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作者:玉寺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知道你就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

      “今天是升高三第一天,我们不上课,老师有一些事情要宣布,同学们可以拿笔记下来。”
      每次开学第一天,按照惯例都是打扫卫生,发新书,然后班主任在讲台上絮絮叨叨一顿放学回家,让学生们为之后‘钢铁’一样的高三生活养精蓄锐。

      只是今天申郎丽说的事情,让大部分学生都有些意外。

      “高三之后咱们还会进行一次分班,优胜劣汰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吧?都不是小孩子了,成绩好的分批进入尖子班,剩下的人不好好想想么?”申郎丽说话并不客气,在诸位学生惊愕的眼神中甚至可以说是冷嘲热讽——
      “现在知道惊讶了?不好好学的是不是有些失落了?平时都干嘛去了?考场如战场!高中就是人生中的一个大槛,不认真对待能行么?一个个的平时都不长心!收拾东西,放学!”

      于是阿莫作为一个第一天加入高三三班的新人,连个自我介绍都没来得及,就要面临第二次分班了。
      不过她之前高一就是在三中读的,也算老熟人了,倒也用不着自我介绍。

      分班之前,还得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
      “那我亲戚的料还挺准,真要分班。”阿莫没什么东西要收拾,过来帮白寻音,压低了声音,隐隐有些兴奋:“那按照成绩,咱们估计就不用跟盛初苒一个班了?”

      白寻音抿唇笑了笑,唇角露出一个小梨涡,黑眸中水光点点,像是流星打碎了糅合在里面。
      她和阿莫学习都不错,对于这件事,是真的怪开心的。

      正想着,书桌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白寻音拿出,见到屏幕上弹出来的‘喻落吟’三个字就忍不住眉头一跳。

      “咦?”前桌刘语芙正好回头,好巧不巧的看到了这一幕,她一瞬间就想到了大概半个月前电影院那次——白寻音‘疑似’和与喻落吟走在一起。
      现在看来不是疑似了,是实锤。

      刘语芙忍不住玩味的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问她:“白寻音,你怎么有喻落吟的微信啊?听说他微信和□□都是出了名的难加,盛初苒都没加上。”

      有‘外人’窥探到这些更加让白寻音无所适从,几乎是电打了一样的拿回手机藏在了桌子下面。
      “啧,小气。”刘语芙撇了撇嘴,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不悦的转过头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喻落吟是谁啊?”阿莫觉得她们两个莫名其妙,忍不住问:“咱们学校的?”
      阿莫只高一在三中读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天天跟白寻音在一起,对学校里那些所谓的‘风云人物’自然也不是很感兴趣,理所当然的不知道喻落吟的大名。

      只是她说话声音也没收着,大大方方的问‘喻落吟是谁’这种问题,引的周围不少学生都应声望过来了。

      盛初苒更是听到后甚至连东西都不收拾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喻落吟怎么了?”
      阿莫看到她就不顺眼,双手抱肩的一挑眉:“跟你有什么关系?”

      “宁书莫!”盛初苒被她阴阳怪气的讽刺,秀眉微蹙,大小姐脾气立刻发作:“你什么意思啊?”
      “我什么意思?”仗着老师不在,两个人在教室里肆无忌惮的吵架,阿莫冷哼:“听不出来?我是不想你和说话的意思。”

      “你算什么东西啊不想跟我说话?”盛初苒冷笑,说话也不客气:“再说了,我是听到喻落吟的名字才过来的,你以为我想跟你说话啊?”

      “你听到喻落吟的名字过来?你喜欢他啊?”阿莫脑子聪明,看着盛初苒这德行也猜测出来了一个大概。再联想到刚刚刘语芙说的话,她便忍不住笑了——
      “可惜你是白白喜欢,连人家微信号都要不到对吧?”阿莫拍了拍旁边的白寻音,得意洋洋道:“喻落吟可是给我们家音音发微信呢,你是不是要嫉妒死了?”
      ……
      一瞬间教室内陷入一片寂静,半晌后便哄笑开来。

      大多数学生听到这种话都是不信的——喻落吟是什么人?校草,天之骄子。
      白寻音是什么人?虽然好看,但是个小哑巴啊!

      两个人能有什么交集?喻落吟会给她发微信?
      简直天方夜谭,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

      只除了盛初苒愣了一下,眼中显然有东西碎裂开来,只余强撑着的脆弱,黑黝黝的眼睛阴森森的看向白寻音。

      这嘈杂的教室让人觉得厌烦极了。
      白寻音眉头轻皱,胡乱的把书桌里的书装进书包里背上,细瘦的身子便挤开层层叠叠围过来的学生跑了出去。

      她一口气跑到了教学楼的走廊外面,站在屋檐下等阿莫。
      直到周身‘清净’了,白寻音才点开手机看喻落吟刚刚发来的信息。

      很简单,就一句话。
      [放学到后操场找我,一个人。]
      ……
      白寻音有点没办法。
      三中检查很严格,没有学生证是进不了学校的,她几乎就是不得不去,可一个人……

      她斟酌着回:[我得和阿莫一起回家。]
      喻落吟消息回的很快:[我送你回家。]
      。
      重点哪里是谁送她回去的问题了?
      白寻音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给阿莫发了条消息告诉一声,转身去了学校后操场。

      三中高三教学楼后面有一大片杂草丛生的地界儿,学校没雇人打理,野草疯长。
      空地上只有一个破旧的篮球场,男生实在没地方了会来这里打球,旁边两排阶梯式的石椅,一层一层的……喻落吟坐在最高处。

      少年头顶骄阳似火,不怕热似的坐在台阶最顶端,他微微弯身,手肘支在长腿上拿着一瓶水,摇摇晃晃的。
      察觉到有人来,喻落吟抬起眼睛,就看到穿着校服的白寻音,正穿过一片野草地向她走来。

      偌大的空旷操场里就他们两个人,氛围灼热,干燥。
      伴随着她越走越近,上了台阶站在他面前,喻落吟稍微抬头看到女孩校服拉链上方微微露出的锁骨,还觉得平添了几分暧昧。

      啧,这锁骨看起来真好咬。
      喻落吟忍着舔了舔牙齿的冲动。

      可惜白寻音看起来并不打算跟他‘沟通’的样子,小姑娘板着脸,直接了当的伸手——就差把‘还我学生证’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好学生,想要学生证啊?”喻落吟多少有些气,那双腿即便是穿着校服裤子也挡不住的修长,踩在下一格台阶的阶沿上,就好悬戳到了她的膝盖。

      白寻音微微避开,垂眸点了点头。
      真乖,女孩像只柔顺的猫,喻落吟脑中不自觉的就闪过这个念头。

      但劣根性不改,愈发想逗她。
      每次见到白寻音,喻落吟都想让她这张平静淡然的脸上出现波动——最好是为了他。

      “唔,那你先坐下。”喻落吟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很是欠揍:“要不然不给你了。”
      ……
      窝火,白寻音不情不愿的皱眉,只得忍气吞声的坐在他旁边。

      “想要学生证可以,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少年轻轻嗤笑了声,问出的问题却相当直白:“你为什么躲着我?”

      白寻音耳根不受控的一下子热了,她低头看着自己蜷缩起来的手指,也能感应到近在咫尺的喻落吟正打量着她。
      越想,白嫩的耳根便忍不住愈发的红。

      白寻音硬着头皮拿出手机,打字发给他:[我没有躲着你。]
      “没有?撒谎这习惯可不好。”喻落吟见了这行字,有些气笑了:“没有为什么不来图书馆,不回信息?”

      其实白寻音这些近乎‘无视’的举动,可以说给喻落吟打击的不轻——他是第一次主动去接近别人,结果这么不招人待见。
      这些问题喻落吟早就想问了,硬生生的憋到了现在,等到了开学。

      偌大的操场上陷入一片沉寂,安静中,好似只能听到彼此浅浅的呼吸声。
      半晌,白寻音才慢慢的打字告诉他:[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接触。]

      女孩子白皙的巴掌脸认真,嘴角微微绷紧,发出来的话也是经过沉着冷静的思考的……
      却像根针一样戳进喻落吟心里,让他气过之后反而平静了。

      没必要?他的字典里还真就没有‘没必要’这三个字的存在。
      只要喻落吟打定主意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有必要的。

      “为什么?你在生气,是生气我那天说的话,因为我说你吃醋?”喻落吟顿了一下,四两拨千斤的转移话题,带偏了白寻音的思绪,态度戏谑:“白同学,我是开玩笑的呀。”
      他游刃有余的样子让白寻音登时有些不好意思,木讷的回:[没有。]

      “可我觉得你那天生气了,要不然为什么突然不理我了?”喻落吟忽然把聊天记录向上翻,直到翻到了两个人在电影院那天给白寻音看,里面赫然记录着她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她们是她们,跟我没关系。]

      这是白寻音这个沉默的姑娘罕见的愠怒,此刻被迫鲜明的回忆起来,不禁一愣。
      喻落吟给她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之前我说你吃醋,是为了逗你,男生都这么欠。”喻落吟像是在道歉,嘴里不着调的说着,清隽的眉目一直看着她:“她们是她们,你和她们当然不一样。”

      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渐渐超越了‘安全距离’,交错的呼吸和少年的眼神让白寻音呼吸一滞。
      几乎是强撑着回应他的眼神,她纤细的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校服衣袖。

      “我知道你就是你。”分明四下都没人,广袤无垠的野草地上只有他们两个,但喻落吟还是刻意压低了声音,暧昧的句子拢成一条线,白寻音避无可避的听进耳朵里——
      “你是独一无二的。”

      他见过的,最特别的姑娘。
      趁着白寻音怔愣的瞬间,喻落吟在她耳边轻声,像是命令又像是撒娇的求人一样:“白寻音,分班考试好好考,去一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喻哥:我现在其实,还没处于那么欠揍的阶段吧23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