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料理事件簿

作者:瑞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Boy meets Girl

      僻静的、没有任何高楼的河岸边,轰地一声巨响,穿着黑色短外套的少年从天而降。
      他双手插兜,在猎猎作响的风中稳稳地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土地在他脚下寸寸碎裂,连河水都不安地翻涌起来。
      面对着纪德的枪口,少年神采飞扬,用很开心似的声音说道:
      “什么啊,一个大男人拿枪指着弱不禁风的小丫头,真是难看得我都想哭了,外国的佣兵。换个对手吧,跟我玩玩怎么样?”
      
      甘茶看了看脚下土地的裂痕,又看了眼挡在她身前、散发着红黑色光芒的背影。
      弱不禁风的她默默地把枪往袖口里塞了塞。
      
      在她看不见的前方,纪德的脸上又变回了那种漠然的表情。
      “……异能者吗。”纪德问道,“你是什么人?”
      
      少年并未作答,而是凝视着那双灰色的眼眸——消泯了所有的情感、比死神还要冷漠的眼眸,神情中也相应地透出了几分尖锐的战意。
      他嗤笑道:“温暖人心的问候就不必了,我们都节省点彼此的时间吧。”
      “要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我这边倒是有个建议——就选你喜欢的枪战。你打我一枪,然后我把子弹还给你,顺便在你脑袋上开个洞。完事了我就能去吃晚饭。你觉得如何?”
      
      “无需心急。”纪德不疾不徐地说,“你想要的礼物,我会送给你的——不过恐怕你未必会喜欢。”
      “哈哈哈!”少年爽朗地笑了起来,“还真是慷慨的大叔啊。那不如就把你的命送上来吧?”
      
      从灰色幽灵细长的枪管内喷出火光。射出的九毫米弹撞上少年周身的光芒,停滞在了空中。
      少年轻巧地跃起,微一旋身,将袭来的子弹踢了回去:
      “那个的话我可是喜欢的不得了啊——!”
      
      逆向弹回的子弹以十倍的速度飞向纪德,但他只是轻轻侧头便躲开了。
      赭发少年落回地面,见此不快地啧了一声。
      
      “你是……传言中的那个,港口黑手党的重力使。”
      纪德注视着少年,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他从腰间拔出另一把枪,双手持枪对准少年:“真是超群的能力。横滨——果然是一个充满了惊喜的地方。”
      
      “哼,那种事与你无关吧?”
      少年瞥了眼站在他斜后方的甘茶。女孩抱着不知何时捡了回来的花束,安静地低着头出神。
      
      他回想起不久前与首领的对话。
      
      “……保护受到Mimic袭击的少女?”
      赭发少年惊讶地抬高了音调。
      看着驳回了自己请战的首领,他确认道:“保护这种事我可不擅长啊。要是我把敌人都杀光了,也算是一种保护吧?”
      
      森鸥外轻笑一声。
      “可以哦,中也君。”他说,“我不会阻止你和敌人交战,因为对方确实是棘手的家伙。单凭口舌是不可能让他们撤退的。”
      “但你要明白,你此次的任务,重点是保护那名异能者组织的重要成员。我不希望听见你由于专注战斗而让她有失的报告。”
      
      “那是当然。”
      中也不假思索地点头——那种事情他自己也不会允许。接着又带着疑惑的表情,踟蹰着问道:“但我不明白,首领。那个组织有什么特别之处吗?难道是我们的合作组织?”
      ——需要出动准干部级别的异能者,去救援区区一名成员?
      
      “这个嘛。”
      森露出一点暧昧的笑意,回答道:“今天之后,或许就会是了。”
      
      ——既然如此,他就不客气了!
      中也冲向了纪德。
      
      但事情并未如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使用枪械的男人显然不具有攻击性的异能力,却能精准地躲过每一次袭击。无法触碰到对方,代表着他无法操纵对方的重力,而打在碎石上的子弹,总能绕过视线,从刁钻的角度袭向他的后背。
      即使那些攻击被身边环绕的重力因子拦下,但一时之间,情况竟然陷入了僵局。
      
      站在不远处,三心二意地旁观两人对决的甘茶垂下眼睫。
      若是当时,在她用枪对准他心口的时候,拔出第二把枪来废掉她的手腕……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一定易如反掌吧?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终究是被手下留情了。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心中郁结依旧难解。但现在并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考虑。
      她先给乱步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暂时安全,社长与晶子不用过来了——能够和纪德一战的社长绝不能出现在他面前,她也不想让港黑的人见到晶子。做完这一切以后,她开始思考起最重要的问题——
      ——黑手党为什么要针对她,又派人来救她?
      
      而在间歇的枪声之中,突然出现了越来越近的、引擎的轰鸣。
      不远处,一辆卡车疾驰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中也一蹬地面,退回到少女身前。卡车在纪德后方停下,车门里走下三名沉默的士兵。
      纪德看着以保护的姿态挡在少女面前的中也,在短暂的怔愣后,略带失望地摇了摇头。
      弹痕狼藉的土地仿佛一道天堑,横亘在相对而立的双方之间。
      
      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面容死寂的士兵们端起了机枪,对准对面的两人。
      看着这幅场景,中也的嘴角不合时宜地抽了抽:“……喂喂、怎么回事啊……”
      
      当然不是因为黑洞洞的枪口。中也只是非常疑惑——这些人怎么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那个滑不溜手的男人也是,他的这些部下也是,一个个的都像是在参加葬礼,让人非常不爽!
      
      “算了。”中也长出一口气,抬起下巴,朝对面勾了勾指头,“来多少人都无所谓,我会把你们全部都打倒——”
      眼角余光中却有一抹水色裙角轻轻飘过。
      少女从后面走了出来,站到了他的身旁。
      
      “你?”中也顿住了。
      他想要阻止,但少女只是朝他笑了笑,便对面无表情的指挥官开了口。
      
      “纪德先生。”甘茶说,“现在的局面,也并非你们所追寻的战场吧?”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现在我们并没有对立的理由。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和那一位也仅有一面之缘,就算想要提醒也找不到他。”
      
      这小鬼在说什么呢——中也想道。而且不管怎样,这种轻飘飘的话,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能让港口黑手党出动重力使来保护你,有可能找不到一介最下级成员吗?”纪德问道。
      “您说笑了,我并没有这样的分量。我的信息,不就是从他们这里流出来的吗?”
      
      中也深深地皱起了眉,意外而怀疑地看了少女一眼。
      
      “即使如此,”纪德说,“你是这样容易放弃的人吗?”
      “不是。”
      甘茶毫不犹豫地否认道:“我会尽力去找他的。把这当作是我没能向您开出的那一枪吧——所以,您还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吗?”
      
      在中也惊异的目光中,银灰色头发的男人提起了一点唇角,微微点了点头。身后的士兵们接收到了指挥官的信号,接连垂下了枪口。
      
      ……首领,您不是说,这些人并不会因为几句话就撤退吗。
      
      “非常感谢。”
      甘茶笑了。她向前走了两步,将花束放在了双方中央:“请收下这个吧。”
      
      *
      
      Mimic的卡车离开了。
      中也挑眉望向一旁的少女:“喂、你刚说的话是——”
      然后,他的话便噎在了喉咙里。
      
      刚才还在对着敌人侃侃而谈的少女,此刻正茫然地捂着自己的脸,睁得大大的双眼中不停地淌下泪来。
      “……你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我没有想哭的……?”
      
      但不如说哭出来反而轻松了许多。因纪德的过往而产生的情绪不知为何在此时一涌而出,身边虽然还站着一名黑手党,可某种本能却告诉她,这个时候,她已经可以安心了。
      瞥见中也的态度由之前的警惕变得有些不知所措,她心头一动,用很可怜的声音说道:“我等一下就好了。可以麻烦您帮我捡一下那边的包吗?我刚才不敢过去——”
      
      中也大大地松了口气。这小丫头还算是省事,他可一点也不想面对女人的眼泪。
      小巧的女士手包敞着拉链躺在河边的草地上,苍绿色的缎面反射着淡淡的光。包里的东西很简单,只有钱包、证件、钥匙、手帕和一柄小镜子,完全就是寻常女孩的配置,唯一不普通的东西大概就是那把枪而已。
      总而言之,大体上是个没什么威胁的小鬼。
      
      回来的时候女孩已经擦干净了眼泪,双眼通红地抱着小手包和他道谢。中也叹了口气,但还是努力作出严厉的模样,道:“我有话要问你。你最好老老实实地把事情都说出来,不然——”
      “好的。”
      他还没有把“不然”怎么样说下去,少女已经一口答应,并且很乖地对他点点头。
      
      中也:“……”
      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头绪啊?在接到首领的命令赶回来以前,他一直在外地镇压叛乱。Mimic袭击黑手党产业的事情他倒也有听说,明明干部会议决定了全力迎击,首领却禁止他参战,他还有点窝火呢。
      中也烦躁地啧了一声,道:“你是哪个组织的人?”
      
      “我是武装侦探社的成员。”
      “武装侦探社……?”没听说过的组织,首领为什么看重他们?
      中也摇摇头,那个所谓的最下级成员用不着在意,他直接跳到了最重要的问题:“听起来——你好像知道了Mimic的什么秘密?”
      他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少女,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
      
      来了。
      甘茶心头一凛。
      想要打破刚才僵持的局面,就必须让双方都放弃战斗。她不知道这名黑手党为什么要救她,因此也没有把握直接请他带她逃跑。所以她选择了对纪德说明情况。
      但这样也必然会将自己知道了某些信息的事情暴露在黑手党面前,会被盘问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她该知道多少,才能够取信对方,并且保证自己日后的安全?
      ……幸运的是,面前的这位救命恩人,好像,嗯,不太习惯这些东西。
      
      “我想应该也就只有那件事了吧。”少女苦笑道,“我无意间知道的那件事——黑手党的情报人员私下与Mimic有联络的事。我的信息,想来也是那个人泄露出去的吧——反应真的很迅速,那个人。”
      “什么?!”中也大为震惊。他上前一步,厉声问道:“是谁?”
      “是……我也不知道名字。”少女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不过总体还算是镇定,小声答道,“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穿着西装,很有学者的派头……”
      她从纪德的记忆里看见了的,黑手党情报员坂口安吾。并且,此人昨晚已经被Mimic绑在了安装了大量炸弹的废弃楼房里。即使能够侥幸逃脱,泄露了武器库密码的他,也不可能回到黑手党了。
      
      “竟然是那个四眼?!啧,还真是个阴险的家伙……”
      中也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又问道:“你为什么会知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女孩有点为难地说着。
      “我在吃饭的地方碰到了一个港黑的下级成员,注意到了一点不太寻常的事情,然后就调查了一下……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叹了口气,又稍微带着点骄傲地回望他:“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个侦探啊。”
      
      那么一切都能说得通了——为什么区区一个小丫头会被装备精良的外国佣兵袭击,为什么首领要派遣他来救援。与此同时,他还感到一点淡淡的、来自良知的心虚——
      首领明显提前便知道了这场袭击。并不事先预警、而是掐着时间让他来救人……这一点相当耐人寻味。虽说恐吓和胁迫是黑手党的惯用手法,但这个组织的人情竟然有这样的价值吗?
      不过,就连一个小女孩都能做到这种程度,似乎也不是太难理解。
      
      他有点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道:“总之现在没事了。我送你回去,你家在哪?”
      
      甘茶感觉自己受到了冲击。
      ……这就,这就好了吗?不问问那个底层人员的事情吗?她都把话头送到他面前了?
      这么轻易地就相信了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的良心也有点隐隐作痛。
      
      甘茶试探着问道:“那个……我能问个问题吗?”
      
      “嗯,什么?”
      “当时……增援的士兵来的时候,为什么要退回来保护我呢?”甘茶道,“Mimic是黑手党的敌人吧?一般来说,我以为您会想先把首领除掉才是。”
      
      “啊,我也没有非在这里把他解决掉不可的理由。”中也勾了勾嘴角,“再说了,我专心对付他的话,你要用你那把玩具一样的枪应付后面的人吗?”
      
      “……我明白了。”甘茶深深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脸上浮现出一个柔软的微笑,“那,现在麻烦您送我回去吧。”
      
      *
      
      半小时后,中也坐在福泽宅的客厅里,一脸茫然。
      电视上放着子供向动画片,面前摆着焙茶和极为美丽的星河羊羹。隔着一个茶几坐着个撅着嘴的青年,据说是这一家的哥哥,名叫江户川乱步;他救下、又送回家来的少女,端上茶点以后就一头扎进了厨房。而那位“社长”——大概是首领所说的异能者组织的领导者,据说还要一会儿才能回家。
      
      有始有终地把少女送到了这里——顺便一提,由于这是秘密任务,中也原本打算用飞的,然而少女捂着裙子满脸通红地拒绝了,因此只好用内搭卫衣的帽子挡住他过于显眼的赭色头发,然后打车回来。
      到了门口,那个绿眼睛的哥哥就冲了出来,看了少女一会儿以后,就开始一人一句地请他留下来吃饭。具体说了什么,只要一回想他就感到头痛。究竟为什么答应下来的他也不太记得了——是因为少女过分诚挚的感谢?还是因为他想要亲眼看看他们的监护人,那个名为“武装侦探社”的组织的社长,是什么样?
      
      总之他就稀里糊涂地坐在了这里,和这个小屁孩一样的青年一起看起了动画片。他可是黑手党的准干部,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兴趣?这是什么待客之道啊?
      ……怎么说呢,其实也不算很难看。他以前还没有看过这种东西呢。
      ……羊羹也不错,是哪家高级料亭买的吗?
      
      乱步看着逐渐入神的中也,哼了一声,起身进了厨房。
      “为什么呀!”
      他叉着腰,看着飞快地切着菜的少女:“为什么要把那个家伙带回来啊?还要请他吃晚饭?”
      虽然名侦探看出了她的意图,也配合着把人留下来了,可是他完全不明白原因!
      他生气地质问道:“你难道看不出来,泄露你信息的就是港黑吗?”
      
      甘茶眨眨眼。不知为何,她竟然想到了那样的画面——家养的猫在对捡回来的流浪猫生气。一定是社长爱猫的毛病传染给她了。
      没关系,她稳得住。
      “啊,果然如此吗?”她若无其事地回答道,“那,是他做的吗?”
      
      乱步噎了一下,然后委委屈屈、不情不愿地回答:“不,不是他啦……”
      
      甘茶瞥了眼客厅的方向,然后凑近他,小小声地安抚道:“所以我才说什么也要让乱步看看嘛。有些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问,而且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看到完整的真相——”
      
      “啊,原来是这样?你是这样想的?”
      青年的脸顿时亮了起来。他看了眼少女,确认道:“不是因为别的?”
      
      “还能因为什么别的?”
      甘茶反问。
      
      “哼哼,甘茶果然是个笨蛋。”
      乱步快活地宣布道:“那就看名侦探的吧!”
      
      “是是,靠你了哦。”
      甘茶笑道。
      
      乱步拿着作为贿赂的栗子蒙布朗,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厨房。
      没过多久,赭色头发的少年略显狼狈地溜了进来。
      “喂,你刚刚都跟你哥哥说了什么?怎么回事啊?”他没好气地问道。
      
      之前还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在对谁。从厨房出来以后就戴上了眼镜,笑容满面地叫他炫酷帽子君——他中原中也确实是非常炫酷,这一点当然毋庸置疑,但是被这么叫着也感觉非常脸热。
      态度过分热情,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借口摆脱了对方。这前后变化也太大了吧?他的眼镜是什么人格切换装置吗?她到底做了什么啊?
      
      “其实也没什么?”
      少女正在调配酱汁,闻言停下了动作:“乱步是真正的名侦探。虽然我什么也没说,但他知道了大半。所以之前有点迁怒。”
      
      中也茫然:“啊?”
      
      ……差点忘了,她要把话说清楚才行。
      
      甘茶道:“他猜到了,泄露我信息的人是港黑成员这件事。不过我刚才告诉他,那个人也背叛了港黑——所以现在已经完全没事了哦?”
      她带着点歉意地朝他笑了笑:“乱步表达好意的方式比较孩子气……是不是有点让您苦恼?”
      
      ……啊,要说这件事的话,中也就有点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我会把那个叛徒干掉的。”于是他只好凶狠地这样回答,然后又勉勉强强地别过脸:“你哥哥……算了,也还行。”
      他转移了话题,“不过你这样真的没问题?明明刚刚才碰到了那种事——”
      
      “嗯,没问题的,不如说反而很治愈呢。”
      “哈?你这人还真是……”
      中也无法理解地摇了摇头。
      
      “就是那样!炫酷帽子君,你就不要干扰她了,我们来玩那个!”
      忽然出现的乱步,开开心心地把一脸苦闷的中也拉了出去。
      
      甘茶目送二人离开,愉快地继续手上的工作。
      等她将蒸好的笼屉取下来时,转过身,便看见厨房门口又站了一个人。
      银发男人面色严肃,正在用眼神从上到下细细检查她是否有事,确认过后才略微放缓了表情。
      
      ……啊,今天我的厨房好热闹哦。
      少女如此想着,面上却不由自主地,对如释重负的男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我接下来可能会小修一下前面几章,改一下排版,以及一点点内容什么的,应该没什么太大影响,看见修改标志可以不用管喔
    拒绝了飞翔体验的甘茶错过一个亿
    以及,虽然本章最终呈现的战斗戏码几乎为零,不过为了合理性,我稍微研究了一下中也的异能(非污浊形态),然后一头雾水
    因为动画里双黑复活之夜,中也隔着老远直接把组合的杂兵压到地里头去了,这很不重力操纵——我记得太中十五岁里说过,他操作的是【触碰到的】人或物体的重力
    于是我跑去翻小说,确实是这样没错,而且能操作的是重力的方向和大小
    接着我打开了微信,找到一个理工科朋友
    我:我要抓一个小朋友帮我做受力分析,你就是那个幸运鹅
    朋友:来
    花了两分钟对她解释情况
    朋友:???这题超纲,你的动漫怎么都这么离谱!操纵重力的方向是怎么回事啦,我重力不配竖直向下吗
    我:喔那你是不知道我的另一部番还有个矢量操作,那个连不属于矢量的物理现象都能操作
    朋友:……不是,那你这都不按物理法则来了为什么还要喊我画图
    我(理直气壮):因为开挂也要按照基本法!
    嗯,基本法就是作者的设定!
    总之讨论过后我们一致认为,如果不吃书的话动画那样是做不到的。漫画里头的这一段,中也也只是普通地徒手接了一下子弹
    (普通吗
    所以对不起Chuya!这个绝美战斗场景你再也不能拥有了555
    最后,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十禾 69瓶
    啵啵啵,爱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