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她现在一定是在做梦,没错,反正又不是现实,要玩就玩点大的。
      
      平日里她虽然宅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母胎单身二十三年,跟个好看的异性说话都要紧张半天,但这是在梦里,她什么虎狼之事不敢做?
      
      陆宁宁笑嘻嘻地踮起脚,忽然伸手抬起那白衣公子的下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住了他,毫无技巧辗转深入,顺便像只猫一样在他的唇上舔了一口。
      
      裴贞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如此举动,瞳孔猛地一缩,呼吸顿时间停了半刻。
      
      陆宁宁笑容差点咧到了耳后根。白衣美人的唇又软又凉,带着属于他身上特有的香味,像一块柚子糖。她咂咂嘴回味了一番,发出了杠铃般清脆地笑声。
      
      “哈哈,周公待我果然不薄,这个梦果然不亏!”
      
      众人如被雷劈,静默片刻。随后,周围响起一波又一波的哗然,其中夹杂几声幸灾乐祸。
      
      “这陆家大小姐果然嚣张跋扈浪荡无比,竟然敢当众轻薄裴大人!”
      
      “噗嗤,要我说呀,反正她做的蠢事也不差这一件。还记得去年秋日宴她当众骚扰三殿下吗?要不是她是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圣人早就给她治罪了。”
      
      “她不是一直在追求三殿下吗,闹得京城人人皆知,怎么这会儿竟然……”
      
      “说不定是忽然移情别恋喜欢上了裴大人,毕竟三殿下一直对她不喜。”
      
      “可怜裴大人身为大理寺少卿,风华正茂,深受倚重……国公府不会强行让裴大人娶这陆小姐吧?哎,这事真是没眼看。”
      
      听着众人窃窃私语的议论声,裴贞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他平复了一番心情,好容易才将那一丝杀意压下去,正欲开口——
      
      陆宁宁眼睛一闭,脚底一滑,倒在了他怀里,彻底昏迷过去。
      
      人群中终于传来一声女子焦急的呼喊:“裴大人,我家小姐方才落水,幸得三殿下所救,方才可能是一时脑子不清醒,还望大人勿怪!烦请大人将我家小姐送上马车,碧荷这便命人驾车回府,为我家小姐医治!”
      
      裴贞掩下心中想要掐死陆宁宁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暗自告诉自己大局为重。
      
      罢了。虽是有些愤恨被这女人占了便宜,但他今日的目的总算已经达到。
      
      虽说他早已准备好万全之策,但没想到陆宁宁竟如此胆大妄为,不按常理出牌。
      
      陆宁宁骄纵跋扈,无视礼法,声名狼藉,但到底是国公府嫡女,深受宠爱。
      
      再加上她本就心悦三皇子萧璟,若是让她如前世般缠上萧璟,又哭又闹地求了一纸赐婚嫁给萧璟成了侧妃,等于为萧璟拉拢了国公府一脉。
      
      既然他重活一世,他一定要逆天改命,断然不会让此事发生。
      
      待今后谋事既成,他一定要让这个女人为今日所做之事后悔。
      
      裴贞掩下心头的思绪,面色不改地道:“这是自然,方才的事只是意外,无需在意。既然人命关天,殿下,裴某便先行告辞,送陆大小姐一程。”
      
      ————
      
      她是感冒了吗?陆宁宁感觉自己忽冷忽热,迷迷蒙蒙做了一个梦。
      
      她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半眯着眼好一会儿才逐渐适应了光线,正要伸手去摸手机。
      
      就在这时,她的手却被一双柔软的手捏住,耳边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醒了!宁儿终于醒了,真是老天保佑!快,让娘看看,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陆宁宁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环视了一下周围。
      
      等等,这好像不是她的房间?
      
      “哎,这孩子怎么醒来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妇人语中带了几分心焦。
      
      “还不都是你惯的!你养的好女儿,捅出那么大的篓子,还当众轻薄裴——”
      
      陆国公咬了咬牙,到底是说不出口。
      
      他狠狠地甩了一下袖子,指着陆宁儿道:“陆宁儿你给我听着,总之,别想装傻逃脱责罚,不然外人将如何看待我国公府?待会儿你就去祠堂跪着罚抄家规,给我好好反省!”
      
      陆宁儿?陆宁宁这会儿终于像是从头到脚被泼了一盆凉水般清醒过来。
      
      她猛地弹起身坐起来,看着这古香古色的房间,垂下的精致帘幔,眼前打扮华贵眉眼中带着亲切的妇人,以及在一旁冲她吹胡子瞪眼睛身穿的中年男人……
      
      “娘?”陆宁宁试探着叫了一声,顺便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不是在做梦。陆宁宁急了。她咬了咬牙,抓起妇人的手,又冲着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
      
      “嘶——”这会儿用得力气大了些,是真的疼,疼得她眼泪都开始打转了。
      
      “你看你!说什么重话,孩子都被你吓懵了,这会儿开始打自己了。宁儿,你别怕啊,娘一定会护着你的,怎么能打脸呢呢,女子破相了就不好看了。”
      
      那妇人心疼地按住她的手,转头对着自己的丈夫怒视,“还在这杵着干什么!她都知道错了,难道想让宁儿打死自己才肯罢休吗?她如今待字闺中,裴大人如玉郎君,一时思慕了些,倒也不算什么过错,什么女子名节,反正宁儿不好的名声已然在外,你若是再逼她,我跟你没完!”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罢了,等她病好些再说!”陆国公恨铁不成钢地咬了咬牙,但眼中到底是多了一分心疼。
      
      说来宁儿变成这样他也有责任。他与妻子感情甚笃,也无妾室,大儿边关参军,后来又接连夭折两个,年近四十才得了一女,从小一家人都当宝一样宠着,谁知如今竟把她惯成了这副样子。
      
      “夫人,您守了小姐一夜,让碧荷来服侍吧。”正在这时,外头走进一个绿衣婢女,她挽着垂髻,显得活泼可人,手里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汤药。
      
      “宁儿,你好生休息。昨日之事你不用担心,爹娘一定会帮你堵住悠悠众口。半月后便是太后寿宴,届时你爹从中周旋,定会让圣人给你和三殿下赐婚,早些了结此事。”陆夫人用帕子擦了擦陆宁宁额上的汗珠,吩咐道:“碧荷,最近这段时间照顾好小姐,别让她出门,听到没有?”
      
      “是,夫人。”碧荷行了个礼,陆夫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离开。
      
      陆宁宁木然地张开嘴,被碧荷扶着起来穿衣洗漱,挽了头发,喂了汤药。
      
      她用了好一阵子才消化了这个事实——没错,她穿书了。
      
      而且是穿进了自己写的小说里,成为了那个活不过三集的女炮灰陆宁儿。
      
      陆宁宁抓着碧荷的手臂,心有余悸地问:“碧荷,我问你,如今是多少年?”
      
      “靖安十五年春。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以为自己做了个梦?”碧荷将陆宁宁喝完的汤碗放下,悄悄压低声音道:“三殿下虽然生母低微却龙章凤姿,裴大人年仅二十出头便官居四品,成了大理寺少卿,这二人乃长京万千少女的梦。这一个救了落水的小姐,一个被小姐当众轻薄……外头那些人嚼舌根子就让她们说去,小姐千万别理会她们,她们就是嫉妒小姐!”
      
      这么说,她当日轻薄的那绝世公子……便是裴贞?
      
      陆宁宁下意识捂住了唇,不敢置信地用手指着自己,“你再说一遍,谁亲了裴贞?”
      
      “是小姐!”碧荷忽然兴奋起来,露出一脸是脑残粉的表情。
      
      “这京城里没有别的裴贞了吧?”陆宁宁瞪着眼睛,企图垂死挣扎。
      
      “当然没有!小姐,其实奴婢觉得裴大人是顶好的……”碧荷朝她挤眉弄眼。
      
      陆宁宁尖叫一声,颤抖地指着自己道:“什么顶好,你知不知道我特么快要领盒饭了?”
      
      “盒饭?小姐你饿了吗,我这就去给你端饭!”碧荷一脸了然,匆匆跑了出去。
      
      陆宁宁把脸埋在被子里,把自己卷起来,裹成了一条虫。
      
      这副身体的原主,是陆国公府大房唯一的大小姐,从小受尽宠爱,地位显赫。
      
      其次,她生得花容月貌,好处样样占全,可惜一手好牌被她打得稀烂。
      
      她不仅举止放荡,无视礼法,还胸无点墨,嚣张跋扈,对三皇子萧璟一见倾心,没皮没脸倒追,甚至为了嫁给三皇子,不惜故意落水。
      
      萧璟将她救起后,陆宁儿一哭二闹三上吊称自己被毁了清白,要嫁给萧璟,闹得帝都人尽皆知。
      
      后来皇帝一纸赐婚,陆宁儿嫁给萧璟为侧妃,大婚当日喜气洋洋地等着自己的夫君,却不知五皇子的人正准备在大婚之日趁机毒杀萧璟,萧璟为了哄女主苏清清,根本没去陆宁儿房中,陆宁儿被杀手误杀,当晚就一命呜呼。
      
      当初陆宁宁写这一段,完全是为了给萧璟开挂,顺便借陆宁儿之事升华一下男女主感情。陆国公查出五皇子害死了自己女儿,才不惜和男主结盟联手复仇。
      
      谁知陆宁宁千算万算,竟然没算到自己会穿书成为陆宁儿。
      
      更没想到她这刚一穿来,就同时得罪了两个人。
      
      这落水之事过后,算算时间,不久后她就要被赐婚给萧璟,然后成为垫脚的炮灰。
      
      即使逃了这赐婚,她对裴贞做出了那种事情,也难逃被裴贞弄死。
      
      裴贞是谁?那可是心思狡诈睚眦必报的反派。
      
      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陆宁宁不知道自己若是在这个世界里死去,那她现实世界是不是也会死。
      
      而且,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是否一致,若她真的在这个世界里待了两年……
      
      会不会那个世界里的身体死亡,她便再也回不去了?
      
      想到这里,陆宁宁感觉到一把大刀悬在了自己头上,人生从此失去了色彩。
      
      ……
      
      陆宁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自闭了两天以后,她想通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她是谁?她可是拥有上帝视角的作者,这里面的哪个人物,一草一木不是她创造出来的?
      
      她不能嫁给萧璟,否则活不过大婚当晚。但是,怎么才能快点回家呢?
      
      陆宁宁绞尽脑汁思索几天,终于想到了破解之法——
      
      没错,为了快速回到现实世界,拉快剧情线是唯一的办法。
      
      男主萧璟从皇权争斗之中一路突出重围,和女主之间虐身虐心最后终于圆满大结局,这其中男主最大的绊脚石就是裴贞。只要她能让裴贞快点下线,男主就可以轻松扳倒太子,再加上国公府的支持,很快就能登上皇位。
      
      作为一只颜狗,陆宁宁其实不太想让裴贞死。但是一想到此人心智近妖,奸诈狡猾,得罪他的最后的结局也不太好……理智当头,还是回家的念头占了上风。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没错,她得提前搞死裴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