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病

      到了下面鄢淮随意抖落自己身上的落雪,然后又动手帮薄媗将头顶的雪轻轻拂下。
      
      一旁早有看天色渐晚被福善遣来送宫灯的侍女候着,鄢淮捡起地上的伞撑在两人头顶,又拿过侍女送来的宫灯塞进薄媗的手中。
      
      檀木八角雕花绘秀水明山的宫灯照亮了两人周围的一方小天地。雪与月苍白的凛冽相互映衬,冗长宫道上那一点灯火缓缓前行。
      
      ——
      
      沾了雪所以夜里连头发一起洗了,薄媗坐在那里由桃影用丝绸帮她擦拭头发。
      
      鄢淮出浴后觉得有趣就走过去拿过那一方丝绸占了桃影的位置帮小贵妃擦头发。
      
      手中握着的一束比丝绸还要顺滑,鄢淮攥着绸子般的墨发向后一扯,薄媗被迫仰头,露出一截细长的颈子。
      
      对于鄢淮突然的神经病举动薄媗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轻声开口示弱道:“疼……”
      
      鄢淮忽然笑了出来,松开手中的头发象征性的替小贵妃揉了揉头皮就坐到了她身侧,将手中的丝绸抛过去道:“给朕拭发。”
      
      站起来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后薄媗就托起他的头发细细的擦拭,动作轻盈缓慢生怕手抖扯到他。
      
      卸去身上力量后鄢淮慵懒的靠在软榻的靠背上闭目养神。头皮时不时被指尖蜻蜓点水般碰到的触感也因闭眼而被放大,勾起了他心中一丝痒意,“别勾引朕。”
      
      正在认真兼职擦头小妹的薄媗属实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就被误会是在勾引他了,仗着鄢淮看不见默默翻了个白眼没有答话继续擦头发。
      
      入睡时分宫人将灯烛一一熄灭才退出殿内,层层帷幕的遮掩下连月色都无法透过,黑暗中薄媗耳边的呼吸声中夹杂着窗外风雪又起的凛冽。
      
      第二日醒来时薄媗发觉身边人竟然还没起,这太不正常。
      
      挑开床帷让光透进来便看到闭着眼仍在睡的鄢淮面上是一片异样的潮红,用手背探了下果然是有些发热。
      
      手还没收回来就被鄢淮用力的攥住,薄媗皱着眉忍疼说道:“是我,陛下先松手,臣妾去给您叫太医。”
      
      “不许走。”鄢淮仍旧闭着眼,松开了手但却抱住了她整个人,然后用下巴蹭着她的头顶喃喃道:“不许留我一个人。”
      
      病了的鄢淮有些无理取闹,薄媗好一番折腾才喊了太医过来。
      
      这时鄢淮也已经清醒的坐了起来,头发散开披在身后,眼尾泛红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却仍旧死死的扣住薄媗的手腕不许她离开半步。
      
      吩咐了宫人去煎药后薄媗拿了本话本坐到旁边陪着鄢淮。
      
      被鄢淮搂在怀里并且右手手腕仍被攥住,这导致薄媗只能用左手翻书。动作生疏的翻了几次都是一下连着翻了两三页,这让她不由得有些急躁,尝试数次未果正要放弃时一只手伸过来替她翻了一页。
      
      薄媗侧头发现鄢淮将下巴垫在她肩膀上眼神盯着话本一副要一起看的样子,她这才放心的使唤起了鄢淮。
      
      每当要翻页时就用手指轻轻戳一下他的手腕,鄢淮也十分配合的动手翻书,就这么的将剩下半本看完了。
      
      合上书后薄媗叹气感慨道:“为什么死的不是王子轩呢。”
      
      听到小贵妃嘴里冒出来一个男人的名字鄢淮蹙眉不悦:“王子轩?”
      
      “刚刚话本里那个勾引金莲的男人啊,谢二娘嫁给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薄媗并没有察觉到鄢淮的情绪,她还沉浸在绝世大渣男翻车导致妻子去世的故事里。
      
      “嗯。”听到是话本里的角色鄢淮也就没再多关注。
      
      薄媗还要再说些什么就见小太监已经端着药进来了,看着鄢淮将药喝下后她也躺进被子里陪他一起再睡一会儿。
      
      ——
      
      俞太师坐在书房里看着刚收到的书信,沉默许久开口问道:“这些事儿里到底有没有皇帝的手笔?”
      
      下属摇头:“目前还查不到。”
      
      俞太师:“之前费那么大劲放到崇明宫的那个细作呢?”
      
      “……”黑衣属下艰难开口:“那个细作因为不小心摔倒而被陛下砍了。”
      
      “废物。”俞太师虽然生气但也知道这不能怪下面的人,对于喜怒无常的皇帝来说随意杀个宫人属实正常。
      
      窗外的梅树像是死了一般,今年到了这个时候仍旧未曾开花,俞太师放下笔后将密信递给属下:“送往昌州。”
      
      ——
      
      鄢淮平日里本就话不多,生病的时候更是跟个小哑巴似的。非必要不开口,却时时刻刻都要看到薄媗处在他视线范围内。
      
      好不容易薄媗趁他睡着才去外殿跟德善讨论账本上几个不懂的地方。只是半个时辰的功夫,但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鄢淮披着衣服坐在床边,眼神阴郁唇角紧抿浑身都像是在散发着黑气。
      
      薄媗并不怎么惧怕生病的鄢淮,此时哪怕你做了什么令他不喜的事儿他也不会发火,顶多是自己生闷气不理你。
      
      就比如现在。
      
      “醒了呀。”薄媗合上手里正在看的账本走过去伸手想再探下鄢淮是否还在发烧,却被躲了过去。
      
      鄢淮盯着她,无声的控诉好像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一样。
      
      “是臣妾的错,下次一定守在陛下身边不离开。”果断认错后薄媗端起一旁明显没被动过的药碗,“陛下先把药喝了,一会儿就凉了。”
      
      下颚微扬鄢淮一个眼神睨过来她就心神领会,于是薄媗将碗放回一旁小案上准备去搬个绣墩过来。
      
      结果刚一转身就被鄢淮用力一扯抱进了怀里,整个人坐到了他腿上,然后鄢淮将药碗塞到了她手里做出一副等待投喂的样子。
      
      对于生病状态的黏人小鄢薄媗实在是无法拒绝,拿起勺子一点点喂药。
      
      一勺勺下去终于药碗见了底,喝药从来一口闷的薄媗忍不住问道:“不苦吗?”
      
      没想到鄢淮点头认真回答道:“苦。”
      
      “要吃蜜……”话还没说完就被鄢淮按着头亲了过去,唇舌交缠之中药味弥漫开来。
      
      “甜了。”
      
      果然是苦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04 18:39:18~2020-07-06 18:16: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3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5840451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