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作者:玉寺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盛初苒是高二三班的‘红人’,长相明媚漂亮,做事张扬肆意。
      几乎班级里所有的同学都了解关于她两件事——第一件是盛初苒讨厌白寻音这个小哑巴,觉得她是朵白莲花,于是凭借着自己的好人缘和出手阔绰,成功带领着全班同学孤立白寻音。
      
      白寻音之所以会三不五时的放学后被锁在教室里,都是盛初苒干的。
      三班是一共五十个学生,两三个人一组值日,每组一个月大概会轮到一两次放学后打扫卫生。
      
      卫生委员故意把白寻音和盛初苒还有一个盛初苒的跟班钟琴分到一起,每到她们组打扫卫生的时候,盛初苒都会带着钟琴在同学离开后先走。
      不但先走,还会拿钥匙把白寻音锁在教室里面。
      
      晚上值日的同学需要拿着钥匙第二天早上过来第一个开门,所以盛初苒认为就算把白寻音关在教室里一晚上,也不会有人知道。
      
      即便后来刘臣告诉了申郎丽这件事,盛初苒依旧不以为然——她家里有钱有势,长的漂亮人缘好,就是‘不小心’把同学锁在教室里怎么了?谁又凭什么教训她?
      因为白寻音不会说话,反抗都是无声无息的,所以这样的‘暴行’一直在默许中持续进行着。
      
      三班里的同学不是同流合污,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他们都知道盛初苒讨厌白寻音,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盛初苒喜欢隔壁一班的喻落吟,放了话要追他,大胆而热情,搞的风风雨雨差点满校皆知。
      就连老师都知道这件事情,还特意找盛初苒谈过。但没办法,没人能制止盛初苒,她就是要追喻落吟。
      
      三中除了白寻音这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没几个学生不认识喻落吟。
      校内网评选出来的校草,次次考试都是全校前三的学霸,谁能不认识?
      
      十六七岁的少女都处于青春期最躁动的时候,对于喻落吟这样典型的‘天之骄子’,又有几个脑子里曾经没有过旖旎绮丽的幻想?
      只是很少有人敢像盛初苒那般大胆热情的说出来,下课就去找喻落吟,几乎天天堵在一班门口等他放学……
      
      这些都是白寻音在别的同学闲聊的口中听说的。
      很奇怪,之前关于盛初苒的一切她都是自动屏蔽的,但自从那天放学后见过喻落吟一面后,耳边就总是会充斥着他的消息。
      
      就像是一件始终在你周身萦绕的事情,你不关心的时候只觉得过眼云烟。
      但只要稍微留意了一下,便不自觉觉得到处都是他,是喻落吟。
      
      原来他和盛初苒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是盛初苒单方面的,喜欢他。
      
      “喂,白寻音。”前桌刘语芙转身,敲了敲她的桌子:“数学卷子给我。”
      刘语芙是个长相清秀戴着眼镜的姑娘,也是班级里的数学课代表,她每天第二节下课后负责收作业送到数学老师办公室,但总是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就朝白寻音要数学卷子。
      
      因为白寻音数学是全班第一,刘语芙要同自己的作业核对一下。
      这些白寻音都知道,但她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拿出卷子来递给刘语芙。
      
      刘语芙是个冷漠但没什么坏心眼的姑娘,她也不介意把自己的卷子给她核对,哪怕刘语芙从来没说过一个‘谢’字。
      
      说话间上课铃响,化学老师夹着一堆教案走进来,站到讲台上一顿,便勃然大怒——
      “你们班怎么回事?今天谁负责打扫卫生的?!”化学老师拿着黑板擦重重的敲了敲黑板:“黑板都没人擦?谁!”
      
      本来还充斥着‘嗡嗡’说话声的教师因为化学老师的愤怒而安静了下来,寂静的气氛中仿佛掉根针都会有声响。
      白寻音咬了咬唇,小手不自觉的抓紧校服裤子的裤线。
      
      “谁啊?怎么没人说话!”化学老师见没人应声,更来气了:“你们都哑巴了是吧?今天谁值日啊!”
      
      “老师。”前排一个女同学闻言不禁笑出了声,细细的柳眉上挑,恶意横生:“咱们班就一个真哑巴,没人说说话的话,那就是她喽。”
      她说完,班级里各处都响起了窸窸窣窣的笑声,像是强忍着的。
      
      化学老师一愣,视线下意识的看向白寻音,一双浓黑的眉毛皱起——
      “白寻音,今天是你值日么?”
      ……
      白寻音笔直的脊背僵硬了片刻,慢慢的站了起来。
      在一片看好戏的寂静眼神里,她张了张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站起来的还没有摇头的举动在老师眼里看来就等于默认,他皱眉,有些无奈的盯着白寻音问:“你怎么不擦黑板呢?难不成还要老师自己动手?”
      
      “老师。”前排的刘语芙忽然开口,声音平静飞快:“三个值日生呢,不光是白寻音。”
      白寻音一愣,有些意外的低头,看着刘语芙马尾辫翘起的后脑勺。
      
      “三个?另外两个是谁?”老师扫了一圈,沉声说:“都站起来。”
      班级安静了几秒钟,盛初苒和另一个女同学才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啊?”化学老师见是三个女生,顿时有种骂不出口的感觉,有些无奈:“现在小姑娘家家的都这么贪玩么?”
      
      “老师。”盛初苒率先开口,粉面桃花般的脸上分外无辜,大眼睛眨了眨:“我和钟琴下课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去了洗手间,没想到没人擦黑板,真是对不起。”
      这话看似道歉,实际上就是把锅往白寻音身上甩。
      
      果不其然,化学老师有些责备的看着白寻音——摆明了觉得她没有互帮互助的精神。
      说实在的,对于三班这个哑巴学生,不少老师都有所耳闻。白寻音学习好,长的漂亮,按理来说都应该是不少老师的‘宠儿’,偏生她和全班同学都不对付。
      
      人的思维定律就是这样,总觉得有一个人两个人讨厌你那可能是别人的过错,但全班都对你不友善,那就是你做人有问题。
      他们不会考虑到是因为那个人太优秀,会让别人嫉妒才会引起孤立的。
      
      白寻音瓷白的贝齿咬了咬唇,半晌后,她直直的走向讲台。
      在一群惊愕的视线中,白寻音纤细的手指执起一根粉笔,清秀凌厉的字体呈现在班级里的每一个同学面前——
      
      [老师,我们三个人有分工,盛初苒擦黑板,钟琴摆桌子,我打水。]
      三中打水的地方是要下三层楼去户外,在拎着沉重的水桶上来的,所以在分配任务的时候另外两个人就毫不犹豫的把这事儿扔给了白寻音,自己捡轻松的活计干了。
      
      打水虽然累了点,但总要有人干,白寻音不在乎分配到累活这件事,但她不想背黑锅。
      该是谁干的工作就得是谁干,况且盛初苒和钟琴,刚刚下课根本没有去洗手间。
      
      黑板上一字一句写的清楚,盛初苒和钟琴都没料到白寻音敢这么干,登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化学老师见过学生之间勾心斗角的多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对着白寻音一点头,语气柔和了不少:“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听课吧。”
      说完,又抬头看向盛初苒:“过来擦黑板。”
      
      盛初苒脸上的红色蔓延到了耳根,不情不愿的走上讲台去擦黑板,与下台的白寻音擦肩而过的时候,禁不住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白寻音无声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了。
      诚然她现在是出了口气,但盛初苒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该怎么办呢?
      
      果不其然,下课后盛初苒就过来找麻烦了。
      白寻音提着打满了水的重重水桶穿过操场回到教学楼时,细瘦的手臂都已经累的青色的血管隐隐凸起,在白皙的皮肤上一道一道的尤为明显。
      
      一般女生轮到打水的工作都会找男生帮忙,但白寻音宁可自己去也不愿意用写字沟通的方式麻烦别人。
      费力的提着水桶好容易爬到三楼,却在楼梯口遇到了拦路虎。
      
      盛初苒带着钟琴,似笑非笑的站在楼梯最顶端,明摆着就是堵她。
      “白寻音,你行啊。”盛初苒眉目极艳,轻微上挑就是盛气凌人,她端着肩膀,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寻音:“一个哑巴,还学会背后阴人了?”
      
      白寻音默默的听着,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内心有点感慨怪不得盛初苒学习不好——因为她形容词都不会用。
      自己哪里是背后阴人?分明是当面说出了实话来着。
      
      “苒姐,你跟这个哑巴有什么好说的。”钟琴笑了笑,眼神满是不屑:“直接给点教训就完事儿了。”
      她说着,身后推了白寻音一把,直把女孩细瘦的肩膀推到身后的墙面上,磕的生疼。
      
      白寻音觉得给她们两个任何的表情都是浪费时间,眉头微蹙,黑琉璃般的漂亮眼珠里半分情绪都没有。
      然而一直以来,盛初苒最生气的就是白寻音这种冷漠,好像从骨子里不在意她们似的。
      
      她从小到大被捧惯了,偏偏就输给过这个哑巴一次,这让盛初苒一直有种受了奇耻大辱的感觉。
      “你装什么装啊?!”盛初苒忍不住喊了起来,冷笑:“你不是爱打水么?那你就再打一次吧!”
      
      她说完,就把白寻音放在台阶上的水桶毫不犹豫的踢下了楼。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和水花四溅,刚要上楼和在楼下的徘徊的学生都尖叫着躲开,一时之间场面极度混乱。
      
      而那水桶声响巨大的‘轱辘’了几圈后,咯吱咯吱的转下了楼,停在了一双白球鞋面前,剩余的水花稍微溅深了蓝色的校服裤腿。
      楼梯口前,喻落吟和他身后的几个男生站着,面无表情的看着台阶上的三个少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连更两章,希望大家喜欢
    暂定每晚九点更新~有加更的话,作话告知 =v=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