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逆水寒系列

作者:环环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遇见逆水寒之无情盛夏晴月产子篇

      
      火光漫天,惨叫声不绝于耳,天上一轮血月,眸光所及之处哀鸿遍野,被残忍屠庄的那个恐怖夜晚,再次窜入你梦境。你挣扎着想反抗,对方却变成鬼魅,向你张开血盆大口,枯槁似骷髅的手抓住你胳膊往深渊处拉扯。你吓到失声尖叫,乱挥着急于摆脱:“不要过来!不要!!!呀!走开!走开!!”
      正伏案审阅卷宗的无情闻声而至,轻躺上床榻揽你入怀。:“醒醒,娘子,怎么了,别怕。”恍惚从远处传来了声音,温和柔软,你身体也感觉被拥入如炬胸膛,怪物应声渐渐透明消失。你跟随着安抚缓缓张开眼睛,受了惊吓的小脸血色尽失,全身止不住发抖,汗水打湿衣衫。
      无情垂眸凝视你,比月色还温润的炫灿眸光沁出浓浓忧虑怜惜,大掌梳理着你被冷汗浸成一绺绺的额发,拢至耳后。“做噩梦了么?嗯?梦见了什么,说出来就不怕了。”
      你哽咽地望向他,眼眶蓄满泪水,吓到半个字也吐不出,只得把脸埋进他怀中,战栗的颤抖。无情微怔,旋即又把你抱得紧了些,下颌抵在你发顶,“没事,说不出也无妨,我在这,不怕。”你含泪点头,楚楚可怜:“嗯,你不要走,我怕。”
      忽而屋外刮起冷冽大风,如同鬼叫的呜呜声又让你惊惧得缩起身子钻进被窝,小手拽紧他衣领指节泛白,嗫嚅的带着哭腔问他:“月牙儿,外面是不是有鬼?好吓人,他会不会进来呀?”
      忆起你幼时曾被风声吓哭的模样,无情眸光又软了几分,低低在你耳边柔声轻语:“不是鬼,睡吧。就算是鬼,我也会把他打跑,没事的,我陪在这儿。”
      无情将被子下拉,露出你小脑袋,浅吻你额间,为你掖好被角:“别闷坏了,睡吧。”
      你依言回拥他,伴着他体温再度睡去,一夜无梦。 ------------------------------------------------------------------------------------------------------
      再次转醒时,外面已是雨后初霁,泥土夹杂着浅淡青草香气随晨风吹进屋内。你双眸逐渐睁开,视野缓缓清晰,对上无情熟睡的容颜。面若冠玉,色若桃花,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轮廓,浓墨的剑眉,长睫微颤,高挺俊秀的鼻梁,微抿的削薄唇畔,连同吹拂在你耳边湿热的气息,一切安宁美好的恍若梦中。
      你伸手点点他眉头,又碰碰他眼皮,撒欢儿似地依次向下,鼻尖,嘴角,蓦然你手被无情轻松握住,制止你继续作乱,声音中透出刚睡醒的一丝慵懒:“醒了就开始不安生了?嗯?”
      被抓包的你小脸以可见速度飞快涨红,讪讪抽回小手,无力的辩解:“没有,我一直都很乖。”
      无情也不见恼,视线下垂含笑晏晏,长眉舒展,语气颇有些打趣:“嗯是么?那为夫可要多多留心才是。”
      “哼!”自知理亏的你睁圆了眼瞪他,他倒是满眼含笑,好整以暇的扬扬眉。
      “公子,外面有人求见。”屋外金剑声音清冷响起,打破尴尬。
      “好,我稍后就到。”无情随口应下,起身下榻坐上轮椅,不忘回头叮嘱你:“再歇息会儿吧,你昨晚都没太睡好,等我办完事情回来,叫你一起用膳。”
      你恬笑翻个身,裹进被窝,换个舒服姿势睡了。
      在一旁洗漱完的无情抬眼见你露在外面的白皙小脚,展颜而笑,偷偷塞进被中,转身离去。
      大约半个时辰后,无情推门回来,俊颜柔和,嘴角噙着深深笑意,一同前来的还有端着饭菜的金剑和银剑。
      “小馋猫,醒醒,起床用膳了。”无情伸手扯扯被子,温柔唤你。
      食物美妙香气唤醒了你沉睡的意识,睡眼惺忪的你看着来人,一头扑进无情怀里,搂着他脖颈调皮撒泼,全然没注意到石化的两个孩子。
      “我要你抱我去~夫君”
      “好。”无情勾唇,甘之若饴。
      金剑差点把手里的盘子摔到地上,银剑更是讶异到脱口而出:“姑娘太大胆,你………”剩余的话在无情淡淡扫过的冰凉视线中憋回去。放下饭菜后,俩小童你推我搡着逃跑了。
      “谁来找你呀,夫君。”你用筷子衔起一块青菜填在嘴里,嘟哝着问到。
      无情夹了片肉放在你碗中,顺手斟了杯温水推至你近前:“先喝点水,是毁诺城派来的信使,信上说已经找到医治你蛊毒的良方,让尽早赶过去。”
      “哦,那你会一起去么?有没有案子要查的?”
      “方才在外面都已经交待妥当,我手里的案子就暂时交由冷血和铁手继续追查。而我就陪你同去毁诺城,你一个人我不放心。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 “
      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你嘿嘿笑出声,天真烂漫。无情轻呷口茶,眯弯了眉眼。
      是夜,你偎在无情臂弯,听他讲你俩儿时趣事。你边听边用指腹轻轻描摹着他好看的眉廓,庆幸自己选择留在这个时代,留在他身边,而且不再彷徨。
      有如此一个疼你,爱你,贴己知心的人,与你相守,为你护航,你感觉自己托付对了,浓浓的化不开的柔情蜜意充满心间,你枕着他右臂,安心入眠。
      见你睡了的无情握紧你的手轻啄,眉目含情,抱你更紧,亦微笑睡去。
      明天,又会是更好的开始。
      
      翌日清晨,阳光正好,你和无情拜别了神侯府众人即刻上路,金剑银剑亦同行。一路上,虽与此前风景别无二致,你的心情却天差地别,竟竟生起莫名期盼,只觉此去定有不寻常事发生。
      马车行至郊外,无情却忽而让两个孩子停下来,转头牵起你小手,柔声道:“娘子,你随我去一个地方。”你向他投去询问眼神,却没细究,跟他来到一处僻静荒芜的坟冢,直至看清墓碑上署名才知晓,里面的人是无情娘亲。
      你和无情伫立在墓前,秋风习习,吹乱了树上枫叶,片片绯色簌簌落下,丝丝缕缕凉意格外分明。
      无情垂首敛下了黯淡眸光,默然地握紧你小手,久久盯着碑上的名字:“娘,我带她来看你了,她已经是我的娘子,您若泉下有知,可以心安了。”纵然他面色平静如水,声音仍隐隐生出感伤悲凉之情。
      你心尖发颤,下意识用力攥攥无情冰冷的大掌,转而对墓碑躬身施礼,浅浅低语,像说给身旁人又似讲给已故之人听:“娘,我已经是月牙儿的娘子了,以后我会守着他陪着她,照顾他,做他一个人的小太阳。不让他过分劳累,健健康康。不过他要是欺负我,我也会揍他的。您放心好了,我定不会让他孤单。”你小脸分明俏笑盎然,泪花却滴滴滚落。
      无情微怔,听你毫无头绪的言语,又瞧见你哭红的双眼,顿觉胸膛丝丝暖意融化了心中的冰雪。他拍拍你手背,软下声抚慰:“走吧,我娘她一定都听见了,会明白的。我们还要赶路,不能再耽搁了。”“嗯,等以后我们再来看您。”你向墓碑轻轻许诺。
      回转至车里,哭累后困乏的你枕在无情双膝上,耳边伴着车轮转动声音,眼皮开始不听话地打架,渐渐,无情清冷俊秀容颜开始一点点模糊,虚化,最终没入黑暗。
      正在看书的无情不经意瞥见你酣睡小脸,褪下披风把你裹得严严实实,语气调侃又无奈:“小懒虫又睡了?当心你睡过头,半夜不困了又闹。”语毕,地俯身亲吻你额头,浓情缠绵,蜜意缱绻。 ------------------------------------------------------------------------------------------------------
      一路走走停停,风餐露宿,跋山涉水,近半月余,你们才顺利抵达毁诺城。车外风景也从深秋凉意转为初冬严寒,天空飘起莹白如飞絮的片片雪花。
      你们刚到,唐晚词一众姐妹便大开城门迎接,恰似旧友重回故里般热情,就连金剑银剑两个孩子都被允诺入城。
      他俩虽跟着无情办过许多案子,见过不少人情世故,但这么多如花美眷还是头一次见,难免羞臊,脸都快涨成猪肝色,眼睛也不知该看向哪里,全然没了平素的冷静和调侃。
      你见此情形不由捂嘴偷笑,无意间又瞄了眼你家月牙儿,对方倒仍平静如水泰然自若,一副谦谦君子,风度翩翩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
      打点好两个小童后,唐晚词拉着你小手,领你们进别院厢房,语气也较前更显热忱:“还是之前你们住过的屋子,知道要来,就托姐妹们好好打扫了一番。”
      转手又指指桌上饭菜,言道:“对了,你们用过膳食没有,派人备下了些许,不知是否合你口味。快尝尝吧,一路奔劳,着实辛苦。”
      “嗯,劳烦姑娘费心。”无情清淡回谢,拉着你坐下,顺手递给你一碗尚冒着热气的汤水。
      你举起就喝,肉香的气味刺激着你鼻尖,胃里突然翻腾阵阵恶心,“呕----”受不了的你捂嘴奔出房门,蹲在角落干呕。
      无情见状大惊,忙跟着追了出来,一遍遍用大手轻轻摩挲你后背,担心忧虑地问你:“这是怎么了,赶路太过劳累了么?还有哪里不舒服,让我看看。”
      你摆摆手,脸色发白,有气无力地扶着胸口,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回应:“不是,只是一闻见那个汤水的味道,便受不了,恶心的难受。没事的,休息休息就好了。”
      尾随在后的唐晚词见你也没吐出什么,又闻听你此番话语,顿时如醍醐灌顶明白了什么。她笑笑,探身在你耳边悄悄私语:“姑娘,你的月信是不是很久都没来了?”
      你闻听此言,小脸腾地染上酡红,赧然地颔首,恨不得把脸埋进地里。
      唐晚词伸手搭上你脉搏,闭眼思忖凝神,无情也凑过身来观察。不消片刻,唐晚词睁开眼冲你眨眼笑了,然后点头再次印证了你心里想法。
      她转头就想告诉无情,却被你眼明手快地捂上嘴巴,拽到旁边。
      “咳咳,那个…月牙儿,我和晚词姑娘还有要事相商,你先休息吧。我俩出去一下,哈哈哈。”
      话未说完,你扯着她拔腿就跑,刚迈半步,让无情一把捞了回来,他眉头微沉,视线慢悠悠地扫过你俩,颇有些愠怒:“又想偷溜去哪儿,还有什么事情要瞒我么?娘子。”
      “好吧,那算了。”你见隐瞒不成,便垂头丧气折返回屋。讲真你实在不太敢想象,倘若无情知道了会是怎样情形,心中忐忑不安。
      唐晚词黛眉轻扬,也不太赞同的劝你:“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让他知道也好。”
      回过身对着无情诚恳道贺:“无情大捕头,你家娘子可不是什么身体不适,是怀有身孕,有喜了。”
      “晚词姑娘,你………”刚要抱怨她说太快,下一秒你手就被握进无情带着薄茧的大掌中,力度重到让你有些不习惯,却不至于弄疼你。
      “此话当真?”此刻的无情完全换了模样,再无平日的清冷凛冽,温华似春日煦风,各种流光,如莹火,如星河,如碎钻悉数坠进他眸底,周围也变得光亮许多,而你就是这所有中最美的风景,一刻未曾偏移倒映在他眼中。
      “千真万确!”唐晚词再次答复。
      闻及此言的无情一眨不眨凝视着你,唇角宠溺的笑意犹一泓清泉融化冬日积雪,安静恬淡中竟竟有几分像极了小孩子,你被他看的小脸更加滚烫,不自然地偏过头去。
      唐晚词瞧你俩鹣鲽情深郎情妾意的甜蜜模样,也不便久留,撤身退了出去轻掩房门,偌大的屋子里就剩下你和无情二人。
      你试探着抽回手,多次无果,略带娇嗔的提醒他:“那个,月牙儿,我,我的手,你要一直抓着吃饭么?”无情回过神,赶紧低头轻揉你泛红的纤细皓腕。细腻如玉的指腹传来滚烫温度直直窜至你胸口,你眉欢眼笑,心房柔软的一塌糊涂。
      “月牙儿,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儿,会不会重男轻女呀?”你张嘴吞下无情喂过来的菜肴,口齿不清的含糊道。
      “不会,不论男孩女孩,只要是和你生的,我都喜欢。”无情收敛了笑容,郑重其事的回应。抬眸又看你一眼,捎带着拈下蹭到你脸颊的饭粒,眯眼调侃几句:“你这都要当娘的人了,还是和小孩子一般。”
      “月--牙--儿--”你叉腰对他佯装生气,吹胡子瞪眼,曾几何时他开始这么逗你了?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你跟他姓。
      无情终于憋不住乐出声,边抚着你发顶边低头与你两额相抵,眉眼盈盈带笑,心情似乎特别好:“快点吃完,早些歇息,赶了这么久的路,也该累了。” ------------------------------------------------------------------------------------------------------
      由于你有孕在身,因此之前为你解毒的计划只能搁置,所幸你蛊毒一直被压制的很好没有复发迹象。
      毁诺城毕竟男子勿入,不可多留,所以唐晚词确认你和无情身体无恙后,塞给你们找到的医术和配置好的药并承诺待你临盆前一定赶去神侯府后,你们便即刻返程。
      回程路上无情因顾及你身子,时间竟拖长到一个月,你小脸也变的圆润了不少 ,白白嫩嫩,娇艳如花。 -----------------------------------------------------------------------------------------------------
      “哟!这是大师兄和小师妹回来啦。”隔老远就听见追命浑厚粗犷的嗓音,但见一彪形大汉肩扛酒壶从屋顶飞身而下,大大咧咧的迈步向你俩奔来,作势就要抱你们。
      眼瞅着马上移至近前,无情倏然扬手亮出三枚银针,惧的追命硬生生刹住脚,满头满脑问号,小心翼翼地开口:“这这这,大师兄,我,我怎么了又?”你扑哧一下乐了,忙捂嘴掩饰。
      无情看似悠悠闲谈,却一刻也没放松。“追命,今时不同往日,以前你带着她爱闹就闹,只要不过分也都随你,如今她身子特殊,你下手也毫无轻重,伤了她可不好。”
      追命愈加纳闷:“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呢?”摸着后脑勺觉得莫名其妙。
      无情寒着脸,眼神凛冽,探究地紧盯他:“哦?崔略商!你还想做什么?”下一瞬间,银针就要脱手射向追命。
      “追命你还在这里干嘛?冷血正到处找你呢,还不快去。”诸葛神侯适时出现,挽回了一触即发的局面,半斥责半教训地轰走了追命,转头眯眼捋着胡须瞅你俩。
      无情收了暗器,你也换下笑容正色,俩人温驯地行礼:“世叔。”
      “无情,你随我来。”
      “是”无情低首垂眸神色莫辨。
      你只得讪讪回了小楼,天色黑下来时,无情才回,只说都已经处理好,其他也没多言,一夜相安无事。
      直至翌日,你才彻底明白都处理好的真正含义。
      府中上下除了你身边被新安排的两丫头外,剩下的追命,铁手,冷血,甚至于金剑银剑俩孩子,只要见了你立马调头就跑,也不管隔着多远。
      就像现在吧,追命八丈远外无意瞄到了你,身形一呆,顷刻间如临大敌般,叫嚷着窜上屋顶,一溜烟没了影儿,你小手僵在半空中,瞪大双眼瞅着他逃也似的跑了,无比尴尬。
      你旋身气呼呼的回了小楼,对着正在翻阅医书的无情大发脾气:“月-牙-儿-,你跟大家都说了什么,为什么个个见我都跟见鬼似的,我有那么可怕呐?”
      无情托着下巴扫过你气得鼓鼓的小脸,笑弯了眉眼,似乎从毁诺城回来以后,他总是在笑。
      忙伸手把你拉过来坐在腿上,圈进怀里柔声哄着:“你误会了,我只是告诉众人你有了身孕,以后还请多多照顾,避免误伤了你。但至于要怎么注意,是他们自行掌握分寸的。”
      “还有,我家娘子一点也不可怕,反而可爱的紧。”他笑吟吟地握住你柔荑,大掌轻落下覆在你尚未显怀的小腹。每每思及你怀了他的骨血,激荡心间浓浓暖意让他变得更加坚定和珍惜眼前的一切,尤其是对你,他更是无限怜惜和疼爱。
      “谢谢你,娘子。”“那你以后不许欺负我,不许凶我。”“嗯好。” ---------------------------------------------------------------------------------------------------------------------------------------------------
      “又想偷溜出去玩?”
      这句话成了你和无情每日必点金句,身体逐渐笨重的你,爱玩的心绪却丝毫未曾消弭。你也不甚清楚他究竟怎么寻到你的,奇怪的是无情从不凶你,只是把你横抱回小楼,若你饿了,喂你吃的,若你困了,揽你入眠。未见一丝不情愿和气恼,倒是时时面有笑意。
      不出十天,唐晚词如约而至,你和她谈及此事,她更是乐不可支:“傻丫头,他那是疼你,你是他心尖上的人,怎么舍得凶你。”
      临盆的日子越来越近,你的心也更加害怕,时不时心悸。肚子里的小家伙却安宁许多,不再动不动踹你,甚至过了原本计算的日子,仍毫无动静。
      “月-牙-儿,我不会怀了个哪吒吧。”你苦着脸,小嘴耷拉下来。眼看就要哭出声。
      无情听你胡言乱语,禁不住失笑:“娘子,你大抵是太过忧虑,加之近来酷暑难耐,心情燥热,无碍的,别担心。” “
      可是,这小家伙我说话也不理我,照以前早就踹我了。你看…………哎呦!”
      你悄悄使劲儿地拍拍肚皮,像是知晓你的抱怨似的,小东西突然左蹬右踹,拳打脚踢起来。翻江倒海般的剜心之痛瞬间如怪物湮没你,你脸色倏然失去血色,煞白如纸,捂着肚子痛呼:“月,月,月牙儿,我我肚子好疼。”
      原本冷静的无情见状,方寸大乱,慌忙抱起你飞奔向唐晚词住处,一路上还故作镇定的安抚你情绪:“没事的,别怕,我在这儿呢,别怕。”
      唐晚词接到你,就把无情推出房门,有条不紊地让他安排人备产:“大男人就别进来了,让人多烧好开水装进大浴盆中,和几盆冷水一起带过来。”
      “好,马上,劳你费心,她怕疼,让她少受点折磨。”无情还在门口焦急的向里面不停张望,神色忧虑,还不忘叮嘱。
      “好好,快出去吧。”
      不一会儿,浴盆和冷水送了来,唐晚词搀着衣带尽解的你进入已经调试好温度的浴盆中。融融温暖化解了大部分苦痛,你也慢慢打起精神一点点按照她交给你的方法,调整呼吸,集中力量,你紧咬住下唇避免喊出声,不让门外之人担心。
      没多久,屋子外就聚满了人,冷血,铁手,追命,金剑,银剑,连诸葛神侯都赶了过来。
      追命抚慰似的拍拍无情肩膀,声音略微暗哑:“师兄,别担心,晚词姑娘是出了名的神医,小师妹一定没事的。”众人点头如捣蒜,纷纷附和。
      “嗯,我知道,我只是担心她这么弱的身子能不能受得住这番疼痛。”无情面色铁青,眉尖深皱,灿如寒星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房门,握着轮椅扶手的大掌却暗暗用力,指节分明,微微泛白。尤其从门缝里时不常透出你痛苦的□□,他心里更是焦躁难受,费了极大气力才遏制住没冲进去。
      大半晌过后,婴儿清脆啼哭声传出,众人长舒口气。不消多久,血水和盆子一一抬出,唐晚词也抱着襁褓中的婴儿走了出来,向众人道喜:“是个女孩儿,快看看吧。”
      话音未落,无情就伸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揽在怀中,并且赶忙问及你的情况:“我娘子怎么样,可还好么?”
      “母女平安,你可以进去看看,哎哎哎!你们怎么也跟着进去了?”根本拦不住的一帮人呼呼啦啦涌入屋内,霎时间好不热闹。
      身心俱疲的你正在闭目养神,听见声响正欲开口抱怨,一睁眼,就见白衣胜雪的无情怀里抱着孩子在你眼前。你虚弱的笑着,心里却甜成蜜糖,嘴上还耍赖似的撒娇:“月牙儿,疼死我了。”
      低眉顺眼的无情拂去你眼角泪珠儿,软着声音哄你:“嗯,娘子辛苦了,谢谢你,是个女孩儿,很漂亮。”
      “大师兄,大师兄,你先和小师妹说会儿话,孩子让我们抱会成不?”如热锅上蚂蚁的众人里,追命终于憋不住张了嘴。
      “追命,你素来做事莽撞惯了,当心再摔了,还是就此作罢。”无情半分情面也不给的戳穿他。
      “那,我可以吗?”银剑跃跃欲试地挤出人群,举手报名。
      “不行!”无情也断然否决。
      “那,那你总要让我们也看看吧。”无情长长叹气,终于松了口:“世叔,还是您来吧。”诸葛神侯颇感意外的走出,轻轻接过襁褓,被众人簇拥着移步屋外,于是大家开始七嘴八舌争论不休。
      “你看这眼睛,鼻子多像大师兄?”
      “不对不对,嘴巴像大师兄,眼睛像小师妹!”
      “你俩都不对,鼻子像小师妹!”
      “都别吵了,再把孩子吵醒了!”
      “对对对,追命你小点声,否则大师兄出来揍你!”
      “铁手……你!!!”
      你和无情听见外面叽叽喳喳,小孩子般的吵吵闹闹,都忍不住笑了。无情牵起你凉凉的小手一遍遍细细摩挲,珍惜怜爱。你巧笑嫣然地凝望他,忽然你忆起不久前半梦半醒的情景,赶紧向他证实:“我前几日仿佛记得你站在窗边,与我商量给孩子取名字,是真的还是我在做梦呀?”
      无情一愣,而后俯下身,在你耳边窃窃私语:“娘子,你说的不是梦,是真的。”
      你大喜过望,紧紧攀住他脖颈,又惊又喜,“月牙儿?你可以站…”
      无情温如月华的脸庞,此刻展颜而笑,轻轻用食指挡住你唇瓣,先开了口:“既然我的小太阳又多了一个,我总要做些努力才是。”
      他揽你入怀,似繁星,月色般温情的双眸,荡漾着比星河,比月辉还闪耀的光芒,浓重深情:“以后我们的日子还有很长,我们要在一起很久,我会守着你,不离不弃,好么?”
      “好。一言为定”你泪花儿滚烫。
      他浅啄你额发,呢喃起誓:“一言为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