不自在。

      “白同学。”喻落吟一直这般规矩的叫她,声音总是带着一丝戏谑:“你是不是有点怕我啊?”
      要不然,怎么白寻音和他一起坐着的时候,脊背总是绷的直直的呢?

      白寻音一愣,抿唇在纸上写:[没有。]
      “没有么?”他轻笑:“那你怎么总是不看我?我的脸很可怕?”

      ……为什么要看你。
      小姑娘攥紧了笔杆,心里默默的嘀咕了一句,却受不得这激将法。她硬着头皮转头看向喻落吟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故作淡定。

      白寻音这木讷的表情看的喻落吟忍不住发笑。
      都几天了,还这么防着他?看来光‘补课’是不行了。

      “天天上课也怪没意思的。”少年跳脱的心气和胜负欲一上来,喻落吟就干脆的站了起来,对着白寻音轻扬下巴:“走。”
      白寻音一怔,连忙打字问:[去哪儿?]

      喻落吟狭长的凤眸微眯,笑的颇为神秘:“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白寻音对于陌生的地方一向是回避态度,有些犹豫的坐在原地没动弹。

      “走吧。”喻落吟又劝,声音好似带上了几分属于男生的撒娇一样:“你都给我补课这么多天了,就当我报答你这个好老师,嗯?”
      ‘嗯’字的尾音轻轻上挑,轻而易举的,就蛊惑人心。

      不知道为什么,白寻音想去。
      想知道‘好玩的’是什么,但她心里清晰的明白如果眼前的人换做是别人,她不会考虑这个提议。

      只因为是喻落吟。
      他一说,她就忍不住跟着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好玩的,明天玩 =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