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作者:玉寺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林澜市,三中三班。
      傍晚的晚霞犹如带血的镰刀划过这座百年古校的高中时,白寻音正趴在空无一人班级里的课桌上,细长的指尖轻点着沉木裂纹的桌子。

      一下一下的,她在数数。
      教室里没有表,数到三百下左右的时候,负责巡逻学校的保安会过来看到三班未关上的灯,把她放出去。

      放学后被锁在学校教室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白寻音渐渐的都已经生出一些熟练来,还能自行从中找出那么点‘乐趣’。
      她坐在椅子上,细长的小腿弧度漂亮,正一摇一摇的踢桌子。

      果然,差不多十分钟以后巡逻的保安刘大爷刘臣见到三班又没关灯,便皱了皱眉。
      他拿出钥匙开了门,看到班级里趴在桌子上的女孩,一时之间有些五味杂陈:“小姑娘,你又被锁教室了啊?”

      白寻音背着书包站了起来,白皙的手指捏着肩带,她对着刘大爷一笑,娴静优美的脸上平静又温柔。
      刘臣勉强笑了笑:“赶紧回家吧。”

      白寻音乖巧的点了点头,背着包走了。
      刘臣看着女孩纤巧的背影走远,才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在林澜三中干了许多年了,一直都是负责傍晚几个年纪教室的巡逻。

      这半年来,刘臣总是发现放学后三班会有不关灯的现象。
      每次遇到这种事儿他开门帮着关灯时,都会发现有一个女孩在孤零零的在里面呆着,像是在等着他开门把她放出来一样。

      这事儿一开始刘臣觉得有点吓人,后来才搞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女孩,是被同学放学后故意锁在教室里面的,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而三班未关的灯,就是她的‘求救信号’。

      刘臣一开始觉得挺来气,还特意和三班的班主任申郎丽谈过这个问题,说过这种把学生放学后所在班级里的现象不但会给他们工作人员添麻烦,还很危险。
      最主要的是,这属于一种隐性的校园暴力,三中一向校风严苛,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只是刘臣没想到申郎丽也管不了这个问题,他反应过之后也就平静了一阵,没几天三班的灯还是会亮起来。
      白寻音得不到帮助,因为锁教室构不成‘校园暴力’。

      刘臣曾经告诉过女孩下次大声叫出来求救,只是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白寻音是个哑巴。
      她叫不出声,只能靠灯光求救。

      白寻音从班级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放学一个小时了,七点多钟,林澜的天色黑的差不多,只余下星星点点的霞光。
      这个时间的学校往往不会有什么人,寂静的很。

      她穿着白色运动鞋的小脚踩在走廊里无声无息,几乎和学校的氛围融为一体安静,然而走到楼梯口转弯的时候,却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声音。
      除了她以外,这个时间的寂静校园居然还有别的少年少女。

      一道含羞带怯的女生声音,话中带着柔软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甜蜜:“喻落吟,我这儿有两张电影票,我们……我们周六一起去看好不好?”

      白寻音听到这个声音脚步一顿,下意识的躲在了墙后面。
      她自从不能说话了之后就对声音很敏感,听了出来这声音是同班的盛初苒的。

      盛初苒很讨厌她,而自己是不愿意与人发生冲突的性子,白寻音想了想还是觉得躲在这儿等她先走比较好。
      免得碰到,彼此都不愉快。

      “是最近很火的一个片子,叫……”
      “没时间。”盛初苒话没说完被人打断,是一道懒洋洋的男声,声音低沉清冽,似乎听着就带着一阵薄荷的凉意:“你找别人吧。”

      “啊...”盛初苒似乎很遗憾的喃喃道:“没时间么?可我就想跟你看啊。”
      盛初苒一向是个比较任性的姑娘,此刻娇软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卑微似的,和平常飞扬跋扈的模样很不同。

      白寻音有些意外,她低头看着自己穿着白球鞋的脚尖,心里逐渐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
      随后她就听到那个名叫‘喻落吟’的男生回答,还是跟刚才一样的三个字:“没时间。”

      一阵寂静。
      半晌后盛初苒才一跺脚转身走了,跑开的声音光听着都感觉愤愤的。

      白寻音松了口气,心想着幸亏她走的快,要不然这么耽搁下去,自己八点钟都不一定能到家。
      只是盛初苒和一个男生这么晚待在学校,是在这里……约会么?

      白寻音低头想着,等了五分钟左右,想着两个人肯定都走远了,才磨磨蹭蹭的准备下楼离开。
      然而一走出拐角,就对上一双漆黑的眼。

      穿着宽大校服的少年正站在台阶上倚着栏杆,身上的蓝白色还不如他冷白的肤色。男生眉目墨黑又规整,微长的刘海被晚风一吹,凌厉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掩饰,犹如出鞘的利剑。
      他削薄的唇间咬着一根烟,在学校这地界儿穿着校服‘犯忌’,张狂肆意极了。

      白寻音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在,脚步一顿,有些无措。
      少年个子很高清瘦修长,肩膀却很宽,往那一站就是压迫感十足。

      喻落吟看着女孩鹿一样的眼睛里,澄澈倒映着的都是自己似笑非笑的双眼,他慢悠悠的开了口:“偷听?”
      “同学,这样可不好啊。”

      虽然白寻音的脚步很轻,可早从盛初苒同他说话的时候,喻落吟就听到拐角处有人走来的声音了。
      只是他没说而已,想等着看看到底是谁——却没想到是这么个小女生。
      还是个挺好看的女同学,灵动纤巧,模样怯生生的。

      少年懒洋洋的戏谑声音让白寻音耳朵一下子就红了,很快蔓延到白嫩的下巴,脸颊。
      她没想到这个叫喻落吟的男生居然知道……虽然自己不是有意要偷听的。

      白寻音说不出话来,只得有些无措的摇了摇头,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背包的肩带,更用力了。
      “嗯?”喻落吟拔掉唇间已经燃尽的烟,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一扔,就投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怎么不说话?”

      ‘我不是故意的’和‘抽烟不好’这两句话说不出口,白寻音咬着唇。
      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的‘僵持’着,倒像是罚站一样。

      这场景让喻落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轻呵了一声。
      白寻音抿了抿唇,干脆低头从他旁边跑开。

      “同学。”眼见着快跑下楼梯了,白寻音忽然听到男生在后面叫她:“你叫什么名字?”
      白寻音脚步一顿,长长的指甲陷入手心。

      第一次……她有点无力于说不出话的自己。即便会给人一种很没礼貌的感觉,她也回答不出来男生的问题。
      白寻音深吸一口气,回身对着男生,嘴唇无声的开合了一下。

      喻落吟一愣,隐约看到少女粉嫩的唇瓣似乎说了一个‘云’字。
      然后白寻音对他笑了一下,回头脚步不停的离开了,腰身纤细的聘婷背影渐行渐远。

      喻落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女孩的名字,不受控不自觉的就问了。
      然后,人家还没告诉他。

      结果算是碰了个不轻不重的软钉子,喻落吟嗤笑了一声,长长的眼睫低垂,看向楼下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一群男生。
      其中一个把校服系在腰间的男生撸了一把汗湿的头发,兴冲冲的跑上了楼。

      “喻哥,怎么样,刚才那场比分拉的够大吧?”黎渊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阳光的脸上傲气的厉害:“叫你上场不上,活生生的错过一场精彩的比赛!新随呢?先去烧烤店订位子去了么?”

      喻落吟面无表情,把手里的水往他怀里一扔:“以后打球别叫我等你。”
      黎渊‘咕咚咕咚’的喝着水,还不忘纳闷的问:“啊?咋了?”

      喻落吟双手插兜,已经慢悠悠的下了楼,声音平静中带着一丝厌烦:“容易遇到发电影票的。”
      烦。

      “啊?”黎渊愣了半晌,回过神喃喃的说:“咱们学校还有发电影票的?我怎么没遇到过这种好事呢!”
      “……”
      *
      三中离白寻音家里需要坐二十分钟的车,她回家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八点钟,季慧颖见着她回来,边给她热菜边絮絮叨叨的抱怨。
      “这不是还没高三晚自习呢么,你怎么一个月总有几天回来这么晚,胃都该饿坏了。”

      白寻音换衣服的手指一顿,半晌后抿了抿唇在一张白纸上写下几个字,举到季慧颖面前——
      [妈妈,同学帮我辅导一会儿,没事的,我不饿。]

      季慧颖一愣,眼神从字迹娟秀的白纸上转移到纸后面白寻音那张小脸。
      少女的肤色是象牙白,清透到几乎透明,精致柔润的五官上唇红齿白,微微一笑便是明眸皓齿的模样。

      可偏生,一场意外让她有了哑巴的这个缺陷。
      这两年的时间,季慧颖再听不到白寻音那本来清冷悦耳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她们母女只能用纸笔交谈。

      “好……现在多学学也好。”季慧颖强笑着,把热好的菜端到桌上:“高二了,是该多补补课的。”
      白寻音点头,坐在桌前静静的吃完了晚饭。

      自从不能开口说话了之后,白寻音就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的不公平的事情你无力反抗,就只能忽视甚至于顺从才能让自己过的稍微好一点,起码不用让身边人担心——所以她被锁在教室里的事情,白寻音从来没有告诉过季慧颖。

      生活本来就够糟糕了,她不想让季慧颖觉得雪上加霜。
      当然还有一些别的事情……不过,她能应付。

      白寻音回到房间后才看手机,上面一连串阿莫发来的短信——
      [宝贝!我转去三中的手续快办好了,哈哈哈到时候就可以天天缠着你了!]
      [咦咦咦你怎么不回话?这都六点多了你们该放学了!]
      [你是不是今天又因为值日被盛初苒关在教室里了?]
      [啊啊啊啊她怎么这么讨厌啊!]
      ……

      阿莫是个可以自说自话连发50+条信息的姑娘,你如果不回话她会一直发。
      白寻音跟她从小认识,可是太了解她了,闻言忍不住笑,连忙回——
      [没,我才到家。]
      [今天是因为补课了才没看手机的。]
      同样的,她也不想让阿莫担心。

      只是说到盛初苒,白寻音不自觉的又会想起刚刚在学校台阶上遇到的那个男生。
      喻落吟。

      是哪三个字呢?洛阳的洛还是落下的落?银白的银还是吟唱的吟?
      她搞不清楚。
      可或许唯一能搞清楚的,就是盛初苒大概喜欢他,也许他们是男女朋友也说不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痛症开啦,谢谢所有收藏等待的小可爱们,本文双c1v1,女主哑巴后期会好,男主渣渣会火葬场
    另外两本预收求收藏——
    《病犬》,求收藏
    江祁十岁时,黑发乌瞳,苍白,精致,常常受伤到头破血流
    他是郴空巷子里‘有名’的杀人犯的儿子,被人骂骨子里就流淌着卑劣的血液,除了芷栖,没人理他
    芷栖常常边哭边给他包扎伤口,声音软软的问:你怎么老是受伤啊,是不是很疼?
    江祁微笑,冷漠乖张的男孩在她面前分外乖巧:你哄我一下就不疼了
    等到高中时,他已经成了林澜最出名的疯子,又冷又狠
    芷栖记得江祁曾经说过——他的人生大多数时间都像狗一样活着,宁可让所有人都怕他,也不想让人欺负他
    可哪怕所有人都怕他,但芷栖不怕
    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而芷栖想用自己治愈江祁
    她会在江祁把自己带到学校最顶端的天台时,在无人的偌大空地里对他做出承诺:江祁,你好好的,等我到法定年龄就可以嫁给你啦
    而少年的回应则是微微笑了笑,目光澄澈干净的像天空的星,难得充斥着对于‘救赎’的向往
    芷栖并不知道自己一个承诺救了江祁的命,把他从地狱拉了出来
    他能和人不要命,也能因为芷栖的一个电话放下手头所有事情去给女孩买奶茶
    *魔鬼一样的少年,心里所有的甜都是芷栖的
      
    #男主精神上真的有病
    #双c双初恋
    另一本《白月光》
    高中第一眼看到林空竹,秦臻便悟到了‘谦谦君子当如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林空竹眉目疏离,脊背笔直,清瘦高冷的周身仿佛凝结着一层淡淡的冷空气,除了校服以外就是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和白衬衫
    他是全校第一的优等生,同时也是特困生
    秦臻家境优渥,围着的莺莺燕燕也都是富家子弟,他们见到林空竹便忍不住嗤笑一声:穷讲究
    秦臻知道,这些人是看不起林空竹
    看不起他的贫困潦倒,一身穷酸,却一骑绝尘的成绩和磨不碎的傲骨
    亲眼目睹了几个富二代把林空竹揍了一顿,后者靠着墙面半晌才站起来后,秦臻毫不犹豫的报了警
    当晚,他们全都‘罪有应得’的进了警察局
    有明白秦臻心思的闺蜜问她:臻臻,你喜欢林空竹,干嘛不告诉他?难不成那穷酸书呆子还能拒绝你么?
    秦臻微笑,半晌后只说:暗恋挺时髦的,我没玩过,想试试
    实际上她明白,林空竹一定会拒绝她,而她不想被拒绝
    秦臻被供着养大,张扬明媚,聪明通透,在感情上却是个胆小鬼
    她只想默默的‘保护’林空竹就好
    直到毕业那天散伙饭,秦臻喝醉后出了洗手间,被一双结实修长的手蒙住了眼,‘绑架’到了无人的包厢里
    她吓的要命,黑暗中男生清冽的气息靠近她的唇边,温柔的吻了她,压低的声音有些喑哑:秦臻,再见
    *若你有一个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定然他的气息一靠近,你便知晓了是谁
    #双向暗恋,双C双初恋,甜文
    #人间富贵花娇小姐x人间冷孔雀特困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