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豚骨拉面

      无论是哪一种拉面,必不可少的三元素都是“汤头”、“面条”和“配料”。盛行于日本南部的博多豚骨拉面,是首先用猪骨长时间熬煮出乳白色浓汤,加上葱、蒜、麻油等酱汁与香辛料制成汤头,加入咬劲十足的细面以及各色配料,拥有浓郁口味的面料理。
      作为最有名的三大拉面之一,博多豚骨拉面的制作流程甘茶闭着眼都能完成。但那样没有任何意义——优秀的料理人不会轻视任何一个最微小的任务,也不会偷懒地重复过去的创作,而是应该因地制宜、考虑食客的需求,以此追寻自我的提升。
      这回也一样。虽说决定了要做豚骨拉面,但白汤的浓郁汤头并不适合夏天,日本人对于晚餐也偏好清淡口味。二者完全冲突,乍一看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这才有趣不是吗?
      
      如何做出一碗柔和适口的博多豚骨拉面——在等待国木田与太宰逮捕阿拉木塔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斟酌这道题的解法。如今对于要做的料理,她已有腹稿。
      为了保留博多风味,豚骨高汤不可取代,那么就应该想办法平衡白汤过分浓郁的口感。
      答案是——用酸。
      在揉制面团的时候加入柚子,使面条拥有细腻的果酸;配料之中,炖煮叉烧时应加入柔和的米醋来调味,容易吸味的萝卜在烤制之前刷上一层带醋的酱汁,并选用梅汁腌渍的红姜和米醋腌制的藕带。用这样的方式打开食客的胃口,使他们更容易接受豚骨汤头,同时也将清爽与强烈的循环浓缩于一碗之中。
      但这样还不够。对于甘茶而言,这样的料理是割裂的,她希望汤头、面条与配料之中的元素能够具有一体感。能直接接触到汤头的配料自不必提,细面过水以后,可以稍稍提前放入汤中,使之吸收部分汤汁。
      至于汤头,思考过后,她决定加入特制的调味品——将少许猪腿肉烤干剁成茸,与洋李、紫苏和梅干混合在一起,带有清新酸味的酱料,用以中和脂肪与胶质营造出的浓厚感,也与另外二者相互呼应。
      
      甘茶将两大袋食材和刀箱放到地上,掏出钥匙打开了三楼的大门。
      这里有她专属的料理研究室。
      
      因为长时间呆在侦探社,城一郎老师教导她学习料理的地点也便定在了这栋楼里。最初借用的是旋涡的地盘,但后来她的个人物品越来越多,于是和社长商量过后,将空置的三楼也租了下来,经历了一番改建,现在看起来已经是相当专业的大厨房了。
      
      即使如此旋涡咖啡厅的厨房里依旧有她的一席之地,以便她需要时使用。她确实也很经常借用那里,烘焙糕点的话没有地方比旋涡更合适了,原材料随她取用,还能得到客人及时的反馈——啊,并不是说把客人当作了小白鼠,但毕竟她也是需要多方意见的,所以只能这么办了。不过在旋涡煮拉面也太过分了一点,高雅的咖啡香气会被破坏殆尽。
      
      无论是厨房,还是储藏室和杂物间都很干净,侦探社聘用的清洁人员非常用心。离开横滨以前她将容易腐坏的材料全部清理了,因此冰箱和柜子都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
      甘茶用皮筋将长发束起,系上围裙,将袋中食材一一取出,放在操作台上,准备开始试做。
      
      *
      
      “脑震荡、颅底骨折、关节粉碎性骨折、脏器破裂……哎呀,果然变得破破烂烂的了。不过这还不够啊,国木田。”
      说话的人是侦探社的女医生,与谢野晶子。柔顺的短发随着动作微微摇晃,上面别着的金色蝴蝶发卡振翅欲飞。她美丽而成熟的脸上此刻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狂气笑容,身上只穿着内衣,扛着一把柴刀缓缓靠近被拘束带捆在病床上一脸惊恐的国木田。
      
      这并不是凶案现场。与谢野拥有的治愈系异能力「请君勿死」,能够将濒死之人瞬间治愈。但伤患如果还未达到濒死状态就无法使用异能,需要由她亲自将人切到那样的程度。
      “不、不,请等一下——”
      国木田独步发出绝望的声音试图延缓即将到来的命运。
      
      “啊?你还在啰嗦什么啊国木田。你碰上好时候了,快安安分分地让我切上几刀,我赶着去吃饭。真是的,都怪你们回来这么迟,我已经在这里等十分钟了——”与谢野不耐烦地说。
      “啊——!!”
      
      一墙之隔的病房内,太宰与甘茶二人听着柴刀切入身体的噗噗声和国木田的惨叫,面面相觑。
      不知为何,太宰夸赞道:“与谢野医生的动作真是干脆利索。”
      “总觉得太宰先生在想什么糟糕的事情。”甘茶说。
      “呀,没那回事。”太宰露出怀春少女被猜中心事的害羞笑容,“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啦,「由她动手的话说不定能痛痛快快地死掉」什么的。但是果然还是不可以,被柴刀大卸八块一点也不清爽~”
      
      真是个颇有坚持的自杀主义者,在横滨的无数奇人之中应该也算得上是佼佼者吧。
      不过之前在车上已经见识过一回了,所以现在甘茶只是微不可查地挑了挑眉,然后平静地把碘伏棉签重重按压在他脸颊的擦伤之上,以物理性的方式停止他的自杀发言。
      太宰发出一声小小的痛呼,用那双水润的鸢色眼睛委委屈屈地看着她。
      
      甘茶回他一个惯有的浅淡微笑。
      “……我可是超怕痛的啊。”
      对视两秒后,太宰垂下眼,嘟嘟囔囔地说。
      
      “……”
      好像是真话来着。糟糕,良心有点痛。
      甘茶默默把动作放得更轻了。
      
      擦伤很快就处理好了。隔壁的与谢野还没忙完的时候,太宰就已经坐到了料理室的小餐桌旁边,喝着茶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大得过分的厨房。
      由五个瓦斯炉、两个水池和长达三米的操作台组成的流理台共有两组,位于房间的正中央,隔着一小段距离对面而立。
      靠墙摆着两套待客用的桌椅,好几个冰箱和冷柜,许多他叫不出名字的专业仪器,以及一个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大书架。上面大多是料理相关的书籍和资料,唯有一层放着像是手写笔记一样的一排本子。
      
      为了保证口感,面条需要现煮。少女站在右侧的流理台后,等待着小锅里的水沸腾。她面前的瓦斯炉上,除了高汤桶与煮面的小锅以外,还有一个棕色的中型砂锅,此刻少女隔着手巾将盖子掀开,混合着米香、馥郁而清新的蔬菜香气顿时随着蒸汽扩散开来。
      “咦?这个好像不是拉面用得着的东西吧?”
      “啊,不是的。”甘茶解释道,“这是青菜粥。我担心有人胃部受伤,这样的话大概不适合吃口味浓郁的料理,所以准备了这个——”
      
      “……青菜粥。”太宰稍稍后仰,以动作表示拒绝。
      想也知道,这个原本很可能就是为他准备的。其他人都可以立即被与谢野医生治好,只有他例外——虽然闻起来还算不错,但这么寡淡的东西,他要闹了!
      
      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青菜粥——毕竟虽然胃部受伤只适合吃易消化的流食,但病人还需要补充大量蛋白质。因此她在熬煮的时候放入了细细的猪肉茸,调味时也颇费了一番心思。这可是连乱步都会高兴地吃下去的青菜粥!
      不过既然没派上用场,也不必解释太多,她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见水开了便开始煮面。
      
      一团极细的淡黄色面条被放入面网,置入滚水之中。与此同时,少女在面碗里放入各色调料,从圆柱状的高汤锅里舀出滚烫的豚骨汤,浇入碗中——具有层次感的复杂香气立刻弥漫在整间料理室内,仿佛海边拍打着岩石的浪涛,一波波冲击着感官。
      她的手很稳,满满一勺的骨汤从锅中到碗里的路上,一滴也没有溅到料理台上;但她的速度又极快,如同行云流水般,汤头调配完成以后甚至还不到二十秒,此时不耐久煮的博多风格极细面恰好煮到了她需要的硬度。
      甘茶立即提起面网,顺势一下将其中的热水沥干。极具弹性的面条在网中跳跃,被长筷捞起,置入乳白色的面汤之中。她将精心准备好的各色配料一一码放好,便将料理用托盘端了过去。
      
      黑色的陶碗中,奶白的面汤散发着醇和诱人的浓郁香气,淡黄纤细的面条吸足了汤汁,在其中缓缓伸展开来。四片厚实的叉烧边缘染上微微的酱色,切成两半的溏心蛋有着半透明、果冻般的金黄溏心。除此以外,面上还有鲜嫩的豆芽、单面烤得焦香的白萝卜,以及清爽的藕带与红姜。
      色调纯洁而和谐,若要形容的话,面前的料理,就如同安装了彩色玻璃的白色圣堂一般。氤氲的白雾中仿佛有点点星光盘旋而上,梦幻得不可思议。
      
      束起长发的少女收起托盘,朝他微笑:“请用。”
      
      被不知何处而来的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占据了感官,一向都表现得十分活泼的太宰难得沉默了下来。他拿起勺子,先试了一口汤。
      强烈而清爽的美味——豚骨汤的香浓醇厚之上,一层层风味逐渐叠加,而位于最高处的,则是一丝令人回味无穷的果酸。这种绝妙的酸味使人精神一震,汤底的香醇则被凝练得更为突出了。
      面条与配料也经过了细腻的处理。细细的面条沾着汤汁,软硬适中,又带着一丝不知何处而来的清新气息。溏心蛋光滑水润,叉烧被煮得软糯,鲜甜可口,连肥肉都毫无油腻感;豆芽似乎仅焯过水而已,却好像被精准地抓住了刚熟的那一瞬间,口感是咬合时能发出声响的爽脆。
      
      他感到自己像是缓步走上了一座高塔。从塔中向外望去,每一层都有着绝好的风景。拂过脸颊的风挟带着清新的果香,柔和而温暖地将所有的疲惫消除殆尽——而直到此时,他才恍惚地感觉到,原来自己是真的有些疲倦啊。
      啊啊,想要融化在这温柔的风里。就这样随着风远去吧,或许飘落的地方有他期待的景色——
      
      筷子碰触碗底的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来。仿佛电流通过脑髓的震撼感还未消退,碗中的面条已经消失了。
      太宰带着少见的茫然表情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刚刚好像只夹了一筷子面来着?
      啊,面条好像确实是少了点?毕竟碗里的汤和配料都还有大约一半的分量——
      
      “这是您的替玉。”少女笑吟吟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替玉是博多拉面独有的上菜方式。这并非仅是一种形式——因为所用面条极细、含水量又少,如果一次性煮太多,面条就会在碗里逐渐吸收汤汁,最后可能会吸光面汤,在碗中只留下软塌塌的面条。因此,初次上菜时,厨师会有意缩小面的分量,等到客人吃完第一份以后,再根据需要提供新煮好的面条。
      
      像是星级饭店的主厨招待贵客一样,甘茶站得笔直,动作轻巧地将一小盘浇上了些许奶白色汤汁的面条摆在了桌上,然后好心地建议道:“不过在那以前,太宰先生还是先整理一下衣服比较好哦?”
      
      “……啊呀,这可真是。”
      太宰把衬衫的扣子扣好,面色怪异地伸手碰了碰自己滚烫的脸颊——用不着问他都知道,他的脸现在一定是一片潮红。
      他当然不可能自发地因为什么事而脸红,所以这件事情就更奇怪了。明明他可是能够控制心跳的人,却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
      
      疑惑、意外、有趣、恼怒……连太宰自己都很难形容现在的心情。于是他觉得更加恍惚了——原来在他身上还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吗?
      最后他只是注视着一旁的少女,发自内心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甘茶小姐真的不是精神系异能吗?”
      
      “?”
      心情肉眼可见比平时更加愉悦了的少女露出不解的神情。
      
      看见他人脸上露出了他最习以为常的迷(愚)惑(蠢)表情,太宰终于感到事情回归掌控之中。这种感觉,平时他虽然也不算太讨厌,但也绝不喜欢,只是觉得无聊。但此时此刻,竟然让他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感。
      脱缰野马般的事态要回归正轨,虽然稍微有点遗憾,不过也还算不错?
      这么想着的他飞速回到了平时的状态:“咦?难道不是吗?”
      
      他睁圆了漂亮的鸢色双眼:“可是我刚才真的看见了塔诶?像是童话世界那样的、森林里的白色高塔哦?旁边环绕着彩色的云雾,远望出去有旭日升上树梢——”
      “文采不错哦,太宰先生。”甘茶也不好好站着了,抱着托盘倚在椅背上,笑着听他说话。
      
      太宰愈发来劲:“那太阳的周边也是五光十色呢!不过最棒的是周围好像有果树哦,我在风里闻到了非常清甜的味道。真应该从塔里出去,在附近走走看的,说不定还能摘颗柚子来吃——不过,或许我其实是白雪公主呢,在塔里睡着了,单凭自己没法下来……”
      在塔里睡着的人是睡美人,没法从塔里下来的是莴苣姑娘。不过童话里的王子都长成同一个样子,如果公主也是同一个人的话,似乎才比较合理,不然小孩子纯洁的内心会受伤。甘茶闲闲地想着,随口附和道:“冰箱里还有剥好的柚子,你要吃吗?”
      
      “……咦?可以吗?”太宰顿了顿,然后很高兴地抬起头来。
      “这有什么不可以。”
      关于食物的要求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不如说她在这方面就会不由自主地照顾起人来,这是厨师加上管家婆的通病。甘茶一边走向冰箱,一边提醒道:“不过替玉还是尽快吃掉比较好哦,上面浇了点汤汁,万一软掉就不好了。”
      
      “喔。”答应的声音很乖,但下一句又开始透着兴致勃勃的意味,“哎,所以甘茶小姐真的没有想过吗?”
      “想过什么?”
      “复数异能呀?”太宰理直气壮道,“用料理把人带入幻境之类的——不然我看到的那些景色实在是很难解释,以前我可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哦?而且甘茶小姐的料理会发光吧,普通的料理哪里能做到这种程度?”
      说到最后,他露出了害羞的表情,扭扭捏捏地小声道:“还、还把人家的扣子解开了……”
      
      “……总觉得太宰先生比我还像个女高中生。”甘茶道。
      “哎呀,过奖了呢~”
      “没在夸你。”甘茶姑且还是把剥好的一碗柚子放到了他面前,“不过你刚才说的那些不都是正常的事情吗?”
      
      “……那些、是指?”太宰谨慎地问道。
      “发光、幻境什么的。”甘茶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这都是很普通的事情吧?我的老师不用说,好些同学也能做到呢。和异能完全无关吧,再说太宰先生自己就是反异能者,即使是异能力也不可能作用在你身上。”
      少女的神色带上了几分愉快:“直接说好吃也可以的哦?”
      
      “……那、衣服呢?”
      “这个我还想问呢。太宰先生和薙切家有什么关系吗?我还以为你刚才要衣襟绽裂了呢。”
      
      太宰治再次感到了些许迷茫。
      是,对罕见事态的消失,他刚才是有那么一点不舍,可也不比这么快就出现第二次吧?
      虽然很早就没有上学了,但森先生好歹也带着他读过不少书。为什么现在他却好像连日语都听不懂了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了,我感受到了,我明白太宰抢笔是怎么回事了。
    都怪这个人我才会断更这么久!这章我大概写了一万五,删掉的九千多有一半都是这个人在抢戏!留下来的一大半还是这个人在抢戏!
    不可以,哒宰激起了我的叛逆之心,我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女人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