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豪门女配后我失忆了

作者:奇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

      窗外下着小雨。
      炎热的夏天,室内却很凉爽。
      师奈奈看了看手机,快6点了,那个人要回来了。
      她拢了拢身上的限量版披肩,希望雨下得再大点,最好把回家的路淹了。
      “嗡嗡……”
      手机震动了几下,估计又有什么狗血八卦上热搜了。
      师奈奈点进去一看,赫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不过还好,小场面,她很淡定。
      这次还是老三样,她的家室,婚姻,老公,再次被拉了出来,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师家要破产了,真的假的?怪不得前几天师奈奈被人拍到独自去医院做检查。”
      “宫承誉会和她离婚吗?他们结婚才9个月。”
      “肯定是要离的,听说一直感情不和,连孩子都准备做试管。”
      师奈奈面不改色的看完了“师家疑是抛售海外别墅”的热搜,思考着要不要发一条辟谣微博。
      保姆王妈走过来,拿走了她的手机。
      “别看了,刚刚管家通知我,少爷要晚点回来,吴秘书先过来。”
      “哦。”师奈奈点点头,私心里希望她口中的少爷最好今晚别回来了。
      王妈看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有些恨铁不成钢。
      “那个姓吴的妖里妖气,又仗着是太太的远房亲戚趾高气昂,她什么用心,你难道不知道?”
      这话师奈奈已经听出茧了,但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撑着小脸蛋继续听她唠叨。
      王妈把她身上的披肩脱下来,递给她一件宝蓝色真丝长裙。
      “一点小雨你就捂着,白长一对大胸了!哪怕是天上下刀子,你也要把事业线露出来。姓吴的狐狸精马上就要到了,你堂堂一个少奶奶,难道想被一个打工的比下去?”
      “我无所谓。”师奈奈非常淡定。
      她无意和任何女人抢男人,再说了,对方并不是她真正的男人,轮不到她冲锋陷阵。
      要是有可能的话,她宁愿把胸包成粽子,也不给宫承誉看一眼,两人本来就不是可以互相欣赏身材的关系。
      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也很明白王妈的话只能听听。
      然而她清醒,王妈却糊涂了。
      “无所谓?你在豪门这么多年,光长肉,不长智商了。任何女人都有可能上位,不要轻敌。越是身份低微的女人,越是爱抢别人的男人……”
      师奈奈原本漫不经心,听到这话,立刻眯起了眼睛。
      “王妈,你过了。”她提醒道。
      王妈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表情变了变,想补救一下,看到师奈奈的表情,又把话咽了回去。
      “那你……快点换好衣服下来,天要黑了。”
      等听到关门声,师奈奈才收回视线,看向窗外连绵的细雨。
      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宫承誉要回来,女秘书也要来,保姆又闹腾,哪儿哪儿都不让人舒心。
      不过好在,这样无聊的豪门生活终于要结束了。
      还有一个月,她就自由了。
      换好裙子,师奈奈在镜子前转了几圈,审视着自己的形象。
      镜子里的人明眉皓齿,肤白如雪,宝蓝色的真丝长裙衬得她整个人就一个字:贵。
      明明才23岁,整个人通身的贵气却尤其突出,甚至盖过了年轻气盛的稚气。
      天知道她刚到师家时,举手投足有多拘束。哪像现在,处处透着优雅,端庄。
      对着镜子吐了口气,用手指画了一个爱心,师奈奈笑了笑,拍了一张可可爱爱的照片存到私密相册里,然后又换上一副性冷淡风,拍了一张贵妇照。
      两张照片各有用途,一个存在微博小号里自我欣赏,一个发在大号上当作阔太日常。
      悠闲的下了楼,“狐狸精”吴初荷早已经在大厅等候。
      满客厅的盒子,袋子,笼子,一摞摞堆的老高。
      师奈奈首先把目光投降笼子,这次是三只猫,一只狗,还有一只兔子,再来个破碗,她就可以牵着它们出去乞讨了。
      正了正表情,师奈奈端庄优雅的坐下,接过女佣递来的咖啡。
      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做作的捂着嘴,装作很苦的样子。
      吴初荷和王妈对完礼物清单,正好把她矫揉造作的动作尽收眼底,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少奶奶,这是这次国外之行,少爷给您带回的礼物。”
      师奈奈这才正眼看吴初荷,这一看,才发现王妈的担心并非多余。
      这个吴初荷,真是把野心写在脸上,穿在身上。
      妖媚的脸蛋化着精致的浓妆,眉飞入鬓,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
      一身黑色套装,显得前胸和腰身凹凸有致,引人遐想。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一股暖香,靠近时,扑鼻而来的馥郁,让人迷失自我。
      这样的尤物,宫承誉能忍得住?
      师奈奈高冷的点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吴初荷被她敷衍的态度弄的心情不好,但两人身份天差地别,也只能忍下了。
      她告诉自己,再等等。
      她就不信,这个脑子不灵光,话也不爱说的木头美人,宫承誉能和她过一辈子。
      忽然,王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喊了出来。
      “等一等,先别入库,出错了!这个包包,还有那款手表,和上次送过来的一模一样!”
      师奈奈挑挑眉,放下杯子,准备看戏。
      又来了,王妈的保留曲目,每次吴初荷来送礼物,她总能鸡蛋里挑骨头。
      吴初荷身子一僵,偷偷看了师奈奈一眼,发现她仍然是那副咸鱼脸,没有半点生气,于是放下了心。
      哒哒的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拿过王妈手里的东西,别说,还真是一模一样。
      吴初荷一脸歉意,对师奈奈鞠了一躬。
      “啊,实在不好意思,东西太多,事情又太忙,我那几天一直贴身跟在总裁身边照顾,所以,可能是疏漏了。”
      这是在示威呢。
      “你说什么,也不害臊!还贴身照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少爷的什么人,说出去不过是一个秘书,在现在是下属,在以前是奴才,居然还跑到少奶奶面前耀武扬威起来了!”
      王妈冲到吴初荷面前,先扫了一眼她的胸,然后鄙夷的说,“半年前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你还是平的,怎么,是吃激素了,一下子拔地而起,就山岚起伏了。”
      不得不说,王妈虽然粗鲁,但损人确实有一套。
      这番话把吴初荷气的不轻,又委屈又羞愧,她毕竟是个未出嫁的姑娘,被一个大妈当面指着鼻子骂,又要保持下属的职业素养,还真是难为她了。
      师奈奈看着她那憋屈的样子,想想她前几次送礼物的小心机,一时感叹,恶人自有恶人磨。
      王妈见吴初荷故意示弱,骂得更来劲了,“你也别给我在这装腔作势,是想故意装柔弱,好让少爷回来看到你这幅样子,然后心生怜惜吧?我告诉你,我已经知会了管家,少爷的车一进别墅就给我通风报信,你的眼泪算是白流了。”
      吴初荷的脸色更难看了,她之所以忍着不发作,就是因为这里是宫承誉和师奈奈的婚房别墅,到处都是宫家的佣人,一个不慎就被人看了去。
      师奈奈端起咖啡,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放下杯子。
      王妈听到声响,收敛了神情,见好就收,“包包和手表必须换,我们少奶奶不需要相同的东西。这件事我会告诉少爷,这本来就是你工作上的重大失误。”
      吴初荷想说些什么,师奈奈开口了。
      “算了,不用换,既然是她买的,心里肯定也是喜欢的,就把这两样送给吴秘书吧。”
      吴初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辩解道,“少夫人,您不用这样侮辱我。那些东西我并不喜欢,都是按照您的喜好买的。”
      说完,她挺了挺腰,有些清高的说,“更何况,我如果想要的话,自己买得起。”
      这是在讽刺她了?
      王妈立刻来气,师奈奈摆摆手,制止了她。
      她缓缓站起身,比吴初荷高了半个头,修身的真丝长裙让玲珑的身材显露无疑。
      长长的黑色波浪卷发配着果冻色唇膏,性感又甜美,偏偏走起路来又十分飒气。
      虽然她并不想比美,但只要她摆出气势,没有人能压得住她。
      吴初荷看着她一步步逼近,心里微微紧张。
      她知道师奈奈是个草包,咸鱼,对生活得过且过,没有半点目标,但她好歹是宫家少夫人,师家大小姐,天生的气场还是让她这个穷人出身的人感到紧张。
      “你买得起?”师奈奈凑近她耳朵边,轻轻的说,“还不是靠我老公给你发工资,我要是让他开除你,你觉得他会不会答应?”
      说完,她收回视线,优雅的上了楼。
      吴初荷面色惨白,死死咬着嘴唇,仿佛受了天大的屈辱。
      王妈哼了一声,把那两个盒子塞进她手里,嘲讽道,“还你不喜欢?别把我们少奶奶的沉默当成软弱,你以为她不知道你每次买礼物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买吗?上次那个红宝石项链,她在酒会上看到你也戴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回家就把它扔进储物室了。”
      “你以为你的心思藏的很好?胃口倒是大,恐怕你不光想戴她的项链,还想睡她的老公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