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晨来临之前(一)

      中也坐立不安地瞥向厨房的方向。然而他视线所能及的尽头,只有一架绘着卷草纹样的木雕屏风。
      
      五分钟前,带刀的银发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能徒手宰掉一头雄狮那样的杀气自玄关疾步而来,扫视了一眼客厅,不顾戒备地站了起来的中也,匆匆说了句“失礼”便直接走向了那里。
      他望向乱步,翘着腿吃薯片的黑发青年好整以暇地对他点点头:“是社长哦。”
      
      中也有些出神。他想到了三年以前,经历了“羊”的同伴的背叛、刚刚加入港口黑手党时,森首领给他的答案。
      ——首领指的是,立于组织的顶点,同时也是全体组织的奴隶。
      
      但仅这一面,中也便察觉到,方才疾步而过的男人,是与他们的首领完全不同的领导者。他并不是舍弃一切仅为了守护组织的、组织的奴隶,反而与他属于同一类——那种为了伙伴不计得失与利益的、重情义之人。
      从前走在这条路上的“羊”的首领,中原中也,已经彻彻底底地失败了;而“羊”,在还存在的时候,作为组织也并不被人看重。但这个男人却能建立一个连首领也要重视的组织。
      
      他已经认同了首领的路,不追寻除那以外的答案了,但依然想知道,存在于福泽身上、而他所没有的东西是什么——总不会只是因为年龄与阅历不同吧?
      
      不过话说回来,他是不是太欠考虑了?忽然就与另一个组织的首领会面什么的……上一次这么做以后,他就被坑进了港口黑手党里。这一回……应该不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吧?
      中也犹疑不定地想着。但他并未发现,在不经意之间,他已经将福泽谕吉与森鸥外摆在同一个位置上了——而在今天以前,他甚至连武装侦探社的名号都没有听过。
      旁边的乱步发出一声闷笑。
      
      厨房里隐约传来少女的笑声。片刻后,银发男人缓步回到了客厅,在中也对面落座。
      不知他们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但是此时,那种狂风暴雨般、令中也本能感到警惕的危险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
      
      中也松了口气,但在那双如深林一般的苍绿色眼眸注视下,又莫名地有点紧张。
      
      搞、搞什么啊这,也太正经了一点吧?
      电视上依旧播放着动画,可幼稚的背景音并未能将此刻的气氛缓和哪怕半分。只要这个男人坐在这里,就令人不由得收敛心神、肃容以对。就连那个江户川乱步也不再吃薯片了——
      
      ……哦,他在吃蛋糕,难怪那种咔嚓咔嚓的声音没了。
      ——不是,这时候他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吃东西啊?
      中也额角的青筋跳了两跳,莫名觉得有点火大。
      
      “多谢你救助了她。”
      不过福泽显然并不在意乱步的失礼,平静地开了口。
      
      “那孩子是由我照顾的。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她陷入了危险的境地,这是我的失职。”
      他的声音如同大地一般沉稳坚实。面容冷硬的男人以手扶膝,弯腰向他行了一礼。
      “而多亏了你,中原君,今天才没有发生不可挽回的悲剧。你是整个武装侦探社,以及我个人的恩人。”
      
      他以姓氏相称,极为平等地对待着年龄不过十八岁的黑手党成员。
      
      中也张口结舌。
      在男人山岳一般的气势之下,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而对方仿若实质的视线,似乎像是刀剑一般劈开了黑暗浸染的外壳,连最初的灵魂都要裸露出来。
      
      “实际上、”
      半晌,中也才用干涩的声音回答道,“这并不是出于我自己意愿的行动。是首领授意我去救援的、”
      
      对着这种人,按照首领的算计将人情算到组织头上,换做太宰或许可以,但中也是做不到的。可无论是他本人的良知,还是作为黑手党准干部的忠心,都不允许他将这样厚重的谢意照单全收。
      
      “……而且、最后也是她自己说了些话,那些人才撤退的。”
      中也如此说道。
      
      福泽颔首:“那些事情她已经全部向我说明了。但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Mimic的首领已经对她开枪了。”
      “若非有你威慑敌人,她也不会有与对方交涉的可能。无论如何都要多谢你,中原君。”
      
      “而你所说的、来自港黑首领的授意——”
      银发男人的眉毛深深地皱起。他停顿了一下,和乱步交流了一下眼神,最终道:“有关这一点,之后我会亲自与森医生对谈。”
      
      最后的几个字里,中也甚至听出了一点铿锵的刀戟之声——听错了吧?没道理现在就对派遣救援的首领怀抱恶感?
      不过他注意到了对方的称呼,有点好奇地问道:“您和首领认识?”
      
      “嗯。曾有过一点交集。”福泽抿了口茶,神色淡淡。
      
      从男人的表情来看,似乎不是什么美好的过往。
      中也:……首领,您别是和对方结过仇吧。
      
      他还未想好是否要继续问下去,福泽的携带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占据了一个单人沙发的乱步原本正仰头靠在柔软的靠背上,无聊地对着淡黄色的吊顶放空,此刻却耳朵动了动,缓慢地将自己的身体抻了回来,碧绿的双眼望向福泽。
      
      那是福泽的工作手机。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眼间顿时显出几分意外,接着便对中也露出歉意之色。
      中也回他以并不介意的眼神,福泽点点头,走到外面去接电话了。
      而一旁的乱步看着福泽离去的背影,忽然拧起了眉,显然是很不高兴的样子,看得中也十分迷茫。
      
      “咦——?社长哪去了?”
      屏风边上忽然探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少女握着小推车的手柄,疑惑地眨着藤紫色的大眼睛,“我是过来叫你们吃饭的。晚餐好了哦,来餐厅吧?”
      
      推、推车?
      中也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眼睛。
      
      “是秃头大叔的电话。”乱步从沙发上跳起来,一边走向少女,一边回答道。
      “……啊。”甘茶立刻也蹙起了眉,“他们又要把活扔给别人做了。”
      
      “绝对不可以答应。”
      两人看着对方,异口同声道。
      
      然而乱步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不好。他睁开了翠绿色的眼睛,瞥了眼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的中也:“啊,这不就正合那家伙的意了吗?”
      甘茶沉默一秒,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所图不小呢。”
      
      乱步有些不甘心。紧接着,他又有点担心似的用手肘碰了碰少女:“那,咖喱?”
      
      “……我果然、还是不能不管。”
      少女坚定地回望他。
      
      乱步皱了皱眉。
      “要商量一下。”最终他这样说道。
      此刻,青年的绿眼睛中闪着格外冷冽的理性之光。任谁也想不到,这样的他在半小时前还在拉着人玩弹珠。
      
      “………………”
      中也:“你们在演什么戏?麻烦给个旁白。”
      
      两人顿了顿,一同转过头,向他露出眉眼弯弯的微笑:“秘密。”
      
      “……”
      中也因察觉到了某种类似搭档太宰的阴险气息而脸色发黑地捏紧了拳头。他用怀疑的视线轮流扫视着两人,却并没能从那两张纯洁的笑脸上发现什么异常,最后只好不爽地哼了一声。
      
      “不说我也知道。”中也没好气地说,“是不是你又想多管闲事?”
      
      “诶?我吗?”
      看着对自己说话的中也,甘茶睁大了眼,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
      
      “那还有谁?”中也反问,“我说,弱成这样就不要惹事啊。下回可就没有那种好运了,你很喜欢被人拿枪顶着脑袋吗?”
      说完这些以后,中也带着连自己也不明白的心情,小声说了一句:“真是的,那个大叔就是太纵容你了。”
      
      听见这样的话,甘茶用惊讶的眼神望向中也。
      
      “干、干嘛?!”
      中也被她看得十分不自在,虚张声势地瞪了回去。
      
      “不干嘛。”
      甘茶笑嘻嘻地说,“我在想,帽子先生这是在关心我呢,还是在关心社长——”
      
      “谁要管你们的事情啊!!”中也怒吼。
      
      名侦探将手背在脑后,跟在推着小推车的甘茶后面,悠悠闲闲地走进了餐厅。
      少女心情畅快地哼着歌,将三层推车上的料理逐盘摆上白橡木的餐桌,原本还有些炸毛的中也看着她的动作,表情逐渐凝固。
      
      “……”
      他表情恍惚地往窗外看了一眼。
      窗外只有逐渐深沉的夜幕,庭院中一树风铃花被夜色染成深紫,在风中微微摇曳着。
      
      “怎么了?”摆好了餐盘的少女背着手,回头看他。
      烟紫色的短发随着她的动作柔软地一晃,仿佛也散发着某种幽幽的香气。
      
      “……我在看送餐车走了没有。”
      中也将视线从那抹流动的紫色上收回,嘟囔着回答。
      
      最初少女说要下厨感谢他的时候,即使强调了自己擅长料理,中也也只是当作小女孩过分自信的发言而已。大概就是普通人那种擅长料理的水准吧——他当时这么想。
      不过毕竟出身擂钵街,就算经济条件改善以后相当追求生活品质,他也不是那种娇贵的人,所以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
      
      但是如今眼前的这些料理……
      即使是在见惯了星级美食的他看来,也是震撼程度的华丽。复杂而诱人的香气组合成极其和谐的风味,色彩搭配与摆盘赏心悦目,整张餐桌因此几乎都在闪闪发光。
      可是,完成度这么高的一桌料理,真的是这点时间之内就能做出来的吗?
      
      “哎呀。”
      甘茶抚着脸笑了起来,“这么夸我真是不好意思。事先没有准备,家里现有的材料、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还希望能够合您口味。”
      
      由于高级料理通常无法让人一眼看出食材,甘茶稍微向第一次品尝这些料理的中也介绍了一下菜品,好让他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取用。
      就流程而言是法餐,不过为了表示安全,并未使用法餐的分餐制,料理手法也揉合了意式、西班牙、日式、阿拉伯等风格,可以说是包容万象——
      
      作为前菜冷盘的秋茄牛肉粒沙拉和青柠渍山菜;四道主菜,罗勒哈里萨辣酱煎羊羔肉,杏茸鱼子奶汁Gnocchi,贻贝南瓜御饭,以及烤鰆鱼佐无花果酱。
      两道汤品,香芋菌菇风味白味噌汤,和利古里亚风味Zuppa di pesce,以及两种佐餐酒——趁着福泽不在,未到法定饮酒年龄的中也理所当然地指挥甘茶给他倒上梅酒,反而是年龄足够的乱步表示自己要喝汽水。
      
      做完这些以后,甘茶出去喊福泽回来。电话打太久了,不由得让人担心他是不是已经答应下来了对方的委托。
      虽然平日里只要是社长的希望,他们都会尽力去完成。然而这一回情况不同,不能任由那个秃头长官跟社长卖惨。
      
      而乱步便趁机拉住了中也,神色非常认真。
      
      “炫酷帽子君。”
      他叮嘱道:“如果等一下你看见了什么奇怪的画面,那是正常现象,不是中毒也不是攻击——不可以掀桌子,浪费料理的话她会伤心的。”
      
      中也:“?”
      这是哪门子的预警?
      
      *
      
      晚饭过后,中也略微有些茫然地拎着被塞进手里的五层大食盒,留恋地看了眼桌上少女自酿的梅酒,操作自身的重力,飞入夜色之中。
      他感觉自己还有些不太清醒。而在空中飞翔的感觉,与之前似乎也颇有相似之处。
      
      诚如少女所说,那些并不是非常珍惜的食材,不过品质倒都很不错。然而每一道菜,入口时都只能感受到几乎令大脑空白的美味体验,令人完全无暇考虑其他。
      世间的一切都远去了。中也感到自己的灵魂仿佛摆脱了所有桎梏,飘飘悠悠地飞上了云端,从那里能够俯视这个星球上的万物。俯仰之间山河变换,而四季仿佛流过指尖的星光。
      云雾之间湿润的空气温柔地抚摸着面庞,某种浩瀚的旋律在耳边轰然奏响,每一个节拍都像是敲打在了自己的心上,连脊髓都在震颤——
      
      他差点就以为自己受到了袭击,幸好残存的一点理智和内心的惋惜使他想起了乱步的提醒,堪堪停下了操控重力将整张桌子掀飞的动作。
      可是,“料理意境”这种东西,也未免太离谱了一点吧?
      还说什么“习惯就好”,这种事情是正常人可以习惯的吗?
      
      不管怎样,很快他就回到了港黑,通过密道走进首领办公室。
      
      森鸥外已经在这里等他了。他端坐在大办公桌后,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以深沉的声音问道:“回来得有点迟呢。如何,中也君?”
      “很美味。”
      中也恍惚地说。
      
      “??”
      森鸥外大为惊恐。
      
      等等,什么叫做很美味?
      他记得,他对中也下达的任务,是救援福泽谕吉的养女——中也对那女孩做了什么?
      
      福泽殿下不会等一下就要提刀杀上港黑大厦了吧?
      ……不,他可不想以这种方式见到老朋友啊。
      
      ……不过,现在才回来的话,中也还真是……从各方面来说都非常优秀呢。
      而且,如果他没记错,那女孩似乎是14岁吧?中也的品味也颇得他真传,不愧是他骄傲的部下。
      内心肮脏的大人如是想道,并从心底深处油然而生一种老父亲的欣慰感。
      
      ……但是这样的话,福泽殿下大概会重操旧业,今晚就过来暗杀他吧。
      
      森鸥外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打量着中也,然后便注意到了少年手中从未见过的、巨大的盒子。
      “中也君,”他问道,“你拿着的是什么?”
      
      一旁画画的爱丽丝放下了蜡笔,好奇地看着中也。
      
      中也咳了咳,从依旧有些出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才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些什么,非常不自在地把盒子往身后藏了藏:“任务一切顺利,首领。对方邀请我一起吃晚饭……这、这是他们送的礼物。”
      
      在被询问最喜欢哪一道料理的时候,中也选中的、他认为像是蕴含了所有秋意一般的烤鰆鱼,恰好是桌上唯一一道少女自己的原创菜品,其余都是她的老师,传说中的最强厨师才波城一郎,教授给她的菜谱。
      因此,被无意之中巧妙恭维了的少女异常兴奋地(在乱步哀怨的注视下)掏空了冰箱里的点心存货,装满了巨大的食盒,强行塞给他当作谢礼。
      
      “哦?”
      森鸥外挑起了眉。
      
      爱丽丝已经快乐地扑了过去,从中也手上抢走了食盒。由于这是首领的异能,中也并未反抗,只是迟疑着阻止道:“爱丽丝小姐,这个还没有经过检查……”
      “没有关系,既然是中也君带回来的东西。”森鸥外温和地说。
      
      中也心头一震,立即单膝下跪,请罪道:“抱歉,首领,我不该把外面的东西带到您这里——”
      
      “啊,我没有责怪中也君的意思哦。这些东西的安全性,中也君在福泽殿下家里,已经体验过了不是吗?”
      森笑了起来。
      
      那边的爱丽丝已经打开了食盒,将五层盒子一一取出,摆放在靠窗的小茶几上。
      ——满室生光。
      
      各色点心,从法式海胆面包和红丝绒蛋糕,到日式榛子风味司康和抹茶巴伐露亚,再到五彩缤纷的珊瑚脆饼,最底层甚至还有海螺形状的手工巧克力。
      
      看着满桌几乎可称作是艺术品的糕点,森带着一副看不明白真意的表情,暧昧地微笑了起来:“中也君,确实很让他们喜欢呢。”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
      
      金发的漂亮萝莉兴奋地“哇”了一声,举起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叉子,对着柠檬雪藏蛋糕挖了下去,然后幸福地放进了嘴里。
      突然之间,中也本能地感到一丝不妙。
      
      “唔——!”
      女孩发出了一声令人想入非非的呻|吟,然后砰的一声,身上深红色的小洋裙炸裂开了。
      
      “…………”
      室内陷入了死寂。
      
      “哇啊啊啊啊——!!”
      中也目瞪口呆、满面通红地跳了起来,转过了身。
      而森的嗓音也变得颤颤巍巍:“爱、爱丽丝酱……”
      
      还沉浸在美味的甜品之中的爱丽丝听见他们的声音,不快地睁开了眼,正想指责他们打扰自己享受美味,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空无一物,只有长长的金发垂落下来,勉强遮住了些地方。
      “呀啊——!!”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爱丽丝打开旁边的门,愤怒地跑掉了,临走前还不忘抱走自己喜欢的甜品,大概是想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好好享用。森用遗憾的眼神看了她跑走的方向一眼,然后才转向了中也。
      “那么,中也君。”
      森轻笑了一声,“请把今天的事情详细地说明给我听吧。”
      
      中也点点头,开始对首领汇报任务的情况。
      
      而与此同时,另一栋高耸入云的、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色建筑里,顶端的某座办公室内,披着黑色大衣、头上缠绕着绷带的少年将资料放进文件袋里,鸢色的眼中带上了几分沉思。
      “……这样啊。”
      太宰摩挲着棕色的牛皮纸袋,望向站在办公桌前,脸色发白的部下:“你查了一天,就只得到了这些东西吗?”
      
      “这女孩在警方之中很有人望。所以属下联络了我们在市警内部安插的人。”
      戴着墨镜的部下战战兢兢,连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这是他调取资料、传回来的信息。……有何不妥吗,太宰先生?”
      
      “我的部下之中,还真是一个可用的人都没有啊。”
      太宰闭了闭眼,叹息着说道:“这是一名受到保护的异能者,你看到这份和白纸没两样的资料的第一眼,就该知道这一点。”
      “我要她的身高体重做什么?你该告诉我的是她的异能力。我也没指望你能溜进异能特务科,但既然在警察之中有线人,就应该把她解决的事件详情也一并调出来。哪怕去地下情报贩子那里买消息呢——”
      
      在太宰冰冷的视线之下,部下的额头逐渐渗出汗来。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了什么。
      “属、属下这里还听说了一件事!”
      他以急迫的口吻道:“传消息给我的人说,今天下午那个女孩也去了市警总部——她是去、她是去调阅过去的档案!”
      
      太宰微微扬了扬眉。
      “你看。”
      他轻声说:“只懂得打打杀杀的人,就算有用的消息长了脚自己跑来找你,也会被你毫不犹豫地一脚踹进沟里呢。”
      
      “我呢,现在要出门找人叙旧了。”
      太宰起身走向了门口,黑色的大衣随着他的动作被扬起,在空中停留了一瞬。
      
      经过部下身旁时,太宰停下了脚步,说道:
      “希望在我和人聊完天以前,你能确切地告诉我,那女孩要查的——究竟是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散发着能徒手宰掉一头雄狮那样的杀气:小说第三卷
    罗勒哈里萨辣酱煎羊羔肉和利古里亚风味Zuppa di pesce是城一郎拜访极星寮时做的,海胆法式面包好像来自东京大饭店,其他都是我根据不同菜谱瞎编的。
    Gnocchi是意式土豆丸,翻译成中文过于朴实且憨,所以用原文。土豆加面粉做成,一般还会加奶酪,酱汁通常也是奶汁。芝士狂热爱好者应该会喜欢。不过对一般人来说应该是……最开始很惊艳,吃到最后能腻死。还挺考验调味的功力。
    哎,事情好奇怪。本来计划是要在五六章以内完结织田作事件的,结果不仅没能做到,每章的字数还都很超标。眼前一黑.jpg
    呜呜请大家多多给我留言呀!人家想要聊天嘛(撒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