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咖喱天堂(下)

      少女手下运刀如飞。
      虽说是邀请试吃,但织田作之助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激辣咖喱,另一位食客也必须要得到合他口味的料理才行。
      甘茶手头的材料,恰好还够做一份马萨拉茶奶油咖喱。
      
      这正是她回家以前刚刚开发的料理。以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名旁遮普厨师发明的Murgh Makhani——奶油咖喱鸡为灵感,将鸡肉替换成了蛤蜊和鲑鱼。
      在试做时,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奶制品与海鲜相结合的香醇,她用帕玛森干酪以及香草黄油,代替了一部分的奶油。减轻了辛香料的用量以平衡奶制品与咖喱的风味占比,又用印度有名的香料茶——马萨拉茶代替了熬制咖喱时用的清水,以此降低奶油过度浓郁的口感。
      总体而言口味以清爽温和为主,想来能够稍微治愈一下太宰备受摧残的味觉,不至于对充满辣味咖喱的世界绝望。
      
      “说起来,那个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此刻,黑发的青年拖了一把椅子趴在流理台边,一侧的脸颊压着横放在台面上的冰豆奶,用含混不清的语调,对方才奇异的料理提出了疑问。
      
      一旁独自享用咖喱的织田作之助表情略显沉重。
      虽然很早就习惯了料理幻境的冲击,但在其中看见自己的感觉,实在是有点一言难尽。
      
      甘茶关掉水龙头,将洗好的洋葱放在案板上,看了眼几乎就在对面的太宰。本想让他稍微避开一些,但看见那副用脸颊滚动着豆奶瓶、非常幼稚但又莫名十分悠闲的模样,便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将洋葱放进装了水的碗里,就在里面将它切成了丁——这样便不会有刺激性的气味逸散出来了。
      “该从哪里开始说好呢……”她想了想。
      
      太宰稀奇地看着她。
      碗里的水,在她将手伸入以后,就几乎满到了边沿。水平面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但竟然直到最后也没有溢出哪怕一点。
      隔着玻璃碗与荡漾的水波,少女纤细的手指仿佛寄宿了魔法一般,莹莹生光。
      
      “不如就从做法开始?”他建议道。
      “虽然说经过了改良,但是外表明明和老板的咖喱一模一样,味道却完全不同了——简直豪华得不可思议诶?”
      
      “嗯,这是我的个人风格吧?”
      少女回答:“我制作料理的基本理念,走的大致上是高级料理的路线。这一点应该很明显吧?”
      她比划了一下:“就是那个,第一口的感觉。”
      
      西餐馆大叔的咖喱虽然也很美味,但那是大众料理、或者按照远月学园中的分类——B级美食的风格。这种料理的调味较为慢热,一般要让客人在第三口的时候觉得好吃,这样即使每天光顾也不会厌倦。
      但高级料理需要有强大的冲击力,要让客人在第一口的时候就感受到至高无上的美味——直白点说,就是必须要使客人得到与价格和期待相符的惊艳体验。
      
      虽然并未系统地接受职业料理人的教育,但她从懂事开始,就受到作为各大高级料理名店顾问的母亲的熏陶,早早地确立了这样的风格与路线。因此,后来城一郎老师教导她的时候,也选择性地教给了她制作高级料理的技巧。
      与此相对的是幸平君——他从城一郎老师那里学到的,仅是一家小餐馆的手艺。
      
      这并不是区别对待,而是因为环境的差异,以及最初的动机。而实际上这二者也无法分出优劣,因为本身的需求与理念就不同。
      然而,选定了高级料理路线的她,注定能够在城一郎老师博采众长、广阔无边的料理世界里,站在比幸平君更高的位置,看见更多的事物。
      幸平创真从一开始就只着眼于一家小餐馆的经营。多年来他确实拥有了丰富的待客经验,以及强大的应变能力,但这也成为了他的局限。所以城一郎老师才将他送进了远月,希望能够拓宽他的世界。
      
      而她的双眼,早在母亲还在的时候,就已经与拥有“神之舌”、将来要继承远月的绘里奈,看向了同一个方向——那是比许多他们的同龄人都要更远的地方。
      就算世事变幻,未来她的料理最终只会开放给身边的这些人,但她所走的路一直未曾改变。
      
      因此,即使是在制作家常料理的时候,她也会根据需要运用所掌握的高级料理技法,自然也会在重构这道料理的时候,投注进自己的风格。
      毫不吝惜成本,选用最合适的食材,使用复杂的步骤增加风味,综合所学的所有技巧,精心构筑她所想要的料理。
      
      大叔的咖喱做法十分简易,将牛筋与大蒜一同煎炒,放入几乎炖到烂的蔬菜,以及少许清汤,然后加入由红葱、辣椒、姜、丁香、小豆蔻、肉桂、芫荽籽和姜黄粉制作的酱汁,炖煮过后与米饭拌匀,最后掺入鸡蛋和调味料。
      
      换她来做自然不可能如此简单。
      虽然炖到软烂的蔬菜能够更好地与米饭混合,但这是以牺牲口感为代价的。取而代之的是意式料理中的Soffritto手法,即将数种香味蔬菜切成丁,在橄榄油中长时间进行低火加热。
      这是为了防止煎炒蔬菜时产生美拉德反应、使蔬菜焦糖化。这道料理之中,只需要保留蔬菜的清新与爽脆,不需要过分具有存在感的甜味。这样,在与米饭混合以后,蔬菜丁依旧能够保持独树一帜的清爽感,调节因具有冲击性的辣度而感到疲惫的味觉。
      
      而代替清汤的,则是稀有的牛尾肉熬制的、富含胶质的高汤。不仅能够促进辛香料成分的乳化、使其更好地释放风味分子,也有助于提升酱汁的口感。高汤本身的浓郁鲜味也能够为料理的一体感塑造基底。
      牛筋事先也使用香料进行了预处理,煎炒时所用的油,是橄榄油与马德拉斯咖喱油的混合。
      此外,她还重新调配了辛香料的配方,使用了昂贵的新鲜咖喱叶和藏红花,额外加入了白胡椒、花椒、草果、孜然和柴桂。
      
      虽说是以大叔的咖喱为灵感制作的料理,但改良到现在,已经完全是两道菜了。
      以牛尾肉汤的浑厚营造牢不可破的后盾,层次分明而极具破坏力的辛辣冲击感观,清新甘甜的蔬菜作为料理之旅中途的休息与补给。
      
      太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的考虑细致周全、面面俱到,没有给品尝料理的食客留下一丝一毫抵挡的空隙。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也就只有“天衣无缝”四个字了。
      ——浮现出这样想法的一瞬间,他总觉得自己的脑子像是有哪里坏掉了。
      
      可是即使如此,为什么能够在其中看见织田作的面容,这依然十分令人费解。
      谈话间,少女已经完成了咖喱的制作。手腕灵巧地转了个半圆,酱汁便均匀地浇在了米饭上,盘中立即形成了极为美丽的橙黄色月牙。
      又洒下一把新鲜的罗勒叶碎,甘茶将洁白的瓷盘轻轻放在了太宰的面前。
      
      这道料理与之前的四份咖喱完全不同。唯有它才像是会出现在高雅的餐厅中的、料理的模样,从外形上就给人以美的感受。
      而其风味也毫不逊色。如同冬日浸入温泉之中,饮着漂浮的清酒,浑身都被懒洋洋的暖意包围。自灰蓝天空降下的细雪停驻于指尖,逐渐化为清澈的水滴,一点微凉使人不至忘记身在何处——
      
      “呜哇,这个也是……”
      太宰感受到奇异的宁静心绪。他回过神来,深深长出一口气,夸赞道:“令人心旷神怡的美味呢。”
      
      少女一边收拾着工具,一边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可是,如果要说是高级料理的话——”
      他指向自己面前的料理:“一般要做出这样水准的外形吧?”
      “要参加比赛的话,之前的四道料理,在这点上就很吃亏呢。”
      
      “那也没有关系,我只想端出符合自己期待的料理。”
      甘茶以毫无阴霾的语调,无所谓地回答道。
      
      虽然听起来有些狂妄,但无论是秋选获胜、还是成为十杰,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
      胜负从来都不是她所关心的事,她在意的,只有一点——对于既定的主题,自己能否给出无愧于心的答案。
      
      听见主题是咖喱的时候,创作的目标就已经决定了——她想要做出令身边最喜欢咖喱的人、觉得最美味的料理。
      四道料理都脱胎自织田作之助最爱的大阪混合咖喱。由于内核被她完全重构,因此外形上要保持原有的简朴——更华丽的东西她并不是拿不出来,改变料理的外形也能做到,但那样就与原点相悖了。
      
      “结果也很明显不是吗?就算加上最后这一道马萨拉茶奶油咖喱,两位觉得最优秀的料理,也还是那一道吧?”
      甘茶笑着问道。
      
      织田作之助稍稍犹豫过后,无奈地表示肯定:“确实是这样。”
      
      太宰前后晃着椅子,开心地说道:
      “甚至可以看见织田作呢。”
      
      少女点点头。
      “织田作先生的形象会出现在料理里,是因为他是作为灵感来源的人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她十分自然地接着说了下去:“这个的话,和一个东西有关——Specialite。”
      
      一直使用着敬语的少女也被自己带着跑偏了,太宰在心里闷笑了两声,回应道:“没听说过呢。那是什么?”
      
      从料理中,是能够看出料理人的心的。
      碗盘里呈现的是他们的故事。风格与创作理念代表着他的坚持,而使用的每一个技巧,都叙述着他走过的路。
      而最优秀的料理人,则能够将自己的面容与意志投影在所创作的料理之上,那便是Specialite——料理人共同的追求。
      
      那是研发出这道菜品的料理人独有的标志。即使其他人也使用这道菜的菜谱,不是出自那个人之手,就没有意义。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外行中少有人知道这个的原因——在餐厅里,根本不可能吃到真正的Specialite。因为不可能由主厨一个人完成所有的烹饪步骤。
      品控做得特别好的餐厅,出品的料理或许能够让对此敏感的人进入料理幻境。但就甘茶几乎吃遍横滨名店的经历来说,这样的餐厅实在不多,规模大的餐厅尤其如此。
      
      料理竟然也讲求精神论吗?
      太宰颇感兴味地挑起了眉。
      
      他虽然并不轻视信念的力量,但觉悟与意志能做到的程度,向来不会超出他的预料,因此也就仅是不轻视而已了。
      在今天以前,或许他会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吧。然而现在已经不同了——总是出乎意料的、令人感到惊讶的东西,确实是存在着的。
      ——那就摆在他的面前呢。
      
      “还是头一回听你说这些。”
      织田作之助有点惊讶地说。
      
      “因为我还做不到啊,Specialite什么的。”
      少女有些赌气地说道:“料理中体现的,是作为灵感来源的你,而料理本身的风格也和你很相似不是吗?这是我目前能做到的极限了。”
      
      “城一郎老师之前倒是说过,成为最优秀料理人的秘诀,就是找到一个想要将料理献给他的人。虽然大概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啦——可是我的料理,也是为身边的大家所做的啊?”
      
      少女蹙起了眉,有些不甘心:“难道我的心意不够真诚吗?为什么非得那样不可啊?”
      
      太宰含笑看着少女,心底忽然一片清明。
      
      过去的一点隐约的交集,使得少女仿佛笼罩在迷雾之中。而从初次见面开始,她便一直是沉静而笃定、倍受信赖的可靠模样,又几次令他感受到了难得一见的迷茫情绪。
      他的感知欺骗了自己,不知不觉地便陷入了某个误区。
      
      ——那是其他人面对他的时候常常会有的判断。
      
      他们对他的判断,他也没法肯定是对是错。可是面前的少女,确实还只是个小姑娘呢。
      
      黑发青年的眼中透出些许柔和的神色。然后他站起了身,唇边勾起一点弧度,伸手拍了拍少女的发顶:
      
      “你还小呢。”
      他笑着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甘茶荣升芥川龙之介仇恨榜第一名
    上一章时间太赶了,来不及标注出处,就和这章一起好了。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标的,因为虽然查了资料,但最后写出来的料理全是我自己瞎编的,没有一个现成的菜谱TT
    用风干蔬菜做会津烩汤来源于食戟之灵秋选里田所惠的拉面汤底,生煎是创真在第一季里用过的技巧,牛尾肉富含胶质这一点来自创真VS美作一集。
    大叔的咖喱做法见小说第二卷,原型是大阪「自由轩难波本店」的「名物咖哩」。香料配方当然是不可能查到的啦,所以我从葛拉姆马萨拉的常见材料里选了一些,又稍微结合了一下印度咖喱的焦香洋葱母酱配方。
    料理路线和风格的区别,以及Specialite,都是食戟之灵的原设。
    差不多就这些。
    剩下的呢,全是我觉得“啊这样好像不错”就这么写了。所以再次真诚提醒,千万不要贸然尝试文中的搭配。
    不过如果试出了黑暗料理,非常欢迎大家和我分享,嘻嘻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珑霞华夏 6瓶;范范一號 5瓶;啵啵啵!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