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游

      粉裙少女似乎完全不畏惧鄢淮似的,抬头直视过来杏眸满含期待让人不忍拒绝。
      
      果然,鄢淮也没拒绝。
      
      金漆莲花阮拿上来时薄媗就知道这位是有备而来的了,连鄢淮的喜好都打听的一清二楚。
      
      鄢淮喜听人奏乐,中阮最甚。
      
      少女坐在殿中间怀里抱着阮,纤指一勾一弹琴声缓缓流淌出来。
      
      刚开始弹奏薄媗便听出来弹的是《佩兰》,跟在鄢淮身边久了这首曲子她也听过许多遍。少女弹得属实不错,是几个月之内不可能练出来的水平。
      
      喜好穿粉裙,擅长弹中阮。
      
      这让薄媗想到了一个人,姜太保的女儿姜芷。
      
      原书男主霍云松后宫里的一朵黑心莲,看似天真无邪娇俏可爱,实则心狠手辣。原书女主头一次怀孕便是被她暗中弄流产的,后面甚至直接给女主下毒差点要了女主的命。
      
      怀着侥幸的心态薄媗问了在一旁侍候的万能小助手桃影。
      
      桃影回答道:“是姜太保的小女儿,名字叫姜芷。”
      
      听到姜芷两个字后薄媗立刻感觉自己背上开始冒冷汗,伸手扯了下身旁鄢淮的衣袖。
      
      第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动作太轻还是什么的,鄢淮没有反应,第二下才回过头询问道:“怎么了?”
      
      “臣妾有些不舒服,能不能先回去。”想到鄢淮刚刚认真听曲儿的模样薄媗有些难受,她该不会也逃不过原书女主的命运被黑心莲下毒吧。
      
      鄢淮仔细端详了小贵妃的神色后起身将手伸过去,“走吧。”
      
      “陛下?”薄媗有些没弄懂鄢淮什么意思。
      
      鄢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媗儿身体不适朕自然是要陪着一同回去啊。”
      
      听到鄢淮陪她一起回去薄媗眼睛一亮,配合的将手放了过去,能把鄢淮的心思从姜芷身上转移走这简直不能更好了。
      
      鄢淮果真没有再多看姜芷一眼,哪怕她手抖弹错了两个音。
      
      走出大殿时薄媗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一时间没有遮掩好自己的表情,眉梢眼角都沾染着雀跃。
      
      自从某次跟桃影在吐槽步撵中看不中用人抬着晃晃荡荡不说冬天还透风被鄢淮意外听到后,薄媗便得到了特权可以在宫中乘坐马车。
      
      马车之上鄢淮将人揽在怀里解释道:“她在朕眼中和往常来弹琴的乐师并无差别,媗儿可别再醋了。”想到小贵妃刚刚装病的模样他有些无奈。
      
      薄媗配合着鄢淮的脑补趁热打铁的补充道:“臣妾就是醋,就是容不得旁人。”所以千万别把姜芷那个女人弄进宫。
      
      “若是朕偏要她进宫呢?”鄢淮故意逗弄小贵妃。
      
      薄媗却当鄢淮是在试探她的态度,犹豫了半天才说道:“那陛下便将臣妾打入冷宫吧。”荣华富贵和命相比不值一提,希望她蹲冷宫里后姜芷能放过她。
      
      她知道若是真有那一日最两全的方式其实是抢先一步对姜芷下手,但不行。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这种手段用的习以为常了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回家的话她大概率要蹲进去。
      
      鄢淮轻轻捏着小贵妃的手,“只要你乖,就只有你。”媗儿果然对他用情至深,甚至无法忍受他有旁人。
      
      通合宫的众人在陛下走后气氛才逐渐好了起来,相熟的人推杯换盏小声交谈着。
      
      姜芷回到座位上时依旧笑意盈盈,让人完全看不出尴尬难过,面对其他贵女的耻笑嘲讽也丝毫不恼怒。
      
      这边薄媗回到岁华宫后并没有见到挂满的花灯,失望的用眼神控诉鄢淮不守信用。
      
      “去换衣服。”鄢淮轻拍了下小贵妃的头,玉钗有些硌手。
      
      薄媗不解,“换衣服?”
      
      “朕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衣物,换上后带你出宫去看真正的燕京花灯夜游。”想到小贵妃的梳妆打扮时长,鄢淮又添了句,“你速度太慢可能就结束了。”
      
      听到这话薄媗开心的原地转了一圈后提着裙子就往寝殿跑,后面的宫人也一路紧跟着她,生怕贵妃娘娘踩到裙角把自己摔了。
      
      ——
      
      这次薄媗的梳妆更衣速度极快,不到半个时辰两人便已经坐上了出宫的马车。
      
      察觉到已经出了宫门后薄媗挑起帘子向外看去,皇宫周围依旧是长街寂静万籁无声。顺着宽阔冷清的街道往街头看去才隐隐约约能见到路口处灯火人影微微晃动。
      
      马车停在离路口还有些许距离处,鄢淮带着小贵妃在此下车向前走了几步便融入了人海之中。
      
      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的人群中薄媗被鄢淮护在怀里,耳边是小贩的吆喝声孩童的嬉闹声,还有络绎不绝的焰火绽放声。
      
      天幕被火树银花的焰火点亮,一束还未消逝另一束便接踵而来,盛大的夜景之下是提着花灯行走的人们。
      
      少年们在今夜可以买花灯送给自己的心上人,然后两人牵手夜游燕京。
      
      也有人会在暗中攀比谁收到的花灯更加精致珍贵,比如黄云雪就提着表哥费了大力气特意从玉景城购买的花灯羡煞了一众闺中密友。
      
      但她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打破了。
      
      “哎,你们快看,她的花灯是琉璃做的吧!”
      
      “真的啊,琉璃那么珍贵居然有人会用它做花灯!”
      
      听见惊叹声黄云雪也走到酒楼的窗边,顺着好友的手指看过去她看到了一盏八面玲珑绘芍药的琉璃灯,中间放的也不是普通的烛火而是夜明珠。
      
      提着琉璃灯的青裙少女被一个男人护在怀里,虽然带着面纱但只露出一双眼眸便足以让人知晓这是个美人儿。
      
      男人像是察觉到了她们的视线侧头看了过来,青袍玉冠长身直立哪怕是剑眉紧蹙也难掩风华,令人见之难忘。
      
      一晃神两人便消失在了人海中。
      
      薄媗提着琉璃灯边走边东顾西盼,在她的坚持不懈之下终于找到卖糖葫芦的小贩。买了糖葫芦后又看到旁边有糖炒栗子,于是一手拿着一样,鄢淮则替她提着灯跟在后面结账。
      
      “能把面纱摘了吗?这样没办法吃东西。”人声嘈杂,薄媗踮起脚凑到鄢淮耳边询问。
      
      鄢淮语气坚定丝毫没有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不行,想吃什么先买,等回去了再吃。”
      
      “就一会儿会儿好不好,吃完我就带上。”薄媗的语气不由自主的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
      
      “不好。”鄢淮用空闲的那只手隔着面纱抚摸小贵妃的脸颊,“这里龙蛇混杂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他们哪里配得上直视我的珍宝呢。”
      
      鄢淮神经病的气场一释放开来,薄·珍宝·媗就果断放弃反抗。
      
      她穿书过来后就没再吃到过糖葫芦和糖炒栗子了,现在能看不能吃使得薄媗心情不太好,但又不能发作出来。
      
      在见到第不知道多少个姑娘不小心把帕子香囊掉在鄢淮面前时,薄媗憋着的那口气终于爆发。
      
      指着不远处卖面具的摊子说道:“你也去买个面具带上,省的一会儿被路上的香囊绊倒了。”
      
      鄢淮对小贵妃吃醋时的小脾气没有丝毫抵抗力,向着面具摊子便走了过去。
      
      《风月录》上写了,越是吃醋代表着对他的感情越深。
      
      小摊上五花八门摆放着几十个不同的面具,从木质的到铁质的,从猪八戒到七仙女什么样子的都有。
      
      薄媗蹲在那里精挑细选了一个最丑陋的,那是一副青面獠牙的妖魔面具,丑到应该能吓哭小孩子。
      
      抬手举了起来放到鄢淮脸上比划着,鄢淮也顺从的低下了头。
      
      薄媗将糖葫芦和糖炒栗子一起塞到鄢淮的左手中,然后把面具后面的带子给他系上了。
      
      等鄢淮抬起头薄媗再看过去时注意力却被他身后的动静所吸引。
      
      贼眉鼠眼的女人扯着一个哭闹不止的小孩子,小孩子边往后退边拍打着那个女人的手臂,但终究不敌成年人的力气大,只能被硬拖着一点点往前走。
      
      周围并没有人去管,大家都只当是小孩子和自己娘亲在闹脾气。
      
      薄媗却发觉有些不对劲,那个女人穿的粗布麻衣,而小孩子身上的衣物虽然不起眼但却是很名贵的料子。
      
      该不会是拐卖儿童吧,来不及多想薄媗便往那边跑去。结果还没到那里忽然就被人用帕子捂住了脸,异样的香气充斥着鼻腔让她瞬间失去了意识。
      
      对这里地形十分熟悉的黑衣男人背上薄媗拐进了一条不起眼的暗巷里。
      
      鄢淮付了面具钱后再一回头却只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一眼扫过去身着青裙的女子有五六个,但其中却并没有他的小贵妃。
      
      小贵妃不见了。
      
      意识到这件事时鄢淮手一松琉璃芍药花灯就此落在了地上,碎裂时的声响惊动了周围许多人。
      
      只一个手势八个暗卫便瞬间出现跪在了一旁。
      
      “尽快召集所有暗卫秘密排查燕京,必须将小贵妃毫发无伤的带回来。”此刻鄢淮更愿意接受小贵妃是受不了自己而主动逃跑的,也不想她是被人绑走的。
      
      对此毫不知情的人们仍旧在嬉闹欢笑,而鄢淮站在明暗的交界处左手紧紧握住糖葫芦还有糖炒栗子。
      
      等一会儿小贵妃回来了他便让她吃,再也不去阻止她摘面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