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2R,嗯,就是那个HK的2R[殴打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立文甘永好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1096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6 文章积分:165,463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794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原本只是一件小事

作者:老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原本只是一件小事来着。
      
      钟立文穿上警服那天就决定要贯彻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宗旨,惩奸除恶是应尽的责任,保护人民生命财产不受威胁是座佑铭。
      
      所以,钟立文觉得自己奋不顾身的保护了一个被绑架的富家子实在是一件小事。虽然自己为了这个小事挨了一枪子,受了点伤。
      
      再睁眼时,立文看到一个挺挫的脑袋。
      
      “做咩?!”立文下意识的把被子揪严实,一副良家小婢女遭遇色狼老财主的样。
      
      “我,我来看看你。”挺挫的脑袋下是张还算不错的脸。
      
      立文有点小小的以貌取人,当然这是无可厚非的小毛病,不妨碍办案就行。幸好一般罪犯都长得苦大仇深。当然,这只是钟小SIR并不丰富的办案经验所造成的错觉。
      
      接下来的事情好简单的,不就是富家子心怀感恩前来照顾人民好警察嘛。只是这个警察不怎么领情。这一枪子挨在肩上,天气又热,想抓不敢抓,痒起来想蹭蹭时,偏偏一张无辜的脸直勾勾盯着你,嘘寒问暖的。
      
      搞毛啊!不晓得现在是七月天啊!钟立文的脾气都快被晒爆了。
      
      这边不识相的富家子,哦,对了,富家子姓甘,名永好。看,连名字都咁俗气的。对了,这个婆妈样的富家子正在整一串看上去又好吃汁水又多的葡萄。边剥还边念叨着,“你现在不能吃西瓜也不能吃橙的,那些水果是凉的,你有伤口,这样会好得慢,水果吃葡萄最好啦……”
      
      立文翘着二郎腿,两眼放空的望着远方,他似乎、依稀有点印像,他那天经过楼道,一刚做完剖腹产的妈妈也是这么被医生嘱咐的。
      
      立文想休息,想打机,想看咸湿书,拜托老大你能不能不要天天来啊!而且一来就是一整天,早上是送粥,中午是白饭青菜鱼汤,晚上是青菜白饭鱼汤。简直比医院的饭菜还清汤寡水,老子要是吃肉啊!吃肉!
      
      立文哀怨的转过头,对上的是永好剃到眼前的小麦饼。
      
      “你现在不好吃油腻的,这种饼最适合你吃了,我想你一天到晚都吃这么清淡也有点腻了。”
      
      何止是腻啊,老大,你以为两片小饼干就想打发我吗!
      
      “其实,甘先生……”
      
      “叫我管家仔就好啦,干嘛突然叫得这么生疏。”
      
      “哦,管家仔,其实你这样天天来会不会太麻烦你啊……”突然你个头,我们好熟咩。
      
      “不麻烦,我照顾你是天经地义的嘛,再说你也是为了我而受伤的,荷妈说了,……受人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的,何况……所以,你不用担心啦,到你出院为止,我会天天来的。”说完,附赠一个超完美微笑。
      
      钟立文早在永好讲到一半时就神游了,管家仔的一套说辞他其实都能背了。顺带着连管家仔家里大大小小几口人各有什么爱好都一清二楚。
      
      上天啊,我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你才派这么个话唠来对付我。钟立文仰天长叹,泪三行。
      
      “哎,你流眼泪了,是不是伤口疼啊,哎,还流鼻涕了,是不是感冒了,我叫护士小姐把空调关小点……”
      
      钟立文无言的看着永好一边扯纸巾一边要去叫护士的样子。
      
      难道,你不晓得,医院是中央空调的吗……
      
      话说,忍无可忍,孰不再忍,虽然钟SIR天天吃的是白饭青菜,一片牛肉都没动,可脾气该爆起来时十头牛都拉不住。
      原因起于这个管家仔,竟然连他好容易拜托柏翘带来的PS2也没收了,说什么有伤眼睛!我伤的是肩膀,不是眼睛好伐!
      
      两个大男人抢着一台PS2,用力不当,伤口就火辣辣的疼。钟立文一个气不过,锻炼出来的好身手便发威了,一个扫脚就让管家仔摔在地上。
      
      看到人摔在地上,一开始,钟SIR还扬扬得意了一下,看你跟我争,看你还敢天天都来不!可过了几秒,发现人还呆坐在地上时,钟SIR心里喊一声糟了,这富家子不会是摔坏了吧,按理说看他这几天这么能干家务的样也不像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家样啊,不对,好歹人家是富家子弟啊,万一告个自己什么无故殴打良好市民可怎么办。
      
      “喂,你没事吧?”
      
      “素秋,是不是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吓!这唱的是哪一出?!钟立文就算拿过银哨也无法帮他分析现在是怎样的情况。
      
      这么巧,DR.凌过来找甘永好,看到了这一幕,赶忙过去把永好扶起来,好声好气的把管家仔带走,顺带一个白眼送给钟立文。
      
      哇,要不要这样对我啊,知道你眼睛大也不用这样啊。不过毕竟心虚了点,也就不怎么敢直视DR.凌的眼神。
      
      事情到了这里,就变大条的。
      不到半小时,钟SIR的单人病房里挤满了各路神佛。管家仔口里念着的那些人,钟立文总算能一一对号入座了。
      
      JO饱同荷妈是一早见过的,那个穿着黑色风衣有点神神叨叨的是管家仔的大哥,那两个长得挺漂亮的一看就知道是三妹同五妹了。哇,这个长得有点懦弱样的哥哥,一看你就是被LP吃得死死的那种人啦,还有另个小哥,长得不错啊,叫声哥哥来听听……
      
      不过,你们,连同那位到现在嘴巴都合上过的SA姨是吧,谢谢,能不能麻烦你们闭嘴啊!
      还有,不要拿BS加哀怨的眼光看我,我可是警察,小心我告你们个蔑视警官!
      
      最终还是荷妈看到钟立文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摆了摆手,安静了一干人等。
      
      “我知道这样对你钟SIR也好困扰,不过能不能麻烦你在医院的这段日子里迁就下管家仔,你不知道,他……”荷妈伤心状抹泪。
      
      一旁的五妹比着哑语,三妹代为翻译:“我知道警察都是好人来着,我哥哥只是太伤心了,所以一直不能接受现实,你就好心当可怜可怜我们家吧!”
      
      那边的JO饱拍着胸脯要掏支票任钟立文写金额。那个叫SA姨的大嗓门的叫,不要啦姐夫,这些警察拿我们纳税人的钱的,本来就应该为我们服务啊!
      
      软的不行,还有硬的。
      
      长得很犀利,说起话来也很犀利的这位表姐是吧,什么?!不好好配合的话就告到我倾家荡产,不要吧,我其实挺穷的,存的钱连娶LP都难……
      喂,考虑下别人好不好,那个黑色风衣大哥不要点头同意还说什么要请全香港最好的律师!我哪里得罪你们了!
      
      “这个傻小子,于素秋都走了三年多了,也该清醒过来了。”这句话像闪电一样惊醒了钟立文。
      
      没错,自己是够傻的,一开始这个管家仔就是把自己当成这个叫什么于素秋的在服侍。钟立文拍拍脑袋,想起管家仔常辩驳他的话。
      
      “不麻烦,我照顾你是天经地义的嘛,再说你也是为了我而受伤的,荷妈说了,……受人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的,何况……所以,你不用担心啦,到你出院为止,我会天天来的。”
      
      “不麻烦,我照顾你是天经地义的嘛,再说你也是为了我而受伤的,荷妈说了,一个好老公本来就是要对老婆不离不弃的,还有啊,受人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的,何况你已经以身相许了,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啊。所以,你不用担心啦,到你出院为止,我会天天来的。”
      
      天啊,到底是什么让我一直对这段话听一半的,而且只听不重要的那一半!
      
      钟立文败在甘家强而用力的爱之光环下。他实在受不起一群女人的眼泪,让一个女人哭都好大的罪了,何况是一群女人。
      
      半夜无人时,钟立文还是觉得整个脑子嗡嗡的乱响,一定是白天被轰炸过头了。到最后连上司都出面了,果然有钱力量大。他也只好在住院这段期间扮演于素秋这个角色了。
      
      想想还是觉得老土,不愧是老土管家仔身上发生的事。
      
      N年多前管家仔同于素秋在行街的时候被绑架了,对,又是绑架。然后绑匪也开枪了,同样有人帮永好挡子弹了,不同的是这个人比较倒霉,这子弹打在了不好的位置,虽然抢救及时,可拖了一个多星期后,于素秋还是一命归西了。
      
      切,香港这么多富翁,怎么就只绑甘家!钟立文通过此事更明白了为何要将罪犯一网打尽这个道理。
      
      钟立文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都怪这个管家仔惹那么多事!打死也不承认是因为今天后来再也没见到管家仔,他哭得眼红红的样,让自己有点莫名的揪心。
      
      顶着两熊猫眼,钟立文两眼无神的看着房门,他已经做好了接受他必须要被甘永好‘照顾’的这个事实,直到他能出院为止。
      
      “素秋……”
      
      挺挫的脑袋探了进来,不用说,是管家仔了,声音放这么软干嘛,我会吃了你吗?!
      
      钟立文虽然脑子里想了很多,不过表情还是照例的死呆。
      
      “咳,管家仔,我就说素秋没生你的气,你看,他/她?一定等你很久了。”
      
      钟立文抬眼看了下跟在后头进来的DR.凌,没事不要装好人,又不是你被当成那啥于素秋的!
      
      “素秋啊,我做了个东西给你。”管家仔拎了个盒子,一看就知道是蛋糕之类的。
      
      这么想的钟立文也就这么脱口而出:“蛋糕啊。”
      
      不意外的,收到DR.凌一个白眼,然后是管家仔嘿嘿的傻笑,“素秋好厉害,一下子就猜出来了。”
      
      钟立文完败。
      
      在DR.凌的监督下,钟立文只好开心样的打开了盒子……
      
      这是啥米!超级,塞亚人?哇,是悟空还是悟饭啊,我个人中意贝吉塔多点哟……这女的是哪部的,雅典娜?跨剧吗?现在流行跨剧吗?喂!
      
      这些只能是钟立文的内心活动,表面上,他还是要做出很开心的样子。微笑着说,谢谢,管家仔,我很喜欢。
      
      表现良好就能让看护人提早告退,钟立文朝DR.凌摆了个好走不送的手势,回过头来却刚好对上管家仔的眼。
      
      “那个,其实……”钟立文想,我只是比了个再见的手势而已,搞毛要这么心惊啊!
      
      “我知,”管家仔温柔的摸着钟立文的脑袋说,“你心里还是舍不得他的。”
      
      ……这是什么情况,刚那个医生竟然是情敌!钟立文开始头痛,为什么情敌也要这么关心这家伙,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啊!还有,我是男的啊,你摸了这么久的脑袋难道就不觉得扎手吗!
      
      这边管家仔终于收回手,“这蛋糕你现在还不能吃,等你好了我再做一个给你。”
      
      本来就不太喜欢吃甜食,钟立文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
      
      “这就乖啦。”管家仔笑眯眯的看着立文,还附赠了一个KISS。
      
      哇!哇!哇哇哇哇哇!钟立文一脸悲愤的看着已经转身去洗水果的管家仔。
      
      有没有搞错啊!不是没谈过恋爱,不是没亲吻过,可问题是,对像从来都是香喷喷,软软的女孩子啊!我为什么要被一个男的摸脑袋说我乖,还要被非礼啊!我一定要告你猥亵警官,一定!柏翘,你这么聪明,想想法子救救我吧……
      
      柏翘进来时刚好看到的就是立文一脸小媳妇样的咬着被单角,活脱脱像刚被恶霸‘哔哔’完一样。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道歉,转身,离开。柏翘用了不到五秒钟。
      
      钟立文还没反应过来,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就这么在他眼前消失了……
      
      话说回来,其实天天被人服侍的日子也挺舒服的,虽然钟立文不怎么习惯吃个苹果还要削成一块块的,不过既然有人削好好的端到你面前,有时原则问题也不太是问题对吧。
      
      除了……
      
      “喂,管家仔,我好几天没洗澡了,你拿块毛巾帮我擦擦吧。”语气端的是自然正气,钟立文边挠痒边说得顺理成章。
      
      “……”
      
      钟立文半天没见回音,再一转头,发现管家仔的脸
      “喂,你发烧了,红成这样?”
      
      “啊?啊,没事,要不,我叫阿月过来帮你……”说完,阿好开始掏电话。
      
      “阿月?哦,你三妹啊,人家不用上班吗?”钟立文想到张清秀的MM脸,主意是不错,可惜完成度不高。
      
      “那,我去叫护士!”阿好拔腿就往门外走去。
      
      “神经啊,擦个背而已嘛,叫护士干嘛,不要麻烦人家护士姐姐啦,快,我痒得很。”钟立文痞的绝不止一点点。
      
      嗯,于是管家仔只好红着脸去洗手间里绞了条毛巾,手颤颤的把立文的病服撩了起来。
      
      天气有点热,空调有点凉,窗外知了叫得有点吵。
      
      钟立文等了老半天,后背都只处于衣服被撩起来的状态内。不耐烦之下转头一看。
      
      “喂!你流鼻血了……”
      
      ……
      
      咳,管家仔被护士姐姐带走止鼻血,钟立文在床上,嗯,是在床上接受DR.凌的X杀死视线。
      
      “注意下你现在的身份好伐!”
      
      “嗨……”钟立文日本女子状答道。
      
      “你现在的身份是女子,麻烦你端庄点,坐有坐相,唔该你脚不要开这么开……”DR.凌边说边用脚踹了下钟立文的脚。
      
      “喂,我是带伤人员吔,小心我投诉你!”
      
      这种不怎么带有威胁性的话在DR.凌反光的镜片下便成自言自语式的安慰。
      
      这种对话进行不了太久,管家仔便在鼻子插了两个白纸条装象的情况下回来了。
      
      钟立文在视线胁迫下赶紧上前安慰之:“啊!管家仔,你、没、事、吧!”
      
      钟立文很为自己的表现满意,字正腔圆,赶得上话剧。
      
      DR.凌一旁吡之。
      
      管家仔倒不嫌弃,只傻呵呵的笑着挠挠头,“没事……”
      
      “啊!DR.凌,你很忙的哦,最近新生儿很少吗?”钟立文言下之意好明显,你快滚啊!
      
      “哦,我要走了,那‘素秋’你好好养伤。还有啊……”DR.凌又是镜光一闪,“都快结婚了,管家仔,不要这么容易害羞嘛,这种事,可以多培养培养的。”
      
      喂!什么叫‘这种事’啊!你给我说清楚!钟立文心里叫嚣着,然后看到还傻在一旁的管家仔,突然觉得自己的贞操好紧要。
      
      两人在不尴不尬的情况下送走了下午的闷热。接着,便是晚上了。
      
      “素秋啊……”管家仔期期艾艾的走近。
      
      钟立文心下警钟大作,不好,敌方有情况!自己果然没有白盯一下午,就看着这丫有想法!现在果然要行动了吗?难道自己真的要如此牺牲,简直比卧底还卧底,比做鸭还做鸭!有没有遮羞奖的,啊不对,有没有□□补贴啊,我要申请!
      
      “素秋啊,荷妈打电话来,你想喝鸡汤还是猪骨汤啊?”
      
      看着管家仔善意满满,柔光似水的眼神,钟立文说不上自己心理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
      
      “猪骨吧。”钟立文半赌气的把头一撇。
      
      “好啊。”附赠个微笑。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
      
      嗯,就是个形容词。管家仔脚一绊,请记住,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然后就摔在钟立文身上了。
      
      这么个,天经地义的,两人就来个唇碰着唇吧!
      
      钟立文天天不见油腥,管家仔呢,因为工作原因,身上总是有一股奶油糕饼的甜香。挨得这么近,那香味就滋溜溜的钻进钟立文的鼻子里了。虽然说钟SIR嚷嚷过自己中意的是香喷喷,软软的女孩子。可问题是这种天然香比人工香水好闻太多了,再加上肚子饿了……
      
      肚子一饿,脑子一般是跟不上思考的。钟立文做了一些下意识反应的事。比如,他舔了一下管家仔的嘴,想看看是不是跟那一身的奶油香同样好味。舔了一下又一下,可能味道是不错,于是钟SIR干脆一口含住,慢慢品起来。
      
      压在立文身上的管家仔还没来得及甜蜜下意识第一个反应其实是怕压到‘素秋’身上的伤口,赶紧要爬起来,不过被立文一舔,纯善的人就呆了,心飘飘然的。呆归呆,飘归飘,管家仔的脑海里还是有好多疑问的,比如,‘素秋’好热情。比如,‘素秋’好有力气,两手环着自己的腰都能让自己无法动弹。再比如……自己身下硬硬的咯到自己的那个是什么东西……
      
      话时迟那时快!荷妈在阿卡以时速120迈的车速带着猪骨汤外加一个良心发现下班过来看看情况的柏翘在没敲门的情况下冲进房里了!
      
      很配合的,那壶汤哐的一声掉在地上惊醒了两个陶醉?中的人,管家仔一回头,看到的是荷妈同阿卡和那个长得斯文的小生一脸的不可置信,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对自己亲人如此反应心存疑惑的管家仔回过头来对咯得自己不怎么舒服的东西比较好奇的先望去。
      
      钟立文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这是对着门旁三人的。后又大叫一声不好,是在他顺着管家仔的眼光往自己的身下望去时。
      
      下意识的松开环在管家仔腰上的手转而护着自己已然鼓成小帐篷的‘哔……’。
      
      钟SIR飞速运转的脑袋已经在想着如何对这种情景做出解释了。
      
      嗯,我才是被压的那个……
      
      骗谁啊,就你那反应!
      
      我怎么知道才亲一下下就有反应了啊!其实我是直男,真的,你看我的眼睛!
      
      散光加近视,难怪眼神涣散啦!还有,你有块眼屎……
      
      嗯,要不,其实我跟他是两情相悦……
      
      怎么看都像趁人之危,你看看人家那张傻呆呆的脸!小心告你骗色还骗财!
      
      钟SIR这边还跟柏翘眉来眼去想着应对这策,那边管家仔大叫一声啊!然后弹起身子来指着钟立文,一脸的见到史前恐龙样,再悲愤嗷叫一声,夺门而出。
      
      ……
      
      现在是什么情况?柏翘边递过一个眼神,边准备脚底抹油走人。
      
      荷妈一个手势阻了要追去的阿卡,凉凉瞟了眼钟立文,荷妈嘱咐道:“阿好那我去就好,你跟这位”,边说边指着还在捂着自己‘哔’的钟立文,“钟SIR好好谈谈。”
      
      “我会的,你放心荷妈!”阿卡略一弯身,比了个恭送太后的姿势,掉转过来,手指推了推黑框眼镜,反光得令人心惊。
      
      钟立文悲哀道,戴眼镜了不起啊!
      
      好歹还有个柏翘在,虽然文攻不成,但武力还是能解决这个看似高大,其实病弱西施?的当家大哥。
      
      大哥就是大哥,最后输掉时还是能抹下嘴边的唾沫,狠狠丢下一句,你等着瞧,然后以匆匆而来的速度匆匆而去。
      
      “柏翘,我……”
      
      “嗯?”
      
      “我……”
      
      “放心吧,我不歧视同性恋。”
      
      “……”这个不是重点好伐!
      
      “嗯,实在没想到,你会是在下面那个,唉……”柏翘边说边恨铁不成钢的摇头往外走去,顺手关上房门,留下钟立文一人感受凉凉的空调。
      
      “我,还没吃晚饭……”钟立文摸了下咕叫的肚子。
      
      要不要庆幸下DR.凌不在现场……
      
      事情,似乎朝着越来越不可收拾的地方发展。
      
      立文顶着一对熊猫眼,抱着破罐破摔?的牺牲精神,等着管家仔的到来。谁知……
      
      “阿月?”钟立文当警察,记忆力也不是盖的。
      
      “嗯。”
      
      这位叫阿月的女子,跟她哥一样不吝于微笑大奉送,看着相似的灿烂微笑,立文突然,开始,有点小小的怀念那张挫挫的脸。不就一晚上没见嘛,真是的……
      
      “其实不好意思,麻烦你这么久,我哥他从今天起就不会来了,钟SIR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呢可以说一声,看护什么的我们都会请的……”
      
      “等等,你哥不来了?!”
      
      “其实之前我们都忘了算时间了,三年前管家仔呢照顾素秋花了十天,后来第二年刚好我肠胃炎,于是照顾了我九天,也是一样把我当成素秋。一年前是阿圆把腿给摔断了,被照顾了八天,这样算下来,照顾你到昨天刚好是七天没错的。”
      
      “什么没错的乱七八糟的?!”钟立文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重点是他以后都不会来了是吧?
      
      “阿月没说错,阿好这种病是间接有时间规律性的,每年大概这个时间只要是有人在他眼前受伤他就会自动代入那天于素秋中弹的情景,然后就是照料,直至‘于素秋’逝去,不过人总是有复原机智的,所以一年比一年需要的天数少。”DR.凌即时的出现并做出让人还是不太明就里的解释。
      
      “还有,要不是你受伤,今年本来是轮到我的。”DR.凌习惯性镜片反光。
      
      钟立文觉得心寒寒的一下子D到谷底,有没有搞错,昨天刚占了人家的便宜?今天就不来了。
      
      “还有……”DR.凌凉凉的说道,“管家仔清醒后会忘了这段日子的事哦。”
      
      他一定是知道昨天的事了,钟立文咬牙气愤道。
      
      其实甘家是不怎么管别人死活的,钟立文想道。自从那天意思意思阿月前来解释了一下后,连DR.凌都再没见着。要不是自己还住着单人病房,享受看护的照顾,钟立文都要怀疑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是不是真的。
      
      “喂,你盯着看护的屁股很久了。”柏翘削着梨好心的提醒道。
      
      反应过来的钟立文收到了看护阿姨的一记白眼。哀怨的转过头去看到柏翘手里那个削得只剩梨子核的梨子,立文更加,更加的怀念起管家仔的好来。
      
      “不要再躺在医院装死人了,你也该归队了,明天报道吧。”柏翘清清嗓,“以上是头儿的话,一字不差。虽然是免费的,你也不要赖着不走好伐。就算你赖着不走,望断秋水也是没用的……”
      
      “做下面那个就算了,竟然还是被抛弃的那个……唉……”柏翘在立文反应过来之前迅速把梨子核啃干净逃出房外。
      
      被抛弃……哼哼哼哼哼……
      
      看护阿姨走进来看到的便是大名鼎鼎青春无敌号称警署代言人的钟SIR翘着二郎腿半躺在床上笑得阴惨惨,凉兮兮。不禁心下感慨,有警如此,HK唔明天啊!
      
      第二天,一份申请调职的报告乖乖的躺在钟SIR上司的桌上。
      
      事情要闹就闹大点吧!
      
      甘永好,男,现年2N岁,永好月圆饼铺二少爷。最近频繁在巡视店铺的路上莫名遇到一名警官。
      
      警官好生面熟,长得也挺英俊,就是人有点脱线,常常在自己面前装受伤,而且喜欢动手动脚。
      
      不过,好像人还不坏。
      
      甘永好看着迎面而来手捂胸口的钟立文,奉上一个大微笑。
      
      后记:
      
      DR.凌,你是出来打酱油的咩?
      
      不,你放心,现在的社会是高智商的社会。
      
      DR.凌边说眼镜边反了道光,闪到了正瘫在管家仔身上,说自己心跳加速手心盗汗,强烈要求管家仔为其人工呼吸的钟立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