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晨来临之前(三)

      福泽离开后,这个狭小而私密的空间里,一时充满了无言的静默。
      乱步与甘茶离得很近。几乎是膝盖能够相碰的亲昵距离——娇小的少女将不太严肃的西兰花玩偶捡了回来,垫在手肘下方,双手撑着脸,身体前倾,专注地盯着乱步。
      而发尾翘起、形貌宛若少年的黑发青年正闭着那双漂亮的碧绿色眼睛,像是放空般地左右摇晃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吐出一句话来。
      
      “……真是个笨蛋啊。”他说,“非要救助那些人。”
      “他们处于阴谋的最中心。你既然阻止社长插手,自己也不应该入局。龙头战争时候的事情,还不足以教会你取舍吗?”
      
      龙头战争。
      在那段血雨腥风笼罩了横滨的时间里,她只要一使用异能力,就只能看见满目疮痍。比起逝去的生命,她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
      但人的心是有极限的。无能为力的痛苦会摧毁一个人,因此最终社长和乱步制止了她。
      在学会了如何使用能力的两年以后,她学会了如何不使用能力,直至今日。
      
      “……我已经做出取舍了。”
      甘茶托着腮,垂着眼,安静地说道。
      
      “……”
      乱步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伸出了手——开始猛敲少女的头。
      “你竟然想过这种事?!”他非常生气,“连Mimic都想要保下来?!你还真是个!不可救药的!傻瓜!”
      
      “好痛啊!!”
      女孩眼泪汪汪地往后退去:“那个人也不完全是个坏人啊——而且我也没有自不量力到那样的程度!做过最后的努力以后、我就放弃了!!不要打我呜哇啊啊——”
      “乱步、乱步大人!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我错了——”
      
      “你真是会给自己找麻烦!”
      将少女敲出了满头包以后,乱步才稍稍解气。他斜睨着甘茶,问道:“所以,你要怎么做?”
      他提醒道:“保护者在破坏者面前永远处于弱势。”
      
      “是的,所以我打算用恶行破坏恶行。”
      甘茶放下了夸张地捂着头的手,因为方才的动作,脸颊还红扑扑的。她询问乱步的意见:“你觉得可以吗?”
      
      森鸥外逼迫织田作之助的筹码,是西餐馆的老板和孩子们。救下他们是必须的,并且那也不难。
      他的计划不能被太多人察觉,因此即使是黑手党的首领,也不可能拨出大量人手监视或控制他们。并且,为了确保异能开业许可证到手,在与特务科会面以前,他们的藏身之处一定是安全的。
      
      只有在拿到了特务科的保证以后,他们的住址才会泄露给Mimic。若是在那以前织田作之助就与Mimic对上,森鸥外也会失去与特务科谈判的可能。
      而唯有在谈判的时候,森鸥外无法与外界联络。即使监视的人发现了什么异常,也无法及时得到首领的指示。这便是甘茶对福泽说过的活动空间。
      其中微妙的时间点,换作旁人可能无法确定,但在她眼中一目了然——他们的死亡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算上谈判、将消息通报给Mimic,以及他们的行动时间,港口黑手党与特务科的交涉至少中午就必须开始。
      
      甘茶便是想要利用这段时间,请动黑市中的绑架专家,把他们从安全屋里偷出来。她打算要求他们披上Mimic的灰色斗篷掩人耳目,试试看能否骗过监视者,并至少在途中转手三波。
      优秀绑架专家的情报可以找人买到,雇佣的钱对她而言也不是问题。父母留下的财产十分可观,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遭遇杀身之祸。她有社长给的零用钱,平时只是偶尔用那些来购置食材,开销相当有限。
      这是极其简单的办法,但从实际操作而言,唯有她能够做到。
      
      “原来如此。”
      名侦探沉吟片刻:“这个办法,要救他的那几个家人是足够了。但你想过以后吗?”
      
      “我今晚会联系堂岛先生,请他明天来一趟,把他们带出横滨。”甘茶说。
      堂岛银,她母亲的学长,和城一郎老师是同级的挚友。曾经是远月学园的十杰第一席,如今担任远月度假村的总料理长,以及董事会成员。
      是一位重情重义的硬汉,至今为止都对她十分照拂,父母留下的资产也正由他管理。甘茶银行账户的监理人,除社长以外的另一人便是他。
      
      “在远月度假村的地界内,藏几个普通人还是很容易的。这样的话那个人就没有理由去和Mimic决斗了。”
      少女扳着手指:“之后可以求助异能特务科。以那个人出色的异能力,再加上我们曾经帮特务科处理过不少事情,换一份证人保护计划,应该不过分吧?”
      
      “……然后你还想让他加入侦探社。”
      乱步评价道:“你简直像是要当他的老妈。”
      
      “喂!”甘茶嘟着嘴瞪他。然后她便想起了今天的发现,神神秘秘地笑了起来:
      “你猜我今天查档案看见了什么?”她兴致勃勃地说,“那个人——九年以前,曾经被社长和你送进监狱哦。那是你们刚认识时候的事吧?”
      
      乱步睁大了眼。
      “他、他是——当年那个杀手?!”
      
      乱步与社长的相识,起源于社长做保镖时的顾客——一名商社女社长的被害。那时候,突然闯入的乱步拆穿了女社长的秘书才是凶手的事实,而秘书雇佣来的、背了黑锅的少年杀手,织田作之助,枪杀了背叛了自己的雇主,接着便被社长勒晕,交给了赶来的警察。
      这段相遇是后来一切故事的开始。侦探社如今的地址,正是当时商社所在的建筑。
      
      接着,当乱步为了钓出某一事件的幕后黑手,而独自一人深入敌营时,社长与狱中的织田交涉,答应了他将牢饭改成咖喱的要求,获得了敌人大本营的情报。多亏他的帮助,社长才能够及时赶到那里,救援被枪口指着的乱步。
      
      “这样的话——”
      乱步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名侦探大人也不是不可以给他一个入社测试的机会。”
      
      甘茶微笑起来。
      她探身从置物架上取下一本大开本的地图:“那他们的位置,就要拜托名侦探大人帮我找出来啦!”
      
      “还不到时候。”
      乱步骄傲地扬起下巴:“再等等。他们会自己把地址送上来的。”
      
      少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像是在佐证乱步的话一样,不久后,他身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
      
      在心里对遭受了无妄之灾的路人道了个歉,织田作之助将名片交给自告奋勇联系对方的太宰,站在一旁看着他笑眯眯地拨通了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
      ——因为是下班时间,所以没有人应答吧?织田作之助这样想道。
      
      反正也只是试试而已,无法接通就算了。然而正当他们准备放弃的时候,随着嘟的一声,有人接起了电话。
      对面是响亮的少年声音:“太迟了!”
      
      那个人活力十足地教训道:“反应可真慢啊,你们。再晚一点就到睡觉的时间了!”
      
      太宰像是感觉很有趣似的挑起了眉。
      他轻声道:“真是抱歉——但您似乎不是海老泽小姐呢。”
      
      “你也不是她要帮的那个人啊。”乱步果断地说,“但那也无所谓。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
      他瞥了眼一旁抱着玩偶打哈欠的少女,道:“是那些孩子的事情吧——要用她的能力的话,需要一张刚拍的照片。”
      
      甘茶眨眨眼,然后便意会了他的意思。
      
      不管对面是如何商量的,大约半小时以后,乱步的手机上,收到了一张新出炉的照片。
      乱步戴上了眼镜。
      照片中的信息,再加上电话中周围声音所代表的、他们之前所处的位置,以及时间所允许的路程——
      安全屋的地址到手了。
      
      而甘茶拿着乱步的手机,回复了“他们已经安全了”的信息。
      
      次日清晨。
      庭院中晨练的福泽将将收起长刀,便听见了廊下传来的、略微陌生的脚步声。
      
      他警惕地抬眼望去,一名棕发少年正缓缓走下台阶。
      若是从身量看来,不过十四五岁年纪。身穿衬衫与背带裤,头上戴着一顶有些眼熟的贝雷帽。而他走来的方向、长廊的尽头——
      
      那是甘茶的房间。
      
      福泽谕吉:紧急拔刀!
      
      “是我啦,社长!!”
      少年模样的人摘下帽子,将整张脸完全显露在晨光之下。那正是甘茶,她找出了与谢野送给她玩的化妆品,用一次性药水染了头发,又戴上了棕色的隐形眼镜,而原本细细的眉毛也用深色的染眉膏修饰成了颇为英气的粗眉。
      虽然五官与轮廓依旧保留了少女的柔美,但乍一看,说是个雌雄莫辨的少年也并无不可。
      
      “衣服和鞋子——都是乱步的?”
      多看了几眼以后,福泽也认了出来。那是认识乱步后不久,福泽为他置办的衣物。
      
      “嗯,要扮成男孩的话,果然还是不能穿我的衣服。就算是裤子,裁剪也不同呢。昨天我们翻了好久才找到的,原来乱步14岁的时候,身材和我现在差不多呀。”
      甘茶开心地抓着袖口,“——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得在腰上和鞋子里塞上棉纱。”
      她不太熟练、但很高兴地在福泽面前转了一圈。
      “我还有点不习惯鞋子,不过再走一会儿路应该就好了。社长觉得怎么样?”
      
      “第一眼看上去确实是男孩。”
      福泽客观地回答道:“但瞒不了多久。”
      
      “嗯,只要不像我就行了。”甘茶耸耸肩,将帽子扣在头上,“那我就出发啦——!”
      她推开后院的小门,朝福泽一笑,便消失在了篱墙的藤蔓之中。
      
      不知为何,福泽突然感到一点不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甘茶用的方法真的非常简单粗暴,回复留言的时候我都相当心虚,害怕写出来以后挨打(逃跑
    大家觉得……还可以吗?(暗中观察)不行的话也请温柔一点对待我啦555
    以及西兰花是宜家的那款!我个人超喜欢,还有萝卜,她也必须要拥有,超呆超可爱的
    哒宰打电话的事情之前是提过的喔,在第六章
    侦探社的名片上当然不是乱步的号码啦——是因为乱步早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了,所以从侦探社回家之前先设置了座机的转接。
    具体逻辑要解释也行,但为了避免作话太长就省略吧(?
    不过,如果甘茶没法说服他的话,他会装作完全没有电话这回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