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医生啊医生——的歌。
梦梦啊梦梦——的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443   总书评数:2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88,57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347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874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戚少商原不姓戚。
      1974年,陈家村呱呱坠地一个男婴,浓眉大眼,甚是可爱。陈家爸爸这也算是老来得子,当初就拼着命要生个男娃,可偏偏结婚的前几年头连生的都是女娃,然后便连着好几年老婆的肚子没个动劲,整天唉声叹气的没少数落自己的婆娘,原以为无望的就如此绝了后,没想到临了临了,在刚刚过了四十三岁生日后,老婆的肚子又大了起来。
      抱着刚出生的娃,抹了把老泪,陈爸爸就直奔村长家去,无论如何也得起个像样的名字才对得起这上天的恩赐。
      村长当年也是读了两年书的知识份子,翻了厚厚的族谱,再对着一本破破的小学生通用字典,就这么决定了‘少商’两字。
      陈爸爸一听,不高兴了,说这名字怎么透着不吉利,少商少商,本想腆着脸问村长能不能把这‘少’字改成‘多’字,可看着村长缠着胶布的黑框眼镜,这话便咽下了肚子,深一步浅一步的回了家。
      回家把这事跟自家老婆一说,陈妈妈一拍大腿说,中,就冲着名字,长大后少不了的经商,咱总算是能揭了这贫农的帽子了,于是少商这名字便留了下来。
      再过了几年,这少商也是蜜里罐子泡大的,不用说爸妈疼得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便是顶上那三个姐姐没一个不宠着他,让着他的。这一来二去,少商的胆子便大了,陈家三天一小状,五天一大状来上门说少商砸了玻璃,掏了鸡窝,打了二胖子陈狗子的事就没断过,饶是这样,少商也没挨过打,陈爸爸总是在听了人家告状后拿着扫帚在少商后面追着直嚷嚷要打死这小王八膏子的腿,可事实上那扫帚就没落在少商的身上过。
      单单除了一次,少商有天待在家里,没什么好打发时间的,就摸近爸妈的房里,将一个大红箱子给撬了,里面的东西全翻了出来,铺了一地,然后看中了一块大红绸子,往脖子上打了个结,就当自己是智取威虎山里的,再翻出块皮毛围脖,往身上一披,那也就是座山雕了。就这么换来换去,一会当自己是大英雄,一会当自己是那山大王,玩得不亦乐乎,一不留神,脚下踩着红绸子,手上还使着劲拽,只听嗞啦一声,红稠子就被撕了个口子,正发着愁呢,大姐进了门,一看当时的情况,两眼一红,便跑出了门,再然后,少商便只记得自己被按在板凳上狠抽着,陈爸爸一脸的油光,汗湿的。边打边嚷着不打不成器,连姐姐的嫁妆也敢撕!那红稠子据说是陈爸爸的奶奶留下来的,一辈传一辈,是沾了喜气的,保佑着婚后的和和美美。陈爸爸结婚后就像命根子似的把这红稠子压在了箱底,连同那条据说是上海的远房亲戚送的狐狸围脖。后来还是在大姐的求情下,才放过了早肿得老高的屁股。
      少商哪被打过,身体上抽着气的疼,吸着鼻涕,泪眼朦胧的就只记住了铺天盖地的红跟一下下抽在身上的疼。
      
      又过了几年,陈家爸妈开始商讨起少商的未来,总不好呆在这山窝窝子里,这样长大了哪能经商,顶多不过是又多了个苦力工,于是咬咬牙,把少商过继给了城里的一对无儿无女的远房亲戚。
      少商穿着家里过节才能穿的衣服,被拉到了一对不认识的中年男女面前,推着搡着要他叫人。少商便在哭着闹着要亲爹亲妈的情况下正式改了姓,这户远房亲戚呀,姓戚。
      
      戚家夫妇呀对戚少商特好,一来因为膝下无子,二来少商刚到他们家那会儿,人生地不熟的,也就特乖,一对酒窝呀特招人疼。
      再转眼间,戚少商便要升入大学了,许是记住了当时亲妈揉着他说咱长大后可是做商人的料啊,于是戚少商不顾戚家夫妇的反对,报了金融系。
      少商也是要强的孩子,说是要报金融系便得报最好的学校,当时拼了命的挤着高三独木桥,硬是考上了大城市里最好的大学,报到那一天,自己扛着两行李也不要别人送,便自己挤了火车远上他乡。
      这边戚家夫妇还红着眼圈呢,那头戚少商就已经是蜜里开花了,他遇见了息红泪。
      这息红泪啊甫一进K大就立马被表为K大的校花,眉眼里端的是十分漂亮,就像天仙下凡似的,多少校内校外的就为了息红泪一个笑脸,跑断腿都愿意。
      戚少商遇到息红泪啊,这叫天下掉下个林妹妹。
      有回息红泪跟同学逛街,遇到些小青年调戏,息红泪也是脾气不好的主,当场就口角起来,眼看着就要动手了,这戚少商不知打哪冒出来,三下两下把那些小青年打得连爹娘都不认识,就这么得了个英雄救美的混名。
      息红泪原也是聪明的主,可偏偏就这么晕了头转了向,跟戚少商好起来了,那架势啊连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可女孩子面子上总得是要的,再加上戚少商养父母家虽说是不错,可毕竟老家里在穷沟沟里,息红泪怎么也是书香门第,息爸还是市长,这一来二去,距离便拉了出来,息红泪心里也怕以后真到谈婚论嫁时这免不了是得生出龃龉,这般心思动了出来,便跟戚少商时冷时热的,明眼人看在眼里也常为戚少商打抱不平,可戚少商偏偏乐呵呵的,跟没事人一样。
      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了一年,第二年搞了个迎新晚会,各系各班都来个COSPLAY,息红泪穿了件大红的袍子,头发编起了乌溜溜的辫子,一看呀,就一古典美人从画里走了出来。
      息红泪扮好了相就想打戚少商看看,拉着人一问,直奔戚少商,远远一瞅,戚少商正跟一新入学的学妹说着话呢,这学妹啊生得也漂亮,还透着股英气。息红泪走近时,正听到这学妹拉着戚少商的袖子,说你以后可是咱们的大当家了。这话里透着股软。
      息红泪把戚少商的胳膊一拉,笑着说,我扮好了,好看不。
      戚少商眼发了直,点着头说,真好看。
      息红泪笑着把手伸进戚少商的胳膊里,十指紧扣,晚会的现场这么走了一遭,明眼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大学毕业后,息红泪说要留校读个研究生,戚少商一合计,便也在这城市扎了根,加上息红泪父亲的一点权势,便真的经起了商,也许真应了少商亲妈的那句话,戚少商这生意还真的做得红红火火,转眼便成了出门不是宝马便是奔驰的大老板。
      
      两人在一起这几年,虽说也是吵吵闹闹,可床头打架床尾和呀,再加上这息红泪对戚少商也是一心一意的,两人的婚事便也订了下来,戚少商想着也得学人家流行一把,来个告别单身PARTY,可这商人做久了,人也难得清闲过,一合计呀,为了自己舒服,干脆去旅游散散心,用飞镖在地图上一射,射中的地方便是落脚点。
      
      拔起飞镖一看,写着银川的地方有个小洞洞。
      
      大冬天的银川,风萧萧着夹着风沙,刮了一脸一身。
      连着看了会这样的风景,戚少商心里还真有点天高地阔任鸟飞的感觉。
      想着便生出了点豪气,爬上一个山头想来个泰山式呐喊。
      刚爬上山头,便瞅着山下有一拨人,热热闹闹的,看架势,像在拍戏。有两个人被吊着钢丝在半空中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得戚少商都替着他们累,
      离吊着的人不远处,有个帐篷,一看到那帐蓬,戚少商肚子便一阵疼,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跪坐在地上,也不管身上一件七八千的裤子。
      被吊的人终于可以放了下来,戚少商也有机会打量了一会儿,远远的,其实面貌也看不真切,就那一身青绿的衣服,微卷的头发,让戚少商心里哦了一下,拍古装戏呢。
      
      戚少商心里突然像猫挠的一样,直想着近点,再近点,人也跟着跌跌撞撞往山下跑去。
      真的近了,那青绿色衣服的主人正坐在椅子上,捧着个保温瓶喝水。戚少商不敢凑上前去,那人有着好看的侧面,光洁的额头,挺直的鼻梁。
      这样的侧面,好像穿过了千山万水才出现在戚少商的面前,得之不易。
      顾惜朝。
      旁边人一声喊着,惊了戚少商。一层红色覆上了眼膜,就像当年被亲爸按在凳子上抽打时一样,只知道疼,这种疼渗了血脉,刻了骨,千转百回之后,才在今日今时一点点的泄出来,铺天盖地。
      
      戚少商心里惶惶的,他在这里,息红泪也在这里,甚至老八,红袍一个个的都在,有次跟别人应酬他还看到了晚晴,都在,他们都在,轮回的岁月原来总是如此打包着将他们从一个年代送到另一个年代。
      可独独没有他。
      心里压着块石头,原来如此,戚少商眼睛死命的眨啊眨,可就是掉不下一滴泪来。他好像看到那个决绝的书生俞行俞远的背影,甚至他好像还看到那书生站在奈何桥前,说……
      
      仓惶的跑了回来,见到熟悉的风景总是使人心安点,跟息红泪温存后,翻来覆去睡不着,便一人开了电视,看着红红绿绿的画面一帧一帧的闪过。
      鲍望春。
      前日见过的侧面在电视里又出现了,不同的装扮,相同的遥不可及。
      如果,戚少商想着,如果偏偏就他一人错生了年代,早了这么一百年呢,没有故人,没有旧识,没有旧仇,没有旧怨,没有晚晴,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他。
      
      甚至他好像还看到那书生站在奈何桥前,微挑着眉说,我等你来收我的债……
      
      我等着,等着。
      
      息红泪隔天起身,拿着报纸笑得哧哧的,你看,这戏叫逆水寒,男主角跟你同名,叫戚少商呢。
      是呀,戚少商点着头,还有顾惜朝呢……
      
      独独一个。
      
      书里一个,电视里一个,就是没自己的那个。
      
      1903年,孙中山先生在日本秘密组建军事学校,入学宣誓当天,有个青年教官的身影尤为惹人注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