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居

      德善猜的其实差不多,岁华宫的晚膳已经备好了,就等薄贵妃喝药了。
      
      鄢淮很期待这个时刻,他下午特意翻话本找了几个哄女子喝药的桥段记在心里。小贵妃那么娇气一定又闹脾气嫌药苦不肯喝,然后他就可以用来哄小贵……
      
      放下药碗薄媗用丝帕擦了擦嘴角,看着脸色忽变的鄢淮开口小心翼翼问:“怎么了,陛下。”
      
      鄢淮拿过药碗闻了闻:“不苦吗?”
      
      薄媗看着鄢淮古怪的表情忽然领悟了什么,迅速做出一副假装坚强的样子:“苦啊,可是臣妾快些喝完怕耽误了陛下用膳。”
      
      鄢淮‘善解人意’的开口:“无妨,下次可以慢慢喝。”
      
      那么苦的药一口闷还好点,慢慢喝简直要了命了,薄媗压制住想翻白眼的心情勉强露出了点笑意:“谢陛下关心。”
      
      用过膳后鄢淮就在外间翻看着下面各个州府上奏的风物志,薄媗则拿了针线匣陪在一旁打发时间。
      
      匣子里有好几块精美柔顺的布料预备好给她练手用的,挑挑捡捡选了绾色那块准备做个香囊试试,撑进绣绷里拿笔准备描个芍药的花样。
      
      伏在桌案上认认真真一笔笔的描绘,画完了拿起来再去看,惨不忍睹。
      
      拆了换另一块布料。
      
      菊花也画了竹子也画了,最后就剩了那块牙白色的布料,薄媗犹豫了很久都没敢下手。
      
      鄢淮早就在观察小贵妃的动作了,看着旁边画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布料和小贵妃苦恼的模样放下了书。
      
      绣绷突然被人拿走薄媗被吓了一跳,“陛下?”
      
      鄢淮执笔挑眉:“画什么?”
      
      突如其来的帮助让薄媗瑟瑟发抖说出了自己刚刚构思的花样,“乌龟。”
      
      声音太小鄢淮没听到便重复问道:“什么?”
      
      薄媗:“臣妾是说玄……玄武。”
      
      鄢淮点头下笔手极稳极快,片刻间便画了出来,放下笔状似随意的递了回去,余光却盯着小贵妃的神情。
      
      接过一看栩栩如生气势威武细节精致,空白处还补充了灵芝如意纹,薄媗立刻开始吹捧模式,“陛下妙手丹青真是让臣妾叹为观止。”
      
      鄢淮轻哼一声继续看书。
      
      手中的冀州风物志里刚翻页便是:冀州商贾李氏夫妇办药堂供穷苦百姓就医分文不取,开书斋供寒门子弟免费阅览抄录,实乃商人楷模,应嘉奖宣扬让天下商贾学习。
      
      商贾李清明年近四十仍无妾室通房,和夫人育有两子一女。夫夜里读书妇做女红相伴在侧,夫妇恩爱如燕侣莺俦……
      
      看到这一句鄢淮抬头看着灯烛前小贵妃略微蹙眉认真穿针引线的面容。
      
      心里默念了一遍,夫夜里读书妇做女红相伴在侧,夫妇恩爱如燕侣莺俦,鄢淮轻笑出声。
      
      听到笑声薄媗侧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鄢淮没有作答而是伸手轻轻抚过小贵妃滑嫩细腻的脸,“再乖一点,朕其实不太想用剥皮做成枕头这种方式永远留下你。”
      
      听到如此诡异的话薄媗吓得颤抖了一下,察觉到刺痛也没敢喊疼低头不再去看这个疯子。
      
      看到小贵妃手指上被针扎后留下的淡淡红色血迹鄢淮觉得头疼,“胆子怎么这么小。”起身走向一旁的沉木雕花立柜。
      
      薄媗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抱怨都怪这个疯子莫名其妙突然吓自己,刚准备用丝帕将血迹擦掉就看到鄢淮回来了。
      
      将拿过来的药膏打开后鄢淮拉过小贵妃的手先将血迹擦拭干净,又用了些药膏点在上面,最后系上了细细的绸条。
      
      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指头,只是被针扎了下,可以,但没必要,当然这话薄媗不敢说出口。
      
      看小贵妃又拿起了针线便开口阻止:“受伤了就休息两日,早点就寝吧。”
      
      “好。”应下了后待收拾完桌案上针线薄媗看着纹丝不动的鄢淮问道:“那陛下呢?”
      
      “朕再看一会儿,你先就寝吧。”鄢淮应景的又翻了一页书。
      
      薄媗抱着针线匣起身后又弯腰将原本自己一侧的灯烛推到鄢淮附近:“夜里看书费眼睛,陛下多加注意。”
      
      抬头就看到夜明珠镶嵌在墙壁熠熠生辉,殿内按照顶级规制八十一处宫灯点燃虽烛火昏黄但加上数十颗夜明珠倒也与白昼相差无几。
      
      太尴尬了,白天看的书生狐妖话本里的台词好像不太适合她拿来套用。
      
      薄媗将匣子收到柜子里后便去了内室毫不客气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不止人搬进来了室内的香料也按照帝王的喜好换掉了,哪怕现在是一个人躺在床上身边也到处萦绕着属于鄢淮的味道。
      
      索性用被子蒙着头闭眼给自己做心理暗示要快速入睡,不然等鄢淮来了可能就睡不着了。
      
      另一边仍在外间看书的鄢淮又过了许久才抬头,看着面前桌案上并排放的两盏灯烛火苗摇曳相互触碰相互试探,合上了手中的书。
      
      掀开内室的帘子就看到被子里鼓鼓的一小团,此时地龙的温度室内仅着单衣即可,鄢淮走过去拨开了一点将小贵妃的脸露了出来,睡意正浓的少女被闷的面带薄红。
      
      躺到床上后鄢淮仍旧不习惯有人在身侧,毫无睡意感觉无聊便推了下身旁的人,察觉到动静小贵妃也只是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接着入睡丝毫没有要清醒的意思。
      
      鄢淮支着头侧着身子观察小贵妃的睡容,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她的脸,锲而不舍的精神终于把小贵妃戳出了动静。
      
      薄媗还以为是猫在闹,迷迷糊糊的搂过身旁的‘东西’念了句:“乖,别闹,赶快睡。”
      
      鄢淮没有再碰她,轻轻的调整姿势躺好,任由小贵妃柔若无骨的身体缠着自己,盯着头顶的明珠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听到门外摇铃声才忽然惊醒,大概是因为接连两日未曾好好休息,他天色刚擦亮那会儿实在是困意来袭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怀中是温热柔软的躯体,门外是腊月的寒冬。
      
      鄢淮没有动,保持着这个姿势闭目养神。
      
      摇铃声响了三遍没听到室内的动静便停下了,今日帝王不早朝。
      
      小城子身后跟着端着热水、牙粉、衣袍、配饰等的十二名侍从刚到门口就看到干爹摆摆手意思是可以退下了。
      
      小城子点点头想到,美人在怀不去早朝这才是正常的陛下。
      
      察觉到自己神清气爽的状态薄媗没睁眼就知道是睡过了,后宫里也没有个太后皇后什么的需要她去请安,整日无所事事就养成了睡懒觉这个习惯。
      
      以后得改,感受到手下紧实的腹肌后又加了一条,喜欢搂着东西睡觉的习惯也得改。
      
      薄媗小心翼翼睁开一点缝隙待看到鄢淮双目紧闭才敢完全睁开双眼。
      
      眉如墨画睫如鸦羽点缀在白皙的肌肤上,侧脸看棱角分明薄唇轻合,闭上眼平日里那渗人的气场也淡了许多。
      
      无论她是否接受,这个人都极其有可能是与她共度余生的人,当然前提是对方没有腻了她,不然下场可能会更惨。
      
      “好看吗?”
      
      “好看啊。”薄媗顺着心意脱口而出,回答完才突然反应过来,“是臣妾吵醒陛下了吗?”
      
      “早就醒了。”鄢淮睁开眼似笑非笑,“贵妃夜里可真是,热情。”
      
      薄媗猛的抽回被子下自己搂着对方的手臂,往后缩了缩涨红了脸:“那陛下您再睡会儿?”
      
      “不了,离中午还有段时间,你也起来用点膳先垫垫吧。”鄢淮坐起来倚在拔步床床头裹着软绸的雕花板上,柔软的亵衣胸前大敞开来露出的肌肤上还有道被压出来的红印。
      
      看到后薄媗更是害羞的不敢抬头,起身背对着鄢淮准备爬到床边却让被子下的长腿拌住又倒了回去,正巧撞进了他的怀里。
      
      薄媗尴尬的恨不得当场表演个贵妃哭泣,当年就不该吐槽小说男女主都有磁铁效应的,艺术来源于生活,这剧情很合常理一点都不浮夸,绝对不是女主心机。
      
      “以后日子还长,不急在一时,别撒娇起床用膳。”鄢淮捏了捏小贵妃盈盈一握的纤腰。
      
      腰上敏感部位被人触碰,薄媗立刻就软了身子整个人失去力气瘫软到了鄢淮的怀里。
      
      张张口不知道改从何解释,薄媗感觉这个勾引帝王的锅她背定了。
      
      果然鄢淮无奈开口:“娇气,朕再陪你躺半个时辰,最后半个时辰。”然后掀开被子将小贵妃也盖了进去。
      
      薄媗如果胆子再大一点她就会直接说她是要起床的她不想躺了她饿了,但她胆子不大,所以只能忍着。
      
      半个时辰,对于现在这种状态只能说很漫长很难熬。刚开始还能保持着不动,到了后来实在难受便自暴自弃的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别乱动。”鄢淮的语气说不上好,气息都粗重了三分。
      
      感受到那坚硬灼热的物件薄媗吓得一抖又是一动不敢动。
      
      平静是被一声‘咕’打破的。
      
      “饿了?去用膳吗?”
      
      薄媗小鸡叨米般点头想逃离这个尴尬至极的场景。
      
      鄢淮将小贵妃放好后率先起身去了内室的隔间。
      
      薄媗刚想唤人进来伺候就听到里面传来粗重的喘气和性感的闷哼,于是便把伸向摇铃的手缩了回来裹着被子捂着耳朵。
      
      不知过了多久,她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便平静了下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