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靖安十七年冬,大越国帝都。时局动荡,长京大雪纷飞。
      
      以裴贞为首的废太子乱党一派因起兵谋反而被抄家问斩。
      
      起初裴贞作为权臣一手遮天,不曾想当初势单力薄的三皇子萧璟有朝一日竟突出重围,先后除掉了五皇子、太子,最终登上帝位。
      
      浩浩荡荡的囚车驶过朱雀长街,几百个黑压压的人头被押送着前往刑场。
      
      囚车周边的天子亲卫身着玄服,一字排开,秩序井然中带着凛然的煞气。
      
      民众分立街头两边,争先恐后地看着热闹,在背后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那不是裴贞吗?听说裴府上下沾亲带故一百零八口皆被新帝车裂的车裂,流放的流放,血水染红了朱雀街,血腥味半月都没散呢,真是太惨了。”
      
      “可不是嘛。”长街一小贩小声抱怨道,“这死了就死了,还害得咱生意都冷清了半个多月。”
      
      “可不是嘛。听说奸臣裴贞为太子一派,与新帝争斗数十年,数次至新帝于死地,多亏新帝福大命大,化解危机。”一老丈咳嗽了两声,压低声音怒斥道,“依我看啊,这裴贞与那些狗官沆瀣一气,这下死得好!”
      
      “嘁,我早说裴大人容颜太过妖异,是祸国之相。”一游方道士举着一块神算招牌,不屑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又道:“如今看来,算得果然不错。”
      
      民众交头接耳议论完毕,似乎还不解气。
      
      不知是谁开了个头,往裴贞身上砸了个石子。
      
      随后人群开始起哄,将手里的臭鸡蛋烂菜叶纷纷往裴贞头上砸去。
      
      “啪——”一颗粗石子精准地砸到裴贞的额头上,开了一个血口。
      
      “喂!你们这些刁民,虎落平阳被犬欺,给我停手!”范建见此,不由得大怒。
      
      “哟,范大人,您都这样了,还效忠裴大人呢?都是阶下囚了。”人群中有人嗤笑一声。
      
      “裴大人怎么了?裴大人一个手指头你们都比不上!”囚车内,范建梗着脖子与众人对骂。
      
      囚车之首,裴贞一身囚衣早已染血。他云淡风轻地听着那些戳脊梁骨的骂名,即使额头的血珠混着腥臭的蛋液顺着他的额头滑落下来,也没有让他的眉头皱起一丝波澜。
      
      “让开让开!天子亲卫押送犯人,闲杂人等通通闪开,否则就地格杀勿论!”
      
      护卫军拔出手中的寒刃,警惕着劫法场的刺客,人群见此纷纷退后慌忙散开。
      
      裴贞被押入刑场,他站在断头台前,微微抬起头望着前方的新帝。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惶恐之色,嘴角甚至还挂着一抹嘲讽的笑意。
      
      稳坐于高台的新帝萧璟身着明黄色的龙袍,冷冷地眯起了眼睛。半晌,他终于开口道:“裴贞,你输了。你苦心孤诣这些年,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朕知道你才华卓绝,只可惜你不该助纣为虐。只要你求朕……朕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全尸。”
      
      “哦,你觉得我会求饶吗?”裴贞笑了起来,神情孤傲如雪,眼里独独没有恐惧。
      
      “好,好得很!那范建,你也要陪着你的上司一起死吗?朕念你一心为民,只不过被裴贞蒙蔽,你若从实交代,朕可以饶你不死!”萧璟攥紧了手里的拳头,想起往日种种,压下心头怒火。
      
      “哈,我范建这一生,誓死追随裴大人!”范建昂头长笑,闭上眼睛道:“来吧!”
      
      新帝怒拍桌案,眼中射出两道寒光。他拂袖丢出一道红色令牌,咬牙切齿道:“好一个裴贞!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朕了!来人,将此人腰斩,鞭尸三百,首级挂城墙三日示众!”
      
      新帝话音落下,两个刽子上台来。他们重重地按住裴贞的肩膀,拽紧了他的脚链,用尽力气迫使他跪下,然后对着跪在地上的裴贞扬起了手中的大刀。
      
      裴贞被穿了琵琶骨,一身武功尽废,但他的脊背挺直,死到临头仍然在笑。
      
      呵,他苦心孤诣谋划十年,无论做什么,都注定会莫名其妙失败,这就是他的命运!
      
      是啊,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可如果——他偏不信命呢?
      
      裴贞猛地睁开发红的双眼,意志忽然变得越来越坚定。
      
      下一刻,朱雀街,断头台前,刀光一闪,鲜血溅了一地。
      
      ————
      
      “搞定。裴贞啊裴贞,谁叫你是反派呢。这个结局是大纲早就写好了的,为了我的亲儿子男主,只能委屈你了,你安息吧。”
      
      陆宁宁按了按眉心,在键盘下敲出最后一幕场景,最后写下了“大结局”三个字。
      
      最开始设定的裴贞只是一个工具人反派boss,男主的头号宿敌。
      
      但不曾想后来她写着写着,这笔下的人物就跟成精了似的,好像有了自己的思想一样,有时候剧情会完全脱离她的掌控。
      
      就比如说前几日,她睡一觉起来,打开小说页面,发现裴贞居然差点翻盘。
      
      亲儿子男主萧璟被设计,差点就死在了乱剑谷中。
      
      这还了得?陆宁宁知道自己有梦游的毛病,没准那些情节就是她梦游时候瞎写的。
      
      她笔下的裴贞不应该是这样子,很多剧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反派不仅不蠢,还心智近妖武功卓绝,不为剧情服务,那还能叫做反派?
      
      幸亏她每次发现都能及时改稿子,十分生硬地把歪了的剧情给拉回来。
      
      陆宁宁歪了歪有些僵硬的脖子,端起一杯咖啡,顺手将最后几章上传到网站上。
      
      只过了几分钟,晋江网站上便刷新出了几条最新的读者评论。
      
      出乎意料,除了一条求男女主甜蜜番外的,更多的是有不少打负分的。
      
      【辣鸡作者,我觉得反派裴贞比主角有血有肉多了,凭什么给他这种结局!】
      
      【就是。我看前面的章节总觉得裴贞智商很高,而且感觉他的故事不该是这样。亏我还期待了一下,结果结局是什么辣鸡,反派忽然降智?完全不合理好嘛!】
      
      【附议+10086。谁现在还写这种狗血言情男主人设,不过是靠作者亲妈给的金手指,男主除了会和女主谈恋爱,武功不行,谋略不行,不知道怎么登基的。】
      
      【楼上说得很对,看完结局后气得睡不着,心疼反派+1,作者负分滚粗。】
      
      陆宁宁看着评论栏,气得怒火攻心,“哐当”一下把咖啡重重地放在电脑边上,“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打字——“来来,笔递给你,你来写!我承认我就是男主亲妈,人物性格和结局是早就设定好的,我爱怎么写怎么写,你管得着吗!”
      
      真是气死了。打完这行字,陆宁宁随手将笔记本合上,打算眼不见心不烦。
      
      就在这时,被她不小心碰倒的咖啡杯泼到了键盘上,电脑屏幕瞬间触电,陆宁宁只感觉到浑身经过一道战栗的电流,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阵耀眼的白光——
      
      不知过了多久,陆宁宁感觉浑浑噩噩的,身体似乎被人抱起,周身冷得发颤。
      
      “你还想在我身上赖多久?陆宁儿,我警告你,别给我装死,给我下去!”
      
      还未等陆宁宁睁开眼睛,便听到了一声气急败坏醇厚好听的低音炮。
      
      “哎哟——”陆宁宁感觉自己被人摔到地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这会儿终于睁开眼睛,眼神缓缓聚焦到前方。距离她半步远的男子身穿深紫色麒麟服,头戴玉冠,身形修长,并且五官极帅,端得是丰神俊朗,器宇轩昂。
      
      咦,哪儿来的一个古装大帅哥?她这是在做梦没错吧?
      
      陆宁宁揉了揉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美男,目光炽热中带着一丝花痴。
      
      周围发出一阵热烈的嗤笑声。这时陆宁宁听得旁边有人嘲笑道:“果不然是那位臭名昭著胸无点墨的陆家大小姐。我看她就是故意落水,引得三殿下去救她。这救了人还好意思赖在三殿下怀里不起来。哼,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是在议论她吗?你妈没教你怎么说话?这怎么还夹枪带棒地骂起人来呢。
      
      陆宁宁翻了个白眼,不由得暗道这梦做得还真是真实。
      
      她一边感叹,一边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在背后踩了她的裙子。此事发生太快,陆宁宁还没来得及站稳,就重重地向另一边摔去,眼看就要脸着地,顺便来个狗吃屎。
      
      就在这时,有人长臂一揽,扶住了她的腰。那人指节分明,洁白如玉,身上有着淡淡的沉香味。
      
      陆宁宁下意识地道了声谢,缓缓抬头朝上看去。
      
      只是这一看,却让她惊讶至极,彻底没了呼吸。
      
      眼前白衣公子腰间一条镶金珠玉缎,身形萧疏轩举,容颜俊美,湛然若神,当真是公子无双。尤其是狭长的凤眼之下有一颗泪痣,但此时他眼中情绪却如墨般深涌,周身神秘气质让人看不透。
      
      白衣公子淡淡扫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陆小姐可无碍?”
      
      啧啧,和刚才那位比,此人帅得更人神共愤,简直美得不像是人间所有。
      
      呜呜呜,平日里她哪里见过这样好看的公子,那都是出现在电视剧里。
      
      我可以!陆宁宁心头小鹿乱撞,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鼻子,阻止可能出现的鼻血从里面流出来。
      
      这一激动,她就开始有点脚软,身体也开始站不住了。
      
      不仅如此,她还感觉到自己身子轻飘飘的,越发头重脚轻,难道这个梦要醒了?
      
      不行不行。好不容易梦到一个绝世大帅哥,若是就这么醒了,岂不可惜?
      
      陆宁宁被那白衣公子扶着站起身来。她左思右想片刻,还是承认了一件事情——
      
      没错,她下贱,她馋他的身子。
      
      陆宁宁咽了一口唾沫,心中交战片刻,终于咬了咬牙,大着胆子扑到在那白衣公子的怀里,顺手捏了一把他的腰。
      
      周围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陆宁宁感觉白衣公子身体一僵,就连那张高深莫测的脸上也有了一丝丝裂痕。
      
      咳,订正,是激起了他的一丝杀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