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日光之下

      因此,对送到眼皮子底下的灭门惨案耿耿于怀的甘茶,第二天就从学校逃课了。
      最近乱步没有出差,新入社的国木田也分担了一部分工作,落到她头上的委托不多,所以除了昨天下午以外,本周还没有缺过课。掰着手指数了数自己已经在学校安分呆了三天,超出了往日平均的50%出勤率,午休时间一到,甘茶就收拾好东西,从后门溜出了学校。
      
      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大部分是因为委托,也有时候是她忽然有了想做的事,不管有没有递上请假条,总之本质是逃课。在她看来,校园生活虽然有点意思,可是老师讲的课很无聊,男同学送来的情书也很幼稚——社长和乱步担心她早恋真是完全不必(不过对情书使用超推理的乱步还蛮好玩)。而且她也不缺玩伴,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去帮警方破案,或者回去研究料理。
      所以说小孩子必须要上学这一点真的很没有道理。无论是乱步还是晶子都早早地离开了学校,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学校能教的实在有限,经验才是最好的老师。社长理解这一点,但无论是爸爸那边的亲戚还是妈妈的旧友堂岛先生都不能认同。三边协商的结果,就是她不用离开横滨、去堂哥所在的立海大,但学业必须要继续。
      养育亲友在世的小孩不容易,社长也很难做啊。
      
      小小的少女老成地叹了口气,在商店街相熟的店铺里换了身衣服——穿着制服到处乱晃很容易被人当作是援助交际,虽然可以应付,但少点麻烦总是好的——又把书包寄放在笑眯眯的老板那里,拎着她的小绿包就开始了工作。
      是啦,他们是没有接到委托。不过港黑的人一般也不会找上他们,再说她也很怀疑那个红发男人能不能付得起委托费。没有关系,既然看见了她就不能不管,这次就当作是义务劳动吧。
      她打算先去一趟西餐馆,看看他们的未来有没有改变。如果没有的话,至少也要拍一张照片方便随时监控——这件事情昨天就该做的,想来那时候提出无论是老板还是孩子们应该都不会拒绝。她太冒失了。
      
      片刻后,甘茶站在西餐馆紧闭的大门前,仰头望向反射着日光的玻璃窗。
      真的一个人都不见了啊……没有损坏的痕迹,他们是自愿离开的。
      是那个人做了什么吗?是携家带口地离开了,还是只是转移了居住地?
      ……她可以放心了吗?
      少女捏着下巴陷入沉思。
      
      实话说,这还真是让她惊讶。即使她希望对方相信她的话,也不得不承认,一般来说人们是不会把头一回见面的人没有证据、危言耸听的话当真的。
      ——除非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事情的危险程度。
      而他昨天中午还毫无遮掩地来店里吃饭呢。那之前他甚至经历过战斗……是考虑过后发现确实存在危险,还是说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人有着相当不凡的过去。如果事态严重到了那样的人都感觉到不妙的程度,仅仅一走了之就够了吗?她昨天是不是过分低估了解决这件事的难度?
      越是往下想,甘茶越是感到不安。最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新社员田山花袋的电话。
      
      “田山先生。”
      西餐馆的位置紧邻海边的公路,甘茶靠着护栏,身后是一望无际的、澄澈的海:“有件事情想请您帮忙。”
      她报出了目前的位置,又道:“附近有三个公共摄像头,两个是拍摄车辆违章的交通监控,另一个是沿海救援队的防溺水监控。黑进去的话,可以找出我想要的人的照片吗?是住在西餐馆里的一个大人和五个孩子,还有一个经常来这家店的红头发、个子很高的男人。”
      
      “啊……那个、”
      因为谈话对象是一名女性,阿宅田山的声音显得愈发弱气:“公共摄像头黑进去是非常简单啦……但是从录像里找人要花点时间。啊、是说什么时候要呢……话说甘茶小姐、要这个是想做什么呢?这个时间,您不是应该在学校……”
      
      甘茶极其自然地无视了关于逃课的问题:“半个小时吧,可以吗?”
      “啊?!半小时?”
      “嗯,是很着急的事情,有劳了。”少女的声音很甜,“我相信拥有「棉被」能力的田山先生一定能做到的,毕竟您的处理速度是普通人的几十倍嘛。不然我也可以去您·那·边·帮忙哦?”
      “不不不不必了!我半小时就把照片发给您!请千万呆在原地等我的消息!”
      可怜的田山吓得语速都变快了。
      
      于是半小时后,坐在海边礁石上的甘茶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看海时面上轻松的神色褪去,她发动异能,点开了收到的邮件。
      但愿是她多心。就确认一下吧——
      
      “……”
      看到照片的瞬间,甘茶的心咚地沉了下去。
      
      完全没有变化的未来,清楚地呈现在她的面前。
      孩子们稚嫩的笑容上方,是清澈的、欢快的、明天就将干涸的细小水流。
      
      强烈的不适感涌上心头。那是混合了愤怒与厌恶的感情。与此同时心脏被某种巨大的悲哀攫住。
      ——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
      
      微咸而湿润的海风拂过脸颊。感受着那温柔的抚触,甘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据田山花袋所说,昨天下午四时左右,她要找的那些人在几名黑衣人的陪护之下,避过监控探头离开了这里。行动很谨慎,但即使是这样凶手还是能找到他们的住处。再次转移或许也不会有用,这件事必须要从根源上解决。
      可唯独这个她没有把握。
      推理不是异能那种不讲理的东西。虽然不一定要证据,但必须要有线索。既然昨天乱步没有敲着她的头骂笨蛋,那就是说,目前只能找到的线索只有那么多,能得出的结论也确实只能到这一步。想要查明原因还需要更多的信息,比如,那个给人带来杀身之祸的任务是什么?
      但那是黑手党内部的事务,很可能直到人死光了都不会外传。侦探社的线人和警方最近都没有传来什么特别的消息,所以她原先并没抱太大指望——然而如今也只能试试看了。
      
      甘茶跳下礁石,沿着海岸线慢慢地走着。
      一般会交付给底层人员的任务,无非是社区的鸡毛蒜皮,或者火拼中作为肉盾和人|弹。这些都不可能伤害到那个人,可更高级的任务为什么要交给他?
      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二十三岁。身手不凡,使用双枪。是否为异能者尚未可知,但可能性很大。脾气不错,性格沉稳。单身,港口黑手党底层人员。十五岁时发生了非常重要的事,放弃了以前的工作。
      说话的时候会留意四周和街角,不在意耳廓上的刀伤,很习惯应对危险的场面。作为底层人员却可以支使其他成员处理私事,本人不是会利用任务带来的权力的人,他在黑手党中高层里有可以信赖的伙伴——这一点可以记下,但目前没有用处。除了个别武斗派以外,港黑的高层都是保密的。
      对收养的孩子很好。不再从事过往的危险工作,却不离开黑手党,应该是经济原因,养孩子开销不小。但光明世界也有报酬丰厚的工作,还能为孩子们提供更加安定的环境。需要其他技能的工作且不说,身手这样好,一定有很多人乐意请他做保镖。是因为没有门路,还是因为身家不够清白?
      
      ……等等,这一点似乎说得通。
      有钱人当然不会聘请不知底细的护卫。如果不是经由可靠的人介绍、或是作为护卫的人本身在这一行里享有美誉,那就必须要查个清楚才行。既然是没法通过审核的身份——他会不会有案底?
      会是在十五岁那年吗?
      
      *
      
      横滨市警本部。
      “……唉,侦探社的人要查档案倒是可以,可是为什么?八年前的档案可不太好调取啊——你还要亲自进去找,这……没有拿得出手的理由的话,有点说不过去啊……”
      “委托的内容当然不能往外传啦。安井先生就帮我个忙嘛?”
      
      甘茶与安井警官一同走过回廊,落地窗外是寥落地停着几辆汽车的外来人员停车场。一名拿着文件袋的警员匆匆而过,好奇地瞥了眼与此地格格不入的少女。
      甘茶并没在意,只是仰起头微笑着看着制服警官,眼里闪动着狡黠的光。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憨厚的中年人露出无奈的神情:“你先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我去找人拿钥匙。”
      
      “就是这里了。”
      很快,拿到钥匙的安井打开门,率先走了进去,打开了电灯:“那几年横滨的犯罪记录都在这里,按照时间和区域分了类。八年以前的,我记得是在这一块——这可不少啊,你有什么头绪吗?”
      
      八年前。距离大战结束不过数年时间,由于入驻的各国军阀滥用治外法权的行为,横滨逐渐成为法律难以辖制的妖魔之都。黑帮组织、非法资本与职业杀手在此汇聚,犯下的累累罪行,就连政府也束手无策。
      在这间少有人踏足的档案室里,架子上积满的不仅有灰尘,还有自往日混乱岁月传来的哭声。
      
      “嗯……嫌犯十五岁左右,红发男性,使用枪械作案,具体罪行不明。不过如果被逮捕的话,是不可能当作普通罪犯关押的。我想先查查市警地下拘留所的关押记录,我记得那是当时最严密的设施?关押记录应该没有照片,不过可以按照身份信息来检索对应的档案……”
      作为监管人和协助者的安井与甘茶一同投身于档案的海洋之中。
      
      同一时刻,伫立于市中心的某座大楼的最高层里,坐在深红色扶手椅上的男人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竟然跑到那里去了吗。”
      黑发的男人摩挲着手中的白色皇后棋子,俯瞰着玻璃窗外繁华的城市:“福泽殿下秘藏的这孩子,果然也并非泛泛之辈。没想到她会和织田扯上关系……有点头疼了呢。”
      他用手支着下巴,面上带着状似苦恼的神色。
      
      跪在地毯上画画的金发幼女听见这话,捏着手中的蜡笔,用看垃圾的眼神看了眼一旁的男人:“骗人!明明就很高兴吧,林太郎!”
      “诶?小爱丽丝这么认为吗?”
      “一眼就看出来了,林太郎大笨蛋!”
      
      “……”
      刚刚从黑暗的门内走出来的少年无言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哦呀,中也君。”
      黑手党的首领转过头,对归来的部下微微颔首:“一切都还顺利吗?”
      
      “是,首领。”
      少年摘下礼帽,露出一头灿烂的赭色发丝。他上前一步,将右手置于胸前,低头行了个礼:“遵照您的命令,回来的路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很好。”森鸥外道,“此次紧急召你回来,是有原因的。”
      “我也稍微听说了一点那些事。”中也说,“是那个胆敢冒犯我们港口黑手党的外国佣兵部队吗?我会让他们知道与重力为敌的下场——”
      
      “不,应付那样的敌人,还无须动用黑手党的王牌——你的力量。或者说——”森鸥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还不到时候。”
      赭发少年用通透的蓝眼睛看着自己的首领,有些困惑地皱起了眉。
      “……他们是否也会坐上谈判桌呢……这一点,我很期待。”森鸥外低低地笑了一声,然后道,“我另有任务要交付给你,中也君。”
      
      交谈的二人前方,玻璃窗外的横滨笼罩在下午盛大的日光之中,焕发着勃勃生机。在这个美丽而野蛮的城市里,人们继续着自己的故事。
      披着灰斗篷的曾经的战士在美术馆前燃起斗争的烟火,鲜血与子弹污染了白色的神殿。于昨夜经历了友人背叛的某人则刚刚自昏迷中醒来,后背仍旧因爆炸的余波而隐隐作痛。
      
      档案室中忙碌的少女对这些一无所知。她并未在八年前的档案中找到需要的信息,如今正略微有些迟疑地咬着下唇,望着高高的架子上泛黄的书脊。思索片刻后,她将目光投向了再往前一年的记录。
      这回的方向是正确的。不久后,她就找到了想要的记录,并在翻开的那一刻不受控制地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而横滨港湾旁的红砖楼内,国木田独步看着电脑上收到的信息,面露惊讶。
      “六家商店同时发生爆炸?这——可不是小事啊。是在港口黑手党的地盘上?”
      他盯着屏幕,喃喃道。
      
      “怎么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路过的与谢野晶子投来兴味十足的目光。
      看见了屏幕上的信息以后,她不禁也挑起了眉:“……他们这是惹上什么麻烦了?”
      办公电脑上又响起了接收到新邮件的声音。那是线人传来的信息,黑手党的武斗派正与正体不明的组织交战,战火从美术馆蔓延至一旁的人造树林。
      
      抱着零食走进办公室的乱步耳朵动了动。他们似乎提到了黑手党,或许那就是甘茶在意的事情。
      哼,这回也是名侦探先解决事件。所以他早就说过了嘛,尽管依靠乱步大人就好——
      他把袋子往桌上一放,将自己陷进椅子里,然后才拖长声音喊道:“国木田——把你收到的消息念来听听——”
      “啊,好的——”
      
      随着国木田的陈述,乱步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用像是生锈齿轮一样的动作将美味棒丢回桌上,然后抬起头,问道:“那个和港口黑手党开战的组织,有照片吗?”
      “乱步先生?”国木田因他的反应而感到些许疑惑与不安。
      而与乱步相处时间更长的与谢野晶子立即明白了什么。戴着金色蝴蝶发卡的美人干脆利落地应道:“马上就有。”
      
      很快,接到通知的军警先于黑手党的增援部队赶到了美术馆的现场,将拍摄的照片传回本部与侦探社。
      戴上了眼镜的名侦探严肃地盯着照片中西方人的深邃面孔。接着一言不发地转过身,拨通了一个号码。
      
      *
      
      “你现在可以出发了,中也君。”
      森鸥外的脸上是令人不明真意的笑容,深紫色的眼眸如同望不见底的深渊:“这次也是秘密行动——不得让组织内部的人发现你的行踪,对外也须隐瞒身份。明白了吗?”
      赭发少年单膝跪地,在森鸥外身前深深低下了头:“遵命,首领。”
      
      他退入黑暗之中,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窗外的日轮逐渐偏西。天边的云霞缓缓染上火烧般的艳丽红色。
      黑发男人收回投向远方的视线,凝视着手中的白色皇后:“没办法呢。谁让你自己撞了上来——”
      
      西洋棋的棋子被轻轻地放在了黑方的阵营之中。黑色的骑士紧邻着陷入包围的白皇后。
      “不过这种时候,就算是我也不想惹怒福泽殿下啊。既然给你送去了骑士,就当作是两清吧~”
      他的语气十分轻快:“小爱丽丝,你喜欢骑士和公主的故事吗?”
      “哼,那个的话我不讨厌。但我讨厌林太郎说话的那副死相!”
      “哎呀,小姑娘可不能太任性哦?不过小爱丽丝的话什么样都很可爱啦~”
      
      *
      
      脑内装着需要的资料,手里抱着刚买的鸢尾花。少女心情不错地哼着歌,脚步轻盈地走在河岸上。
      正是在此时,她接到了乱步的电话。
      
      “你在哪里?”乱步的声音少见地十分平板。
      “……鹤见中央五丁目附近的河边。”
      “立刻去可以避难的地方——”乱步以急迫的口吻叮嘱道,“社长和与谢野马上就到!——”
      “……嗯,好的。”
      
      甘茶结束了通话。在她的前方,一名高大的男子静静地站在那里,看向她的目光中不带任何温度。
      身侧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映着夕阳与晚霞的光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森鸥外决定搞事
    ---------------
    唉,发现了不大不小的问题,目录里整齐的21点保不住了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常羲 20瓶。谢谢喜欢,么么!
    还有,大家的评论真的太可爱啦!我笑到打鸣,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