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作者:玉寺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么纯的姑娘,有没有男朋友啊?”
      若有所思的时候,喻落吟听到旁边的陆野跃跃欲试的问。

      “呵,我哪知道。”周新随修长的手指推了下高挺鼻梁上架着的白金丝边眼镜:“应该是没有吧,据说她高冷的很,难追。”
      “高冷么?”陆野挠了挠头:“看起来笑的挺温柔的啊。”

      周新随一挑眉:“你想追?”
      “嘿嘿,有点……”

      “闭嘴。”喻落吟冷冷的开口,打断他们:“回班级了。”
      谁也不知道他心情为什么突然的不好,但的确快到上课时间了。

      陆野就喜欢清纯漂亮的姑娘,回了班级还一直撺掇着黎渊打听白寻音,两个人坐在喻落吟前桌,叽叽咕咕的声音止不住的传入耳朵,让他清隽的眉头轻蹙。

      “新随说的没错,我帮你问我认识的女生了,白寻音的确挺难追的。”
      “说说,到底怎么个难追法啊?”
      “二班的那个李川蕴你知道吧?长的挺不错的学习也好,据说高一的时候追了她好几个月,这姑娘愣是一次都没跟他出去过。”

      李川蕴。
      听到这个名字,喻落吟眉尖轻挑,玩味的笑了笑。

      “靠,我还不信这个邪了。”听了黎渊‘调查’过后的一番结论,陆野的‘胜负欲’完全被挑了起来,他跃跃欲试的宣布:“我要去追她试试。”

      “真的假的?”黎渊有些无语:“她一个哑巴又不能说话,追了干嘛?”
      “没事。”陆野毫无疑问的是个颜狗:“好看就够了。”
      ……
      “再说了你不是说她因为校花那个投票赢了盛初苒,被她带头排挤么。”陆野幻想着:“那我的出现,多像拯救小白花的骑士啊!”

      “就你,还骑士?”黎渊嗤笑一声:“你就一舔狗还差不多。”
      “艹,你说谁呢?”

      “老师快来了,你俩安静点。”旁边座位上的周新随适时的提醒了一声,却也忍不住笑,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看着陆野:“我赌你追不到。”

      “???”陆野瞪大了双眼:“你也太看不起本少爷了吧?”
      他话音刚落,还来不及大肆发作,后桌的喻落吟就踹了下他的凳子——

      “我也赌你。”他额前碎发微落在眼前,黑眸里是大写的‘看好戏’三个字,慢悠悠的说出了三个字:“追不到。”
      “……”

      高二课程还没那么繁重,颇为无聊的学校生活里需要一些‘刺激’。十七八岁的男生普遍中二又争强好胜,等到中午一下课,陆野还真的去三班找人去了。
      他动作快,跑过去的时候班级里学生大多数还在,陆野不顾三班学生惊愕的眼神,站在门口扫视着白寻音的身影。

      人对于美的事物天生容易记忆深刻,所以即便只见过白寻音的背影一面,陆野也有认出来的自信。
      “陆野。”结果找了一会儿没找到目标,反倒是碰到了要和同学一起去吃饭的盛初苒。后者见到他有些惊喜,忙不迭的问:“你怎么来了?喻落吟呢?”

      “喻哥吃饭去了啊。”陆野瞧了她一眼,有些吊儿郎当的说。
      盛初苒一听,登时有些泄气,闷闷的问:“你来我们班干嘛啊?”

      陆野还在继续往里看:“找人。”
      盛初苒疑惑:“你找谁啊?”

      “白寻音,她不是你们班的么。”
      听到白寻音的名字,盛初苒和她旁边的两个女生都愣住了。

      片刻后,盛初苒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咬了咬唇问:“你找白寻音干嘛啊?”
      “......跟你有关系么?”陆野无语,嗤笑了一声。

      喻落吟不喜欢盛初苒,甚至烦她的纠缠,他们几个也不大喜欢,当然没必要给她脸——况且之前刚听说盛初苒带头排挤白寻音的事儿。
      盛初苒一愣,大小姐脾气登时炸了:“你什么意思?怎么说话呢!”

      陆野‘呵’了一声,压根懒得理她。
      他无视了盛初苒愤恨的视线,直接迈步走进了三班的教室,眼神扫了一圈,终于捕捉到坐在角落里的女孩。

      陆野眼前一亮,立刻走了过去。
      白寻音正在解一道物理题,沉浸其中时感觉头顶一黑,试卷上投下来一道阴影。

      有些意外的抬头一看,正对上陆野笑意盈盈的眼睛。
      男生阳光健气,一笑左颊酒窝十分明显——但白寻音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他。

      所以,他站在自己桌前干嘛?
      白寻音怔怔的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少女粉白的巴掌脸上一双眼睛鹿一样的清澈,看的陆野都有些‘羞怯’了。
      “同学。”陆野难得绅士,风度翩翩的问:“能给个微信号么?”
      ……
      周围不少同学都在暗戳戳的关注这边,陆野这话一说,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白寻音当然也知道。

      她一愣,有些无措的垂下了长长的睫毛,随后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白寻音白皙的手指拿起笔,在一张草稿纸上工工整整的写下两个字:抱歉。

      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迅速而认真的拒绝,陆野都有些懵逼了。
      遥想他之前要女孩子联系方式都犹如探囊取物,现在……在一片围观的眼神里,陆野真觉得丢人,但白寻音认真的样子却莫名让他发不出火来。

      这个瘪只能硬吃下去。
      看着白寻音一副‘我要做题莫打扰’的模样,陆野也没脸继续在这儿赖着,他尴尬的挠了挠头,嘟囔了句‘我放学还来找你’就跑了。

      留下白寻音在座位上非常懵。
      从头到尾,她连那个突兀出现的男生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很快,盛初苒就过来告诉她了。
      “白寻音。”她连饭都不去吃了,见着陆野走了就过来白寻音桌子面前,一脸质问的模样:“陆野找你干什么来了?”

      哦,原来那个男生叫陆野啊。
      白寻音眼波微动,为了避免盛初苒继续找麻烦,在纸上写了三个字:[微信号。]

      其实早就有所预料的,但真听到当事人承认,盛初苒还是忍不住愤愤的咬了咬唇。
      喻落吟那一圈朋友对她的态度一直是不冷不热的,却过来找白寻音这个小哑巴要微信号......使劲儿瞪了白寻音一眼,盛初苒背过身气呼呼的走了。

      “喂,白寻音。”等教室人走的差不多了,刘语芙转过头来和白寻音说话,语气有些戏谑:“你知不知道那个陆野是喻落吟的朋友啊,就盛初苒喜欢的那个喻落吟。”

      白寻音一愣,手中的笔掉在桌子上。
      刘语芙瞄了一眼,小声问她:“他是不是喜欢你啊?你要和他处处看么?”

      白寻音还真没想到刘语芙是个这么八卦的女生,不禁微笑着摇了摇头。
      ‘谈恋爱’三个字,从来就没再她的计划里出现过。

      只是白寻音没想到,陆野这个男生对于‘追她’这件事,还真的满执着的。
      送早餐午餐,放学后找,持之以恒的要她的联系方式……就是高中男生讨女孩子欢心的日常方式。

      却搞的整个三班都知道了。
      甚至不止三班,别的班级也有耳闻——高中生,最喜欢的就是‘情感类’的八卦。

      每次见到陆野,白寻音草稿纸上写满了‘对不起’‘我不打算谈恋爱’‘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些’都没用。
      她不禁有些大为头疼。

      幸好在历经了大半个月后,陆野终于要放弃了。
      他本来也不是真的那么喜欢白寻音,一开始只是始于颜值的感兴趣而已。但第一次被一个女生拒绝的这么彻底,陆野还是禁不住的有些觉得挫败。

      “原来你真的这么难追啊。”某天晚上放学后,陆野跟在白寻音的自行车后面郁闷的嘟囔。
      他看着女孩纤细的背影,几步冲上前去挡住她的去路,在白寻音毫无情绪的视线里,陆野咬了咬牙,最后一搏似的问:“白寻音,你真不喜欢我啊?一点点都不喜欢么?”

      白寻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
      “擦,老子真的输了。”陆野低头小声的说了句,半晌后泄了口气,无奈的抬头看着她说:“那行吧,从明天开始我不缠着你了。”

      他说完,就看到白寻音眼睛一亮。
      “……”

      陆野终于百分之百的确认,这姑娘和别的姑娘完全不一样——她不是玩什么欲擒故纵欲拒还迎的把戏,她就是明明白白的,一点点都不喜欢自己。

      陆野决定最后‘迂回’一把。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个性的女生呢。”陆野忍不住笑了,绅士的帮着白寻音推着自行车:“那咱们能当朋友么?给个微信号。”

      然而白寻音了解那些‘先当朋友’的措辞和借口,依旧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这下子好,陆野哭笑不得,却也真的断了所有的旖旎心思了。

      *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封闭的那么厉害的女生,连个当朋友的机会都不给。”
      晚上和几个哥们儿一起吃饭的时候,陆野‘官宣’了自己追人失败后,毫不意外的遭受到了众人的嘲笑。

      他郁闷,却也忍不住咬着烤串愤愤的吐槽:“你们就说说我这张脸,啊?摆哪儿不是女生主动过来送联系方式的一张脸?”
      “结果这个白寻音,我追了她大半个月,愣是一个微信号都没要到!”
      “哥们儿真是服了,明白为啥李川蕴追不到她了,我也玩不下去了。”

      白寻音给人的感觉并不高冷,却是真的难追。
      她一直温温柔柔的,却像是生活在与周围人隔离的真空层中,很难被人靠近。

      就算被她拒绝也犹如拳拳打在棉花上,让陆野连连恼怒生气都做不到。
      陆野不得不承认他一开始被颜值所吸引的‘冲动感’都被耗尽了,白寻音,他是真的搞不定。

      “啧啧,别找借口了,你就是不行。”黎渊在一旁笑,不住拱火:“往你还自诩为芳心纵火犯,追了半个月连微信都没要到。”
      “……”陆野怒了:“你特么站着说话不腰疼,有种你去追追试试看啊!”

      “我又不喜欢小哑巴,去追干什么?就想嘲你怂。”黎渊嘴巴毒的很,三言两语就把陆野气的跳脚:“要是换做喻哥,几下子就能把人追到手。”
      “艹,你特么就是仗着喻哥压根不会去在这儿说空头支票!”
      “那你……”

      “谁说我不会去的。”
      两人闹的不可开交时,旁边一直安静的喻落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嘈杂的桌面登时陷入寂静。

      陆野,黎渊,甚至于一向淡定的周新随都有些惊讶的看了过来。
      喻落吟修长的手指摆弄着一根未点燃的烟,唇角微勾:“既然阿野说了这姑娘难追,不是挺有趣的么?”
      ……
      “什么意思啊?”陆野懵逼,喃喃的问:“你要去追白寻音?”
      喻落吟笑了笑,只问:“你们还要打赌么?”

      沉默半晌。
      周新随率先开了口,答案却和上次截然不同:“换了你,我赌能追到。”
      黎渊:“我也。”

      “我……”陆野气的憋憋屈屈的吐出一句话:“我去你们的。”
      然后他又问:“赌多少钱?老子这次可输不少,我就赌喻哥也追不到她!”

      喻落吟但笑不语,只想起刚刚陆野说的一句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封闭的那么厉害的女生。
      他不自觉的就想到自己之前两次问白寻音名字时,少女咬唇跑开的模样。

      袅娜少女羞,但白寻音并不是岁月无忧愁。
      也许是因为某种‘不甘心’在隐隐作祟,喻落吟破天荒的,说出了甚至要做出他平时绝对不会干的事情。

      对白寻音,从一开始他就忍不住破例了。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都没意识到,把感情当做游戏当个赌约,是多么混蛋的事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袅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是王奕的一首诗。
    《陈月观二首》 =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