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派挡剑之后(重生)

作者:薄二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挡剑

      白日里也是青灰泛白的天,不停歇的风刮了落叶满地,宫人们不停歇的扫,枯枝枯叶不停歇的落,这日子漫长的好似没有尽头。
      
      岁华宫里雕镂攒棠花海南檀千工拔步床上换了厚绒的白狐皮褥子,地龙的暖意和殿内馥雅的香料融合成人间春熙。
      
      桃影试了试手炉的温度,有些烫,不过等娘娘回来就刚刚好了。
      
      想到去岁那个颇得娘娘喜爱的淡青绣茉莉薄绒手炉袋,桃影准备去库房找出来,刚出殿门便是一股风冷吹的人发颤,不过还是低头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但却是走向了隔壁厢房准备拿件大氅差人给娘娘送去,今日典礼那件宫裙太过单薄了,娘娘又是那么怕冷。
      
      近几日没有一点准备的突然降了温,天也整日阴沉着,幸好今日地龙修整好了得以使用,娘娘回来看到一定很开心。
      
      ——
      
      剑插进身体里后随着力气逐渐消失薄媗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活不成了。
      
      原身给昌平王世子挡剑后可是养了半个月就活蹦乱跳了,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却连命都没了。
      
      明明都是同一具身体,难不成还搞什么灵魂歧视吗?
      
      别的穿书女主都有心脏长右边或者神医神药保命,怎么她就什么金手指都没,女主待遇也分三六九等的啊。
      
      薄媗很难过,比起倾城的容貌来说她更想要点有用的金手指。
      
      说起来她运气也不太好,穿书后意外进宫直接开启了隐藏地狱模式,导致已知的原文剧情全部作废了。
      
      后来凭借社畜多年的职场经验如履薄冰兢兢业业在暴君身边苟且了两年多,好不容易活着升职到了贵妃结果还没享受一天就要死了,真是好惨一女的。
      
      金丝绣线的赤莲重裙在地面散开,裙摆形状像是朵盛开的红莲,胸口血流出来在同色的宫裙上也不明显,只似乎是被水洇湿了一般,倒是衬得肤色更加滢白。
      
      鄢淮眼带血丝牢牢盯着怀中的人伸手去捂伤口,血却顺着指缝流出来,红白相交刺目的很。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往日里薄媗最喜爱鄢淮的手,虽然不敢触碰但偶尔发呆都能盯着看上半晌,现在却恨不得将它砍掉剁碎了。
      
      这下疼的想骂人都没力气了,一呼一吸都痛苦万分,偏偏鄢淮这疯子还拿手死死压住她的伤口。
      
      早知道会死的话她绝对不替这个疯子挡剑,最惨也不过是沦落到陪葬皇陵好歹还能自己选死法。
      
      挡剑真是太疼了,对古往今来挡剑挡枪的前辈们深表敬佩。
      
      “你如果死了朕就诛你九族,你身边所有伺候过的宫人都扔去兽园,包括你养的猫,朕会活生生扒掉它的皮。”鄢淮低头轻语像是在跟怀中人讨论着什么趣事。
      
      听听他说的这是人话吗?
      
      薄媗越发觉得这一剑挡的不值了,本来是想换取点疯子的信任刷一波好感多苟且几年,现在好了,命搭上了对方还跟对待仇人一样。
      
      刚想张口说话却一口血喷了出来,鄢淮苍白消瘦的面庞也沾染了星星点点血痕。
      
      草,吐血吐这个有洁癖的疯子脸上了。
      
      这下全尸能不能保住都不一定了,薄媗觉得自己需要死快点,省的被抓去酷刑折磨。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到?!!”
      
      “刺客已全部伏诛。”
      
      “督公,万督公到了!”
      
      耳边是来往宫人嘈杂的说话声,她什么都能听到,却又没有力气去想那些话的意思,慢慢的感觉自己越来越轻盈伤口也没了知觉。
      
      “你挡剑是想要从朕这里得到什么,朕允你,你别……”鄢淮有些无法接受薄媗可能会死的事实。
      
      明明是那么鲜活的一个人,昨天还听宫人汇报说她试了很久的贵妃礼服还特意精心挑选了要带的珠钗首饰。
      
      现在却躺在他怀里奄奄一息,仿佛被风一吹就会消逝。
      
      其他女主挡剑受伤男主都慌张暴怒让太医院治不好就陪葬,怎么这个疯子反派却还是这个样子,亏了太亏了。
      
      拼着反正都要死了不如恶心下这个洁癖的想法,薄媗用最后的力气抱住鄢淮将脸上的血蹭到对方衣服上。
      
      感觉到怀中人忽然抱住自己在怀里轻轻蹭了下,鄢淮搂紧高声喊道:“太医呢?太医院是全都死了吗?”
      
      “……疼。”鄢淮那个王八蛋又压着她的伤口了。
      
      “知道疼你还逞能,再忍一……。”话还没说完怀中人已然松开手失去所有力气手臂垂在了地上。
      
      宫女惊喜喊道:“太医到了!”
      
      被万督公一路轻功提过来的太医晕晕乎乎也不敢停歇立刻爬过去,瑟瑟发抖感觉自己可能要陪葬:“陛下,节哀。”
      
      瞬间跪倒了一片,在场所有人都跪下低着头不敢出声,生怕皇上暴怒被逮到出气。
      
      鄢淮抬头看着万枝春,表情冷漠:“她死了。”
      
      “陛下节哀。”
      
      “她死了。”
      
      “陛下节哀。”
      
      “嗯,她死了。”刚刚落在鄢淮睫毛上的血珠滴了下来在眼下划出一道血痕。
      
      ——
      
      她的金手指原来是被动触发的buff,这是薄媗从床上睁开眼时的第一想法。
      
      车祸穿越,挡剑重生,身为女主果然待遇还是很好的,这是第二想法。
      
      薄媗是穿越的,穿越到了她车祸前一天看的小说里。
      
      小说里女主的身份户部尚书庶女,因为外貌昳丽所以被薄尚书命人精心培养教导准备送入宫。
      
      但新帝鄢淮弑父杀兄登基上位后更是疯魔,上朝时被惹怒会拔剑手刃大臣,在宫中建造兽园豢养狼虎狮豹,哪个嫔妃宫人看不顺眼就会扔进去给猛兽加餐。
      
      薄尚书看女儿送进宫大概也只能给兽园加餐,就想着不如发挥更大作用嫁给前来求娶的昌平王世子。
      
      所以这是个小说女主嫁入昌平王府成为世子侧妃后,陪伴这个藩王世子造反登基,顺便和世子霍云松其余二十多个侍妾妃子宅斗宫斗最后当上皇后的故事。
      
      男主是世子时女主是世子侧妃,男主是太子时女主是太子良娣,男主登基后女主也只是贤妃,等到前面死了两任皇后之后才轮到女主上位。
      
      剧情横跨二十五年,期间流产三次,夭折过两个孩子,中毒四次,被绑架两次,被打入冷宫一次,被陷害无数次。
      
      小说女主是个典型的痴情且坚强的人设,但穿越过来的薄媗不是,流产中毒被陷害绑架这样的生活她不敢啊。
      
      所以前一世她准备收拾些金银细软逃跑,结果古代王都的大街小巷也没个路牌整得跟迷宫一样。刚出府她就迷了路,最后找人问了薄府的位置灰溜溜的回去准备改日弄张地图再重振旗鼓。
      
      没成想第二日就接到了入宫的圣旨,入宫成为一名光荣的细作。
      
      没错,就是细作。
      
      谁能想到自己问路时随手拉住的俊秀贵公子会是个疯子呢。
      
      进宫第一日就看到疯子鞭打妃子致出血后扔入兽园被猛兽追赶撕咬,还命所有嫔妃一起围观饮酒作乐。
      
      从那以后她的细作生涯学会了两句话:防备极严未能得手、无法接触不曾知晓。
      
      鄢淮这个原书中的反派暴君疑心特别重甚至从未临幸过任何嫔妃,嫔妃们对于他而言就是御花园的备用花肥兽园的备用饲料。
      
      薄媗坐在床边开始思索自己的职业规划。
      
      重生机会来之不易,入宫迟早得死,就算挡剑不死等小说男主推翻暴君后自己也得死。
      
      别看薄尚书说的多好听现在当细作将来一定会保下她,呵呵。
      
      但走男主路线……算了,这可不是大学女生宿舍吵架顶多扯头发,男主后宫里的姐姐妹妹各个都凶残的很。
      
      想到这里薄媗翻身起床收拾金银细软,准备跑路去找个小乡村苟且着,装成个富寡妇再养群穷书生小白脸,这样的生活想想也很让人期待。
      
      看着面前翻箱倒柜找出来的百十两银子和几个银镯质地粗糙的金步摇之类的,只得感慨薄夫人果然和小说里那个苛待庶女的人设一模一样。
      
      在宫里住过后再来看原身的首饰,还真的是寒酸啊。
      
      这种骄奢淫逸的思想要不得,薄媗自我安慰这些东西在普通百姓眼里已经是很珍贵的了。
      
      什么贵妃皇后日子好活不长也没用,她要求也不高安安分分当个乡村富寡妇活个七八、九十岁就行。
      
      作为一个两辈子都英年早逝的人,薄媗心中的目标就只有长命百岁了。
      
      还没等收拾完便听见有侍女叩门。
      
      薄媗赶紧将东西和几件款式低调的衣服用布包起来藏到床下
      
      “小姐,宫里来人了,老爷让您快去前厅接旨。”
      
      接旨……?重生以后剧情怎么还变了。
      
      “……封为贵妃赐居岁华宫,即刻入宫……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拿到圣旨后薄媗有点慌,二周目剧情真的变了。
      
      不止入宫时间提前了,并且上辈子是婕妤身份入宫,这次直接成贵妃了还是东厂督公万枝春亲自来宣旨的,这算是读档继承数据了嘛。
      
      万枝春伸手做出请的姿势:“贵妃娘娘,马车就在府外了,您现在就可以过去。”
      
      薄尚书从怀里掏出锦囊递过去笑眯眯地说道:“万督公,这圣旨来的突然小女东西还未曾收拾,不如宽限片刻让她去收拾下。”
      
      “薄大人,现下后位空悬贵妃娘娘今后可就是宫里头一份,不缺您这点东西,陛下说了即刻入宫,若是耽误了您怕是要入宫请罪的。”万枝春面带笑容却语气轻蔑看都没看锦囊一眼。
      
      “督公说的是。”薄尚书看上去毫不生气。
      
      跟着万枝春出府,坐上朱轮华盖八宝香车倚在云堆锦大迎枕上后薄媗才发现了一件事,算起来从去世重生到再次入宫中间相隔还不到两个时辰,并且这次猝不及防被带进宫没给薄尚书留时间交代事情和传信方式,那这次的身份不算是细作了?
      
      只是不知道这次的鄢淮会不会疯的更厉害。
      
      马车内里铺设华贵宽敞平稳,在车上被宫女伺候着换衣梳妆。
      
      时隔两个时辰再次穿上了那件宫裙,薄媗感觉自己对它有阴影了,现在胸口都还有点隐隐作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小天使们的支持~
    【这里是接档文《金丹碎裂后我多了个小夫君》】
    十天前薄嬿还是有望成为修仙界二十岁结丹的第一人的天之骄女。
    十天之后她却一身病痛的在凡间界一处破旧小院里醒来,一旁是穿着红袍新鲜出炉的小夫君。
    这个新鲜出炉新鲜到她没从昏迷中醒来前就根本不知道这个事儿。
    该不会因为她金丹碎裂昏迷不醒所以舅舅就抓了个人来冲喜吧。
    然后便得知了自己其实是混沌魔种的后代,只有跟这个命格特殊的少年成亲才能遮掩天机不被天道发现。
    为了弥补这个年仅十五的倒霉少年,薄嬿提出可以指导他修炼。
    面冠如玉的小夫君神情困惑:修仙?会修成你这样吗?
    刚用手帕捂住嘴咳了口血出来的薄嬿:意外,只是个意外。

    清明光正的道心在这次金丹碎裂后便岌岌可危,薄嬿心中开始频频滋生恶念。
    数次差点犯下罪孽后,她发觉似乎只有在小夫君身旁恶念才能得以控制。
    哦,又是特殊命格的原因,这个小夫君只怕是也不简单。

    先成家再立业
    你修炼我补丹
    双C,HE
    伪高岭之花·实心机美貌女主X年下清冷偏执男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