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红楼搞女团

作者:侍女的短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回

      
      考核日来得挺快,黛玉睡得沉,浑身酸溜溜的,梦中还在一遍又一遍地温习舞蹈,直到被香菱突然拍醒。
      窗外是薄雾霭霭,她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梳洗,挽了头发,套了件长袍从抄手游廊走到前厅。六个人都顶着一样的黑眼圈,浑似梦游般,黛玉觉得胃顶得难受,勉强就着白豆蔻熟水吞了两个桂花茶饼。
      
      地点不在正式公演的舞台,翠幄清油车跟一阵风似的,把六个组的选手都拉倒了练习室所在的放春山水帘洞内。
      四个评委,加上蒋玉菡和柳湘莲两个飞行导师并排坐在凭几上,面前摆了一溜茶点水果,每个人跟前都放了打分板,黛玉又觉得胃里一阵难受。
      
      宝玉今天很是面色凝重,待选手到齐坐下后,也没啰嗦,就直接切入了正题。
      “欢迎各位来到第一次公演的小组考核,今天是要让各位评委把控选手准备的进度,并在正式公演前对各位的舞台表现提一些建议。”
      
      众仙子点点头,黛玉看见对面【秦淮景】组的秦可卿打扮地美艳绝伦,一身旗袍,交叉着二郎腿,鞋跟宛如杀人利器,微微抬头,挑眉朝黛玉一组笑了笑。
      右手边,香菱在一旁攥紧了黛玉的袖口,说道:“绛珠姐姐,我好紧张。”
      
      这几日训练,在宝钗和探春的主持下,宝蟾与晴雯、香菱和黛玉的关系缓和了许多,虽然没办法达到交心朋友的地步,晴雯和香菱至今没办法同宝蟾对坐吃饭,也说不了除了练舞和练歌以外的其他事情,但眼下六人已经能勉强达到相互配合的队友的程度。
      黛玉明白,一个女团的成败,取决于团魂,而团魂来自队友间的惺惺相惜与相互帮助,如果做不到互相信任共同进步,再好的技巧也没有办法表现出一个成功的舞台。
      
      黛玉歪头朝宝蟾看去,隔着香菱、宝钗和探春,只见宝蟾坐在小组的末尾,正双手合十保佑考核顺利完成。
      这时听见宝玉清了清嗓子,又说:“作为曲风相近的两组,也就是选歌时同样颜色卷轴的两组,将进行两两对决,胜利的一组可以决定两组选手上台表演的顺序。”
      
      台下发出一片窃窃私语。
      左手边,晴雯转头对黛玉叹了口气:“【秦淮景】那一组都穿了旗袍,而我们还是训练服,看来得吃亏了,也不知道秦可卿仙子从哪儿得知的消息,打扮得倒是齐全。”
      
      黛玉心下正担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训练袍,对晴雯道:“不打紧,我们的行头是秘密武器,到上台时再用也好。”
      宝钗点头:“林丫头说的是,晴雯别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考核时败了也不打紧,咱们回去再抓紧练习就是。”
      
      此刻宝玉见台下说话声渐渐小下去,便朗声道:“考核第一组,【秦淮景】,请上台。”
      
      秦可卿站C位,头发盘成了夜会髻,一对紫珍珠金流苏耳坠长长垂到肩膀,眼下的面颊上点了颗媚痣,穿云纹绣花的深紫色长旗袍,金丝披肩小氅,高跟鞋轻轻敲打地面,缓摇折扇掩嘴笑。
      尤三姐、金钏儿、玉钏儿、宝珠和瑞珠站在她身后,都是一样的德国式大波浪卷发,珍珠耳钉,雪青色长旗袍。尤三姐怀里抱了一把古色古香的琵琶,不知道是叫小仙子从人间何处寻来的。
      
      尤三姐找了张小凳坐下,与秦可卿交换了一下眼色,旋即轻弹指尖,琴声响起。
      秦可卿站在中间,用金陵方言缓缓唱到:
      
      “我有一段情呀,
      唱给诸公听呀。”
      
      “诸公各位心呀,
      心静静心呀。”
      
      金钏儿、玉钏儿、宝珠和瑞珠站在原味,右手背在身后,左手伸出轻轻拂过脸颊,说不出的妩媚妖娆。
      站在C位的秦可卿更胜一筹,一种黛玉完全学不来的艳丽和端庄结合一处,暗影浮荡间的眼波漾荡,旗袍下摆两条细细的脚腕,像两尾水波下潜伏摆尾的小鱼。
      
      香菱轻叹:“且不论金钏儿和玉钏儿,宝珠和瑞珠两个我是知道的,平日里天真烂漫的小丫头,哪里学来这么妖娆的神情。
      宝钗笑道:“你看可卿仙子,还不明白?自然是名师出高徒。”
      
      香菱看得目瞪口呆,连连点头:
      “秦可卿仙子太美了,真真是比那老画儿上得杨玉环、西施,故事里说的貂蝉、王昭君还要美艳动人。”
      
      【秦淮景】虽然惊艳,但大家都只刚练习了三天,新鲜学习的金陵方言也不那么标准。
      即便这样,警幻仙子和神瑛侍者脸上都露出了极其满意的神情,黛玉心下慌张,秦可卿使出了比初评级舞台时更大的招,【秦淮景】如此出色,对于【牡丹亭与罗密欧与朱丽叶】一组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转瞬便轮到【牡丹亭与罗密欧与朱丽叶】一组上场。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都是那么多情而浪漫的作者,黛玉想,北静星君能把这两个人的作品联系起来,做出了这支曲子,正是应了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黛玉鞠着长袖,缓步上前,今天她是抑郁而美丽的杜丽娘,宝蟾扮作丫鬟春香,扶着她缓步上前。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雲偏。”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昆剧的动作是柔而媚的,舞姿虽不复杂,但对基本功要求很高,黛玉咬着牙暗自加了把劲。
      
      那一边,身为朱丽叶的晴雯将长袍束紧了腰,迈着舞步上台。
      众人皆惊叹:“今日竟觉得晴雯黛玉两个模样儿如此相似!”
      
      探春拉着晴雯的手,两人用美声合唱:
      
      “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同在一行字之间。”
      “沉重的轻浮,严肃的狂妄,整齐的混乱,铅铸的羽毛,光明的烟雾,寒冷的火焰,憔悴的健康,清醒的睡眠。”
      
      这一边,素服的柳梦梅登场,宝钗假装正了正衣冠,开口用戏腔唱: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
      
      黛玉偷偷抬眼,警幻仙子闭着眼听曲,宝玉的眼睛还在往秦可卿那边溜,贾母一直喜欢听戏,这会儿歪着头思考,只有北静星君一人,看似闲云野鹤般品着茶,实则余光一直地盯着黛玉的双眸。
      黛玉心下慌张,忙把目光移开了。
      
      一曲终了,警幻仙子直言:“这一组不如上一组有亮点,尤其是绛珠仙子,唱的是杜丽娘的戏份,却总有些气息不稳。”
      资深戏迷贾母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黛玉正觉自己拖了全组后腿,准备鞠躬道歉时,就听见北静星君温声说道:“杜丽娘是不出户的大家闺秀,难得来一次花园,气息轻一点也是挺符合人物角色的,我看绛珠仙子演的极好。”
      于是四个评委拉上蒋玉菡和柳湘莲到一边商量了一会儿,方宣布最终决定:“【秦淮景】一组小胜【牡丹亭与罗密欧与朱丽叶】一组,获得优先选择权。”
      
      秦可卿笑眯眯地选了后出场。
      黛玉、宝钗、探春对着秦可卿行了个点头礼。黛玉知道自己输得有理,倒也心服口服。
      
      接下来是另外两组的对决,自是不必絮言。
      【芝加哥】赢了【歌剧魅影】,【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胜过【last dance】。两个赢组都选择了后一个出场,待到考核结束时,天色已到午后。
      
      黛玉准备去吃饭,突然想起来前一夜北静星君说过,要来还扇子一事,便回头向评委席上望去。
      北静星君正从凭几上起身,墨色字样的扇面从他外袍胸前探出来半面,他直接往洞外走了,不曾回头,黛玉原想冲上去叫住他,想想还是做了罢,只得嘟囔着嘴捋着发梢,跟在队友身后默默进了练习室。
      
      六人总结了警幻仙子提出的建议,重新整理了分工。
      黛玉手中的那面歌词单上,密密麻麻记满了笔记。
      
      边研究唱腔,她接了杯枫露茶,在练习室里比划。
      “咚咚咚”地敲门声传来。
      
      黛玉去应了门,外面站着个面生的仙君,手中正拿着她那把提了诗的扇子。
      她双手接过扇子,那仙君点头行礼,便施施然走出去了。
      
      扇面有幽香,陌生的香气,黛玉觉得早上那种胃不舒服的感觉又回来了。
      那香味干燥而冷冽,像药草浑浑燃烧,又像干涸的木头,简单而引人,如香味的主人一般,温润如玉,谦恭有礼。
      
      要知端底,且看下回分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