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作者:玉寺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中高三分尖子班的规定和别的学校不一样。
      高三一共十二个班,三百六十个高三学生,按照开学的一次测评成绩前六十名分为一班二班——全面为尖子生做针对的冲刺教学。
      
      虽然一班和二班都是尖子班,那前三十名和后三十名的学习氛围肯定也是不同的。
      即便喻落吟不说那么一句,白寻音也会尽全力冲刺一班的名额。
      
      她之前几次考试成绩都在全校前十名徘徊,只要是正常发挥去一班肯定没问题,至于喻落吟……
      白寻音没想到喻落吟的成绩居然比她还要好。
      
      之前和喻落吟在后操场分开后,白寻音被找不到她火急火燎的阿莫抓回教室继续东西。离开学校之前,她鬼使神差的去了一趟老师的办公室。
      白寻音向申郎丽要了一份前两年学校考试的大榜排名。
      
      以前她只关注自己的成绩,粗略的知晓了一下自己的排名就从来没看过别人,现在……白寻音想看一下喻落吟的成绩如何。
      既然他叫自己考一班,那他就是对自己成绩很有自信了?
      
      那种在成绩上不服输的倔劲儿上来,白寻音拿着大榜排名回家就找喻落吟的名字。
      十分钟后,她难得有些受打击。
      
      比起她每次考试全校前十的排名,喻落吟自从高一的考试开始,竟然每次的成绩都几乎稳定在全校前三。
      就哪怕最差劲的时候,也不会掉落第五名以下。
      
      跟他比起来,自己还差的远呢。
      白寻音蹙了蹙眉,澄澈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甘心’的情绪。
      
      最可笑的是,喻落吟成绩单上最优秀的科目就是物理,然后他还叫自己帮他补习物理……这不是缺德么?
      想起之前在图书馆那小半个月,白寻音就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这情绪直接导致第二天在分班考试里,白寻音对待物理试卷最上心,铆足了劲儿的仔细检查。
      她想考过喻落吟一次。
      
      白寻音之前比对了之前喻落吟的考试成绩卷,他物理试卷每次也就比自己高七八分左右。可高三阶段直面高考,一分的差距都能甩开一个操场的人,更妄论七八分了。
      只是白寻音觉得自己努努力,或许有希望超过一次。
      
      于是高度紧张考完试之后,白寻音细瘦单薄的肩胛骨都绷的有些酸疼。
      阿莫在另一个考场,完事儿之后就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找她:“音音音音!你考的怎么样?你昨天给我画的那些重点题今天都用上了,我觉得我进前三十有戏!”
      
      阿莫的成绩很好,但一直不是最顶尖的那一批——直接原因就是她心思太活泛,爱玩爱闹,从来没有把全部精力放在学习上。
      但努力一把,前三十的名额还是能争到的。
      
      白寻音不禁庆幸自己凭借直觉画出的那几道重点题,今天真的在试卷里出现了。
      她拿出手机打字:[没问题的,我们肯定可以一起去一班。]
      
      “嘿嘿,我觉得也是。”阿莫吃吃的笑,一把勾住白寻音的肩膀,絮絮叨叨的跟她分享别的八卦:“跟你说,我不是跟盛初苒一个考场么,那傻子考最后一科的时候也就十分钟就写完了,然后提前交卷走人,啧啧,一看就是去堵喻落吟了。”
      
      白寻音:[……]
      她对阿莫的八卦能力真的叹为观止。
      
      自从前两天知道了盛初苒追喻落吟而喻落吟又有自己微信这‘复杂’的关系后,阿莫就不知道从哪儿七拼八凑的打听到这些八卦。
      
      并且阿莫的理解是——盛初苒剃头杆子一头热,喻落吟真正有兴趣的人是她。
      对此白寻音真是头疼极了,一从阿莫嘴里听到这两个名字就想跑。
      
      “走走走。”阿莫却来了兴趣,抓着白寻音兴冲冲的说:“喻落吟在哪个考场来着?咱们也去看热闹,盛初苒肯定又得吃憋!”
      白寻音可不想凑这个‘热闹’,背着书包就要走人。
      
      “音音!你该不会想让我一个人去吧?”然而阿莫拉着她不依不饶的撒娇:“不要嘛,去吧去吧。”
      说着,就死皮赖脸的硬拉着白寻音蹭到了走廊尽头一转弯——也就是喻落吟的那个考场。
      ……
      白寻音被强迫着推来,也说不出话,急的真想咬阿莫一口。
      
      好死不死的,盛初苒还真的在那考场门口等着堵人,钟琴也在旁边陪着。
      阿莫硬是拉着白寻音过去的时候,正巧碰到这个考场的人陆陆续续的出来。
      
      喻落吟也在其中,身边跟着陆野,他单间背着书包双手插兜懒洋洋的走出来时,盛初苒立刻笑容明媚的凑了上去。
      离的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只不过喻落吟黑眸冷淡一直没说话,被盛初苒挡着走不了,清隽的眉眼间闪过一丝不耐烦。
      
      只是高个子的清瘦少年面前站着只到他肩膀的姑娘,背影纤细灵巧,远远的看过去……他们好像匹配极了。
      不管是外形,还是受欢迎程度,甚至是明媚的‘健康’。
      
      白寻音莫名感觉眼睛被扎了一下似的,垂眸就想要离开。
      旁边的阿莫却不许,干脆‘替她’大声叫了句:“喻落吟!”
      
      她的声音让整个走廊的学生差不多都听到了,本来垂眸不耐烦的少年当然也听到了,喻落吟有些诧异的抬眸望了过来,和白寻音澄澈的眼睛碰撞在一起。
      女孩眼睛里有些慌张,就像是无意窥探到别人‘隐私’后的那种心虚又有点躁郁的感觉。
      
      喻落吟稍微愣了一瞬间,忽然觉得白寻音此刻眼睛里的情绪耐人寻味。
      小姑娘终于肯正眼看他了。
      
      只是到底是脸皮薄,他见着白寻音嗔怪的瞪了一眼旁边的阿莫,挣开她的手转身就跑。
      “拿着。”喻落吟把书包扔给旁边的陆野,就要从旁边越过挡在身前的盛初苒追上去。
      
      “喻落吟!”盛初苒只觉得在大庭广众下丢尽了人,她看到喻落吟要去追白寻音,终于绷不住的红了眼眶,委委屈屈的问:“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喻落吟脚步微顿,回头皱眉看她:“我怎么你了?”
      
      从头到尾,都是这姑娘追着他跑,自己只是不接受也有错了?
      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他也没必要为其他人的少女心事来买单吧?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当做没看到一样,白寻音一出现你就追着她跑,你还给她微信!”盛初苒委屈极了,也顾不得旁边有来来往往的学生探头探脑的围观:“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白寻音她是个哑巴!”
      
      而自己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输给这个哑巴?
      从校花投票到喻落吟,盛初苒怄气都快要怄死了。
      
      听到‘哑巴’这两个字,本来不耐烦的喻落吟眉目冷厉了几分。
      他侧头看向盛初苒,似笑非笑:“你知道你比白寻音差在什么地方么?”
      
      盛初苒不服气:“我才没有比她差!”
      “有自信是好事,不过……”喻落吟微微一笑,不客气的道:“说别人哑巴,可你的嘴如果只用来说闲话,也没好到哪里去。”
      
      说完,喻落吟就不在理会愣在原地的盛初苒,快步追了上去。
      路过正在美滋滋看戏的阿莫旁边,他低声说了句:“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喻哥:我老婆只能我欺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